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四章 仁川

先轸2009 收藏 4 7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万历二十年三月十一日,仁川港

淡淡的晨雾已经快要散去,远处海天相接处的朝阳已经跃跃欲上,海面上一片浩瀚庞大的皇皇金光,

仁川港现在已经涌满了人,朝鲜国的王宫卫士们穿着用蜀锦织就的战袍,内衬着镶着牛皮甲片的连环铠甲,战袍上绣着各种图案的熊罴花纹,缀着红色雉尾的水磨锁子护颈头盔在朝阳下耀出夺目的光芒,脚下踏着的黑色貔貅战靴在青石板上咔咔作响。乍一看去,甚至会以为这是大明那一位王府的卫队——事实上,朝鲜国王的地位就类似于大明亲王,而这次来仁川迎接天朝使节,不过是朝鲜国王李昖每年必做的功课而已。

王宫卫队手中的长戟斜斜地指向天空,在两行排成数百丈的卫士身后,是百余人的鼓乐队。而朝鲜国王李昖和文武群臣则按照品级高低次序井然地列在码头附近等候,和往常一样,虽然千余人聚集在这当时并不算大的仁川港口,但却寂静无声,只有负责迎接的小船上的士兵不停急促地汇报的声音:“大人!天朝使节已经在二十里之外!”

听到使节即将抵达的消息,全权负责接待仪式的丰原府院君柳成龙嘴角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这次进贡的使节是他最亲信的妻弟金永浩,皇帝陛下召见的时候想必他也替临海君说了不少好话吧?而据说这次天朝派往朝鲜的使节也是“主理说”之人,那么无论如何,使节大人都不会对西人党和北人党有什么好感了,只要有了天朝的支持,就算王上偏爱信城君,谅来也不会对临海君造成什么威胁!

就在大臣们已经站得两腿有点发酸的时候,远处海平线处终于有一排黑点出现,随着海浪有节奏地拍击着港湾,慢慢地,这群黑点越来越清晰,三艘三桅战船成雁行序列护卫着中间那艘庞大而威武的大福船乘风破浪而来。

当船头桅杆上的金色日月双龙旗映入港口上的人们的眼中时,瞭望台上的官员举起了手中的红色旗帜,立刻,码头上的数十面大鼓被擂得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一百支牛角号角发出低沉而庄重的啸声,数百名王宫卫兵手中的长戟笔直地指向天空。

在有节奏的鼓声响起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大明的使节船队终于抵达仁川港的外港,望着港口早已经飘起的数百面日月双龙旗,大福船和护卫战舰慢慢地听了下来,并从大福船上放下十几艘舢板,韩籍、徐若麟等明朝使节和金永浩等人分乘几艘小船登上了朝鲜的土地。

在登上舢板的时候,韩籍和其余两位副使乘坐为首的那艘舢板,而徐若麟和他的部下作为随行武官则乘坐随后那艘,这也是大明一向以来的惯例——文武相处之道,文官为先,这也是不可动摇的礼仪原则。

那名朝鲜侍女尹恩姬一开始还习惯性地想上金永浩他们的那艘船,徐若麟对杨影风使了个眼色,杨影风立刻会意过来,上前挡住尹恩姬,低声说道:“大人让你和我们一起走。”

尹恩姬忽然明白自己已经是大明人——这时她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激动、喜悦,抑或者是愧疚?


在金永浩和柳成龙的导引下,韩籍和徐若麟等人缓缓地踏上那条已经铺着彩锦的青石道路。这时,鼓声和号角声忽然停了下来,随之响起的是青铜编钟清脆叮咚的清吟,在朝鲜奚琴的丝弦上,流出宏大庄严的宫悬之乐,六十四名身着华美的红色礼服手持洁白羽毛的少女在这乐声中翩然起舞,这钟鼓礼乐和八佾之舞正是藩属国们接待天朝正使最隆重而标准的仪式。

在铺满彩锦和鲜花的道路尽头,朝鲜国王李昖以下文武百官都已经恭谨地匍匐在地,起礼拜舞,山呼万岁。

尹恩姬以前在朝鲜王宫中当宫女时也曾经远远地见过李昖,虽然现在已经有心理准备,但忽然看见大王出现自己面前,还是本能地就想拜倒在地,但一把刀柄立刻挡在她身前,接着耳边响起徐若麟平静而冷淡的声音,“你现在是大明使团中的一员,面对任何其他国家的君王都不必也不能下跪。”

一霎那,尹恩姬仿佛能看到周围这些曾经是自己同胞的人们眼中流露出的那种羡慕和敬畏,是的,自己已经是大明的子民,就算只是个卑微的奴仆,在面对其他国家人们的时候,也可以抬起高傲的头颅。

这时,大明使节韩籍率领着七十八人的使团走到朝鲜国王和群臣面前大约十丈处,韩籍似乎已经忘记不久前的刺杀,此刻脸色平静如水,神情优雅而居高临下,如同一位尊敬有礼的主人对待自己的仆人,朗声说道:“朝鲜国王李昖何在?”

不远处匍匐在地的李昖立刻直起身来,大声回答道:“臣李昖恭迎天使!”

韩籍展开手中的绢帛,“上谕!朝鲜国王李昖接旨!”

一时间,整个仁川港口寂静无比,李昖以下的大臣、士兵、太监和乐手都跪倒在地,那些刚才还在跳着八佾之舞的宫娥彩女们也都伏在地上,所有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发出,地上的尘埃甚至都没有被吹起,听着君临四十余国的大明天子的玉旨纶音。

在李昖恭恭敬敬地行了四拜之礼后,韩籍用最庄重的声音宣读圣旨:

“皇帝敕谕朝鲜国王李昖:朕奉承天命,君临万邦,岂独义安中华,将使薄海内外日月照耀之地?朕之视王,虽称外藩,然朝鲜我天朝二百年恪守职供之国。。。。”

随着韩籍一字字铿锵有力地读下去,尹恩姬却忽然觉得双眼模糊起来,周围的一切都是这么缥缈而不真实,望着那些跪伏在不远处的半年前自己还要对之三拜五叩行礼的大王,心头涌上一种难以言传的感觉——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朝鲜女孩背井离乡去中华当一名“新罗婢”的原因吧?

韩籍宣读完圣旨后,朝鲜国王李昖以下山呼万岁,谢恩接旨。

李昖亲手焚起三炉最好的安南紫檀香后,接过韩籍手中的圣旨略略地读了一遍,然后恭声说道:“天使大人远来辛苦,小王已在王京设宴,望天使大人不吝一顾。”

刚才这篇圣旨通篇都是礼尚往来的客套话,丝毫没有提及朝鲜王世子一事,看来自己对信城君的期望并没有得到皇帝陛下的认同,李昖有点苦恼地想到,虽然远在朝鲜,但他对大明朝廷上发生的事情还是略知一二的,本来以为打算废长立幼的皇帝陛下能和自己有点共同语言,想不到这次却得不到任何支持。

想到这里,李昖横了不远处的金永浩一眼,想必就是此人坏了自己的大事,不过他也没有太过于失望,毕竟临海君也算是仁孝能干,只不过长期以来的群臣党争已经让这位大王有点不胜其烦了,李昖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

这时韩籍笑着拱了拱手,说道:“多谢大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