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超级女巫的苏醒篇>>第二章彩云归来 第三节 大理市的疯狂

wuli6801027 收藏 0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URL] 没有人相信这一切,梁影琴属下黑天的寄生兽飞蠓竟然可以穿梭时空,把梁影琴的人马送到另一个时空,在以往如果有人这样对我说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认为他是疯了,而现在我正在经历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宇宙中,很显然我们并不是孤独的,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梁影琴和她的一百名属下并不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没有人相信这一切,梁影琴属下黑天的寄生兽飞蠓竟然可以穿梭时空,把梁影琴的人马送到另一个时空,在以往如果有人这样对我说有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会认为他是疯了,而现在我正在经历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宇宙中,很显然我们并不是孤独的,我很明显的感觉到梁影琴和她的一百名属下并不是和我们一样的人类。时空穿梭对于人类来说还是件困难的事情,而梁影琴他们却轻易的做到了,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竟然他们有如此高超的科技或者说是法术,为什么还愿意当我的手下,事情恐怕不是那样的简单。我更不明白的是,梁影琴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个地方当成庇护所,这里没有一个星球,一块踏足的地方都没有,只有脚下缓缓旋转的银河,还有如狂风一样呼啸而过的电子风暴。那些全身披甲冒着白色冷气的阴影战士盘膝坐在飞蠓的组织构成的“房间”里,一动也不动,奇怪得如同死去的黑色雕塑。

在异世界的庇护所停留了不久,我和梁影琴制定了种种秘密计划,心灰意冷的我对这些计划兴趣索然,我只想找个平静的地方让我的残躯过完余生,而雄心勃勃的梁影琴去不苟同,我只好答应了她疯狂的要求,我也不能不答应,也许是我心中的恨也在时刻驱使我去配合梁影琴的计划。

我选择回到大理市,在风彩辰的保护下不为人打搅的生活,我也不会再理会梁影琴在折腾什么。

大理市是云南省的一个著名的旅游城市,军系成立之后,建立了高度自治的飞地制度,长安市、台北市、上海市、广州市、大理市成为军系的五个飞地,高度的自治下,飞地政府发挥着自己的想象力,塑造着飞地的各自特点。大理市或许是五个飞地里最疯狂的一个,它的市长就是02小姐柏杨杨的克隆人,当然除了我、冬青扬、梵文帝之外没有人知道她的身份。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克隆人比原人更加的前卫,她迅速建立了西南特区,成立了大理市飞地,派遣军队接管共和国西海舰队的孟加拉国海军基地,重建中星军西海舰队。成为军中四秀中不可小觑的一股势力,令人大跌眼镜。我选择大理市为我的“隐居”之地一方面是因为这里的风景很好,而且是全球唯一不需要身份证就可以定居的地方,没有人回来追查你是在那个鬼地方来的。而且在我的潜意识里,我总是觉得彩云并没有死去,假如她要来找我,一定是来大理市,因为我们曾经十分的喜欢这个风景优美的地方,希望退休后在这里度过晚年。

飞蠓硕长的身影消失在大理市黑暗的天空中,我和风彩辰隐没正在大理市繁闹的小巷中。风彩辰在洱海边开了一家小酒吧,而我每天固定去他的酒吧里大醉,直到找不回回家的路,我彻底的迷醉在酒精女神的怀抱中,与黑暗的世界彻底的隔绝。

如果说长安市是科学家和学者的天堂,那么大理市就是富豪的聚集地,如今染着一头比凤凰更火爆的克隆柏杨杨大胆而开明擅长交际,全球无数的富豪大亨纷纷到大理市购买豪宅,洱海边的一块地皮比长海市中心地段还要贵上五倍。这个龙蛇混杂的地方竟然还可以成为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中星战警总是如临大敌,反恐措施简直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所以一年中也难得发生几次像样的凶杀案。

我的邻居也是个克隆人,更恐怖的是他不是一般的克隆人,他是生化技术的产物,长着一颗牛脑袋,浑身肌肉就像是铁打的,在一家拳击场打拳,疯狂得可以一拳击倒另一头牛。在其他地方,可能早被宰杀的怪物,大理市上满街都是,全球几乎所有的“新”人类几乎都集中到了没有种族歧视的大理市。有人就戏称,到大理市旅游,不但可以饱览大自然的风光,还可以看妖怪。

如果说长安市是个光明的世界,那么大理市就是它的背面。柏杨杨无所顾忌的施展着她的“才华”,把这块美丽的土地改造成一个冷静而又疯狂至极的世界。

虽然大众都知道萧朝华已经死了,但是军系的“山头”们似乎并不认同,形形色色的密探依旧徒劳的游荡在大理市的各个街角,秘密的询问着一个死去的人是否还活着的讯息。但我把自己也忘记的时候,还会有会再认得我呢?我无法停止对彩云的思念,也不想拖着伤残之躯在这个世界上混日子。就像昨天晚上,那个该死的牛头人往我的房间里扔进来一个拿着一瓶红酒的女人,我把酒留下,把女人赶出去。只有在酒精的麻痹中,我才可以得到心理上的安慰,也可以说,才可以留下我这条窝囊的小命,哪怕我总认为这样活着和死没有区别。

这一夜,让人绝望的暴雨袭击了这个繁华的城市,整个玉龙雪山和苍茫的洱海似乎都在低声的哭泣。

风彩辰急匆匆的敲开我的房门,满头大汗的一屁股坐在我脏兮兮的床上,气喘吁吁的说:“不好了,司令,近来有人在打探关于您的消息,我看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避避风头呢?”

我苦笑着说:“避什么风头?如果他们认为我还值得他们浪费子弹的话,我很荣幸。”

风彩辰叹了口气道:“司令,您怎么可以这么说呢?我们还会卷土重来,这是暂时的,不是吗?”但是我听得出这句话里除了聊以安慰外,没有其他的意义。

我讥笑道:“风彩辰,你真的以为我们还可以卷土重来吗?就我这副残废的躯体?”

风彩辰的目光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烁不定,我可以看得出他的犹豫,半天过后他松了口气道:“也许您说的对,像您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或许不必担心什么了,也许是我多虑了,今晚,你还会去我的酒吧吗?”

我从他的话语里听出了轻蔑的意味,可是我一点也不在乎,我也不必在乎什么,我只是个没有用的残废。

“去!”我说道,“假如我的钱还够的话。”

他满脸堆笑的说:“您的钱够,梁司令临走时留给我很多钱,她说是给您喝酒的花费。”

我笑了笑,心中感到很凄凉,但至少我还是他的客人,已经满是商人味道的风彩辰还不是那么表面化的讨厌我。

“没有什么事情,你走吧。”

风彩辰点了点头,出去的时候带上了门,现在的他有老婆有儿子,过着小康生活,幸福日子过得很滋润,我想他比谁都害怕失去这样的好日子。

我很想扒下我脸上的假面,用萧朝华堕落的脸庞去面对这个无情的世界,可是我做不到,它紧紧的粘着我的皮肤,就像武侠小说里的人皮面具。超级女巫跟我预言过,彩云会回来,就在今晚的云中酒吧,她会在蓝色的电弧中降世,就像当初她消失在我面前时一样,我被这样的想象,弄得热泪盈眶,不管如何,我都无法再忍受这样痛苦的生活,如果我们无法在这个世界再次相逢,那么就在另一个世界吧,难道那么宽阔的洱海,都没有我一小块浮尸之地吗?我感觉自己快要解脱了,爬上轮椅,沿着石头小路,前往云中酒吧,我的胸口幸福得发酸,悲凉得发颤。

没有人知道我是萧朝华,但是彩云一定会知道,这是毋容置疑的,因为爱。

我还是坐在云中酒吧临湖临街的那个熟悉的角落,酒保照旧一脸轻蔑的把酒瓶很粗鲁的丢在我的桌上,我依旧是无所谓的面无表情,就算有表情也被脸上那张假皮遮住了,风彩辰依旧坐在他的老板位置上,装出不认识我的样子,也许现在他也不认识我。酒吧的舞台上一个机器人在歇斯底里的唱歌,无论它装的有多像人,我都轻而易举的看出他是梵文帝的爪牙;和我邻桌的两个双胞胎兄弟喝着闷酒,可是我看得出这两个混蛋是柏杨杨的狗腿;站在门口望风的那个半人半鬼的家伙是东北王柏崇枫的生化军间谍;一杯接一杯喝酒的长着一个老虎头的转基因家伙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眼线……..。

风彩辰把他的“专业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把他的酒吧建成了一个情报交易所,而我就藏在这些该死的007的眼皮底下,这有时候感觉很讽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这句话有点道理,不过依旧是危险的。

洱海上空,巨大的反引力空中客车拖着长长的闪电缓缓的驶过,绚丽的银河与全息立体广告交映生辉,这个疯狂的年代里疯狂的大理市正上演着人类文明产生以来最疯狂的故事。

大街上依旧是人来人往,或许我是说法还是错误的,不止是人,看起来不是人的都在这里大摇大摆的走着,柏杨杨极度开放的政策把大理市变成了怪物的天堂。

我隔壁的牛头人山姆准时的坐在我对面的桌子上,点了一杯威士忌,今晚的拳击赛上他应该吃了大亏了,脸上不是青就是肿,右边的角也在摇摇欲坠,我无意去嘲笑这个强壮有力的牛头人,他一根指头都能搞定我这个残废的人,所以我一直表现低调,无意去搅什么混水。

“老兄,今天晚上真是背到家了,一个王八蛋把我打成了这个样子,奶奶的,有时侯我想呀,如果我也是个你这样的残废就好了,整天就只会喝酒,而且不用干活也有大把的钱喝酒,你以前一定是个大富翁。”山姆大口的饮尽杯中的威士忌,红着眼睛嚷嚷。

我还是沉默不语,我不知道多少日子没有跟人说话了,说话对我来说只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而我恐怕应付不来那些麻烦。

山姆失望的摇摇头,他的目光很快被门外走进来的美女吸引住了,他们这些转基因的人似乎对这方面需求特别的强烈,每年的强奸案大部分是他们制造的,这的确十分的讽刺,人们一边口诛笔伐这些怪物,边不停的制造这些怪物,以至传说中的妖魔鬼怪们在大理市地面上“横行无阻”,像一个人间地狱与天堂一起搅拌成的糊糊。

我不会去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美女画皮,我见过最美丽的美女,也得到过她的爱,我现在最喜欢的是杯中的酒,然后再静静赴死在洱海上,为这片美丽的土地肥沃土壤,也算是回归自然了。

我就是这样觉得的,作为人的这一生,我的确是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

门外又走进来几个又脏又臭的高级工程机器人,他们走到酒吧的机器人吧位,像几块铁一样撞击着铁椅子,像个人一样坐下,故意把电子音调得很高,招呼服务生给他们上润滑油和电子冲洗,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拥有了自我意识还是被人远程控制,服务生也不在乎这些,从机器人手里接过来的星币也是钱。他们边享受着电子洗浴边大骂工头是如何的抠门,简直就是一个畜生,那几张橡胶脸皮上夸张的表情比人还像人。

靠门边的吧位上,几个狐女正在陪着几个头发花白的大老板嗲声嗲气的撒娇,设立在大理市的风云集团高级生化人公司生产了大批此类型的性伴侣提供给富豪享用。

随着夜色的今晚,霓虹更亮,灯下各种各样的人往来如织,疯狂的大理市给了这些在其他地方无法生存的“妖魔鬼怪”们作为一个人的权利。柏杨杨把《超级文明理论》演绎到了极致,她丝毫不理会外界给她的压力,这位强势的西南特区长官和她强大的军队牢牢的控制着看似要发疯的社会,让它疯狂而冷静。

每隔一小时,地面便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颤动,低沉的整齐的踏步声从湖边传来,身穿战警战虎战斗装甲的十人一组的大理市战警巡逻队威风凛凛的经过,巨大的战斗装甲将近3米高,配置着各种各样的警用武器,当他们经过的时候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重装甲的金属脚掌沉闷的踏地声,让小民心安也让犯罪闻风丧胆,当然也让我这样的人震得弹起来。

实现高度自治的中星军系飞地在不同的飞地领导人的领导下,呈现出各自不同的侧重点,在超级文明理论的指导下,这个封闭而保守的国家前所未有的开放,直至巅峰。

中星军系在2045年战争后,抓住了发展的契机,在极短的时间内飞速发展,成为了全球资源的黑洞,无数的人才与无数的资源被源源不断的吸入军系似乎永不满足的胃口中。

长安市超级电脑和超级人类大脑们结合在一起,引爆了令人眼花缭乱的新科技革命,反引力技术彻底改变了人类的交通,空中交通迅猛的发展,代替了缓慢的陆地与海洋交通;电磁轨道“天梯”技术和等离子发动机技术使航天科技使宇航变得廉价;爆炸化大生产技术(爆炸化粒子工蚁奈米技术)和超级电脑的结合使人类的制造物自我成长等等,这些技术的互相交叉又产生了更加令人叫绝的奇迹,科技的进步引发了经济的繁荣发展,经济发展促进了科技更大规模的发展,这样的连锁反应让军系变成了一头几乎爆炸化发展的怪兽,急进的发展甚至让人无法适应,过去几百年的变化或许不如现在一个小时那么快。大理市的生化技术则远远走在世界的前面,世界上最疯狂的生化学家们聚集在苍山洱海之间,肆无忌惮的破坏着人类传统的伦理道德,在柏杨杨的保护下制造出无数的怪胎。

当一个代理机器人坐在我面前,也叫化身机器人坐在我面前,扒下他的脸皮,用肮脏的抹布洗擦他那骷髅般的金属颅骨时,人们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而他的主人大概正躺在一张更肮脏的床上,头上连着人脑与电脑连通器,就算是老鼠咬了他的脚趾他也不会醒来。在其他地方认为很怪异的事情,在这里没有人会关心,只要你不拿着一把激光机枪到街上发飙,不会有人理会你多么怪异的行为。舞池中的怪物们开始跟着音乐疯狂的舞蹈,毒品、酒精、DJ与女人充斥着每一个空间,我可以想象那个肥肚子的风彩辰脸上炸开的啤酒味的笑容,铜臭味令人恶心。

现在我关心的是超级女巫的预言,我有时候会有点恨这个过于开放的社会,连迷信都可以大行其道,要命的是这个藏在黑纱下的神秘女人总是可以准确的预测出你的未来,而她只需要无用的星币。我不是看不出空气中不安的气息,我只是不再在乎这一切了,我不过是一个废物,不再相信会有人会在我的脑壳上浪费子弹。10点钟的今天,2049年的11月11日,传奇的光棍节,我会看到我最想看到的人,这就是她对我说的,为了这一句话,我花掉了1000万星币,这时一笔可以买下5辆风云2005超级跑车的钱。钱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多大的用处,除了买酒。

沉重的战警战虎战斗装甲踏地声在10点准时的响起,铁皮人准时的经过云中酒吧的门口,把大地弄得颤抖不停。我的心跟着这个踏步声一点一点的跳动,慢慢的紧张起来,没有人看得出我那张假脸上有什么表情。我从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那个女巫婆实在太准了,就算你躲在厕所里也逃不过她的预测。

沉重的脚步声中我听到了一阵细碎的脚步,这熟悉的声音几乎让我掉泪,这不正是我朝思暮想的人儿。

我的眼光余光看到门口,一个高挑完美的身影,一头红色的头发,一身红色的衣裳,棕色的皮肤的印第安美人风情万种的走了进来。

我的目光暗淡下来,我还是那个朱酒,猪和酒的合体。

接着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是我关心的了。

直到我失去知觉为止,我都不觉得死去是一种遗憾。

我唯一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得到了我最想要的结局,哪怕有点糊里糊涂的看到彩云的归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