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南宁“骗婚门”如何演变成“造假门”的?

aaddhh 收藏 0 750
导读:广西南宁“骗婚门”如何演变成“造假门”的?

广西南宁“骗婚门”如何演变成“造假门”的?





核心阅读:随着写“香艳日记”的烟草局长韩峰的落马,广西南宁市一起“骗婚门”案件浮出水面。日前,这起“骗婚门”的案件的受害人梁俐珍,专门来找记者投诉,其称,自己的问题,在广西解决不了,只能求助于各地的新闻媒体帮她呼吁,追究丈夫杨剑波的刑事责任以及相关办案人员渎职行为。据调查,梁俐珍被“骗婚”后,五年无缘无故流产七次,被广西医学院肿瘤医院做科室副主任的“丈夫”杨剑波,殴打成为轻伤。


梁俐珍向记者展示了由广西南宁市青区公安局河堤派出所委托的专业部门,2008年5月30日做出的《伤情鉴定书》。此鉴定证实,梁俐珍的头部损伤和肢体损伤均鉴定为轻伤。就在梁俐珍请求公安机关追究杨剑波刑事责任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南市宁青秀区公安分局,意外地拿出了一份了由派出所自己开据的“轻微伤证明”。依据这份存在瑕疵的证明,梁俐珍的案子被托了下来。梁俐珍在多次上访无果的情况下,她对记者哭述称,现在自己筋疲力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骗局,骗局.....


2003年6月18日,刚刚走出因车祸而去世的前夫带来的痛苦的阴影。经人介绍,他认识了杨剑波。那时,梁俐珍在柳州一家公司任CEO。据梁俐珍介绍,自己那时就是想有一个孩子。因此,她告诉杨剑波要生个小孩,当时,杨剑波一口承诺下来。为了生这个孩子,梁俐珍不仅此去了自己总经理的职务,还自己拿钱在南宁买了一套近百万的住宅,供自己和杨剑波生活。


梁俐珍称,杨建波是一个医生,离婚后,还供养着一个女儿,不会有多少钱来置办家庭的生活用具。既然结婚了,也就没有在意,这些婚前财产是谁的。自己并没有去做婚前的财产的公证。


原本梁俐珍对自己再婚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就是想有个小孩子后,把日子过好。梁俐珍称,自己结婚后两个月就怀孕了。可是,就在梁俐珍怀孕后,不久,杨剑波变脸了。不仅时常的对自己拳打脚踢,更可恶的是,有一次,杨剑波掐住梁俐珍脖子,致使她窒息,最后,送到医院才抢救过来。还有一次,杨剑波举起家里的红木家俱,向杨利珍砸去,如果不是她躲的及时,连命也不住了。梁俐珍称,她与杨剑波结婚以来,梁俐珍都有些不知道被杨剑波打过她几次。她说,真的,挨了几次打自己真的记不住了。


结婚五年怀孕了七次,七次都流产了。梁俐珍介绍说,每次怀孕后自己都去医院建档,由医生定期进行检查,自己已经是高龄产妇,在这方面特别注意。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怀孕后不久,孩子就流掉了。而做为孩子的父亲,却不关心这些。


她说“我婚后两个月不到就怀上了他的儿子,但在胎儿不到六个月就莫名其妙地流产了,早上我突然腹部剧烈疼痛,怎么打电话他都不接,但我打给他的朋友,朋友再打给他时,他却立即接了电话,羊水破了,无法保住小孩,看到我不要自己的命都要保小孩的疯狂状态的我,手术医生跟杨说:‘杨医生,你老婆喊成这样都要保小孩,以后她肯定还要小孩,这么大的还会流产,真不好理解,你赶紧对胎儿化验一下看是什么原因流产的;但真正不好理解的是,身为医生的他做为我的丈夫,医生不提醒他都应该知道要找流产原因,更何况还有医生提醒,但他却没有做


梁俐珍说,在2008年10月16日离婚官司一审开庭过程中,我突然插话问杨: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怀了快6个月了,为什么会毫无征兆地流产?医生都叫你去做胎儿流产原因的化验,你为什么不做?让梁俐珍没有想到是,当时杨剑波竟然说:我再婚是不想要小孩的,我不可能给你要小孩。梁俐就说,你不给我要小孩,你跟我结婚干什么?杨当场无言以答。说到这儿梁俐珍拿出了律师的证验。


就在我不知道他是怎么都不可能给我要小孩的状况下,我五年间流产了七次之多,我一次次地要小孩,却一次次地流产,至今我都没有实现做母亲的愿望。


人性破灭,杨剑波施暴升级了


2006年的一天,杨剑波故意将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不可能跟分来的同科室女护士,发生男女关系。用杨剑波的话,那女的其丑无比,个子只有1.47米。梁俐珍认为,杨剑波这样做就是为了刺激一下梁俐珍。因为,杨剑波把那个女护士认作了干女儿,为了证明杨剑波的和自己所谓的干女儿有不正当男女关系,梁俐珍向记者展示了,女护士给自己写的保证书,说以为不再和杨剑波来往等等。


梁俐珍然自己用证据证明了杨剑波有”*”,但杨建波仍然没有悔改之意。甚至将“家庭暴力”升级了。


从2006年下半年后,杨剑波就没有借口对梁俐珍实施无的端遭受他的家庭暴力。尤其是2007年后暴力更是不断升级和频繁,一年竟被他殴打八次之多,曾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多次报警,当地警方只出过一次警,再被打报警,警察就不理了。由于暴力得不到遏制,殴打程度不断升级,在2008年4 月29 日他终于把我打成轻伤,其他轻微伤,没有伤情鉴定的不计其数。


据梁俐珍称,2008年4 月29 日中午,在竹溪路新兴苑家中我又一次毫无事端起因的被他殴打(5月2日他发给我的手机短信:“每天到家看到地上的一切,想不起为什么了,但不管怎样在此说声对不起”)。


那天,我叫他吃饭却被他莫名其妙的挥拳猛捶过来,我看到他又象过去一样会把我往死里打后,赶紧往门外跑,将门打开时被他拽回,他将我摔在地上,头被撞到地面上,他骑在我身上,用手抓着我的头往地上撞,我被撞晕过去,等我醒后全身都痛,已被他打得遍体鳞伤,见他靠座在红木沙发的扶手上喘着气。


这时,他见我醒来,又要上来打我,我赶**出裤袋里的小灵通打110求救,被他冲上来抢夺下来,取下穿着的木屐用力砸小灵通,在他砸小灵通的时候,我爬向座机报警,已拨通110,但被他将我踢开,抢夺话筒,把话线扯断,将座机狠狠地砸在地面上,还不断地踢我,在他砸座机的时候,我赶紧跑向餐桌,绕的餐桌跑躲避他的殴打,他也绕着餐桌追我,见我不停下来给他打,他居然抓起餐桌上装满酒的酒瓶砸我,又举起所有的红木餐椅砸我,酒瓶被砸得粉碎,红木椅也都摔折了腿,我被红木椅挡住了逃路,他捡起断了的红木椅腿往我身上打。


我被他打得死去活来,后来他的手机响了,在他跟别人通电话时,我拉开了阳台拉闸门,站在阳台曝光处躲避被他的殴打,在他再度打电话时给他科室主任说他不去上班时,我害怕他请假都要继续打我,我乘机打开房门跑到楼梯处哭喊着报了警。


警察听到我的哭救声很快到了案发现场,当即向杨剑波核证了我被打晕、遍体鳞伤和案发现场所有被他使用过的凶器都是他所为,民警以最快的速度问完情况后,立即主动将我送到附近医院进行救治,看完门诊后,民警要对我做笔录,但由于我的呕吐而无法进行,民警又把我送回医院进行住院治疗,晚上到我病床前完成了笔录。在笔录上我明确要求公安机关依法追究,出警民警又拿来伤情鉴定委托书说法医会来验伤作鉴定的,这一天民警的工作有序而高效,法律程序清晰明了。


拖延,拖延,河堤派出所说证据没了


“我由衷地感谢这两位河堤派出所民警解救了我,还迅速送我去救治”。梁俐珍告诉记者。可是,后来这个简单的家庭就暴力变得复杂起来,派出所说好法医会来验伤作鉴定的,可是一天天地过去了,我一天天地催,派出所就是不理,不得已我将派出所不作为的行为告到督察。


杨建波知道我告到督察那又对我进行暴力,还拿菜刀来劈我,结果菜刀被他飞到墙上,幸亏我躲闪及时,至今墙上还留有刀印,他疯狂地叫嚷着,你告到哪都没用,你死,警察都不会管你,我赶紧报警求救,警察就是不理,验证了杨说的话。


5月的前半个月中,我在用的手提电脑也被他砸烂了,家里墙面上留满了他用东西砸我印记,这一切派出所都不再理睬,之后在7、8月份在东方明珠、南湖派出所辖域内被杨剑波无数次殴打,也没有人理。


青秀分局局领导接访时也没对我诉说的多次被暴力做过任何处理交代,对杨剑波采取过任何措施。我又将被杨打警察不出警的事告到督察,但杨还是继续打我。


我告一次,他打几次。鉴定的事经督察再三敦促,半个月后派出所的人才带法医到医院,在拍伤情照片时法医故意对我已淡化的伤不做记录和见证,人为缩小伤情面积,头部的肿块也不取证(因为伤情面积越大,杨的责任约重),敷衍了事地拍过照后迟迟不做鉴定,在2008年5月下旬,督察再对法医进行敦促后,法医才决定将鉴定送到民族医院,这样由民族医院受派出所委托作出了“头部损伤和肢体损伤分别鉴定为轻伤”的鉴定结论。


阴谋,他们为何要对我的伤情做重新鉴定?


鉴定做出了后,我无数次追踪派出所依法追究杨的刑事责任,但他们根本就不答理我,我又投诉到督察,督察又多次敦促派出所,但派出所还是不予理睬,我再催督察后,督察无奈地告诉我他无能无力了,让我走别的程序吧,就这么一个小小案件,该督察从5月催到7月,就是推动不了。


后来,河堤派出所换领导了,我以为会有新的希望,我又继续催促办案,可还是被不理睬,我拿出国家七部委对家庭暴力的规定文件给他们要求维权,可还是被他们置之不理。


无奈之下,2008年10月我将派出所的渎职、不作为的行为告到青秀分局,一个月过去了,派出所还是不理


2008年10月底,我将河堤派出所拖案不办的行,为告到南宁市政法委,得到了刘副书记的接访和交办。


2008年11月19日,我将河堤派出所的行为书面呈递南宁市政法委督察室,之后才从督察室处知道,派出所借口说对杨的现场笔录没做、出警记录也没及时做、案发现场证据没取,无法办案才拖案的。


“这太太荒唐了”,梁在俐珍说,“现场,杨都承认打我的行为了,况且,在2008年5月至7月我向督察投诉间,明明派出所就说他们该做的都做了,案发半个月后派出所的干警带法医到医院看我时也说派出所该做的都做了,就等伤情鉴定了,如果伤情鉴定达到轻伤以上杨就逃不掉了。显然现场他承认打我的笔录和出警记录、以及现场证据不见了,被藏匿了,我上访追踪到现在,没有一个部门对这个问题真相对我做出答复。公安隐匿案卷证据,是什么性质的行为?案卷证据被隐匿了,他们却骗我和外界说是没有做,这可是天天出警的警察滚瓜烂熟的程序呀,怎么可能没有做?否则出警的民警怎么交班?怎么保公职?


2008年5月8日,我投诉到南宁市局督察支队后,分管该片的督察要求河堤派出所要从速依法办案,派出所还是无动于衷,其动机再没有任何的借口都无法掩盖了,这难道不是叫故意不作为和渎职吗?更可悲的是,我之后越是维权,他们帮得越离谱,杨的气焰越嚣张


由于南宁市政法委的过问,派出所赶紧对杨补做笔录,补做出警记录,但这些与案发现场的事实完全不同了,杨不承认打我了,派出所就以杨不承认打我为由继续搪塞南宁市政法委和青秀分局,说我不可能叫杨剑波再把你打成那样,将程序做一遍,言下之意案件是不可能办下去了。


在2008年冬至的那天,派出所原出警民警之一的姓黄的警官把我叫到派出所,说只要我愿意接受杨剑波的一点赔偿,他们可以叫杨剑波向我赔礼道歉,我当场反驳他,你们不是说杨不承认打我吗?他说你同意他的条件他才好向你道歉呀,我说显然派出所是明知他打我的,也是知道怎么让他承认打我的,只是我不屈从派出所的条件和杨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案件就得不到查证。


派出所要帮杨剑波脱逃罪责的目的无法改变后,我于2008年12月向青秀公安分局正式上访,2009年1月14日青秀公安分局补发给了我《公安机关受理信访事项告知单》(附件6),告之我该案从河堤派出所交到刑侦大队河堤中队办理。


2009年1月8日,我接到了号码是6109282打来叫我把我手头上所有资料带给办案民警。第二天我到刑侦大队见到了两位警官,将手上所有资料摆桌上任他们挑选,如果拿的是原件,要他们出签收手续给我。


在他们挑资料前我请求他们听我讲述案情,并希望他们做笔录,但他们只同意听我讲,我讲的过程他们是心不在焉的,当他们把要的资料拿到手后,动作和速度以及精神头就大不一样了,已经到了下班时间,我被叫到青秀分局说是开拿我的资料的回执单给我,我赶到青秀分局,办案民警叫我在一个单据上签字,并将其中一联给了我。说你可以走了,我边走边看,这并不是说收到原件的回执证明,而是一份诱骗我签字同意对方重新做伤情鉴定的通知书南公青秀鉴通字[2009]014号《鉴定结论通知书》。


我马上回头拦住正开车离开青秀分局办案民警的车,询问给我这份回执和拿我手头上的病历资料等的真正目的是不是给对方做重新鉴定,他们不得不承认是这样,见阴谋被我识破,他们慌忙将拿我的原件还回给我,当时我向该分局信访科和分管信访的王副政委了解办案民警的工作证实都是分局领导开会布置做的。


笑话,“轻微伤证明”是哪来的?


几年来,南宁市青秀区公安分局通过接访、开会等表面形式,换了两拨办案人员,立案前换了三拨办案人员,现在不知换到第几拨了?,这让梁俐珍有些纳闷。


是在暗地里为杨的刑事责任开脱?梁俐珍称,在青秀分局在违反办案程序的《鉴定结论通知书》,他们竟然,欺骗我同意做一份假的轻微伤的鉴定,来取代原有对杨要负刑事责任的轻伤鉴定,因为当时案件并没有立案,使用《鉴定结论通知书》必须是在立案以后,一般是到了法院以后,如果当时立了案,是必须对杨采取措施的,这显然对要袒护杨的公安不会做的,但如果不弄出一份为杨开脱的鉴定结论出来,案件就必须依照原有的轻伤结论答复上访人的我和必须对杨采取措施,此事充分表现了青秀分局在袒护施暴者,在枉法办案。


当我向办案人请求既然公安已做了《鉴定结论通知书》这项工作,就应该完成前面的立案工作,但他们并不表态会依法办案,还对我请求应该对出警民警做出警情况问话调查、医院医生见证我伤情情况和案发后的情况调查,以将我的伤情状况证据固定于案卷中,但他们却只强调领导叫今天做什么就做什么,明天不交代的就不做,看到案件还是不能公正办理,我不得不将办案人员的违反程序的行为禀告青秀分局信访科和分管信访的王副政委、市局督察支队许中队长和马警官,市局纪检组王义书记(总督察长),但他们听而不理,任由青秀分局如此办案。此时我再向南宁市政法委反映办案部门的这些问题已被督察室张科长以不对当事人而拒绝了。


2009年2月10日,面对青秀公安分局的不公道做法,我不得不在南宁市公安局局长接待日向市局上访,希望采取措施查办案件,陈副局长做了批示。尽管有了市局的监督,在重新鉴定阴谋失败后,我再怎么找都见不到办案人员了,也看不到案件有何进


2009年2月20日上午,我将书写好的报告找到市公安局纪检王义书记,投诉了青秀分局不作为、渎职行为,王书记亲自打电话到青秀分局过问此事,并将我的报告转到市局督察部门处理,青秀分局“罢工”的状态才有了突然的转变,分管信访的王副政委接访了我,信访科态度和善起来。但没过几天,这些态度又变了。别人分析说,我投诉到哪,杨的关系工作就做到哪。


2009年2月21日,杨剑波频繁地主动约我解决问题。但是2月23日,杨为把我镇住,再次在公众场所对我施暴,我报110后,滨湖派出所来了三个人,一领头的民警将我叫出房间,独自一人与杨剑波谈话的不正常办案现象又出现了,之后又是杨剑波不承认打我的版本出台,至今在有证人看到杨剑波打我的情况下,杨剑波也未受到任何处理,此次打人事件又被不了了之。


2009年2月24日,我再次向南宁市公安局上访,为避免二次重访的记录,信访处安排青秀公安分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接访我,当我请教当事人报案后公安部门处理案件的应知应会的程序和工作时,该副分局长明确表态说河堤所的工作缺失是渎职,表示一定依法办案,认真处理渎职行为,之后办案民警又换了两个,共换了三拨办案民警,见过第三波办案民警一次后,第一次见办案民警时我反映的案情问题他们说那天时间不够,过几天再了解,但案件还是没有进展,我之后依然见不到办案民警,该案阻力重重。


2009年3月16日,我收到了青秀公安分局的南公(青秀)F450103200902003《公安机关处理信访事项答复意见书》,称河堤派出所仅存在工作瑕疵而不是我投诉的渎职行为。我当即将不作为的各项事实逐条询问信访科黎科长,她一条都不敢做出解答,上面的事实摆明办案部门的行为能叫工作瑕疵吗?


2009年3月19日,在我连续追踪下,我得到了第三拨办案民警给我的南公青秀不立案字[2009]002号《不予立案通知书》,当我追问不予立案的理由时,办案民警吞吞吐吐不愿讲,在我坚决请求下,主办办案人员才打电话请示,他们才说伤情是轻微伤而不是轻伤,我非常诧异,一定要看依据时,主办办案人员才拿出由青秀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盖章的《检验证明》,我大吃一惊,这份对我做的所谓轻微伤的《检验证明》我居然不知道,在追踪案件这么久也从未听任何人讲过,我当即问另一办案民警,问他看过案倦吗?他说当然看过,而且不止一次看,办案怎么能不看案卷?我问他在案倦里见到过这份《检验证明》吗?他说没有见过。


猫腻暴露,试想南宁警察怎么解释


对此,据律师解释,指作为公安部门的鉴定程序,办案部门必须出具《伤情鉴定委托书》给鉴定部门,而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刑侦大队作为鉴定部门,没有《伤情鉴定委托书》,既然没有委托,又何来鉴定?而真实的鉴定委托书是已经鉴定出轻伤的那份;


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刑侦大队根本没有鉴定资质,不是鉴定机构,根本没有资格出具鉴定意见,也没有权利出这种证明,这些法律常识办案单位怎么会不懂?可想办案部门乱办案到什么程度;该《检验证明》是2009年3月初出具的,时间被倒签在2008年5月18日,对原件做形成时间鉴定,就可以证明《检验证明》是伪证;


2009年3月,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刑侦大队早已被撤销,存在的是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刑侦一大队和南宁市公安局青秀刑侦二大队,这份《检验证明》的公章是被当时违章刻出来的无效章(国家对公章管理有相关规定),用无效章盖出的证明显然是无效的。


梁我从追派出俐珍称,我从派出所、到追督察、到追法医、到各上级部门追案件,做为被鉴定人的我从来都不知到有这份《检验证明》,也没有人告诉过我有这份《检验证明》,荒唐至极。《检验证明》的落款日期被落到2008年5月18日,而医院作出的病情诊断是在2008年5月20日,《检验证明》即可以不对被鉴定人做,也可以不要医院的依据做,这样的《检验证明》的来由如此不正当,难道不是伪证吗?


梁俐珍称,做为办案人员,在青秀分局给我《不予立案通知书》时,都没有见到过这份以“历时一年”的证据的事实不是可以证明这一年该《检验证明》根本不存在。我在领取《不予立案通知书》时就问过该办案人员。如果该《检验证明》在2008年5月18日就存在,为什么公安部门不以此结案?对杨进行治安处罚?还让我追索至今?就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杨凌驾在法律之上了。如果该《检验证明》在2008年5月18日就存在,市局张督察队长在我重复投诉敦促派出所时,派出所不会不告诉张督察,张督察可以证明这份《检验证明》当时根本不存在。在2008年5月份我追踪鉴定时,在2008年5月20日后,督察还过问鉴定为什么不进行之事,当时就没有这份《检验证明》,若有,为什么他们还在向督察解释鉴定未作的原因呀?


从上面办案部门袒护杨的行为不难看出,办案人员和办案部门决对不可能在有一份对杨不够上刑事责任的鉴定书后,又去做一份对杨不利的要杨负刑事责任的轻伤鉴定出来。《检验证明》没有鉴定人签名,没有鉴定书和鉴定步骤要件内容,显然是因为没有做这些工作而无法书写,所以《检验证明》是不实之证//////////////////////////////////////////////////


《检验证明》的出自时间被倒签在2008年5月18日,而医院住院病情诊断(附件14)、病情简介等应作为鉴定依据的送检必备资料都是在2008年5月18日后开出的,而我本人也不知道法医有过鉴定,显然《检验证明》是凭空捏造的,假得一无所据。公安局上上下下的人在我追问《检验证明》的真伪时,都说公安部门有权利对伤情作出鉴定,可事实上公安部门虽说有权利做,但在当时没有做,在玩忽职守,就象我被打了报警了,但公安部门拖案不办一样。


如果该《检验证明》在2008年5月18日就存在,为什么南宁市政法委、青秀分局、南宁市公安局信访处和督察和纪检都是我上访的部门,他们在向派出所了解此案时,派出所不会不告诉他们。如果该《检验证明》在2008年5月18日就存在,我就不可能上访其他的问题而单单不上访这份违背事实、对我不利的《检验证明》。


本来做鉴定,是什么伤就是什么伤,比如2009年2月23日我再度被杨殴打,法医当时鉴定是轻微伤,所以就直接写轻微伤,而不可能写不是轻伤或不是重伤,而《检验证明》却不是直写,显然是不符合规范和常规的,明显是针对由派出所委托做出的“轻伤”《鉴定书》来制的,既然是针对原“轻伤”《鉴定书》而来的,而“轻伤”《鉴定书》出自时间是2008年5月30日,《检验证明》却出自“2008年5月18日”, 《检验证明》在“轻伤”《鉴定书》之前,破绽再明显不过了。在这个时候,法医的工作职责是鉴定而不是检验,这种严谨的科学工作竟被青秀分局如此儿戏,令人毛骨悚然,公安机关的公信力竟然被他们如此地显现。


退一万步,如果这份书写于2008年5月18日的所谓轻微伤的《检验证明》存在,那杨剑波也够得上治安处罚被关15天呀,可为什么至今也未见杨剑波受到任何处罚?应为要对杨的暴力行为进行处理,当时没有这份《检验证明》的依据存在呀,而要处理就必须是按轻伤鉴定结论来处理,这是袒护杨的办案部门所不可能做的。2009年2月,我在向为派出所作出轻伤鉴定结论的民族医院了解 整个鉴定过程情况,得知在2009年3月27日,青秀公安分局三名同志到民族医院复印了我的门诊病历和江滨医院的诊断证明书(附件16:《关于梁俐珍伤情鉴定经过的说明》)证明,《检验证明》伪证制造出来以后,用来做检验的什么依据材料都没有,他们赶紧事后到有这些资料的民族医院去取,真是假的就是假的,真是漏洞百出呀。如果当时《检验证明》确实是存在,做检验的依据材料就应该存在在检验部门当中,青秀分局就没有必要驱车派人地跑到民族医院去取。太荒唐了。


强奸,还是恶意......


2008年9月,杨剑波起诉离婚案在一审期间,我不幸又怀上了他的小孩,作为医生的他知道后并没有从道义给我照顾,不但不撤诉,反而变本加厉的摧残我,亲自雇黑车追撵我的车,在双拥路南湖段企图制造交通事故,幸亏我踩刹车够力而且及时。之后他又多次砸我的住处的门,逼我开门要进屋摧残我,我宁死不开。


在2008年9月9日17:34分发来短信恐吓我,扬言要砸门,杨剑波的淫威在法律和道义面前倍加嚣张,他仍不撤诉,并用尽关系促使城区法院对他的有力判决,直到二审法院驳回了他的起诉,在二审法院为此开庭的时候,也就是2009年3月26日,杨剑波叫来了两名滨湖派出所的民警闯进法庭指着对我进行威胁,当场被法官轰出了法庭,公权私用的民警闯法庭之事,我层层反映,却无人处理,之后两民警到现在也没找过我,他们的目的已显而易见了。


2009年3月17日,我不服青秀分局作出办案人员存在的上述问题是工作瑕疵的结论的信访处理的意见,上访到市局信访处。因为办案部门的上述行为显然是不可能用工作瑕疵来结论的。


2009年5月28日,我无可奈何地只有又向南宁市公安局纪检委、督察支队、公安厅信访处进行了又一次投诉《为什么办案部门受案后的不作为尤其是制造伪证的行为始终得不到查处》,我这一投诉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2009年6月11日,我将《为什么办案部门受案后的不作为尤其是制造伪证的行为始终得不到查处》投诉到了公安厅督察总队。


从2009年4月至今,我将上述南宁市公安部门的问题投诉到公安厅督察总队和厅纪检委,不下百遍的反映和追索,办案部门还继续洗案,我反映的问题还是没有人对我做调查笔录,我的整个过程在我递交给这些部门的报告中(见报告)得到证明,办案部门为什么敢于执法犯法了。


从2008年5月我投诉办案部门的问题到督查后到现在,凡对施暴者不利的问题都没有得到查处,闯入法庭对我进行威胁的民警事件第二天之后我都无数次反映给了上述提到过的所有部门,但至今没有任何部门理睬;我在2009年2月23日再度被杨暴力,报警后离奇的事又发生了,滨湖派出所接110警后到了现场,一警察居然将在现场的我叫出来,然后独自关着门一人和施暴者统一口径,结果该案到现在也没出来。还有这样离奇的公安与杨默契配合的事不胜枚举。这帮公安到底是维护一方平安的警察,还是把持一方的土匪!当警察成土匪是什么状况?人民还能安居乐业吗?我现在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民不聊生。太可怕了。南宁作为东盟经济圈的中心,其法制状况竟成如此,令人毛骨悚然,这到底是谁的天下!谁给他们这样的权利?


寻求正义,一定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公安部门所有接触过我的人都清楚我只是真心希望杨剑波尊重妻子的人权,不做非分之事,要知恩图报,做有血性人情的人,尤其是面对家人亲情上,如果他能认识自己的错误和过分,是没有什么必要进行处置的,我完全是在用正当方式在拉他,依照七部委的《关于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的若干意见》的规定来维护人权和权益,同时希望能争取做到少一份邪恶多一份和谐。但办案部门没有用正道拉他,所有的行为完全与七部委的规定背道而驰,故意利用他的邪来图谋私利,毁了他也毁了我的家庭,更违背了公安维护社会平安和谐的天职。我始终认为即便是离了婚,我也希望他能从善从德,善待他人。


办案部门上述不作为、渎职、枉法、制造伪证的办案行径是在2008年5月8日之后在层层的上级部门的督察、监督、过问“查办”下进行的,伪证一再得到肯定。如果犯罪者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如果善良的公民在南宁得不到法律的保护,那么,是不是逼着我上访到公安部、最高检、中纪委;发布到中央、全国媒体上,也不能得到纠正呢?


如其生命在黑恶势力的糟蹋蹂躏中如在地狱一般,不如拼着闯开一片亮的天!至少“党和政府”还依旧是要为了“人民”的!


最后,梁俐珍对记者,无论如何,我必须要一个说法,一个公正的说法!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另外,记者将继续关注事态的发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