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谍深处 正文 第八章 奇怪的女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8.html


学员一脸惊诧,教官笑道:“不要觉得是裸体就不好意思!”

靳青缩回脑袋,正遇到黄芳幸灾乐祸的目光,梁翔宇碰了下靳青的胳膊,提醒他们注意听讲。

教官接着说道:

“这个女神塑像,高五十公分,双乳下垂如带,隆起的腹部让人触手可及,女阴清晰可辨,让人浮想联翩,大家记住这个神偶,她原来的怀中还抱个女孩,正在哺乳,我要告诉你们,她叫生育女神,也叫鹰神格格,还有个神秘的名字,奇莫尼妈妈!”

章凯诚默默点头,他确实见过这个图腾,

“教官同志,我在鄂温克见过。”

“没错,在过去的满洲女真部落和索伦部落,都可以见到这个女神,平时奇莫尼妈妈不摆在公开的地方,一般密藏于神匣中,没有萨满允许,不准拿出来,只有萨满为本姓妇女求子求乳时,才可请保释出来拜祭!这一课叫祭祀乳房神,靳青同学,下一次你没有机会听了!”

教官开了句玩笑。

“为什么啊?教官!”

靳青觉得遗憾和委屈,“我戴上个墨镜,就什么都看不见了,行不?”

章凯诚笑了,拍了下他的肩膀,

“下一课是单独给黄芳同学上的,她是女性,不需要你知道的,你也要去听?”

“哦,是这样,那我就不听了!”

大家都笑了。

萨满教课程刚结束,情报部特聘的心理学教授就被请进来。关于这方面的课程,这些曾经在战争中出生入死的无名英雄们却是第一次接触。

“同学们,二战之后,随着世界东西方格局改变,我们的任务和面对的对手都相应改变,情报战进入了一个新时期。为了适应国际情报斗争需要,军委今后要加强对大家的社会学课程的培训,今天是第一课。”

教官很严肃,没有更多开场白,随后就问了一个问题。

“人在说谎时,会有什么表现?”

宽大的实验台前,教官拖着银色教棒,摆出一副学者派头,冷静地对他面前的几个学员。

“会脸红!教官!”

还是靳青贸然回答。教官瞥了他一眼,显然不满意。

“会心跳过速,好比向女首长求爱一样?”

靳青试图剑走偏锋,追加一个暧昧的比喻。

“不,好比正给女首长写情书,突然她冷冷地闯进来,要你去执行一个苛刻的任务!她问你在干什么,你只好回答是学习普希金的著作,做个笔记。”

教官说着玩笑,可是脸色并没有丝毫的诙谐,对于他来说,这门课如果要引起大家重视,必须严肃对待。

“脸红仅仅是外在表现,好比靳青同志在一九四七年路过晋西北的一片枣树林,偷偷摘了一兜子,然后跑了,恰好被黄芳小同志逮到!靳青同志除了脸红,还会有什么表现呢?”

“你……你怎么知道,教官?”

靳青一脸诧异,因为他确实有过切身的经历。

“军委的教官什么都知道,靳青同志,我还知道你为此付出了代价,那就是被黄芳同志揪着耳朵,硬是要你到老乡那里赔不是,还从你的伙食费里拿出钱,赔了人家!”

“教官,你可神了!我真的掏钱了啊!黄芳!……还多要我拿了不少,结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