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礼帽计划 第一部 青衣与裁缝 第四章 原来是这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51.html



藤田的办公室在过道的另一端,张风走了两步,对藤田说道:“藤田中尉,我今后的密码破译工作还希望得到你的大力支持。”

“您太客气了,少佐,”藤田连忙道:“有什么需要请尽管吩咐。”

“咱们通力合作,为天皇陛下效忠。”张风喊了句口号,指了指那份乐谱道:“藤田君,你知道我是搞密码破译的,如果多掌握一种密码的编写方式,对破译支那人的密码就多了一分成功的可能性。这乐谱密码编写的十分巧妙,发明这种方法的人真是我皇军中的天才,不知这音乐密码是如何编写的?”

藤田不虞有他,既知张风是东京派来负责密码破译的,且军衔高了他两级,见他发问,又未涉及到最核心的机密,便挥了挥手中的乐谱说道:“吉田少佐,这音乐密码的确是巧妙,其实说穿了也不难。只要先将五线谱转换成简谱,简谱不就是数字吗,取每个音节的前两位数字,以两个音节四个数字为一组,这便是密码。”

张风恍然大悟,心道:“原来是这样。”口中却赞道:“果然设想的十分巧妙。”

藤田有些得意,说道:“正是,如此编写的情报,就算落到了支那人手中也不怕,他们不知道如何提取数字进行组合,不知道要取几个数字进行组合,即使他们知道了如何组合数字,也需要密码本才能破译。支那人想到这里来偷取密码本,简直是做梦,更何况……。”藤田突然意识到说的有点多了,打了个哈哈,没再往下说,张风也没再问。

藤田转口说道:“小林少尉的办公室在二楼,我先带少佐去找小林,让他给少佐安排下住处,少佐路上辛苦,先休息一下,下午还要开会。”

张风点头称好,两人便往二楼行去。

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张风进屋之后便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一个胖子正手忙脚乱地从座位站起来,给二人敬礼。

张风瞥了一眼藤田,见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很显然他也闻到了酒味。“小林少尉,这是从东京来的吉田少佐,”藤田口气生硬的说道:“你尽快给少佐安排下住处和办公室,将少佐的生活安排好,另外,今天下午两点时开会。”

胖子“嗨、嗨”地连连答应,藤田不去理他,转身向张风道:“少佐,你先休息,我要去工作了。”说完给张风敬了个礼,转身离开。

张风转过头打量着胖子,胖子肥胖的身材将身上的军服绷的紧紧的,脸上因为肉多而显得面庞较大,两颊的肥肉中间露出一个红红的鼻尖,镜片后面是一双小眼睛。也不知是因为热还是见了高阶军官而紧张,胖子的脸上正在渗出一层密密的油汗。

见张风在看他,小林连忙又立正敬礼,张风笑了笑,小林也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说道:“少佐阁下,属下先带你去看看住处吧。”张风点点头,小林寻出一串钥匙,带头向屋外走去。

出门时,张风问了一句:“小林少尉喜欢喝酒?”

小林愣了一下,小心地道:“不、不太喜欢。”顿了顿又道:“这屋里的酒味可能是昨晚不小心将酒洒在了衣服上。”

张风拍拍他,“我也喜欢喝酒,改天咱们一起喝俩杯。”

小林脸上顿时露出惊喜的神情,“原来少佐也喜欢喝酒,那太好了。少佐阁下,这支那的酒可比咱们日本的酒好喝多了,又香、又醇,还不上头,再配上鸭脖、鸡爪、卤花生,真是人间的美味,哪像咱们日本的酒,淡淡的,什么味也没有。”

张风觉得好笑,定定的看着胖子,小林醒悟过来,连忙收口,往前紧走了两步,到楼梯口处站住,对张风道:“少佐,二楼的这边是办公室,那边是宿舍,尽头处拐进去是盥洗间和厕所,只是二楼都住满了,只有一楼还有空房间,你看要不要让他们调换一下,你住来二楼,这样晚上比较方便。”

张风心里一下警觉起来,“晚上比较方便,这是什么意思?”

“是这样,这楼有三层,却只在二楼修了厕所,住在二楼晚上起夜比较方便。”

“哦,那不用了”,张风无声地笑了一下,“我就住一楼吧”。

小林领张风到了一楼,将一间房门打开,把钥匙给了张风,说道:“少佐,你就住在这, 我再带你去看看办公室吧。”

“不用了,”张风道:“你把钥匙给我,告诉我是哪间就行了。”

“嗨,”小林一边将钥匙递给张风,一边道:“你的办公室就是三楼藤田中尉对面的那一间。”

张风接过钥匙,对小林道:“我要休息一下,你去工作吧。”

小林应着,转身走了。

张风四下看了看自己的宿舍,房间很小,可能只有十几平方米,布置非常简单,一张床,床上是行军被褥,窗旁有一张书桌和一把椅子,靠墙立着一个柜子,旁边有一个脸盆架,上面有一个脸盆和一块毛巾。

张风将抽屉、柜子,还有床底都看了一遍,都是空无一物。便将皮箱放在桌上,自己往床上一倒,闭上眼睛,将今天进入雨机关后的每一个细节在脑中一一回放,检查自己的表现是否有疏忽的地方,是否存在可能引起敌人怀疑的地方。

仔细回想之后,张风确定,自己今天的表现并无疏漏,于是开始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现在虽然知道了如何将乐谱还原成密码,可是要知道情报的具体内容还需要密码本。这密码本看来是掌握在藤田的手中,不然大岛不会将乐谱交给藤田,让他去译。

要想办法从藤田手中盗取到密码本,可藤田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还有他那句最后没有说完的话,“更何况……”,更何况什么呢?更何况支那人并不知道这份乐谱的存在?更何况支那人并不知道乐谱编写的秘密?更何况雨机关戒备森严,支那人根本不可能进来偷取密码本?不对,日军到底还有什么依仗?

张风百思不得其解,便打定主意先将藤田手中的密码本盗取到手再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