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超级女巫的苏醒篇>>第二章彩云归来 第四节 离开亚马逊小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南美小村的开满鲜花的院子里,我拄着拐杖,在一地阳光里心情愉快的走着,现在我已经不去篱笆外面了,那两头美洲豹给我的阴影还没有从我的心里祛除,事实上这一圈竹篱笆也不挡不住豹子。村子很小,大人们都出去工作了,孩子们都去上学了,所以很宁静。彩云现在是村里面的名人,一个出名的猎手,白天几乎都是带着一帮印第安猎手出去打猎,晚上才会来,用微薄的收入来养活我这个正在慢慢恢复行动能力的废物。如果让外人知道曾经叱咤风云的军系领袖吃起了香甜的软饭,不知道他们心里会怎样想?但是我很乐观的想象,未来等到完全恢复以后,我会补偿这一切,虽然我暂时还想不出我将来干什么好。

我的心里还在惦记着我的军系,很想知道它的近况,可是这里实在太过于闭塞了,邻居的狗生了几个小狗都是最大的新闻了。这种田园牧歌似的乡村生活虽然不如大理市的灯红酒绿,但是却有利于我的身心健康,我已经成功的戒酒,现在每天喝白开水就可以度日,我的身体也开始慢慢的强壮起来,不用双拐的时候也能像婴儿一样蹒跚的走几步,这都是爱情的力量使然。我的精神状态也慢慢的好起来,不自暴自弃,开始动笔写点自娱自乐的文章。现在的我就像一个重生的婴儿,充满了活力和无限的希望。

诸葛亮说:淡泊以明志,宁静以致远。我觉得非常的有道理,一个人在浮华的俗世是很难做到内心的宁静的,现在我在这里毫不费力就做到了。坐在葡萄架下的木椅上,我的心灵和上帝在一起,平静而安详,那些官场上的勾心斗角,战场上的腥风血雨远离我的生活,我甚至开始写日记,去种菜,感觉自己又回到了远古的时代。

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但是我也不是个坏人。我们活在这个社会上,既不能老是说真话,也不能老是说假话,既不能不相信别人,又不能相信别人,有时候连自己都不能相信,真的,有时候你要骗别人,首先得骗了自己,把那些事情当作没有发生过,把那些发生过的当作没有发生,这样才能活下去,我们都是被逼的。

我就在这个院子里像只追自己尾巴的猫一样走着圈圈,我信心十足的相信通过锻炼我会重新成为一个活蹦乱跳的人,半身不遂的日子实在太令人难过了,在伟大的思想也使需要身体来承载的。我们从小就被教育不要迷信,做个虔诚的无神论者,可是现在都想拥有数不过来的钱,然后去换超级女巫的一句模棱两可的预言,这是无法摆上台面的行为,但是却是公开的秘密,只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女巫预测得太准了,大家都可以把握未来的诱惑,可是未来不是因为预言而改变了吗?所以这几乎算得上是一个像猫捉尾巴的圈圈,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并不知道,这也是科学无法给予的心灵上的安慰,我的问题是超级女巫给我算命,她也会给别人算命,没有谁的命是命中注定的。

这天,彩云回来得比以往都快,她背上只挂着一只小野猪。她把猪往地上一扔,垂头丧气的坐在葡萄架下的长椅上,娇美的脸上满是疲惫。

“怎么了,彩云?”我拄着拐杖坐到她身边。

“没什么,今天得了个消息,我们得搬走了,巴西政府要征用这块地,我很不想离开这个地方,你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外面的世界不会像这里那样平静而安全,我担心你。”彩云怜爱的看着我,“明天我们就去巴西利亚吧,去看看我那个混蛋父亲。”

我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觉,我并不喜欢这个原始的地方,但是我又舍不得这里的幸福平安的生活。

“那也好,我也很久没有见过你的父亲了,不知道他可否还记得我。”

彩云抓住我的手,放在她娇嫩的脸上,轻轻的说:“不管如何,我都会和你在一起。”

我们静静的依偎在一起,彩云无限依恋的看着小屋说:“我很喜欢这里,想永远的生活在这里,这里很好。”

一句平实的话中饱含了太多的情感,对于我们来说经历了太多。


天刚蒙蒙亮,就听见了外面的吵杂声,一摸身旁,彩云已经不在了,睁开眼,看见她正在门外忙碌着,打包着东西。从窗户看出去,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游击队模样的人正在赶鸭子一样的驱赶着不愿意搬走的村民,士兵的咒骂声,村民的哭喊声响成一片。

我挣扎着起床,拄着拐杖到了屋里,彩云一把拉住我,叫我不要到外面去。我便坐在小凳子上看她把大块大块的毛皮打包好,把日用品放到大纸箱中,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清纯美丽的女孩了,她麻利的手脚更像一个乡下的小媳妇,谁会想得到这样的一个年轻女人曾经是中星军系最重要的一员之一呢?也没有人会想到我这个穿着破烂的残废竟然就是中星军系的领导人。

一个军人粗鲁的撞开了篱笆上的木门,大声嚷嚷的走进屋里。

彩云没有好气的骂道:“别他妈的弄坏了我的门。”

这样的话语在从前是不可想象的,两年的家长生涯让她边成了一个强势的女人。她从杂物中呼的站起来,恶狠狠的瞪着那个“拆迁办”的军人。她的气势和极占优势的身高立马把对方比了下去。

那军人显然被她悍妇样吓了一跳,收敛的先前嚣张的气焰,退后了几步,从怀里拿出一张纸……

彩云挥手止住他,大声道:“别他妈的唧唧歪歪了,老娘这就走,把钱拿过来。”

军人愣了一下,从公文包里拿出支票。

彩云一把抢了过来,嘴里嘟囔着:“就这点就打发老娘,真他妈的吝啬。”

她飞快的把支票收入怀中,把像个小山一样的行李包抗到背上,还腾出一只手过来扶我。

“别挡老娘的路。”她大声斥骂那军人,满脸怒气的出了门口。叫道:“牛车,出来。”

院子里高大的风云2050款空中越野车刚从柴草堆里突出来,满身灰尘面目狰狞的出现在早晨的阳光下。还在屋子里的军人大概吓傻了,他怔怔的看着这辆空中越野车,满是羡慕与不解,自始自终他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我从他的表情看的出这辆车应该是十分昂贵的,所以他无法想像一对奇怪的村野夫妇会有这样一辆车。我比他还要惊讶,这样一辆好车躲在院子里两年了,而我呢?竟然不知道它的存在,而彩云也从不告诉我。

不经意之间我突然看到了那军人胸前的徽章,一个黑色的阴影在军系的黑色四角星的光芒下。“阴影帝国!”我的脑中一闪念,“这不是梁影琴的军队吗?怎么会出现在巴西的亚马逊热带雨林里呢?”

一阵巨大的轰隆声响起,巨大的阴影遮住了难得的阳光,在村前的小山后面,突起一个巨大的金属怪兽,四五抓斗几乎同时挖向小山,转眼间小山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巨大的坑坑洼洼的洞。这个蜘蛛一样的怪物中间的驾驶室外壁上是明显的风云重工的风云徽标。

我茫然的看着梁影琴的阴影帝国战士像敢苍蝇一样驱赶那些与我朝夕相处的印第安村民,把他们赶上汽车,强行驱离他们的家园。

“这是怎么回事?”我大声的问屋里的军人。

那军人这时候很傲慢的说:“我们要在这里挖矿,所以你们都得离开,不管你是谁!”

他不可一世的样子几乎惹火了我。

彩云一把把我扶上空中越野车,朝那个洋洋得意的家伙吐了一口唾沫。

“一个小喽啰,骄傲什么?”她跳上车,发动反引力引擎,空中汽车缓缓的升空。“中星军系的风云重工在亚马逊发现了一种矿石,这种矿石可以用来制造反引力发动机,就是我们车上用的这个,他们把这种金属叫做“曌”,在元素周期表外外的一种新金属,他们说这将改变我们的生活,不错,的确如此,可是这一切是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

“曌”我想起了武则天造的这个特殊字眼,如果有一种东西能够让人类制造的东西浮在空中,那么还有什么可以阻止他们去获取呢?就像权利对于武则天或我们所有人一样。

从空中汽车往外看,我们就像飞行在巨大铁臂的丛林上空,山一样大的挖掘机挥动着八个巨大的抓斗,蜘蛛一般的在雨林中行进,把大地的肌肤放进背上的车斗中,“蜘蛛”后面,跟着火车皮一样的工厂,就像一只长着粗大尾巴的蜘蛛。望不到边际的大地上并行着数不清的怪兽,怪兽之后则是大地母亲再也无法愈合的伤口,深入地底,亚马逊河水使昔日的雨林已经变成了一片黄褐色的汪洋,空中货车不停的在“蜘蛛”尾巴后面的停车场起起落落。

“你感到骄傲吗?这就是你一手创立的中星军系,还不到十年的发展,他们就占领了全世界,你的《超级文明理论》应验了。”彩云看着窗外,依恋的看着慢慢消失在视野中的小屋。

我叹了口气:“我也不知道我的下属们这么能干。”

彩云回过头来看着我道:“现在我们就去看其中最能干的一个,中星军系贸易联盟总裁威尔斯-威利斯-陈纳德,我的父亲。”

我苦笑了一下,道:“对于一个村夫来说,去见这样的大人物会不会有点紧张?”

彩云被逗笑了,她道:“我倒也不是喜欢去见他,而是我想利用他,能不能找点方法治好你,天下之大,不怕没有地方生活。东京湾之后,我被困在一个荒岛上整整七年,到2052年,脱困以后我回来找他,他就花钱给我装了这个,这回他也得帮我老公做点事情,这样也许我会原谅他的荒唐。”彩云举起她的左手,这个虽然是假的,但是和真的没有什么区别,还很贵,然后我就一直找你,幸好我找到了,你从来都不问我这些,我以为你会忍不住问,但最后还是我忍不住说了。”

我笑说:“我不是不想问,是不敢问。”

彩云爽朗的笑着说“好一个不敢问。”

现在她看起来就像一个爽朗的山东大汉一样,和当初那个小女孩迥然不同。

想到这个老头子荒唐的生活,我脸上就显得有些不自然。

彩云看了我一眼,警告说:“你可不能学他,否则我阉了你。”

我很严肃的说:“我想学也学不来。”

“想也不行!”


空中越野车开出了“亚马逊汪洋”,爬上巴西高原。2个多小时之后,我们便看见了巴西利亚的楼群在地平线上出现,密布的乌云,异样的绿色光芒正笼罩着这个城市。

“接通陈纳德。”彩云道。

可视电话立即接通,陈纳德的立体影像出现在我们面前。

“我的女儿……。”

“别说了,今天我要见你。”彩云说完立马关掉电话。

看来他们父女的关系并不好,甚至有些恶劣。不过想想一个私生活糜烂的老爹和一个力求完美的女儿之间会有什么好关系呢?

空中越野车冲进了巴西利亚的暴雨中,短短不到十年之间,空中交通已经全部接管了海陆交通,如蜂蚁的空中交通十分繁忙的在城市周遭穿梭,而这一切毫无疑问是得益于风云重工生产的反引力发动机和长安市电脑技术的发展。

进入市区,智能交通系统立即连接上空中越野车的电脑,一条虚拟的车道出现在空中,沿着自动地图行使,刚才音速飞行的空中汽车以60公里的时速“缓慢”的开着。

两旁的高楼大厦直插天际,就像无数巨大的竹笋,此刻闪电和乌云纠结在楼顶之间,蔚为壮观。幕墙上粘着大块的人工叶绿素模块,发出绿色的光芒,比起大理市屋顶上的人工叶绿素瓦片,大气了不知道多少倍。立体全息广告在风雨中旋转翻覆,一片吵杂声。往下看,大楼底部的街道几乎长满了杂草和小树,偶尔有受惊的动物在雨中奔跑而过。大街和繁华的商店都寄生在摩天大楼里面,人类似乎已经走进了天空之城的时代。

中星军系贸易联盟总部大楼就像四五把刀剑的组合刺向天宇,从下面往上看根本看不到它的顶层,整个大楼有一半以上没入天空的云层里面。我们环绕着大楼往上飞,大楼保安接到陈纳德的通知在前面引路,我们两个乡巴佬好比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了这落了那,真个目不暇接。整个建筑群就像一个发光发亮的玩具,周围还围绕着萤火虫似的空中汽车,全系立体图像,灯光,激光束等等,这是什么样的奇观,只要在老巫婆的想象中才会有,现实中的魔术,被科技完全的实现了。

我们冒着被天打雷劈的危险“爬”到了“天下第一剑”的剑尖上,进入陈纳德的车库,等离子热风一扫,空中越野车上的雨点蒸发得干干净净。彩云扶着我下了车,地上的机械手嘎嘎的把我们的车放到了墙上,我这才注意到陈纳德的车库上挂满了超级豪华的空中汽车,地板和墙壁上的装饰极尽奢华。

车库的门打开了,满头银发,面色白皙,精瘦高挑的陈纳德出现了,依旧是无精打采,依旧是一双睡眼朦胧,依旧是衣衫不整,依旧是吸血鬼一般的裂开长着两颗尖牙的嘴,依旧是一脸坏笑。

“没有被雷劈到吧?我亲爱的女儿。”

这就是他自以为很幽默的开场白。

彩云冷笑一声:“托你的鸿福,雷都劈在你的脑袋上了。”

陈纳德摊了摊手,苦笑一声:“我总是说不过你,这也许就是我不喜欢你的原因。”

彩云摆了个同样的姿态,道:“天下还有比你更恶毒的父亲吗?”

陈纳德道:“我很恶毒吗?那你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彩云道:“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女儿。”

陈纳德道:“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彩云道:“因为与你不相干,我才来找你,与你相干的人会来找你谈生意。除了跟你做生意之外,还有人理过你吗?你这个可怜虫.”

这两父女一见面就吵个不停,一直吵到陈纳德那个超豪华的客厅,他们直接无视我的存在,迫不及待的要把对方“干掉“。

穿着暴露的侍女从彩云手里把我接了过去,扶着我走进陈纳德如同停机坪一样大的书屋中,推过一个轮椅让我坐下,让后走了出去。那扇极富科幻色彩的们关上时候我还听得见陈纳德与彩云的争吵。

“你比我高这是不正确的,我是你的父亲,你伤害了我的自尊心。”

“你这个满嘴胡话的糊涂虫,你怎么敢教训我,你这个小矮人……。”


“您要去哪里?”只能轮椅发出声音。

“到我这里来。”一个声音从窗户边的沙发上传来。

大沙发掩住他的身子,让我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轮椅无声的驶过去,一个高大的身影从沙发上站起来,满头的白发加上笔挺的草黄色军装,共和国的上将军衔在胸前闪闪发光。

“龙炎上将!”我惊呼出声。中国核武装力量的执钥者,中星军系最德高望重的长者!我挣扎着要站起来。

龙炎俯下身子制止了我,他的眼睛里满是慈祥与怜爱,我知道他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但是他一直都没有出卖我,当年林一民主席把核按钮交给他,他实在是个最合适的人选,他一直是最公正的全民典范。

“司令,你受苦了。”他昏花的老眼发着泪光。

“不要那么说,有生之年能够再看到上将,我无憾了,我已经不是什么司令了,我只想平淡的过一生。”我看着窗外的暴风雨轻声的说,他是个聪明的人,他知道我的想法。

“我不是要说服你回去,我知道我没有那么大的说服力。”龙炎也看着窗外,他坚毅的脸上布满了沧桑,满脸的疲倦。“我已经老了,年轻人,我已经无法振臂一呼,席卷天下了。就算我在壮年时,也比不上你的一半。你的不辞而别我知道是有原因的,我的手下在你的植骨中放置跟踪器的事情我后来才知道的,我也没有想过打扰你平静的生活,知道跟踪器出了毛病,我还能担心你,派出了人去找你,但是都被你那个强悍的妻子用弩弓给赶跑了。我只好出此下策,叫老色狼把他的机器们往你们那里开,我知道你们在没有找到地方落脚会来老色狼这里,我想见你一面,我才死而无憾。”

龙炎大声的叹了一口气,几乎是带着哭腔道:“我已经老了,我能成为共和国的上将已经满足了,但是你知道吗?我为你效劳的那段短暂的时光里才是我生命中最自豪的,像你这样为了国家而牺牲所有的人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上就不多,难得你还是那么的睿智。如果没有你,中国早就完了,是你给了她另一种不同形式的重生。”

我叹了口气道:“上将,你高估我了,我还能做什么呢?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残废,我只想保全我的姓名,和我的爱人过完剩下的日子。我已经把我的前半生给了我的祖国,后半生我想留着给自己。”

龙炎揉了揉眼角,这时候的他更显老态龙钟了,他继续道:“你的道路你自己选择,谁也强迫不了你。我记得江一民主席临去时候,把核按钮给了我,他说我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他没有选错人。现在,我时日无多了,你就是我的正确的选择,可是你却要过平静的生活,你真的要抛弃你一手创立的中星军系吗?”

“上将,你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你看我现在合适吗?我只是个村夫,我和彩云都不知道明天我们会在哪里?而且,我知道有很多人都想要我的命,连和我一起长大的兄弟都是这样。”

“只要你回到中国,你还有我的西北特区,我不相信他们敢于动你一根毫毛!”老将军激动的捶打着沙发,“还有老色鬼,我们都支持你,我就不信梵文帝他们敢翻天了。”

“我只有一个兄弟,”我笑了笑,“而且,军系现在这个样子不也是很好吗?还有‘军中四秀’,吴莉,江水均他们,军系会越来越好的,事实上我并不是个合格的领袖。”

“没有你,军系最终就是一盘散沙,一帮疯子统治的世界。”龙炎愤愤的说,“一群失去控制的疯子。”

我低下头,我的心里还是无法控制回到祖国的冲动,为祖国效力的,为理想奋斗的信念始终未变,但是我更害怕的是给彩云带来伤害,我们好不容易得到的幸福不值得为不能改变的事实去牺牲。


“说说你岳父老色鬼吧”龙炎平静下来,道,“现在我还活着,他还是碍着老朋友的面听听我的话,如果我不在了,谁还管得住他?除了你,谁还敢吭一声。他的军系贸易联盟已经膨胀到不像话的地步了,他现在是财大气粗,军系在他的眼中变得越来越轻了。军中四秀,长安市,江水均哪个不是这样呢?军系迟早变成另一个共和国,如果你再不出面的话,人民已经受了太多的苦了。”

“梅兰津和柏崇枫呢?”我问道,我已经隐居太久了,对外面的世界是一点也不懂。

龙炎答道:“军系的巨头们都在忙着赚钱,谁还会去提统一的事。梅兰津天天政治上纲上线,喊着统一全中国,她那点力量吓唬老百姓还可以,碰上军系任何一方,都是不堪一击,她领地上今年已经饿死了一百多万人了,她还要解放全中国,可怜的是那里的人民呀,大家都是中国人。柏崇枫和日本人打得火热,如果可以卖的话,连他祖宗的骨头都卖给日本人了,2045年我们拼尽了老命夺回了台湾巴掌大的地方,今天他把东三省像卖红薯一样卖给日本人,汉奸永远是汉奸,改不了当狗的命运,那里的人民就更苦了。恨只恨军系群龙无首呀。”

我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

我就这样和龙炎聊着天,直到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整个巴西利亚笼罩在光芒中美丽眩目。


陈纳德的老脸从打开的门后面伸出来,嬉皮笑脸的道:“烧鸡老太,还没有聊够吗?吃饭了。”

龙炎摇摇头,冲着他道:“你这个老色鬼,就不能积点口德吗?”

他站起来,推着我的轮椅,笑道:“吃饭去了,这个老色鬼,看我整天摆弄火箭燃料,他认为那是拿来烤鸡的,所以给了我一个很好听的外号:烧鸡老太。挺好的,不是吗?”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彩云从门外走了进来,一脸的不高兴。“今天,我第一次输给他了,老头现在狡辩得厉害。”

我们都一齐大笑起来。


饭桌上,彩云和陈纳德又为了勺子的问题吵了起来,这两父女一碰到一起总是没完没了的为一些无聊的问题吵闹。

“别吵了!”龙炎忍无可忍骂了一句,那两个人才像两只公鸡一样停止争斗。

“我明天带你去看看身体,陪着我这个漂亮的女儿却不能那个,一定很难受吧?”陈纳德的目标转向我。

“你他娘的把嘴巴放干净点!”我已经忍了半天,实在忍无可忍,不由得脱口而出。

老头子一脸尴尬的低头吃饭。

龙炎看着我,大笑起来。

“说说你那个伟大的中星军系贸易联盟吧!”龙炎化解了一下气氛,“你最骄傲的部分。”

陈纳德的头一下子抬了起来,眼睛里立马充满了绚烂的光彩,这个时候他就像以往那个希望得到上司夸奖的属下,滔滔不绝起来。

“2045年后,我就把军系的经济管理院搬到了巴西利亚,风云重工和上海联合企业总部也来到这里,我就把他们合并成了中星军系贸易联盟。这段时间的很不容易呀,我是披荆斩棘,我是披星戴月,我是呕心沥血呀。”

“省略这个部分,好吗?”我不自觉的似乎回到了过去一样摊开手说。

想不到已经进入角色的陈纳德立马配合道;“是,是。战争重创了军系的经济,但是我们的海外资产不少,长安市也没有遭到破坏,所以我马上和梵文帝合作反引力发动机技术被开发出来了,我们还发现了一种叫做‘曌’的奇异的金属,元素周期表外的美妙的妙龄女子。”

“这就是为什么你要把亚马逊热带雨林变成大鱼塘的原因,对吗?”彩云嘲讽的说。

陈纳德白了他一眼:“大人说话,小孩子打什么岔?”接着道:“我们制造了无数的空中汽车,你看窗外,那些拖着闪电飞翔的没有任何污染的财神爷给我们军系带来大把大把的钞票。然后我们迅速的向其他领域进军,梵文帝提供技术,我提供制造和销售,我们无敌的联手让军系迅速繁荣起来。遍地的中国制造,从女人的按摩棒到男人的充气娃娃,从玩具车都无敌的空中列车都是中国制造,当然,不是我的风云重工集团造就是我的上海联合企业制造。我是世界之王。你当时给我的命令很对头,我那时还愚蠢的不愿离开中国,把军系的一个部门放到外国的土地上去,现在看来你那张纸条就向超级女巫的预言一样准确。世界是大同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他激动的站起来,面向窗外激动的举起双手,陶醉的道:“你们听见了吗?整个巴西利亚都在为我欢呼,从楼下地底的蚯蚓到天空的虫,都在欢呼,我是巴西利亚的救世主,我给他带来了无比的繁荣。他是我的城市,他的每一砖每一瓦都是我制造的,所有人对我感恩戴德,我像收割麦田一样收割荣誉。”

他转过身坐下来翘起二郎腿,在空中汽车洪流的背景下口水横飞的继续炫耀。“我知道你们嫉妒我的成就,你们心理一定很不平衡,你们和我同生在一个世界真可悲。”

彩云苦笑连连道:“你真能吹,特别是自吹自擂的时候。”

“但是这够了吗?还不够,贸易联盟像收割机横扫过麦田一样收割这世界上的每一分利润,这才是我终极的理想,我是个商人,我为赚钱而活着,不管是为军系赚钱还是为我自己。我知道我能够赚更多的钱,但是梵文帝不给我他最好的计算机技术,凤凰不会把她最好的空间技术给我,柏杨杨的生化技术,江水均的海洋生物技术,还有那个神秘的梁影琴,他们拥有我要的东西,这些东西会卖大钱,会让我在青史上留名―――人类有史以来最会赚钱的商人。”陈纳德遗憾的叹了一口,举起血红的葡萄酒,满满的喝了一大杯。

然后晃晃荡荡的起身,招来几个几乎全裸的女侍,搀扶着走向房间。

“明天看完病,我们就去见巴西总统,我没有告诉他你要来,否则他早冲上来了。”陈纳德啪啦的关上房门,里面立即传来莺莺燕燕叽叽喳喳的声音。

龙炎显然是见怪不怪了,他站了起来,跟我们道别,叫我们也早点睡,不用在这里听噪声。

彩云一脸无奈的看着我,白了一眼:“怎么了,你还在这里听听我老爸的噪音表演?”


当然不是,所以过了一会儿,我十分荣幸的躺在一张舒服的床上,和南美小村的木板床相比,舒服得让我不自在,人就是这样子。

我的面前放着全息立体电视,正在播放着军系五星电视台的中央新闻,正在抨击梵文帝的超级计算机技术垄断,还有美国人CNN也在抨击军系阴影帝国涉嫌恐怖活动,还有几个新闻台几乎无一列外讲道军系,可见这个各自为政的军系影响力依旧很大。看到这则新闻,我的心里还是有了一些安慰,新闻自由在萧朝华后仍旧得以实施,军系的领导人们坚持了下来,真的难能可贵。不管他们如何去谋取自己的利益,只要他们没有忘记军系自由与民主的宗旨,军系就会继续前进,而不是湮灭在独裁中。

我边看电视边同事看着几本书,几长列的电子文字浮现在空中,自动的翻页,而著名笑星黄虎的荤段子让我的脸上笑开了花。

彩云边和我聊天,边按摩着我的腿部,这双几乎萎缩的腿在我的脊柱痊愈后迅速的恢复过来,现在它们就像花岗岩一样结实有力,我觉得当我完全适应的时候我可以飞跃楼顶。我的身体在急剧的恢复过来,那简直就是一场大跃进。

彩云穿着半透明的睡衣,极尽性感与妩媚,这是天使面孔与魔鬼身材的完美结合创造出的完美女性,让天下男人发疯的是她竟然和我这个三寸丁在一起,而且她很乐意和快乐,心甘情愿。我的眼睛当然不会放过她,当然还有我的一只手。

彩云两腮绯红,俏眼迷离,几乎是梦呓似的说:“矮华,我觉得你简直是个奇迹,你知道你现在在做多少件事情吗?你看着四五个电视新闻,四本小说,你的嘴巴给我说话,你的眼睛饿狼一样看着我,你的手很不老实,可是我觉得不管你做那一件都很认真,你同时做是几件事情,你应付得来吗?”

我的脑中嗡嗡响,我并不觉得吃力,难道……?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难道我变异了,就像苍蝇一样拥有了无数个复眼?或者是感官无限加强了?

“没有什么?我也真的顾不过来。”我飞快的关掉电视和电子书,专心干一件事情。

几经过后,彩云娇慵无力的问道:“我知道我们不应该来这里的,你知道吗?我们不可能再拥有亚马逊小村那样平静的生活了,可是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你就快痊愈了,也是你大战手脚的时候了,中星军系依旧需要你。不然我很害怕它会走向邪路,那可就不堪设想了。”

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美丽的秀发,心中百感交集,说道:“就算在那里一辈子,我也不会有遗憾的,因为有你,你是我最宝贵的。”

“说什么傻话呢?”彩云半撒娇的说。

“你说明天梵文帝回来吗?”我有些黯然。

彩云想了一下道:“我想会,我相信现在军系的巨头们都已经知道你的消息快乐。梵文帝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他会来。”

“我一直弄不懂,他为什么要杀我,我是他的兄长,我用血汗养大他,我们一起生死患难,到了最后他背叛了我,而且没有说出任何理由,就在我的脑里放了一枚足以炸掉一个标准足球场的炸弹。这是为什么呢?”

彩云亲了我一口说道:“不要想那么多了,这样的事情只有梵文帝自己知道,也许他是取代你吧?”

“他对政治没有什么兴趣,可是现在不同了,他咄咄逼人,妄想控制整个军系。”

“所以龙炎他们把你搬回来了,你可以想一下,梵文帝他们会怎样?梅兰津和柏崇枫们会怎样?哪些不希望军系统一中国的国家会怎样?那些明里的暗里的都会想要你的命。”

“他们会暗杀我!”我叹了口气,手足相残的闹剧就要上演了,我躲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要出来的,像老鼠一样活着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可是我和彩云都知道,暴露在阳光下的日子将充满危险,但是龙炎植在我脊柱上的那个追踪器让我们明白,在躲避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睡觉吧,我相信你的卫队长卫东一定已经带着百人卫队为你站岗放哨了。”彩云抱着我,闭上了如星星一般明亮的眼睛,如海水般湛蓝的眼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