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我是萧朝华,别人都以为我死了,我也不是没有死过,只是又活了回来。

我 知道我不是那么伟大,我活着是体内为我顽固的相信彩云总会回到我身边,不管是生是死,我不怀疑,就算是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也是我脑中最美好的想像,我生活在幻梦中。或许是除了这个幻境,我也找不到一个寄托生命的地方。彩云的离去让我心灵受创,京城漫天的风言风语恶毒的攻击,国人不分敌我的诋毁,亲人的背叛,这些令人难以承受的东西让我对人绝望,只有彩云的爱才能让我的心灵感到片刻的温暖,她对我无条件的信任与关爱,纯净如水般毫无杂念,而我却偏偏失去了她这样一个比我的生命还重要的人。我隐姓埋名,沉湎在云中酒吧的酒杯里,除了躲避世俗的烦扰,也是在寻找一种离死亡最近的方式的方式---醉,这也是离彩云最近的地方。

但是我想我终究还是没有如愿以偿,云中酒吧那一晚,在蓝色的电弧光芒中,我看到了彩云,我终于相信了超级女巫的话,彩云总会回来,回到我的身边,相爱的人总会再一起的,彩云不会忍心让我孤单的活着,不管是生还是死,我们都不会分开。人类可以没有很多东西,但是不能没有爱,爱一如钻石,经久弥坚,而在这个早晨,当我睁开疲惫的双眼,久违的笑容回到了我的脸上,因为在温暖的阳光中,我再次看到了我的天使,我最爱的那个天使。

早上阳光从落地窗外照进来,照在她露出被外的金黄发丝上,它们像金丝一样闪烁着黄金的光泽。她的小脸半埋在被窝里,嘴角滴下一颗小小的口水,挂着幸福的笑容,她显得更成熟了一些,在她吹弹可破的脸蛋上仍残留下一些孩童的稚气,但更多了青春袭人的气息。她身上的温香包裹着我的整个身心,我感到幸福喜悦,还有很多很多复杂的快乐。我无数次在梦里希望的都实现了,我们能互相拥抱着在清晨醒来。一颗泪珠从我的眼角滴出来,落在她晶莹洁白的手臂上,这一刻,这里是世界从无到有以来最美的天堂。彩云在身边的地方,就是我的天堂。

彩云的眼睛慢慢地张开了,她湛蓝如海的眼眸闪烁着幸福的光辉。她的唇轻轻印在我的唇上,送来了早晨最香甜的礼物。

“你早醒了?”她清脆地声音胜过百灵鸟的啼叫,“我也是。”

我紧抱着她温软的身体,温柔地说:“是不是我应该起床了。这可是我在天堂第一次起床。”

“天堂?”她似乎有些惊讶,但很快她又露出甜蜜的笑容说:“以后彩云再也不会催你早起了,因为彩云曾听一个男人说过一句话:‘他从不想成为什将什么令,只想有个家,一个好妻子,以后有个孩子,一家三口幸福地生活,能够一觉睡到天亮。’“以后你都会有的,傻老公,以后我只许你睡天大亮才起床,还有,这里是人间天堂。”

“老婆!”当我几乎喊不出这个永远都几乎不可能再喊的词儿,几乎被幸福窒息,躺在我怀里的人儿是我心中最宝贵的宝贝儿,而且这一切真实存在,就像在梦里。

她娇羞地笑着,像一个云端的天使。

彩云长得更高更美丽更丰满了,她和我在云中酒吧见过的那女子肯定一样高,我坐在轮椅上,只有她的小腿一样高,我们组成的家庭一定是这个世上海拔相关最大的家庭之一。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以前我还是中星军司令时,我的领导集团就被人称为“怪物公司”,高的太高,矮的太矮,肥的太肥,瘦的太瘦,真正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的漂亮人儿也不少,因为我唯才是用,能者为上的缘故,所以不太注重形象。而爱情是没有条件的,当你足够爱一个人的时候,你绝不会去计较她的高矮胖瘦,如果你足够爱她,你就能做到这一点,千方百计去使她幸福。

我知道彩云不会这样想的,因为彩云很爱我,我也很爱彩云,让我们忘记过去,从今天开始新生活。我拉着彩云的小手,仰着头轻柔地看着她睡意惺松的俏面,我已经放开了,放开了所有一切,什么丰功伟绩,什么高尚理想,统统离我而去。哪怕面前只是梦幻泡影,我也不愿意失去她。

 那就从今天开始吧,我们谁也不去提过去的事。

我们之间就这样约定不要提已过去的事,也许我们都害怕分开后那段地狱般的经历,更害怕这种经历会让爱自己的人儿伤心,所以我们都极力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那些痛苦的往事。我们都在迫不及待地希望未来的美好生活全过去淡忘得更快更彻底。彩云告诉我,我们没有在天堂,就是说我们都没有死去,经过重重劫难,有情人终成眷属。这种小说的俗套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依然还是感动得一塌糊涂,我发现我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么顽强,如果不是彩云回到我的身边,我真不知道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的。只有烈焰才能令凤凰重生,只有爱才能令一个伤痕累累的我安祥下来,在大理市日夜醉酒的颓废,那意志消沉的夜晚已经不在了,我只想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地方,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和我的爱人一起到天荒地老。

我不知道彩云是用什么方法把我弄到这么一块净土上来的,这的确是个很美丽的地方,只有两三户人家,与外界几乎隔绝。我们的家坐落在村子边上,门口有一池碧绿的湖泊,院子里种着一株葡萄树,这也许是因为彩云特别喜欢吃葡萄的缘故吧,屋后有几片菜地,长着绿油油地青菜,环境优美而恬静。这一切都让我想起了中南海小筑,那是我和彩云一起生活了三年的地方,而现在,我们将在这人迹罕至的亚马逊河热带雨林深处度过余生了。

“矮华,你喜欢这地方吗?”彩云把我扶起来一起坐在葡萄架下的长椅上,阳光透过枝叶斑斑点点落在我们身上,暖洋洋的,天地万物在阳光照耀下像镀上了金属。

我紧握着她的手,轻轻扶着,“喜欢,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无论在哪里,我都喜欢。”

彩云笑了,她捋了捋发丝,嗔了我一眼:“你的嘴巴可是越来越甜了,如果以前也是这样,那多好。”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你以前也像现在这么温柔可人,那多好。”

我明显地感受到她的喜悦,她的小脸露出的笑容,像一朵三月艳阳春下灿烂绽放的梨花。“以前,我不温柔吗?”她笑得有些调皮,“那也是你惯坏的,你总是让着我,舍不得骂我,怪我或怨我。”

我看见她眼中闪烁着感动的泪光。在我们一起的时候,我们也许没有注意到我们彼此是多么需要对方,分开后才知道对方是那么的重要。人,就是这样一种动物,患得患失。

“这里的天气很奇怪,哪怕四周的雨下得再多,这地方始终阳光明媚,就像我此刻的心情,”彩云柔柔地望着我,“不管前路有多苦多难,和你在一起我总是幸福快乐的。”

我更紧地抱着她温暖的身体,轻轻地说:“彩云,我们结婚吧。”

我看见彩云的眼中大颗大颗地滚下泪珠,她不停地点头哭出声来,就这样哭了差不多一个上午,我可以感受到她哭声里的酸楚与委屈,而我唯一能做的只是抱着她,无声地落泪,把这一年来的相思与不快全化成泪发泄出来,和过去来个永远的决别,也不必在隐瞒自己的脆弱伪装坚强。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到了2050年5月1日,也迎来了我的30岁生日。我的“生日”病也发作了,2047年第二次遇袭后做手术植入的人造脊柱和皮肉被生生地从我体内“挤”出来,我的身体组织又发生了一次剧烈地重组改造。我痛得昏死过去,直到5月10日早上才苏醒过来。但我总有个预感,我平静的日子不多了,很快就会有人找上门来。彩云说我想太多了,在这个地方是不会有人发现的,因为我们住在一个陷入地下的一个巨大塌陷坑里,这里十分隐秘,在热带雨林的最深处,从未有外人涉足过。

十分庆幸的是,我发现我的脚趾可以动弹一点点了,我的下半身似乎在极其缓慢地恢复知觉。不幸的是,彩云从人造脊柱中发现了一个十分微小而隐秘的跟踪仪,虽然已停止了运转,但我们都不敢肯定在这儿之前它已停止运转,心中十分忐忑。我们已慢慢地习惯珍惜并热爱上了这种安静地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并害怕别人来打扰我们幸福快乐、宁静的生活。

“彩云,是不是梵文帝的跟踪仪?”我不安地问正在摆弄那个针尖大的跟踪仪的彩云,昔日的兄弟手足变成了今日的索命无常,实在人心叵测,世事难料。

彩云抿嘴笑说:“你这么紧张干嘛?不是啦,我越看越像是龙炎的东西,你来看,这儿有条火龙。”

我把转椅摇过去,在彩云的电脑上,我看到了放大的火龙图案,那果然是龙炎领导的第二炮军部队的象征物——火龙。“是龙炎的,真想不到龙炎的本事这么大,原来他不仅仅是忠心而已,还乐于监听上司的行动,我感到很讽刺。”

彩云低下头来吻了一下我的嘴角,轻柔地说:“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不过你放心,谅他们本事再大,也不会找到这里的。”

“彩云,太肯定了吧?”我笑着表示疑问,“世界上没有找不到的地方。”

彩云信心十足地大声说:“我相信我的父亲有能力找到这个地方安顿我们,就有能力不让我们被人发现,我们现在只能相信他了。”

“为什么不相信我呢?”我开玩笑说。

彩云白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相信我的老公不宵如相信我自己呢,你呀,最叫人家担心了。”

我知道彩云担心我,总是怕我照顾不好自己,而事实我也照顾不好自己,在没有彩云的日子里,我的人生像死一样无趣,爱情有时候是一种沉沦,离开彩云,我真的不知如何活下去,大理市那种生活虽然有些原因让我不得已这样,但失去彩云的痛苦无疑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之一。而如今她活生生地在我眼前,而我却仍旧无法保护她,保护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还要仰仗她的父亲和她,做这样的男人,我感到悲哀,强烈的自尊心让我难以面对这样的现实。有时候清苦的生活让我重新回到中国政坛的念头又重燃起来,只有掌握了权力,我才能实现我的愿望,我的理想。也只有这样,我才能让彩云过上她应该过的生活,而不是现在这种辛苦清淡的生活,她比谁都有资格过上优裕的物质生活和美好的精神生活,作为一个丈夫,我想我有责任让她过上这种生活。所以,我虽然热爱这种恬静美好的日子,不希望有人扰乱它。但在潜意识里,我依旧向往外面五光十色的生活,从容自如的追求理想。这一切,像我身体的一部分一样深植在我的大脑之中,让我的信念永不消灭。

彩云的纤纤素手在我脸前晃了几晃,娇声说:“嘿,你又发什么呆了,傻瓜。”

我看着她那副半嗔还娇的爱模样,心都快醉了,真正美丽的女人不仅仅是长得好看,还要赏心,只有让人赏心悦目的美女才是真正令人着魔的美人,彩云无疑是这种美女,她的一嗔又娇让我心旷神怡,如沐春风之感觉。方才的难思之事早抛于脑外,只剩下喜悦而已。

“一个拥有漂亮妻子的男人经常都会发呆的。”我故意正色说,显出很郑重的样子。

彩云含笑着转了转如海水般蓝的眼珠,柔声问:“为什么呢?”

我故作惊讶地问:“你不知道?”

她的手一扬,作势往我身上打来,到了半途又变轻了,只是在我身上轻轻拍了一下。并装出十分凶恶的样子说:“我知道我还问‘为什么’?”

“因为……”我故意停下来,等吊足了她的胃口之后,才慢慢地张开双臂抱住她的双肩,凑近她的耳边说;“因为漂亮老婆让人经常想起她在床上时的模样,她像一只可爱的白色羔羊,温软香艳,娇羞美丽,让人总想着爱她,所以男人常会因此发呆,想像美女老婆的温存,多么甜美,多么幸福。”

“别碰我!”她叫着推开我,脸上显出娇羞的红润,“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整天只会想着ML。”

“啊!”我惊呼一声,“ML?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你太不矜持了。”我故意粗着嗓门说。

彩云气得整张俏脸都红了,她几乎是扑了过来,两只小手不停地打在我身上,我大笑着抱住我的漂亮老婆,心中充满了幸福,并不是每种幸福都有人渴望,但我们最爱的人给我们的幸福是每一个人都渴望拥有,一旦拥有,实在是别无所求了。

彩云打累了,跌坐在我的轮椅面前,斜着眼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脸上装出很生气的样子。我总是坏坏地看着她的双眼,她的眼波就像是一汪像漆像泥的蓝色海洋,让我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我们在这里,哪里都不去,好吗?”彩云温软的手捉着我的手,脉脉含情的说。

我边饱餐秀色边点点头,只要能在彩云身边,对于我来说,不管去哪里,也不管去干什么,我都不会介意,虽然我的心理仍旧遗憾。

“在这样平静的环境里,你一定会很快行走如飞的。”

“我只要生龙活虎,行走如飞的反而不好。”

“为什么?”

“你没听说过走得太快的人是无法欣赏到路边的风景的,我如果行走如飞,是无法尽情领略我那倾城倾国的彩云的丰姿的。”我笑着边说边吻了几下彩云的俏面。

“我本来不想去那么快的,因为你刚刚从病中醒来,身体不是那么好,不过,坏男人每天只想着ML。我是你的老婆,自然应该为你着想了,我今年十九岁了,已经是成年人了,可以和你ML了。”彩云像一只粘人的猫一样叭在我身上羞红了给,“你很坏。”

我是个有些无可救药的人,我们不难理解亚当和夏娃为何会听从蛇的诱惑偷吃禁果,因为禁果吃下去后会很快乐,令男欢女爱,这就是他们敢于反抗上帝的动力。这世界上再没有比ML更快乐的事了。而那颗洞穿我身体的钛制弹头除了炸飞我大片骨肉外也带走了我现在和彩云爱的能力。我想彩云很清楚他老公心中的痛苦,没有肉体的爱是不完整的爱。

“那么明天晚上我们是不是可以了?”我问这问题时感到有些骨酥肉软。

“你这么急色呀!”她娇羞地低着颔首说,“你见过刚动过大手术的男人这么快就能干那事吗?”

我轻柔地抚摸着她闪动着黄金光泽的秀发,感受着她身上的温香,一切恍如梦中。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爱人才会和自己如此亲密,所以爱情会如此伟大的原因,是我们在感到寒冷的时候,有同样一般温软的身体来温暖身心。只有爱人,才会和你永远的相伴,直到老死。

“你说我们能不能永远在一起呢?”我脱口而出这句话时,突然觉得太不吉利,本能地双手忙伸出去抱住彩云,怕她一下子会从我怀中变成鸟儿飞走。而几乎同时,彩云也慌乱的伸出手来拥抱我,就像一个小女孩保护她亲爱的布娃娃般。

“能的,能的。”我们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

“以后不许你再说这句话了。”彩云不高兴地喃喃着,“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许你离开我。”

“对不起,亲你一口表示道歉。”我在她的唇上重重吻了一口。

“好了,别闹了,回房去睡觉吧,我去打点野味,不然今晚我们就得饿肚子。”彩云站起来推着我的轮椅往卧室去,等帮我盖好了被子,她从墙上拿下了她的大驽弓,在这个原始村落,只能找到这样的狩猎工具了。

“彩云,小心点儿。”我望着她高挑的身影,很内疚地说了句关心的话。别人的妻子穿着华丽的衣装,穿着高跟鞋挎着小包逛街时,我的妻子却穿着麻布衣裳穿着军鞋带着驽弓在原始雨林中穿行,去狩猎凶猛的野兽,做为她的丈夫,我感到羞愧难当。

“矮华,我会小心的,别担心我,好吗?别忘了,我是个X族。”她抿着小嘴,举起一只小手,“嚓”的从指尖伸出五只亮闪闪地爪刃,又“嚓”的收回去,摆出一个战斗的架势。“小小野兽,何足道哉。”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彩云也笑了,她回头望了几次,消失在门外的热带雨林之中。

我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在床上挺起身子,从床头暗处拿出两根木杖,然后一点一点地把自己的双脚放到床下,然后,我一手拿着两根木棍,一手攀着地上的土坑往门外爬去。这个过程足足花了我五分钟。房外阳光明媚,我靠着门前的那棵无花果树干慢慢地将身子拉起来,然后抓住两根木棍,靠着竹篱笆一步一步慢慢地移动着,这种艰难的行动耗费了我大量的体力,不一会儿,我已气喘吁吁,汗流浃背,而我的双脚,仅仅有一点点落在地上的感觉。来这儿已这么多长时间了,我总背着彩云偷偷地在院子里练习走路,尝试着通过运动让双脚恢复感觉。每一次背胸受伤的地方都会像撕裂一样痛,但为了恢复,我已经不顾一切了。我不想成为一个只会躺在床上靠老婆养的男人。我要重新站起来,昂首挺胸的走完这后面的人生路,而不是摇着轮椅。这信念支持着我在跌倒千百次也不会气馁,我的双脚就在这几乎疯狂的练习中找到了摔痛的一点感觉。走了一个小时之后,我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走到院门口时,我突然听到粗重的喘息声,一股危险的气息正在逼近,我感到全身都凉了。在低矮的院门外,一只美洲豹伏在地上,摆出进攻的架势,我慢慢地转过身去面对着它凶狠的眼神,拄着木杖的双手不由自主的打起抖来,两只几乎没有感觉的脚歪歪地站着,全身的体重都压在两只抓着木杖的手上。我全身僵硬,一动不动,如果我万一跌倒或者移动的话,那只豹子定会扑上来,将我变成一顿美味。它见到我一动不动地抬着木杖,两只凶光闪烁的眼睛望了望我的木杖,然后站了起来,弓着腰慢慢地后退几步,又叭在地上看着我,久不久又站起来走几步,想必它认为我手中的木杖一定是什么厉害的武器,所以不敢冲上来,而是慢慢等我疏忽时候再扑上来。我苦笑连连,两只手几乎快麻木了。我们一人一兽几乎对峙了不知多少时候,我用两根木杖和两只残废的腿把自己顶在地面上,几乎快虚脱了。那只豹子这时候开始慢慢地上前来,它的前爪攀上院门的矮木栅,含着腥味的气味几乎喷在我的脸上,我喝了一声,它又跳回去,不一会儿,它又跳回来,我的汗水从手心中流下去,把木杖润滑了,两只手慢慢地,慢慢地向下滑去,一旦我跌到地面,那只饥饿的美洲豹一定会猛扑上来。现在我唯一的祈祷就是彩云快回来,用她那个几乎和我身高一样长的强有力的驽弓一箭穿透这只猫的头骨。突然,那只猫猛地一扑,将木栅门撞坏,一下子冲到我面前,我肝胆欲裂,怒吼一声,张目此牙,我的恶相吓了它一跳,它又退回门外,然后又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凑过来,在它的眼中已没有耐心的等待了,它似乎已准备与它的猎物来一场生死大战了。如果它知道它的猎物只是一个丧失行动力的人时,我想它一定会气死,这只可怜的猫儿,它被愚弄了。我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时候,我的双手已支持不住,顺着木杖迅速地滑下,整个人一下子跌倒在草地上,在愚弄了一只豹子之后,我有怨有悔接受那只猫儿的胜利,成为它的牺牲品。我听到一声巨大的怒吼,一个喷着血腥味的长着柔软毛皮的阎王爷儿扑到了我身上,一种叫做犬牙的东西刺入了我的颈部的皮肉之中,疼痛刺骨髓,我无奈地闭着眼睛,接受着这尸骨无存的下场。这千钧发间,我听见一声惊呼,接着是羽箭刺穿空气的声音,然后是利刃穿过骨肉的切割声。一个大约二百多斤的体重重重压在我身上,几乎把我压扁,并且压出我胸中的空气,形成一声嘹亮的惨叫。

一声急度紧张的声音响起。“矮华,你没事吧?”

“彩云!”我有气没力地说了一声,“把这只猫儿弄走,它快把我压扁了。”

彩云哭笑不得地说,“猫儿?它几乎把你叼走了。看你倒还挺乐的。”

我翻过身来,四脚朝天地躺着,大口大口地喘气,脖颈上火辣辣地痛。彩云站在一边,她的背上背着另一只豹子,一支羽箭穿过了它的头骨,一箭毙命,我的老婆发箭之准之狠,恐怕天下无人能比,否则,方才那只豹子一定先把我的脖子撕个稀巴烂后才有怨有悔的死去。

“真想不到我今天去猎它老婆,它来猎我的老公,哈哈……”彩云见我没事,忍不到笑了起来。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好幸福,今晚就可以吃到一对儿的豹肉了。”我忍着痛自嘲说。

“你不更幸福吗?”彩云蹲下来把我背到背上,“你猎到了一个比豹子还厉害的老婆。”

“把这只母豹子扔下去,好吗?我不想和一只死豹子一起待在你背上。”我把豹子从彩云背上推下去,双手环抱住彩云的身体。

晚饭的时候,彩云总是在不停地傻笑,“一对儿的豹肉”,她说,“萧朝华少将他说‘一对儿的豹肉’哈哈……”

我摸了摸被包上了厚厚绷带的脖子,苦笑着望着我那个整晚都忍俊不禁的彩云,责怪自己为什么那么幽默。

“今晚的灯不是很亮,彩云。”我故意叉开话题,免得她整晚拿我开玩笑。

彩云笑得弯不起腰,“你,你,你,想跑题呀!”她笑得几乎说不出话来,雪白剔透的脸蛋像一朵绽放的梨花。

“亏你想得出来,在死前还愚弄了一只豹子,那只豹子一定是被我射中前被你气死的,哈哈……。”

“有怨有悔地接受一只豹子的胜利……哈哈……”

她高高的胸脯随着笑声有节奏地起伏着,两年前她还是个清纯少女,而今天,她已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女人了。她没有违背她的诺言,那个北京冬天雪地里的小女孩,成为了我的妻子。不论人们怎么看待我们,她始终都没有放弃对我的爱,因为相爱的人总会在一起的,不论天长地久,也不论咫尺天涯,不管多少风风雨雨,多少恩恩怨怨。

“叔叔,你今晚一直盯着我的胸部看,什么意思?”彩云暖昧的责备我,“你这很不礼貌,夫妻当相敬如宾。”

“是吗?”我移开贪婪的目光,“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看了。”

彩云含羞的点点头。

我猛地抱过她,安禄之爪从她的衣襟下伸了进去。

第二天早上,也就是5月11日早晨,我又早早醒来,晨光从窗棂上射入,耳边是小鸟吱吱喳喳的叫声。彩云还没有睡醒,她暖暖地躺在被窝里,嘴边含着笑意。头枕在我的胳膊上,微微的鼻息吹在我的脸上,香喷喷的体香从被窝中冒出来,熏得我神魂颠倒。我想我一定是积了许许多多代的德,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多么好的老婆,这个世界上最绝色的美女。

她两只如莲藕般的手臂还交叉的放在胸前,想必是为了防止我像昨晚一样胡搞。我悄悄地从她的脑袋下抽出手臂,慢慢地伸入被窝中,轻轻地拉开她交叉的手臂,然后把她抱入怀中。我们肌肤相亲的躺着,她的胸脯十分十分的柔软,它们像两座可爱的小山一样挺立在她的胸前,骄傲的堆堆的,充满着女性的光芒,以后,它们还会流出生命的甘泉,去养育下一代,人类就是这一代代延续下来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做不羡鸳鸯不羡仙,我想就是这个样子的,如果离开了自己最爱的人,就算做了神仙,长生不老又何滋味呢?如果每天醒来看到躺在身边的是自己最爱的女人,那么就算是呼悠般的生命短暂,也是值得的。人生来不就是要找到幸福吗?如果没有幸福,就算黄金万两,位高权重,可呼风唤雨,能上天入地也不过是偷天换日罢了。只有幸福的日子才会让生活过得充实,生命才会缤纷光彩。我静静地看着彩云,这是上天赐与我最大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