解密金鸳鸯 正文 第二章 达娃,布斯 1

呼呼大睡 收藏 11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4.html[/size][/URL] 韩剑雄到共产国际情报训练基地报到的那天早晨,莫斯科远郊的山林雾霜浓重,太阳悬浮于山岗密林之上,犹如银白的月亮没有一丝热度。他脚踏这块陌生的土地,看见一群叫不上名来的白鸟从树林中低低飞过。冷霜,白光,羽毛,落叶。然而,这些自然景象在他头脑中没有留下什么印记,他的思绪全被森林中一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4.html


韩剑雄到共产国际情报训练基地报到的那天早晨,莫斯科远郊的山林雾霜浓重,太阳悬浮于山岗密林之上,犹如银白的月亮没有一丝热度。他脚踏这块陌生的土地,看见一群叫不上名来的白鸟从树林中低低飞过。冷霜,白光,羽毛,落叶。然而,这些自然景象在他头脑中没有留下什么印记,他的思绪全被森林中一座座城市的微缩景观、各角落隐蔽处荷枪实弹的暗哨、各种发色且操着各国语音的年轻人所吸引。他发现,这些人不管认识与否,一天中第一次见面时都要喊一句:“为共产主义而战!帝国主义必败!”而代替了“早晨好”、“你好”、“吃了吗”等问候语。

刚进入这个神秘的间谍世界,韩剑雄就笑自己的想象力是多么匮乏。眼前的一切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这里到处充斥着惊奇与绝妙。一切比在上海时的实际地下生活要精彩得多,好玩极了。

韩剑雄几乎是被两个便衣押着进入这个世界的。他从一座熟悉的微型城市边路过______从那些标志性建筑上一眼便看出这是中国的大上海______来到了一座他更加熟悉的城市。便衣指着一座微型建筑说:“进去吧,这幢楼就是你今后的住处。这座城市是中国的东方小巴黎,叫哈尔滨。是的,我们这个情报训练基地,修建了不少帝国主义国家和被其占领国的一些战略要地的微型名城,这是根据间谍实战训练的需要而建的,同时也是我们的宿营地。在这里,我们的工作通称为间谍工作,而不是你们中国人所说的地下工作。”韩剑雄脖子夸张地一歪,把旅行包扔到了床上,说:“那当然,我就是冲着‘间谍’这个名来莫斯科的。”

到情报训练基地的第二天一大早,韩剑雄激动得不能再睡,没和任何人打招呼,独身一人悄悄溜出了营地,向远处的一座高山飞奔而去。

在国内苏区、上海和昆明,他的身体曾得到了很好的锻练,虽然“白面书生”的文弱之气在他身上时有显现,但他的身体素质是强在骨子里的。他经常为自己内在的强健和不错的长跑功力而自豪,而今天他却忘了“望山累死千里马”的古训,当跑到山脚下时,已觉得筋疲力尽了。

突然,他发现身后有两个人影一晃而过,于是,他又兴奋起来:“连晨跑都有人跟踪的生活是多么刺激呀。”他毫不犹豫地向山上冲去。他要和跟踪他的人赛体力,赛速度,赛心眼。他要拖垮他们。

韩剑雄先是顺一条小路向山上急火火地冲了一段,见后面没有人跟上来,突然拐了几个弯,又悄悄溜回了山脚下,绕到山的另一侧,拼出全身力气快速爬到了山顶。他四处张望一阵,再也没有人影闪动。他断定,那两个跟踪他的人早已被甩掉了。

智慧和谋略隐藏于他挂满汗水的笑容之中。“有勇有谋搞弯弯绕是做间谍的基本素质,今天这个成功的儿戏,预示着我将在这个陌生的北国大显身手。”他心里说着,似乎有了深谋远虑和对未来的深度把握。

多好啊,莫斯科特训基地!多好啊,名符其实的特务城!

我要为我正名,我要为我的职业正名,我的名字叫国际间谍,从事的是共产国际情报工作。

此时此刻,他有些心醉了。在高山之顶,俯瞰苍茫山林,聆听百鸟啼啭,玩儿斗智游戏,初涉异国间谍生活的感受和体验是多么美妙呀。

然而,好景不长,当他脸上的汗水还在流淌的时候,突然背上和腿下同时受到了重击,一下跪趴在地,当即被五花大绑起来。本来在山脚下发现有人跟踪时,他还想过要和对手打斗一番,显示一下在国内地下组织中学到的几手擒拿技术。可眼前对方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韩剑雄清楚地看到,来人是一对俄罗斯男女青年。

那个看上去很单薄的黄发少女,单臂就把韩剑雄提起顶到了树干上,嘴里吐出了一串流利的中国话。“中国小哥,你给我听好。看,我们的脸上没有半点汗水而光泽无限;听,我们的呼吸非常均匀而不急不缓,这充分说明,我俩悄悄跟踪你到山顶上没有费什么力气。而你,满脸汗渍,气喘吁吁,眼含惊色,了事无谋,表明你的体力和智勇还差得远,还得在这特务城好好学两年。明白地告诉你,在这个训练基地里,没有你霸气的份,人人都有当你老师的资格,包括我们俩。我叫达娃,他叫布斯。”

韩剑雄想,不能就这样败在眼前的这两个小老毛子手里,不然以后自己没法在训练基地混。于是,就说:“达娃,偷袭算什么本事!布斯,你敢给我松绑吗?松了绑,你们若在二十步之内抓得住我,那才叫能耐。”

达娃二话没说,立刻给韩剑雄松了绑,把绳子扔给他,说:“先别吹牛。这样吧,你把我俩全绑上你再跑,若能跑出十三步而不获,我俩拜你为师。”

韩剑雄一脸狐疑,这个小女子口气蛮大,真有如此功夫?他上去,就狠狠地把这俩人都绑了起来,然后拔腿朝山下跑去。

就在他抬腿跑的一瞬间,那对男女突然都右脚鞋跟用力磕树,同时迅速抬起右腿,用鞋头处弹出的刀尖,划向对方左胸的绳索,然后起身飞奔,顺山势而下。他俩迅捷连动,准确无误,一系列动作在眨眼间完成。

韩剑雄跑到第十二步,当心里不由生出几丝喜悦之时,突然觉得上下捣动的胳膊有绳子闪即缠绕,脚下一绊,倒在了地上,有两只脚一下死死地踏住了他的背,旋即又被五花大绑起来。

这次,韩剑雄真服了。可他嘴上还硬:“好好,你俩给我等着,你俩迟早也会有这一天的。”

达娃、布斯笑笑,无语,一人扯一绳头,一前一后押他下山。到了山脚下,俩人却把他绑到了一棵树上,转身走了。

韩剑雄见状,忙喊:“这深山老林的,肯定有野兽。你们不能把我绑在这儿不管呀。”达娃、布斯头也不回,说:“中国特工同志,你的性命取决于你的自我松绑术学得怎么样。不过,你若真让狼吃了,在地狱里可别骂达娃和布斯呀,这可是杜兹洛夫将军的命令。”

韩剑雄看着达娃、布斯在树林里消失了。他一边骂着该死的杜兹洛夫将军,一边使出浑身解数给自己松绑。这俩人上的绑扣很特别,是他从未见过的。任凭他怎么折腾,绳子没有任何松动。

他以求救的目光四处张望。百年老林,没有人影,眼前的草丛中却有野兽蹿动。他顿时感到死亡的来临。

突然,一声枪响。然后,听到像有什么野兽叫了一声。

达娃、布斯从一棵老树上滑到了地面。韩剑雄不知道这俩个人是什么时候爬到他眼前的大树上去的。

达娃、布斯给韩剑雄松了绑,仨人无言地往回返。走到草丛边时,达娃跨前一步拦住了韩剑雄的去路,布斯随即提起那只刚被打死的黄毛动物搭在了韩剑雄的背上。韩剑雄一惊,抖掉了还有余温的动物,下意识地叫了一声“狼”,跳到了一边。那俩人弯腰大笑一阵,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这是黄羊,而不是黄狼。胆小鬼!”达娃、布斯笑够了,又把黄羊搭在了韩剑雄的背上,让他背回去给学员们改善伙食。

到了宿营地,一个虎背熊腰、威猛高大的中年人接见了韩剑雄。大家言必称他为杜兹洛夫将军。看上去,将军非常威严,他给韩剑雄谈了一番话,递给他一张作息时间表,转身即走。

将军说的是流利的中文:“从今以后,你就没有个人自由了。因为你现在所在的组织是为保卫国际共产主义这个大家庭而战斗的共产国际情报组织。在这里,中国同志要断绝与中共党组织和其他同志以及所有亲人的关系,除允许与自己现在学习训练直接有关的人联系外,不准与任何人单独来往和接触。否则,要受到军纪惩处。”

自此,韩剑雄正式进入了异国特训生活。每天五点半起床,从六点到七点,进行户外体能训练。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这种培养忍受任何环境变化的科目从不间断。体能训练在这里受到格外重视。杜兹洛夫认为,只有身体形态极端良好的特工人员,才可能有高度的警觉性,精神的健全有赖于身体的健壮。

早训结束后是冷水浴,人人必须坚持做到。这对在中国东北长大的韩剑雄并非难事。然后是早餐,上课,一直到下午六点,中间有一个小时的午饭,上午和下午各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晚饭后七点半集合,学习训练所需的各种理论知识,九点半熄灯。

开始时,韩剑雄对杜兹洛夫没有多少好感,对他的积怨来自报到的第二天老杜派达娃、布斯对他的整治。他背后常叫杜兹洛夫为老杜,以发泄对这位将军的不满。三个月后的一天早晨,这种积怨得到进一步加深。

这天早上四点半,韩剑雄就被杜兹洛夫将军亲自叫起来。朦胧的夜色中,他看到院里一辆卡车上已经站着两个人,将军也上了车的驾驶室。他心里明白,老杜要单独操练他了。

韩剑雄向营外的山野跑去,后面的车子紧跟其后。整整跑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半点停歇。老杜又让他爬上一段陡峭的山坡,然后命令他从高崖上跳下来。他有些胆怯,迟迟未动。下面传来女子持续不断的笑声,他这才知道车上的俩人当中一人是女生。她在嘲笑他,羞辱他。他识破了老杜这种笨拙的伎俩,一咬牙跳了下去。在此之前,他也进行过跳崖训练,但从来没有跳过这个高度。他顿感脚脖子疼痛难忍。

车上的那两人走过来,不由分说就把他全副武装起来。借着已经明亮的晨光,他看清了这两人又是达娃和布斯。

老杜和他的两个小跟班,驱赶着韩剑雄爬过泥泞的沼泽,穿过布满荆棘的青稞地,在险峻崎岖的山路上和独木桥上不停地奔跑。然后,又给他加上沉重的装备,在一条急湍的河流上来回囚渡。本来他水中训练课目一直是优秀的,从小在哈尔滨松花江的水里泡大,有水性好的底子,可今天被老杜整得几乎要沉到河底冒不出来。

韩剑雄的狼狈相不断招来达娃、布斯不怀好意的笑声和老杜的辱骂。

训练终于在八点钟结束,韩剑雄度过了难捱的三个多小时。

这之后,连续半个月天天早晨如此操练他。韩剑雄心里清楚,老杜这样整他,是想打掉他身上的什么,树起他心里的什么,但他还是把超强度带来的痛苦记在了老杜和达娃布斯帐上。他想到了报复,决定先从老杜的那个小女跟班开始。

这天晚上科目结束后,韩剑雄把白天在深山习训时悄悄逮回的两只硕大的山蛙,放到了达娃的被窝里。行动之前,他进行了充分准备、精细计算和周密侦察。他知道,训练基地有一条特殊纪律,未经组织批准,男女特训学员不准有任何私下交往和接触,更不能相互串走宿舍,以防男女有人产生真正的感情,而影响将来某些特殊工作。很显然,达娃和布斯这对男女是个例外,他俩是经组织或老杜特殊批准,才会在训练中密切合作,形影不离的。

男女营区一道高墙隔着,门口各有兵士把守。要想把山蛙放进达娃的被窝里,且在她脱了衣服钻进被窝时吓出尖叫声,是非常困难的。潜入女生营区,没有难住已经训练有素的他。他躲过哨兵,攀过高墙,顺利来到达娃住的二楼窗下。下面的步骤可就难了。他要等到熄灯预备号响过,达娃和另一位同住的女生把铺盖打开,然后端着脸盆去洗漱后,才能开始行动。这里难就难在时间非常短暂。从吹预备号到熄灯只有一刻钟的时间。在这个时间里,他要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看着达娃她俩的身影在宿舍里消失,然后再攀爬上二楼打开窗子,进入屋内,安放好山蛙,再跨出窗户,关好窗门,下得楼来,躲过哨兵,翻过女墙,回到自己宿舍,打开铺盖,端盆去洗漱,在熄灯号响前,回到宿舍,脱衣进入被窝。老杜有规定,熄灯前没有完成常规动作,不按时上床休息者,以违纪论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