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二 第十六章 (5)

信周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芒巴是连长,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这种情况在金三角很普遍,很多人混不下去了就跑到地方武装里来当兵,为的就是有口饭吃。这也是为什么部队里有许多娃娃兵的原因,家里的孩子多,养活不了,十几岁就让他们当兵了。 奈瑞跑到一匹马旁边,从马背上的包里掏出一个用芭蕉叶包着的糯米粑粑,又拿出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芒巴是连长,其他人也不会说什么。这种情况在金三角很普遍,很多人混不下去了就跑到地方武装里来当兵,为的就是有口饭吃。这也是为什么部队里有许多娃娃兵的原因,家里的孩子多,养活不了,十几岁就让他们当兵了。

奈瑞跑到一匹马旁边,从马背上的包里掏出一个用芭蕉叶包着的糯米粑粑,又拿出一个水壶一起递给铁蛋,然后朝他笑了笑。铁蛋会意地笑了笑,他拿着糯米粑粑边吃边跟着马帮向前走。

接近中午的时候,马帮在一处森林里停下来歇脚。赶马人把马背上的货和鞍子都卸了下来,然后把马拴在路边吃草。

除了负责警戒的士兵,其他人都散坐在地上,点上烟开始喷烟吐雾。

奈瑞趁人不注意朝铁蛋招了一下手,然后两人在卸下来的马鞍边坐下。只见奈瑞从挂在马鞍上的挎包里摸出两支五四手枪和两个压满子弹的弹匣,快速递给铁蛋,然后笑着问:“我叫奈瑞,你叫什么?”

铁蛋把枪插在腰上,把弹匣放在口袋里,说:“我叫铁蛋,我知道你叫奈瑞,刚才听李远程大哥说的。”铁蛋注意到奈瑞带着两支枪,背后是支微型冲锋枪,腰带上挎着一支手枪。奈瑞的手枪比五四式精致很多,但他不知道奈瑞的枪是什么型号。

“嘿嘿……我17岁了,你呢?”奈瑞笑嘻嘻地说。

“比你大两岁,俺19了,你当几年兵了?”

奈瑞伸出手掌,张开五个手指晃了晃,笑了笑没有说话,这个孩子跟铁蛋的性格很相似,不爱说话。

“五年了!”

铁蛋惊愕地张大了嘴巴,用怀疑的口吻问:“你12岁就当兵了?”

奈瑞点点头,笑着说:“我一直跟着连长,他就像大哥一样护着我。”

“你有没有打过仗?”铁蛋感兴趣地问。

“参加过几次,不过都是很小的战斗。”

铁蛋一听来了精神,急忙问:“那打死人没有?我是说打仗的时候,有没有用枪打死过敌人?”

奈瑞不好意思地摇摇头,低声说:“打仗的时候连长总是让我躲在他的身后,不让我冲上去。”

“打仗的时候,你害不害怕?”

“当然害怕了,记得第一次听到枪响,我还吓得尿了裤子……”

哈哈……

两个人都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铁蛋感觉奈瑞很对自己的脾气,不多时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铁蛋跟随马帮第二天下午才到达李远鹏说的那座吊索桥附近,马帮一直是沿着密南江的东岸向前行,密南江是萨尔温江的一条支流,过了江才能进入金三角的南部地区。

金三角的南部地区最早是大毒枭坤沙的控制区。当时的毒品交易主要集中在泰国边境,大量毒品从中南半岛的几个国家流通到西方,坤沙便一直控制着毒品的主要交易区。那时,这些山林间的小路上,每到鸦片收获的季节,就会出现大大小小的马帮,这些马帮都是坤沙派出来收购鸦片膏的,坤沙自己就有上百队收购鸦片的马帮。坤沙投降后,他的两万多人并没有都随着他一起走,其中有几个手下把他原来的地盘分割了,形成几股实力雄厚的地方武装,依然占据着金三角的南部地区。

后来,随着国际禁毒组织加大了对毒品的打击力度,金三角的毒品交易也转入到地下,运送毒品的马帮也逐渐销声匿迹了。像现在铁蛋跟随的马帮,在当地也不多见了。

铁蛋虽然是第一次来这里,但是他强烈地预感到距离吊索桥很近了。铁蛋的心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他不时地向前张望,手也有意无意地摸着腰上的枪。

突然,从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仿佛打了一个沉闷的巨雷,铁蛋知道这是前面的吊索桥被炸毁了。这也是行动即将开始的信号,随着爆炸声的响起铁蛋的心也突突地跳了起来。

不多时,携带无线电台的士兵就向芒巴报告:前面探路的人马已经过江,过江不久吊索桥就被破坏了,探路的人马通知他们加强警戒,赶紧绕道前进。

这队马帮里不仅有芒巴的警卫连,还有吴木诺的副官。副官带着十几个士兵,他们都是吴木诺的亲信。

芒巴的任务是护送货物安全到达目的地,吴木诺的副官负责进行海洛因的交易。两人的任务虽然不同,但是遇到突发事件后,芒巴还是主动地跟副官商量。

还没等芒巴去找副官,副官就带着两个人匆忙跑过来,焦急地说:“芒巴连长,听说过江的桥被炸毁了,是不是有人想打货的主意?”

“很有可能,否则事情不会这么凑巧。早不炸,晚不炸,等我们接近时炸毁了吊索桥。”芒巴肯定地说。

副官束手无策地问:“那该怎么办?咱们是不是撤回去?”

芒巴看了一眼手表,说:“现在离天黑只有三个多小时,如果向回撤退,肯定要在森林里过夜,那样更危险。”

“那你说该怎么办?密南江过不去,向回撤退又不行,怎么办?”副官心慌意乱地说。

芒巴让奈瑞拿出地图,仔细查看后,说:“江的下游还有一座桥,距离这里不到20公里。我看应该赶紧通知已经过江的人马,火速赶过去控制下游的桥,然后咱们从前面的山谷穿过去,从那座桥过江,你看怎么样?”

“只好如此了,你命令士兵加强警戒,绝对不能让货出一点问题,否则咱们俩的小命都不保。”

副官说完刚准备离开,忽然看到站在奈瑞身边的铁蛋,他好奇地打量了铁蛋一眼,问芒巴:“这个人我怎么看着眼生,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芒巴急忙说:“哦,我朋友的一个孩子,来的时间不长,所以副官看着眼生。”

副官的问话让铁蛋心里吃了一惊,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双手禁不住颤动了一下,随时准备拔枪。

副官没有再说什么,转身离开。铁蛋暗说好险,要是被副官看出破绽来就麻烦了,在这里动手很难控制局势。

一百多米长的马帮队伍,像一条巨蟒扭动着进入山谷中。因为已经接近傍晚,阳光照不到山谷里,谷底里有些阴暗,气温也骤降了好几度,让人感觉脊梁骨发凉。

铁蛋知道进入山谷后就要动手了,他边走边偷偷地拔出手枪,并把枪管夹在臂膀下轻轻地推动套管将子弹上膛,然后将两只枪用胳膊夹着,随时准备出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