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超级女巫的苏醒篇>>第一章 超级女巫的苏醒第五节 难解的阴谋

wuli6801027 收藏 0 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夕阳斜斜地穿窗而入,照在慵懒地躺在真皮沙发上的绝代尤物身上,反射着一种近乎神秘的辉光。影子粱几乎看呆了,同样是女人,她不得羡慕上帝给某些人实在太多了,多得连嫉妒之念都无法燃起,被艳光震慑的其它女人只能生出景仰与羡慕。这是个历史是最美丽聪明最神秘的女子,也无疑是最有权势最霸道的女子,她斜躺在沙发上,穿着休闲短裤,两条浑圆修长的腿交叠着放在茶几上,淡蓝色的玻璃几与洁白的肤色交相辉映,仿佛海水上漂泊的白莲藕。黑色的紧身衣裹着她浮凸玲珑的惹火身材,她的腰肢纤细,盈盈可握般,胸脯高高地隆起,骄傲地直挺着,仿佛两座富士山。她的鹅蛋形的小脸匀称美艳,是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她生来便是天人,经过了上千万年进化演变,她的躯体已完美到了人体的极致。若让她这样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她足以让全人类倾狂迷痴。假如现在她还有缺陷的话,那就是正指挥着这完美躯体的大脑了,它正不成熟地下令左手指尖伸出锋利的刃爪来削苹果,脸上更是不经意露出顽皮而天真的迷人笑容。她的样子就像一个不谙世事的邻家女孩,而平时冷如冰霜只是扮虎吃猪罢了。

“女皇,人要的水果刀在茶几的纸筒里。”影子梁觉得她实在不该拿超能力做为削苹果的工具,对于X族来说,这种“大材小用”的方式成为一种不成文的禁忌,不能随意使用超能力也许正是X族在这里长期为了隐藏身份的一种逃避右自我保护的方式。当正常人少了,不正常的人多了,正常人便成了不正常了。这打定律对X族来说是最适合的了,当X族出现时,正是因为少,才会被人类看成妖怪,魔鬼,排斥甚至于加害。只是猿人们不知道,他们眼中的妖怪,魔鬼建立了自己的文明,更领先一步进入了超文明时代。

影轩“刷”一声收回刃爪,那双黑白分明、莹莹欲滴的双眼扫了影子梁一眼,娇脆地声音冰:“梁阿姨,这样不好吗?”

影子梁有些意外,这还是她率一次听到这位高傲的女皇这样说话,在过去,女皇总是语气严厉,独断专行,从不会询求或考虑别人的意见。“没什么?”影子梁有些措乱的应答。

“梁阿姨,在你这实在太舒服了,用不着再戴上一副沉重的金翼发钗,一身沉重的衣裤,一个毫无意义的披风大麾,一面烟笼寒水月笼沙的面纱,”她跳了起来,原地转了两个圈,长舒了一口气,“这才中心点叫自在在,自由由,轻轻松松,享受生活!”

影子梁轻轻说:“自在在,自由由。”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的新词,真想不到她们的女皇还会用这么新颖独特的词眼。她忽然想通了,对于转世周期为1万年的超级女巫来说,这个十八岁的灵体实在不足以承载千年的智慧,当然也还有万年的恶习。她这么早苏醒,充其量在女巫漫长转世历程中只不过处于婴儿阶段,这种种天真淘气之举正是年幼所致的,这也使她生出了女皇可爱又令人怜惜的感觉,然而,面对着一个几十亿X族的神殿,不知这位“婴儿”女皇能否统治得下去?还有正在迅猛崛起的强邻,女皇又该如此应对?影子梁甚至不禁为她担心起来,整天躲在面巾下总不是个好办法。哪怕她们是天生的老对头,但是女皇和她私下的交情并不坏,至少7000万年以来,她一直都在找女皇的藏身之处,但是她也一直在和女皇交往,这两个文明死敌的最高领袖不但是亲戚而且都舍不得失去联系,哪怕她们都知道对方想干什么。

“不论是哪一次转世,我苏醒后都躲在面纱下,梁阿姨多虑了。”影轩边咬着苹果边若无其事的说,“我又快换牙了,讨厌死了!”她摸了摸脸腮,里面有颗牙齿松动。

影子梁冷汗悄无声地往下流,她透明通彻的躯体上滑下数道细细地汗迹。假如刚才想的是另一回事,现在恐怕已身首异处了,现在她突然想到刚才是削苹果的刃爪,现在她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婴儿”女皇了,她虽然年幼,但同样深不可测,阴险狡诈。

“梁阿姨,我打算午饭后去找梵文帝算帐,你跟我去吗?影轩笑盈盈地征求影子梁的意见。

“女皇何必亲自出马,叫个精锐小分队就可以了。”影子梁的心“噔”了一下,为了魔力之手,这位女皇要亲自出马,这难免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如果这样的话,她就觉得不太有意思了。

影轩恼怒地说:“我倒要看看梵文帝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敢不敢把我的魔力之手放到硫酸里去?我不把他这小小长安市夷为平地,哼!”

影子梁不由苦笑说:“我当然乐意为女皇效力了。”

“尤卡丹!”影轩娇呵一声,门无声打开,一个身高2米,身强体壮的大汉无声地走进来。他身穿一套标致的黑夹克,戴着一副大号墨镜,威风凛凛地站在那里,强横的躯体几乎是影轩的三倍,只是它的耳朵比正常的猿人长了几倍,像剑麻叶子一样高耸。

影子梁上下打量了一番,难道神殿的变形术又进步了?她半信半疑地说:“他真的是你的骑兽尤卡丹?”

尤卡丹发出一串咕噜的抗议声,显然他不满魔兽的称谓。

影轩满意地看了尤卡丹一眼,得意地说:“神殿是无所不能,别说把一只小鸟变成人鸟共同体了,就是把它变成人鸟猪鸭鸡共同体都没问题。”

影子梁这时看到了尤卡丹的额头的发际泛出了细汗,看来他很害怕女皇一时兴起,把他变成人鸟猪鸭鸡共同体,那他可就惨了。自命不凡的千古魔兽若变成一只胖嘟嘟笨拙的猪或走起路来摇摇摆摆的鸭子,都是一种屈辱。

出乎影子梁的意料,影轩不想不想给任何人制造麻烦,她带着尤卡丹和影子梁直接登门造访,梵文帝立即在他的长安市政厅办公室接待了他们,气氛好得似是老朋友会面。

影轩很优雅地坐在梵文帝对面的沙发上,脸上露出迷人的笑容,轻轻啜了一口茶后,她开口说:“你认识我吗?梵先生,我只是想来问问一件事情。”

梵文帝无表情地说:“对不起,我这个人记性不好,忘记了您的名字,请见谅。”

影轩的笑容更显得甜美。“我叫影轩,以前我有个名字,叫陈彩云,你一定不会陌生吧。”

梵文帝一笑说:“影轩小姐说笑了,陈小姐已经不幸牺牲了,不知道您光临寒舍有何贵干?”

影轩浅笑说:“梵先生果然快人快语,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想要回那只手,陈彩云那只手。”

梵文帝表情惊愕地说:“这个我可就不大清楚了。”

影轩笑意更浓,起身径门外走去,身后跟着尤卡丹和无影无形的影子梁,她早就知道,不会有什么结果。

“



走出市政厅坐上轿车后,不解地问:“女皇,你真的相信梵文帝的话。”

“梵文帝的话?”影轩失笑说,“你以为他会知道我这只手的威力吗?”

影子梁怔了怔说:“我不明白女皇的意思。”

影轩笑了笑说:“既然他不知道,我又何必告诉他呢?

“说的也是。”影子梁说道,“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主人,有时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不像你,可以看见未来。“

“不,现在我已经看不到了。假肢兽无法替代魔力之手,我的时空劫和预知劫都无法发挥正常水平,我对未来模糊不清。”女皇皱了皱秀眉,有些丧气地说,“所以我希望尽早找回魔力之手。”

“你希望我帮助你,女皇!”影子梁说,“你觉得可能吗?”

影轩拍了拍她的肩头说:“梁阿姨不必担心,我没有那个意思,就是有那个意思,也没有什么错的,不是吗?我们是同类,我们的族人敌对了上千万年,我们不需要这样下去,我们都到了亡国灭种的边缘了,我们可以和平相处,联合起来夺回我们的家园。”

影子梁想了想,她说的也是,对抗真的有意义吗?“我会留意你这只宝贝的手!或许我真的会帮助你。”

“放心了,梁阿姨,你要好好监视梵文帝和中星军派系,我觉得他们很不简单”影轩眼中闪出智慧的光芒, “假以时日,或许我们都不是对手。”

“现在中央领导机构都相信我对他们忠心不二,并把我当成安插在神殿一粒重要棋子,非常信任我,他们一直深信不疑,重用我!”影子梁笑着说,“我叫梁影琴,是中星军‘影子’特攻队队长,女皇有何吩咐?”

影轩抱着影子梁的肩头笑成一团,现在影子梁发现自己对女皇产生了一种与对萧朝华一样的感情,充满信任,和谐,景仰,敬畏。现在的影轩和萧朝华越看越相似,一样的充满人情味,充满自信,充满一种超然的个人魅力。可以让他们的属下肝脑涂地,誓死效忠。影子梁突然之间醒悟,她的女皇比以前更加无可匹敌了。以往的她懂得以强势压服手下,而今,她已开始学会笼络人心了,恩威并济了。她看着这位美貌如花,笑得花枝乱颤的“婴儿”,心中闪出一个念头,除了萧朝华,这天底下再也没有一个人与她匹配了,未来的天下,必定是这两人的天下,如果两人和平相处,那是最好不过,若果二虎本争,将不免生灵涂炭。她怀念起影轩未苏醒时的转世灵体陈彩云,这个天才的女孩天真可爱,聪颖美丽,她崇仰萧朝华并且深爱着他,她独立特行,从不计较世俗的看法,只是感到委屈时才来向她倾吐少女情怀,她总是羞涩地述说萧朝华的胆小自卑,对感情没自信。对她的好对她的坏对她的温柔对她的爱护。那个时候,她只是个心中装满爱情,为了爱不计牺牲一切的女孩。

晚上八点,影轩和尤卡丹乘坐的超音速飞车从长安市飞到大理市。影轩换上了一套黑色的紧身皮装,云贵高原的春天还有些寒意,这位高贵的女皇没理由折磨自己,她一向也很会享受生活。

“这是个好地方,风景不错,我那老朋友挺会享受的。”影轩望着寓所外波光粼粼的弭海,似笑非笑的说。

梁影琴惊奇的问:“老朋友,你在大理市有朋友?”

“一个叫风彩辰的人。”

“是吗?”梁影琴的心咯噔了一下,风彩辰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莫非是。

影轩笑盈盈的起身往门外走去,她决定到去中酒吧去会会“老朋友”。没有人能够骗得过“预知劫”,梁影琴也不能。

大理市与长安市/广州市/上海市/台北市同为中星军系领导下的五块“飞地”之一。所谓“飞地”。指地是实现高度开放政策的特别行政区俗称。2044年,中国中央政府批准了萧朝华的提案,决定将长安市、大理市与海南省划为特别行政区,在这三上行政区内,实行了新型社会制度,以行政、立法、司法、监察、经济五权分立为主体建立了新型社会模式,并允许外国人在这三个行政区内自由定居、经商、从政、享受与本国国民同等待遇。这些开明政策吸引了一大批外国人才来到中国,从此中国开放的形像也开始深入人心。中星军即是一支“联合中军”其成员来自世界各地,军中的许多高级官员都不是中国人,例如卫东是德国人,陈彩云是美国人,潘兴号是印度人,凌东中是巴西印第安人等等。而梵文帝的长安市,更是集中了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的人才。长安市的风云学院集中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知名学者与留学生。在萧朝华的精心策划下,中星军系统治下的地域正在以另一种文明形式迅速地从战争的创伤中恢复元气。一个超文明的雏形正在迅速成长。一个地球时代的战国时代已悄然到来,美国正如东方的齐国,印度正如南方的楚国,而中国有如虎狼之秦!雄踞西太平洋之畔!

影轩一头火红色的长发飘逸飞扬,一副淡墨色的眼镜架在她尖挺的鼻子上,如珠玉般润泽的皮肤闪熠生辉,再加上一副魔鬼身材,一走到灯火通明的大理市立街上,立即引来无数惊艳的目光。她毫不理会那些充满各种念头的世俗眼光,骄傲地踏着名贵的钻石高跟鞋走进云中酒吧。影轩确有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惊世美貌。

“欢迎光临!”服务生迎上前来,抬头看时被“惊”得几乎“倾倒”在地。而等他看清后,连帽子掉下来也没注意到,两眼呆呆地看着影轩,嚅嚅不知如何话语。

“预时劫“留在魔法珠中的记忆体放出来,由于行“预知劫”时能量不足,影轩的脑中只能浮现出了和现场几乎一模一样的模糊影像,她找对地方了。事实证明,就算算女巫的超能力减弱,她也同样无所不能。她微微低下颔首,问那个掉了帽子的服务生。“请帮我找一下风彩辰先生!”

“您找我们经理?”服务生醒过来,从地上捡起帽子,慌乱而尴尬地遮掩自己的窘态。

“风先生是你们经理?那最好不过了,麻烦你带我去见他,好吗?”影轩十分客气地说,显得十分礼貌。跟在后面的尤卡丹几乎不相信自己的双眼,女皇变得太厉害了,假如是以前,那位服务生一定会双脚离地被提来逼问,现在的女皇似乎不喜欢麻烦,办事更快了。

“好的,好的,请,请跟我来。”服务生有些受宠若惊。

云中酒吧内像个沸腾的熔岩海洋,绿女红男随着强烈的音乐节奏疯狂地扭动着肢体跳舞。舞池中间,一个摇滚乐队在演奏,主唱操着一把吉它左摇右晃痴迷的弹唱着。酒吧的东边是一排排桌椅,衣着暴露的男男女女在大口大口地喝着烈酒,调笑声此起彼伏,所有的杂音交集成一种令人血气贲张的氛围。

影轩脱下外套,扔给尤卡丹,以一身紧身吊带小背心出现,她出众的身材,超绝的容貌立即引来无数惊艳目光。服务生请她会在一张酒桌旁,然后便向经理室走去。影轩注意到酒桌对面一个十分矮小的身材,他佝偻着,蓬头垢面,一双眼睛毫无生气地盯在酒杯上,他似乎除了酒之外什么也不在乎。影轩坐在这里,他仿若无物,看也没看她一眼。影轩的脸色微微一变,魔法珠中“预知劫”的十字架正好锁定在这个人的影像上面。也就是说,这个人就是她要找的人——萧朝华!她开始不想相信自己的超能力。那个二十岁成为中国国家主席秘书,二十三岁提出惊世骇俗的超文明理论,二十四岁升任中星军总司令,二十五岁成为解放台湾战役总指挥的青年才俊竟是这么一个窝囊样?影轩几乎对自己的预知未来的超能力绝望,因为,无论怎么看,这个窝囊酒鬼都不可能是萧朝华!

风彩辰不声不响地走过来,虽然人不可貌想,但凡不平凡的人总有其令人观止的气相,而这个人完全没有一点可看之处。影轩旁边,他的眼睛似乎蒙着一层酒精雾气,一个酒糟鼻像个大红灯笼挂在脸上,无论怎么看,他都像个酒鬼。他打量了影轩一眼,醉熏熏地说:“小姐,找我有关事?是不是想找个女人天生就有本钱的活干?”

他身后四个虎背熊腰的打手一齐淫笑起来,风彩辰自己更是笑得前俯后仰,几极焦黄的大牙放肆的咧着,酒鬼并不因姜女而酒醒,只要更醉。

影轩举起纤纤手作了个“打”的手势,尤卡丹立即上前,将四个打手如拧木头般丢进几十米外舞动的舞池中,一时间惨叫连天。这边影轩也没闲着,一拳打断风彩辰那几根门牙。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我不喜欢你这种态度。”一把匕首从风彩辰的肩后部刺入,将他钉在酒桌上,血顺着酒桌面流向对面无动于衷的酒鬼。

风彩辰杀猪般惨叫,酒也给吓醒了。“饶命,饶命……”他知道遇上了硬角色,不停的告饶,等待帮手徕援。在大理市,打架斗殴是常有的事,市民已见怪不怪,警察亦懒得管理。酒吧同依旧热火朝天,架照打,舞照跳,看热闹的看热闹。

一大批打手蜂拥而来,尤卡丹看了看,摇了摇头,迎上去一抓一个,全部扔了出去,后面的见他如此凶悍,再也不敢上前,转身逃走了。

影轩看着吓得浑身战栗的风彩辰,冷冷地说:“风先生,有个问题希望你能够指教。”

“什么问题?”他的声音已颤抖不已。

尤卡丹为影轩倒上一杯红酒,她小酌了一口,放在手中慢慢把玩着。

“萧朝华。”她很小声很温柔的说。

“我真的不知道萧朝华在哪里?他不是死了吗?求求你放过我吧,梵市长已派人在前面抄过我五次家了,我真的不知道呀!”彩辰苦苦哀求,“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是什么‘万事通’,我真的不知道。”

“梵文帝要你找萧朝华,这么说萧朝华是没有死了?”影轩边说边斜眼看了看对面那个酒鬼,他依旧充耳不闻,不停地举杯,脸上一点表情也没变。

“我哪知道,梵市长他硬说萧朝华跑到了大理市,要我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我哪有这本事,叫活人找死人,他这不是在强人所难吗?

“没有你不知道的事,只有没有的事。”

“那都是噱人的,我哪有那本事。”

“尤卡丹,给他左肩再上把刀子,钉紧点!”影轩说着看了一下对面,那酒鬼又喝了一杯,仍旧木无表情。

尤卡丹抽出一把长匕首,用力刺下,风彩辰惨叫一声痛得几乎昏过去,他全身抽搐不已,两眼突出,面孔扭曲。

“你还是不知道对吗?再不知道,你那男人天生的本钱就不复存在了!”影轩俏脸一寒,凌厉的目光般刮过风彩辰的扭曲的面孔。“不,不,求求你别这样,我真的不知道。”风彩辰吓得失禁,尿液从裤管中流下,双眼闪烁着恐慌无比的神色。

大多数男人都是宁可死也不愿做太监的,影轩早就摸透了,所以她并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样的情况下,风彩辰很难让自己委屈了。他的眼神散乱地望着对面正在一杯一杯喉咙里灌酒的酒鬼,显得无助无奈恐惧,那酒鬼也不怜悯一人即将成为太监的人,就像不怜悯他的胃一样,甚至连看也不看一眼。

“你很倔,风彩辰,谁都不知道你不萧朝华的一个秘密侍卫,但我知道,你别以为我在开玩笑,我会阉了你!”女皇厉声喝道,她的脸接近风彩辰的脸,风彩辰的面部僵硬了,眼中涣散着绝望的恐惧,通常越美丽的女人越可怕,他是知道的。

“你杀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自从萧司令死后,我就改行开酒吧了,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放了我吧。”风彩辰仰起头艰难地哀求着,失血使他的面孔苍白,声音也有气没力了,看来不像是在说假话。

影轩站了起来,走向对面的酒鬼,猛地一巴掌声响清脆响亮。然而那酒鬼竟似无事般又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好像那巴掌是打在别人身上般。更不理会影轩杀人的眼光,在他眼中,别人似乎都是死人。

“他就是萧朝华,对吗?”影轩边拿出香帕擦着她那打人的左手边冷笑着问风彩辰,“老实回答我,你的血再生的速度绝对没有比流失的快,风彩辰!”

“他怎么可能?”风彩辰忍着痛失笑道;“他除了酒之外,对什么也不感兴趣,萧司令是他的话,除非母牛会上树。他根本不把别人当人看,别人在他眼中可有可无,除了酒,他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他叫朱九,比真正的酒鬼还酒鬼。”

“朱九?”影轩一笑,“好名字。”她转向朱九,左手突然抓起桌上的酒瓶,向他头上砸去。酒瓶破碎,血从发间流下来,从朱九脏脏的脸上流下,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仍旧把手中的酒连同嘴角的血一起唱下去,他似乎对痛没有什么感觉。或者漠视了普通痛苦。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舞池中央的乐队主唱把这一切都看在眼中,他轻轻地说:“市长,已找到目标,正在确认中。”

千里之外的长安市政厅地下窒中,梵文帝和卫东等人关注着眼前逼真的全息影像。

“他不可能是萧朝华,”梵文帝道,“他像一个倒霉蛋。”

卫东默默无言,只是抓着枪把的手更紧了。

梅少君捋了一下额际的发丝,说道:“如果真是萧总呢?我们是不是该阻止他们呢?

潘兴号指了指图像酒吧的屋顶说,“梁子影会见机行事的,司令放心吧。”

这时,图像突然消失。电脑发出“信号被干扰”的警报。

“萧朝华!”影轩冷冷地对着朱九道,“你不用再装了。”

那朱九一声中吭,脸上神情如旧,他就像一座血肉做的塑像,没有知觉般,连目光也找不到一个定点,散乱地摇曳着,也没有任何感情,像一个活着的死人。

“嚓!”影轩怒了,她无法接受这个视她如无物的人的冷漠,杀机立现,左手四指间伸出三支利刃。“如果你真是朱九的话,你就去死吧!”三道寒光向朱九刺去。

“住手!”一声怒吼,一名大汉自屋顶跃下,向影轩踹去。电光石光间,尤卡丹自影轩背后跃起,单手接住大汉下击之脚,将其扭住击飞,撞倒一大片桌椅,惊起一片惊呼参叫!

影轩的利刃向朱九的头颅刺去,但朱九并没有避开的意思,相反,他似乎在瞬间重生了,他散漫的双目,突然现出一种解脱后的喜悦,更有一种重逢的情愫,仿佛与一位久别的知交团聚般白欣喜。“我来了!”他在心底默念立夏,轻轻闭上了眼,刃爪的呼啸声逼近,他没有感到任何的痛苦,反而感到了欣慰与喜悦,也许只有死才能让他回到现实,只有死才能让他的苦难得以解脱,让生命重焕光彩。

正当刃爪尖刺入朱九耳边的皮肉时,一个巨大的蓝色球形闪电在影轩与朱九之间炸开,两人一齐被轰飞。影轩全身立即被蓝色的电弧笼罩,起了变化。她的黑发从发根起变成金黄色,黑色的眼眸变成深蓝色,黄皮肤变成了白皮肤,从一个黄种美人变成了一个白种美女。“你不能伤害他!”白人美女张口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悲愤与哀求。

电弧迅速减弱黑色咒语光圈围绕而飞,白人美女金发立即变黑,眼眸变成黑色,白肤变黄的影轩,光圈升上酒吧半空,影轩长发飞扬,笑道:“彩云,你终于出来了,萧朝华是不是让你很失望?哈哈,你的爱人,就是这狗熊样吗?”

光圈化成电弧,彩云再现。“不,正相反,我很是感动,虽然我知道你是在逼我让你确认朱九就是萧朝华。现在你达到目的了,你放过他吧。”彩云和影轩的形象迅速地交换了十几次,快如电闪。

半边电弧突然消失,光圈飞起,彩云半边金发变成黑色,眼眸变黑,皮肤变黄,一个身体出现了一边白人一边黄人的诡异状态。“我本来就不是来杀他的,我只是帮梵市长找他罢了,哈哈哈……”影轩大笑,声如夜枭,她控制下的半边身子衣发齐飞。

彩云笑说:“你想用它交换魔力之手,左手将我的思想体完全压制,对吗?”

“是又如何?”影轩说,“以我万年智慧与功力,又岂会让你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将我压制呢?你只是一枚棋子罢了。”

彩云说:“没有魔力之手,你拿我没办法。”

“是的,但我拿他有办法。”影轩遥指已被震昏的的朱九,冷冷地说:“我会杀了他。”

彩云显现的半边身子消失,出现了影轩的整个身体,她浮在空中,四周绕飞着黑色咒语光环。“好个陈彩云,你真的不怕我杀了萧朝华?”

影轩轻飘飘地落回地上,整个酒吧已变成了死人堆,所有的尸体都从头部长出了一朵大白花。朱九仍旧错死在靠门的角落里,从屋顶跃下的大汉正与尤卡丹激战。她转过头去,只见舞池旁,站着十名男女,他们肤色是一名青一名红一名黄一名绿一名白一名淀一名紫一名黑一名白一名灰,面无表情的站立着。他们是影轩的十人卫队。

影轩冷哼了一声,向绿色皮肤的女子走去,在她面前站住,问:“谁派你们来的?04。”

“元老院。”绿肤女子04说,“元老们让我们来保护女皇陛下。”

“为什么杀了这么多人!”女皇影轩似乎很不满他们的屠杀行为,语言中充满了责备,“不要惹事生非。”

“他们大多是奸细,梵文帝的,有其他国家的,这是个情报汇集地,我们不能让他们将我们的秘密泄露,所以杀人灭口是最好的办法,女皇陛下。绿肤女子回答得干净利落,冷酷绝情。“做得好!”影轩笑了笑,“你们可以走了,我会随时召唤你们的。敌我态度转变之快令人不敢相信。

“是!”十人卫队一齐答道,身子一晃,立即遁去。

“满窒花香,争奇斗艳,风景不错吗。”一个无形的人从屋顶上跃下,落在影轩前面,发出金属落地的声响。

“梁阿姨,你怎么来了?”影轩露出天真烂的笑容,她早就知道,她就在屋顶上看着这一切。

无影无形的透明人说:“女皇太粗心了,如果不是属下及时破坏了梵文帝的眼线,这一幕恐怕全在他的地下窒放映出来了。”影子梁人背后提出一物,扔在地下,正是乐队主唱的脑袋,原来他竟然是个机器人,眼中藏着一个已被破坏了的摄像头。

影轩拉过一张椅子坐下,指了指旁边的另一张椅子。“梁阿姨,请坐。”

“谢谢!”无形有影坐了下来。

“这回你们元老院派出了十人卫队来保护您,看来他们很看重这件事呀。”

“您说的是哪件事?梁阿姨?”影轩娇笑着理着纤指,边望着死在门边的朱九,他身上的衣裤被电流烧出许多破洞,发出焦味。

“找回魔力之手这事。”

“喔,我还以为您说的是找出萧朝华这事呢。他会不会是门边那位老兄呢?您也瞧见了,当我要杀他时,陈彩云不须耗费那点可怜的能量,硬是冲出来救她的老情人。”影轩眼中冷光点点,十分揶揄地说。

影子梁按下一个按钮,好的铠甲变成可见的黑色,上面挂着各种仪器和武器。“陈彩云并不因为是萧朝华才会救,也许她正利用了我们这一心态,误导我们,让我们把这个叫朱九的窝囊废当成萧朝华,那么……。”

“那么我们上当了。”影轩点了点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她站起来向朱九走去,像拎一只麻袋般把他提过来,放在影子梁面前。他被刚才的球形闪电震飞,撞得满身是伤,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影轩拔开盖在他脸上的长发,说:“他像萧朝华吗?他很丑。”

影子梁看了看说:“不像,萧朝华绝不是这样子的,他应该是个有特点的人。”

“不像?难道我的‘预知劫’不行了?”影轩微微仰头,“我明明预见了他就是萧朝华。否则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影子梁说:“女皇,当能量不足以催动‘预知劫’而强行催动时,出现错误的预知您以前也有过的,并不奇怪吗。”

“我也希望是这样,梁阿姨。“影轩说着将手伸到失九脸上抓了一把,撕下一张面具,”事实却不一定如此。”

影子梁转过身来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才冰:“他长得很像萧朝华。您打算怎样处置他呢?”

“我也不知道。”影轩说:“我‘预知劫’运行到这时我的这只手几乎废了。”她举起左手,无奈地说,语气十分讽刺。

影子梁说:“把他送给梵文帝吗?他很想要他的命!”

“不杀死萧朝华,梵文帝就无法坐上头把交椅。我就偏偏不让他坐,我决定保护萧朝华。“影轩奸奸地笑说,“我要好好利用这枚棋子。”

影子梁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步,问:“女皇,您还记得从前吗?您还是彩云的时候。”

影轩冷笑:“梁阿姨,如果我知道自己会爱上这冬瓜,我会把他宰了喂狗。”她眼光射出气恨,咬牙切齿地说,“这是一种耻辱!”

影子梁按下按钮,盔甲也变成无形,她叹了口气,说了句:“女皇,我先走了!”如一阵风般从门口出去,无影地声无息。

影轩提起萧朝华,把他挟在胁下。见尤卡丹与方才那大汉斗得正酣,尤卡丹那副神态似乎仍想打下去,过把瘾,不由气愤怒道:“动作快点,蠢鸟。”

那大汉也是个机器人,他表皮的肌肉组织差不多被尤卡丹的利爪抓下来完了,露出里面的金属骨架。它的视觉仪器已被破坏,狂放地挥舞着两只机械臂与尤丹近身格斗。听到女皇怒骂,尤卡丹张嘴吐出一团毒液,迅速将机器人的机体侵蚀成一堆废渣,不经意间,一条机械臂中射出一支细细的金属管,冲破屋顶而去。尤卡丹与影轩亦没注意到。

“炸掉!”影轩命令道。尤卡丹从腰带上抽出一个拇指大的瓶子放在一张酒桌上,瓶子发出一闪一闪的红光。尤卡丹化身巨鸟,影轩跃上其背。尤卡丹再从翅膀中射出两根骨刺,炸破屋顶,从破洞中冲天而去,背后,云中酒吧已化身成一团火球,所有一切灰飞烟灭,爆炸的气浪冲天而上,形成一朵光芒四绽的蘑菇云团,将周遭千里照得亮如白昼。

长安市政厅地下室,全息图像恢复,显示的却是一场烟火滚滚的大爆炸场面,梵高度文帝拍了拍手,大声说:“想不到这天下还会有人能干扰我的整个侦察系统,真是天外有天。到底谁有这么大的能耐。”

“那个乐队主唱是完了,我担心的是梁影琴。”梅少君皱起了秀眉,她樱红湿润的唇微微撅起,样子像一个担心受怕的小女生。

潘兴号踱来踱去好一会儿,说:“别担心,梁影琴是X族,我们只能等她的消息了。”

潘兴号皱紧了眉头,正色道:“这是反物质湮灭引起的爆炸,还记得去年冬天萧司令第一次遇袭时发生的那场反物质大爆炸吗?”

“对呀!”梅少君惊呼道,“对呀,那么……。”

众人异口同声说:“萧总!有可能是。”

卫东转过身,打开脑中电脑下令卫队在大理市的人马立即赶赴事故现场。一颗心怦怦急跳,他迈开大步冲出地下室,向市政大楼顶部的飞机平台走去。千里之外的大理市,卫队的军车向云中酒吧现场狂奔而来。训练有素的两百多名卫队队员迅速包围了现场,禁止任何人进入事故现场。在两百名卫队惊讶的目光中,影子梁从熊熊的大火中走出来,现形的盔甲上印着十分醒目的影子特攻队的军徽,她带着袭人的热气,走到一名卫队将领前,说:“爆炸前酒吧内外有三百九十七人,爆炸后有283人死亡,另有13人失踪,1人在你们面前。死者全被一种植物根系刺入,破坏大脑而死。”

卫东看着传来的影像,怒从心起,一掌拍烂了空中战车上的电脑显示器。他怒吼连连,状如疯兽,旁边的机师吓得面无人色。

台北市政厅,中星军海军司令江水钧看着卫东传送来的图像,骂了句:“该死的梵文帝,天杀的梁影琴。”

第二天,影轩十人卫队的队长绿肤女子04回到了神殿元老会,她带来了女皇的话:“她决定让彩云回到萧朝华身边一段日子,但她会回来的,叫元老会按计划进行。至于什么计划,恐怕只有女皇和元老院才知道了。但可肯定的是,这个计划将改变人类文明进程,貌合神离的女皇和元老院之间还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计划呢?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停止反抗,哪怕我是在装死,我不得不装死,我活着就是为了抗争命运的摧残。

我相信彩云会回到我的身边,不管是生亦或死。我相信,就算这只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也是我脑中的真实影像,我生活在幻境中,因为除了幻境的美好,我实在无法找到一个寄托生命的地方。彩云的死已使我心灵受到了重创,而京城的漫天绯闻,国人敌友不分的诋毁,更甚是我的兄弟梵文帝在为我治伤时顺机于我的脑中放入了一枚液体炸弹。我彻底地对人绝望了,只有彩云的爱才能令我感到温暖,她对我的信任是无条件的,是纯净如水般的无杂念,而我偏偏失去了这样一个比我生命还重要的人。在梁影琴的帮助下,取出了脑中的炸弹后,我隐姓埋名,丢下所有那些“无意义”的东西,沉湎在云中酒吧的酒杯里。躲避着各方势力无休止地查找,出躲避世俗的侵扰,也在寻找一种离死之最近的方式——醉,这也是离彩云最近的地方了,这足以令我感到温暖。然而,我终究还是死了,一个不知是什么道上的女人用手上伸出的刃爪刺入了我的脑袋,在那一刻,我见到了彩云,她像临死前一样出现在蓝手电弧中,我知道她真的放心不下我,也来找我了。然后我的眼前只剩下黑暗,意识消失了。但我知道,相爱的人总会在一起的,不管是生离还是死别,有些东西我们是不可能忘记的,爱是不能忘记的,爱一如钻石,经久愈璨灿愈坚硬无瑕。

我知道,一场阴谋就要上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