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警官员和富商赌球成阶下囚 被庄家剥净欠债千万

怀念风情 收藏 0 78
导读:法警官员和富商赌球成阶下囚 被庄家剥净欠债千万

如果不是迷恋赌球,姜魏、翟鸣、杨军民3人此前的人生应该是成功而令人羡慕的。姜魏曾是郑州一法院的执行法警,翟鸣曾是郑州市某办事处副主任,杨军民则曾是郑州一知名汽车销售公司的董事长。而今,他们身穿囚服,身处同一所监狱,开始度过漫长的刑期。


3月14日,在省第一监狱,记者对3名服刑犯人进行了采访。采访结束后,他们拉着记者的手说:“我们其实是可以拒绝采访的,但我们最终接受了。不为别的,就是希望我们能够成为一个典型的反面教材,用我们的真实经历,去告诫那些正在参与赌球的人,早点放手!”


莫名其妙赢了两万八法警迷上赌球难自拔


衣着从英武警服到暗灰囚衣,姜魏的人生画上了重重的一个惊叹号。


采访姜魏这样的服刑犯人很难,不但要经过有关部门的审批,还需他本人同意。而让记者意外的是,姜魏很痛快地答应接受记者的采访。


姜魏今年44岁,曾有过5年的军旅生活。1988年,姜魏成为郑州市一基层法院的执行法警。除从事法院执行工作外,姜还在郑州开了一家洗浴中心,每天的收入在2万元左右。


和普通人相比,姜属于那种令人羡慕的成功人士。但去年,姜却因深陷赌球而挪用公款被判处有期徒刑18年。


面对漫长的铁窗生涯,姜深深感到赌球的危害。姜魏告诉记者,事实上,此前他并不喜欢足球。大概是2006年,有个很熟的朋友,整天拉着他吃饭、洗澡。一次吃饭期间,朋友劝他押球玩,说现在很多人都玩这个,其实玩法很简单,就是猜某个队会输还是会赢,谁先进球等,押球不要钱,庄家还给垫钱。


既然不用交钱,在朋友的盛情相邀下,姜魏稀里糊涂地押了一次。随后,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谁知第二天,这个朋友打电话说让他去领钱,前一天押的球押对了,挣了2.8万元。


随便一押就挣几万元,这让姜魏很兴奋。朋友再次邀他玩,他便开始跃跃欲试,连着几天下来,他又赢了一些钱,这让他更加胆大。但几天后,他的霉运来了,不仅将赢的钱都输了进去,还多输了1.5万元。


为了将输的钱再挣回来,姜魏头脑开始发热,加大筹码赌球,但此后他几乎很少赢钱。半年过去,他输了20多万元。


那段时间,几乎每天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4点钟,姜魏都在澡堂中度过,这不仅影响了他的洗浴中心的生意,还影响了他的家庭生活和工作。


后来,姜魏的洗浴中心因各种原因被关闭,他挣的钱也几乎全部输在了赌球上,还欠了一屁股债,妻子也因此跟他离婚。


为了还赌债,姜魏开始挪用执行款。据姜透露,他在执行案件时,会将一些大宗执行款存进自己的银行卡,最多时自己的卡上会有六七百万元。为了缓解赌债压力,他先后挪用了90多万元执行款。


因涉嫌挪用公款罪,法院一审判处姜魏有期徒刑18年。


被“朋友”拉下水,办事处副主任欠下210万


与姜魏一样,郑州市某办事处原副主任翟鸣也是被好友拉下水的。


翟鸣今年刚刚34岁,原本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工作积极上进,年纪轻轻就当上了科级干部。


2003年春节过后的一天,一个既是领导又是朋友的人约他去玩。在某洗浴中心的包间内,翟鸣第一次接触到了赌球。


次日是礼拜天,朋友再次约翟鸣到那家洗浴中心玩。洗完澡后,看着电视上的球赛,朋友对翟鸣说:“咱俩也玩玩,你替我当家,输赢咱各一半,咋样?”


经不住朋友的劝说,翟鸣答应试试,第一场他下注1000元,赢了800元,接着又赌了几场,结果总共赢了5300元,两人各自分得2600多元。


尝到甜头的翟鸣此后每周末必到洗浴中心赌球,一个月赢了3万元。随后,越赌越大,赢得最多的一次有40万元。


但好景不长,随后的几个月,翟鸣屡赌屡输,最多的一次输了70多万元。


翟鸣像着了魔似的屡输屡赌,并且由每个周末赌球变为哪天有比赛哪天赌,投注方式也由在洗浴中心投注变为打电话投注、网上投注,投注数额也由每场一两千元发展到每场二三十万元。结果,他很快便欠下了巨额赌债,其中有欠庄家的,也有欠亲友的。


因为赌球,翟鸣欠下了210万元债务;因为赌球,他利用职务便利,索取他人贿赂30万元,挪用公款8.6万元。法院最终以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判处翟鸣有期徒刑13年。


和姜魏、翟鸣不同的是,杨军民并不愿将自己的案子同赌球联系在一起。判决书显示,杨军民将骗来的巨额财产用于赌博。


姜魏对杨军民的赌博行径很了解,二人曾多次“同台竞技”。杨军民曾经开了一个大型汽车销售公司,资产上千万元。陷入赌球后,他先后输掉2000多万元。


为填补赌球造成的巨额资金黑洞,在没有真实货物交易的情况下,杨用虚构的汽车购销合同,与银行签订协议,并用伪造的汽车合格证提供质押担保,用借款作为承兑保证金,使用私刻的财务章骗取银行巨额资金,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500万元。


因涉嫌贷款诈骗罪,杨军民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高智商投资”,不过是庄家精心设的局


“如果你没有赌球这个渠道,你一辈子都不会染指赌球。涉入这个渠道的人,大多数是被‘朋友’拉下水的。而涉入赌球的人必须具备几个条件,除熟人给领进去外,一是多多少少懂点儿球,二是有闲钱,三是有闲时间。”翟鸣对记者说。


翟鸣认为,庄家一般都在熟人圈里找下家赌球。在你还不知道的时候,庄家已摸透你的身份、收入、存款、房产等情况。随后,庄家会想方设法接近你,通过熟人请你洗澡吃饭,最终拉你下水。直到庄家认为把你的钱赢光了,再装好人劝你收手。


第一次知道这些赌球黑幕时,翟鸣曾有些难以置信。在翟鸣所玩的圈子内,9个人有6个人有写字楼,两个人是政府机关干部,一个是大学教授。9人中,一个朋友几个月下来,输了700多万元。到最后,翟鸣自己也输得倾家荡产,他已到了近乎疯狂的地步。


一次,翟鸣决定赌一场足球比赛,“但庄家却劝我不要再赌了”。翟鸣认为,那是一场没有理由不赢的比赛,但多年相处的庄家却告诉他:“你这样赌一样会输。”结果,庄家预言成真,这场比赛爆了个大冷门。“一场正常的比赛,如果没有人在幕后操纵,由于胜负难测,庄家不可能赚取很大的利润。为了寻求最大的利润空间,庄家需要在事先决定比赛的结果,他们只有通过自己的手段,买通球员来控制比赛结果。”一赌球代理商曾劝翟鸣不要再涉足赌球。


经过惨痛的教训,翟鸣终于明白,很多赌球其实都是精心设计的骗局。而在翟鸣、姜魏等人起先的意识中,他们根本不是在赌博,他们玩的是和股票一样的“高智商投资”,而他们给一般人的印象也是这样,每天背着小包,包里装着笔记本电脑和写满数据的本子。走进浴池等场合后,看着电视屏幕中的球赛场面,开始按照各个球队以往的输赢状况、当日的体能状况和天气因素进行计算,最后确定哪个球队会赢。


但事实上,整个过程其实都是经过庄家一步步精心策划的:大庄家通过网络监管整个盘口,然后再到国内以金字塔的形式逐级发展代理人。代理人会派出专门的业务员物色赌客,并调查他们的资产情况,事后也会有相应的手段迫使赌客埋单。


再精也精不过庄家赌客只有输钱的份儿


“事实上,赌球就是赌,没有技术可言。技术只是赌徒们的自我安慰。庄家是我们怎么也算计不过的对手:他们有专门的盘口与历史数据分析人员,甚至包括球探。他们对球队与球员的动态等了如指掌,我们怎么也研究不过他们。庄家还可以在赔率上误导我们,重要的是,庄家可以操纵球队或者球员打假球,来达到他们需要的结果。事实上,国内足球爆出这么多假球传闻,都是很多地下庄家做了球员的工作。这些私密的事情一般赌客不可能掌握,只有输钱的份儿。”翟鸣说。


而等姜魏、翟鸣、杨军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他们后悔已晚,他们不仅因赌球毁了自己的家庭,也将自己送进了监狱。


在监狱内,三人仍关心足球,一有时间便看电视和报纸,他们知道监狱外的足球打假已到了水深火热的地步。而他们认为,赌球大军隐蔽性很强,很多地下博彩公司的上线都在国外,中国的足球联赛开盘后,境外赌博集团大规模进入国内。


这几年,形形色色的地下赌博和赌球网站已遍地开花。由于可以通过网络下注、银行直接转账,目前赌球公司已经能与玩家直接对话,打击赌球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


“最后肯定会输的”劝涉赌者早日收手


“十赌九输,我们就是赌球下场的最好例证。”姜魏曾目睹一些身家数千万的朋友,因赌球最终导致妻离子散、家徒四壁。


姜魏等人认为:在赌球圈内的上千上万人中,既不懂球也不懂那些赌博潜规则的人比比皆是,这些人大约占到了整个赌球人数的50%。在姜魏的记忆中,参与赌球的人没有赢家,只有庄家可以稳赚不赔。


采访结束后,他们拉住记者的手说:“我们其实是可以拒绝采访的。但我们最终接受了。不为别的,希望大家以我们作为反面教材,这也是我们接受采访的目的。不要参与赌球,开始肯定会有一点小小的盈利,但千万不能沾这个东西,最后肯定会输的,陷进去就很难再拔出来了。”(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线索提供王新


在监狱内,三人仍关心足球,但他们已深知赌球的危害,告诫赌球者早日收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