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超级女巫的苏醒篇>>第一章 超级女巫的苏醒 第二节 狙击杀萧朝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影轩失眠了一整夜,她预感到萧朝华会亲自到长安街钻石中心取回陈彩云订制的戒指,使者一定可以将魔力之手取回,她能预感到那只神奇的手就在他的心脏不远的地方。她相信使者,他是X族历史上最强大的杀手之一。虽然他也是个狂想家兼偏执狂,他信奉他自己那套荒谬的理论并到处寻找接受者,结果是被中国秦始皇皇帝的文字狱活埋过,被罗马的凯撒毒杀过,被苏联大清洗时用铁水浇铸成塑像过,一想到他这些莫名其妙的活受罪,她就想笑。她是曾经喜欢过他的,也许是被他英俊的外表和夸夸其谈的口才吸引吧,所以她救过他好多次,他本身有强大的超能力,可他却从未使用超能力来保护自己,他对强权总怀有恐惧。但她认为,他之所以任人宰割,是因为他不想有别于普通人类,有时候,与众不同是极其痛苦的。使者从来没有明白她的心意,他总是在热烈地追求那些有权有势的女人,幻想着靠她们实行他幼稚可笑的超级文明理论。而过去漫长的岁月中,影轩只不过是个有预知未来能力,控制时空变化以及控制能量的X族女智者,无权无势地游离在普通人类社会的边缘。而等她建立了神殿联盟,她又讨厌使者的纠缠,他爱的是她的权势而不是她,因为他们在很多方面互相需要。正如现在这一次,只有影轩才能感受到使者的气息,把他从西伯利亚狼口中救出他,而使者则需要帮影轩找回魔力之手。

影轩感到忐忑不安,她总在担心,可又不知在担心什么。她还太年轻了,不,她这个转世灵体太年轻了,难以承受载她这个具有七千多万年历史的智慧与超能力。千年一次的转世,让她在不停地轮回中不断地更新与完善,使智慧与力量不断增强。然而,这次却出现了例外,她年轻的转世灵体陈彩云在中日战争中被打面重伤,在濒死之前,封印在她体内的影轩意识本能的复苏,启动超能力保护生命。影轩的意识本该在潜移默化中与陈彩云的意识结合,在一百年后重新复苏的,这提前的复苏,使影轩的转世所做的努力化为泡影。更气人的是,她失去了用于控制能量的魔力之手。这使她无法运用庞大的能量来更好地运行她的控制时空变化的时空之爪和预知未来的预感之脑,她的超能力大大下降。

影轩脑中突然又闪过萧朝华的名字,心中有个声音在哀求自己放过萧朝华。她意识到了,这是陈彩云在潜意识里的呼喊,因为两个意识没有来得及完全结合,所以她的大脑中藏着两个意识,但她强大的意识体显然压制住了陈彩云的意识体,使陈彩云变成了影轩,意识的换主也使形体产生了变化,2米的陈彩云摇身一成变成2米的影轩,符合她高高在上的姿态。

影轩念出召唤魔兽的咒语,她的座骑怪鸟尤卡丹闻到召唤,马上降落在她房间外的宽阔的庭院里。影轩飘身而起,飞出窗户轻盈地落在尤卡丹背上。“到地上去!”影轩轻轻拍了拍尤卡丹扭过来的头吩咐。尤卡丹伸出两只巨大的翅膀稳稳地腾空而去,向天空中那轮火红色的太阳飞去,旋即消失在熊熊的烈焰中。冲出熊熊的烈焰通道,尤卡丹出现在地球蔚蓝的天空,它慢慢地滑翔着,它背上的影轩则在沉思着,像一尊黑金铸成的女神像。尤卡丹是™那个时代的巨兽,它是那个时代的唯一一只变种兽。它和它同代的其他物种格格不入,它全身覆盖着鳞甲状的羽毛,长得一个满是利齿的尖喙,两只锋利的爪子。它的眼睛是看不见的,但却是个热感应器,微小的温差都骗不过它,它那双直竖的耳朵起着蝙蝠耳朵一样的作用,不同的是,尤卡丹左耳发出微波,右耳接收反射回来的微波。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尤卡丹的武器,它从鼻孔中射出超音速的毒液,一滴毒液可以毒死一百只大象,而它的翼尖则暗藏着二十枚骨箭,在危险时它将骨箭射向敌人,骨箭的速度是1倍音速。尤卡丹在影轩时代是不受欢迎的怪兽,在龙的世界它更像一只鸟,一只怪鸟,它长期在高达几万米的高空飞翔,用它尾部那五条长长地长着吸光因子的长尾羽吸收光能,用它的胃中生长着一种将光能转化为身体所需能量的细菌维持生命,直到七千万年前被影轩降服成为影的座骑,或许它就是地球猿人想象中的凤凰的原型。

影轩强迫自己停止纷乱的思绪,默念起吸光咒语,周遭的光线在她发出的巨大吸力作用下,向她集中过去,她贪婪地吸收着光能。空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视觉盲区,挟着风声掠过北京的高空,眼望尤卡丹翼下快速掠过的云层,感受着充满变数的未来,X族的女皇——超级女巫影陷入了沉思冥想中去了。



使者懒洋洋地躺在吴仁用地日台大厦的豪华办公室的真皮沙发上,细细地品尝着红酒。门轻轻地打开,吴仁用提着一个手提箱进来,他把箱子放在使者前面的茶几上,毕恭毕敬地说:“使者先生,这是人吩咐要的东西。”

使者优雅地一笑,“呼”地打开箱子,里面是一支狙击步枪和一套隔热隐形服。他满意地点点头。“好枪!钛合金弹头。麻烦你去准备两套伪装服,最好是美国洛马公司的变色龙伪装服。”他看也不看那套隔热隐形服。

吴仁用本想随便找套普通隐形服交差了事,想不到使者眼光如此犀利,一眼看穿他的应付心态,提出让他为难的要求,一时间让他到哪儿去找还处于保密状态下的变色龙伪装服。他不知所措地呆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还有,给我找一把可以一下把人劈成两半的激光刀,另外,给我办一桌丰富的菜局,要有烤全羊。我会在四点出发,你们的头子,那个讨厌的女巫告诉我今天是个捕狮子的好日子。”使者斜着眼睛若无其事地吩咐着为难地吴仁用。

“是,使者先生。”吴仁用硬着头皮允诺下来,转身往门外走去。使者不忘挖苦说:“吴组长,如果女巫知道你很配合我,她一定会很高兴。如果相反,那你可是真的无人用了”他笑了起来,把吴仁用恼得眼中冒火又无可奈何。

使者是个好享受的人,特别是去干危险活的前夕,他更加需要享受,两个小时后,他便在日台大厦楼顶上的游泳池边大快剁。在吃掉大半只全羊,喝掉几瓶好酒后,他跳下泳池和几位娇艳的美女同浴了半个小时。傍晚四点钟,他心满意足地来到吴仁用的办公室,他的脸上露出幸灾乐祸地微笑。“啧啧,吴组长,怎么受伤了,以后办事要小心点嘛。”

吴仁用忍着怒气哼了一声:“使者先生,这是您要的东西。”他把箱子用力地摔在茶几上。为了箱子里的两套变色龙伪装服,他亲自率领手下乘坐高速声速飞机飞到美国,强行冲入美洛马公司实验窒抢了两套变色龙,损失了十名得力手下,自己也受了重伤。他对使者从箱中拿出激光刀,一根手指则指了指天花板。

吴仁用往上望去时,他的脸突在变成苍白,尿液顺着他的裤管流到昂贵的地毯上。一颗魔法珠正在天花板下缓缓旋转,投射出影轩女皇愤怒的表情。

使者笑了笑,“啧啧,吴组长,祝你好运!”他看了看影轩的影像说:“女皇陛下,我干活去了,你们慢慢聊吧!”走过吴仁用的身边,他不忘低声祝福一句:“祝你好运。”谁都知道,得罪女皇的下场可以用惨不忍睹四字来形容,吴仁用的下场可想而知。

使者驾车到长安街钻石中心门口,一个鼠目獐脑的小个子跑过来帮他打开车子,满面笑容地介绍:“我叫李立,使者先生,是A组新任的组长,一切都为您准备好了。”

“吴组长呢?他还好吗?”使者似笑非笑地问。

“他退休了。”李立心有余悸的说。

使者心里则暗暗佩服影轩对属下的严厉与苛刻,以及干掉下属的高效率,这个女人无论过了多少年,都改变不了杀人魔鬼的本质。

“地洞入口?”使者问。

李立笑说:“在中心经理办公室。”

“舒适吗?有没有空调?”

李立地笑容敛住了,喃喃地说:“还,还可以,不过空调没,没有。”

使者瞪了他一眼,吓了他一个哆嗦。“算了,总不能挖成一个总统套房吧。”他边走边摇摇头。

进入经理办公室,他看见经理被绑在桌腿上惊惶的看着他们。地上流了一大滩尿液,他耸了耸肩,今天看到了两个尿裤子的无胆者,会不会还有第三个呢,萧朝华?哈哈,他忍不住大笑起来。李立也陪笑起来,他皱起眉头看他,他立马刹住,脸上尴尬无比。使者把手中的激光刀塞到李立手中,一字一字地说:“帮我从这劈到这!”他用手从头顶比划到下阴。“干净利落点,宝贝!”

李立抓着激光刀不知所措,使者要他把自己劈成两半,使者到底在卖什么药。

“快!”使者张开两只手,微笑着说:“别怕!宝贝!”

李立一狼心,一刀劈了下去,使者立即变成两半,然而那两半身子竟然原地一转,分别长出另一半身体来。李立目瞪口呆,这难道是魔术?

两个使者分别从箱中拿出一套变色龙伪装服穿上,然后向李立眨了眨眼,一个拿起狙击步枪,一个拿起激光刀,一起钻入地道中去。

使者一个分身钻到了大理石柱的顶端,通过热成像系统,他“看”到了钻石中心大厅的一切动像,柜台就在柱子下方,他把狙击步枪摆好了向下射击的角度。只要萧朝华出现在底下,他只要一扣扳机,“呯”一声,他的整个脑袋就会变成一团四处飞溅的红白之物,就算神仙也无法复活他。

使者另一个分身则沿着V形的地道爬到门口的台阶下面,在那里放着一枚经过改造的火箭,只要他把魔力之手拿到手,便往火箭里一跳,这艘高速飞船,嗖一声飞上天去。萧朝华的卫队再多也只能望天兴吧了。当然,首先得能跳下去。

“使者先生,萧朝华来了,卫东和潘兴号也来了,他们不是省油的灯,还有大约500名卫队和警卫军。”李立的声音低低地从耳机中传出。使者迅速关掉所有电子设备,几乎同时,探测电波将整个中心覆盖。中星警卫军的钛合圆盘侦察战斗器开始穿梭在每一个空间。使者一动也不敢动,拼着命屏住呼吸。一个钛盘围绕着柱子飞行起来,上面的各种各样的探测器发出蜂鸣声,使者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汗珠从他全身各处冒出来,湿透了他的内衫。过了好一会儿,钛盘才沿着柱子往下绕飞而去。在使者有热像仪上,他看见了一只老鼠正在他外面的柱面上,他松了口气,幸好有这只老鼠,否则,这“变色龙”真不管用,他不由暗自责怪起美国那些没用的专家来了。这套系统的隔热效果由于不完美的缘故,一点点热量泄漏了,被钛盘上的探测器侦测到了。

六点二十分,萧朝华进来了,他受了重伤的躯体坐在轮椅上。使者的枪口准准地瞄住他的头脑,正要扣动扳击的瞬间,一声巨响忽然在他耳边响起,一个钛盘直接砍入了柱中间的洞壁,离使者的脖子只有几毫米的距离,闪亮的激光枪口映照着使者的头部。他再次瞄准萧朝华,狠狠地扣下扳击,一枚钛制弹头击破柱面高速击向萧朝华头部。然而,萧朝华却突然跳起来,弹头洞穿他的脑部。使者气愤地一拍手掌,往柱洞跳下,然而,一阵剧痛过后,他与柱子一起变成粉碎。

台阶地道下的使者分身亦感觉到了痛苦,他哆嗦起来。密集地枪炮声在上面响起,显然萧朝华的手下正在摧毁钻石中心。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从上面传来。使者举起激光刀加到最大功率,迅速地割开地面,一跃而起,准确无误地出现在萧朝华的担架之下,伸手到他怀中,抓走装着魔力之手的盒子,落入火箭头部的座舱里,火箭座舱在一瞬间向高空了射出去。然而,事与愿违的是,天空中早有几十面激光盾等着他,使者无奈地把盒子扔出去,“轰”一声,火箭撞成粉碎,使者也变成了血块肉块漫空飞溅,血雾随风。

“使者先生!”站在远处的李立低声惊呼出口。他迅速地转身,跑进一个角落,抛出魔法珠联系上了影轩。“女皇,使者先生牺牲了。”

影轩的影像说:“是吗?别担心这个不死人,他拥有超强地重组和治愈的能力。”

“他已经粉碎了,女皇!”李立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几乎变成粉末的人体还能复原,这不可能。

影轩“哦”了一声,中断联系。李立走出角落,望着熊熊燃烧的钻石中心。



影轩中断了与那个讨厌的打洞老鼠李立的通话,在尤卡丹的背上往下望,在面上灯火闪耀和头上的星空闪烁相辉映,这是个美丽的夜晚,是一个应该令人愉快的夜晚,想到魔力之手又回到身上,她可以发挥庞大能量时,她心情就会十分激动。然而,她仍是感到伤心,莫名的伤心,在潜意识里她甚至不愿找回魔力之手,甚至暗暗祈祷萧朝华能躲过使者的亡命攻击。然而,那是不可能的,刺杀他的是死神的“使者”。



午夜,黑暗笼罩着钻石中心的废墟,寒风吹过凌乱直立的钢筋发出呜呜的声音。李立鼠头鼠脑地从对面街一个屋角闪了出来,左顾右看地朝这边走来,手里拿着一把激光枪。

突然,一团巨大的黑影落在废墟旁边,一条纤细的人影从黑影的背上跃下,来人正是X族女皇影轩。

李立连滚带爬地跑上去跪在地上恭敬地说:“李立叩见女皇坠下。”

影轩连看也不看这个忠诚得像条狗一样的属下。“起来!”

“谢女皇!”李立诚惶诚恐地站起来,正好碰到尤卡丹伸过来的脑袋,它那红色的眼睛吓了李立一个哆嗦。

“使者!别在装死了!”影轩大声地说,手中举起法杖,耀眼的光芒照亮了整片废墟。沉静如死的废墟忽然蠕动了起来,无数个小泥球纷纷滚过来聚集在影轩的身旁,很快它们便组成了个人形泥团,泥团冒出白烟,过了许久形成了个硬硬的泥壳。

影轩解下她那黑色的大披风,泥壳崩裂,面带猥亵微笑的使者赫然重生了,他接过影轩手中用来的披风遮住赤裸的身躯。“怎么样?你满意我的杰作吗?女皇?或者我这副完美健硕的身体,你更满意?”他伸出手,把一个密封的盒子交给了影轩。

“到神殿再说吧。”

看不见影轩的挂着黑色纱巾的脸上表情,她跳上尤卡丹的背上,使者也跳了上去。李立正在犹豫,不知是上好还是不上好。影轩已发话:“李立,你还愣着干什么?”

李立这才跳上尤卡丹的背上,诚惶诚恐地站在一边。尤卡丹振翅飞起,消失在茫茫夜空中。隐隐传来影轩轻蔑地话语:“使者,你这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

还有使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轻浮的笑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