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牙 第一卷 山雨欲来 第三章 刺杀(下)

先轸2009 收藏 5 6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73.html


这原本是正使韩籍的卧室,但现在为了安全着想,徐若麟自己搬了进来,淡黄的地板上铺着一层厚厚的猩红地毯,徐若麟斜倚在柔软的靠垫上,用一块白布仔细地擦拭着手中的这柄雪亮的长刀,这把绣春刀狭长略弯,用最纯的钢质锻造而成,清冷的刀锋闪烁着让人目眩的寒芒,刀刃似乎还能看见一道隐约的血光。

绣春刀虽然只是锦衣卫的标准佩刀,但是不同职位的锦衣卫的佩刀在质量上简直天差地远。徐若麟手中这柄原本锦衣卫指挥使刘守有的佩刀,在两年前的某次任务后,刘守有特意把这柄刀送给立有大功的徐若麟。徐若麟曾经在漠西蒙古用这柄长刀轻松斩下一位千户长坐骑的马头,但今天那名刺客手中长不逾尺的匕首竟然在绣春刀的刀刃上留下一个小小的缺口。

“难道还有比绣春刀更好的锻造方法?”徐若麟陷入沉思,甚至当刀刃在他手上拖过一条细微的血痕时都没有在意,这时门外传来几声细微的剥啄声,徐若麟立刻还刀入鞘,沉声问道:“谁?”

“是金大人让我来侍奉大人的。”门外传来一名女子清脆而柔媚的语音,只不过声调听起来却有点生硬,应该是今天早上那名朝鲜侍女,看来那名朝鲜使节金永浩真的以为徐若麟看上了次女,居然把人给送了过来。

“进来吧。”徐若麟虽然有点意外,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名身穿大明宫服的女孩端着个银盘走了进来,对徐若麟盈盈地裣衽为礼,一边低声说道:“婢子见过徐大人。”

徐若麟对这种装扮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奇怪——朝鲜号称小中华,据说这种大明宫服在他们那里是最常见的女装(其实就是现在的朝鲜民族服装)。不过这名侍女倒确实美丽,之前徐若麟在皇宫里偶然也见过一些朝鲜进贡的宫女,虽然也都有几分颜色,但却不若眼前此女温婉可爱。

徐若麟淡淡地笑了笑,说道:“金大人未免过于客气,你回去告诉金大人,下官根本就没有这种意思,不需如此。”

“这。。。”那朝鲜女孩迟疑了一下,却没有答应,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惊惧之色。

“怎么了?”女孩的表情并没有逃出徐若麟的眼睛。

“如果婢子这样回去,金大人会不高兴的。。。婢子的家人也会受到处罚。。。”女孩迟疑地说道。

“那我去跟他说也一样。”徐若麟可不想在朝鲜带着一个这样女孩办事,这在那些文人墨客之流,是件不错的风流韵事。特别是在大明,“新罗婢”可是和“昆仑奴”一样好的仆人,可徐若麟却是锦衣卫的千户,不可能身边有这种拖累。

“大人不喜欢奴婢,是奴婢有哪里不好吗?”女孩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看来并不只是她刚才说得怕受责罚而已。

徐若麟摇了摇头,他早上宴会的时候多看了这名女孩两眼,只不过是因为她长得有点像少年时他老师的女儿,本来徐若麟一直和他老师的女儿相处甚密,但后来他老师却执意把女儿嫁给徐若麟的一个远房堂兄——因为此人是两榜进士,而徐若麟荫庇得却只是一名的武官,不过这已是年少时的往事,徐若麟早已经不放在心上。

“你没有什么不好,只不过我并不会在朝鲜久驻,很快就会回大明,你跟着我不好。”徐若麟解释道,现在已经是锦衣卫每天晚上的汇报时间,如果不是看在她长得有点像已故恩师女儿的份上,徐若麟也不会费这么多口舌来和她解释。

“那大人能带我回天朝吗?”听到徐若麟这样说,这名朝鲜女孩竟然露出兴奋的神色,仿佛就像少女看见心爱的珠宝。

“你不是去过大明吗?”徐若麟有点奇怪,他知道,当时很多外国人来到大明,就算是来到泉州这样的二流城市,都会惊叹无比恋恋不舍,再也不愿意回去,但金永浩使节他们不是刚从北京到南京参拜太祖皇帝的孝陵,然后从南京上船的吗?

“并不是大人你想得那样,而是。。。而是婢子如果能留在大明的话,婢子身在小邦的父母家人也会感到荣耀无比的,在我们家那里,如果有谁能留在天朝的话,大家都会很尊敬她家。。。大人,求您能成全。”

“是这样啊。”徐若麟忽然有了点兴趣,“那你自己呢?你自己愿意留在大明生活吗?”

“当然,天朝泱泱大国,礼仪之邦,富有四海。。。”朝鲜女孩这几句汉语倒是说得非常流利,根本没有刚才那种生硬的腔调。

徐若麟不由得哑然,看来这女孩本来也是朝鲜进贡的宫女,这些话应该是早就背熟的。本来在大明的十四个第一级的藩属国中,只有“知礼乐之邦”的朝鲜才有进贡宫女和嫔妃的权利(其余的藩属国,虽然臣服大明,但在大臣们看来不过都是些化外之地),但这次机遇实在是不巧,朝中宫中乱成一团,进贡的宫女们只有打道回府了。

“我是问你自己,大明虽好,但却不是你自己的家,对吗?”徐若麟简单而直接地问道。

女孩忽然沉默了下来,是的,有谁愿意会独自一人在异国他乡生活呢?过了一会儿,她仿佛下定决心一般,涩声说道:“我没有家,从我小时候被父母送到进贡宫女之中,就已经没有家了。。。如果说有的话,那也是在大明,徐大人,您。。。”

“既然是这样,那你就留在我这里吧,等你跟我回大明的时候,会安排你以后的生活。”徐若麟本来是想一口拒绝的,但转念一想,自己初到朝鲜,语言尚且不通,对朝鲜的详细情况更是了解不多,只怕会遇到很多问题,有此女在身边,倒是一个不错的通译。至于以后回大明,徐家这么大的家族,无论哪一房都可以收留这名女孩,想必她也很乐意接受吧?

“真的。。。真的吗?多谢大人了!”女孩不由得喜出望外,但却还是没有失礼,依然是最标准的裣衽礼,看来朝鲜号称小中华倒也不是虚名。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婢子名叫尹恩姬。”女孩喜枚枚地回答道,无论如何,能依附上天朝的官员,总比在宫中老死或者回朝鲜要强太多,何况这位大人看起来并不像残暴刻薄之人呢。

这时门外又传来几声轻微奇异的细响,这是锦衣卫紧急求见时特殊的暗号,徐若麟眉头皱了皱,对尹恩姬说道:“我有些公务要处理,你先回避一下。”

尹恩姬答应一声,低头慢慢地退出房间,这时门口走近三名年轻剽悍的锦衣卫军官,正是杨影风、燕烈和叶韩,他们看到这名朝鲜女孩的时候,杨影风和燕烈视若无睹,叶韩却冷冷地扫了几眼,秦孝琳只觉得身上一寒,略一行礼后便匆匆从他们身边走过。这也难怪,很多人第一眼看到叶韩的时候总是觉得有点不自在,何况这个柔弱的侍女。

不过叶韩并没有对徐若麟如何处置这名朝鲜侍女露出任何好奇的样子——锦衣卫中等级森严无比,上司的事情下级没有任何置喙的余地,需要的只是服从罢了,不该问的事情绝没有人敢开口打听。

杨影风踏前一步,躬身说道:“大人,属下已经带人彻底查过船上所有地方,并没有找到那名刺客,另外,阿桂的踪迹也没有发现。。。”

说到这里,杨影风似乎有点欲言又止,徐若麟挥了挥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杨影风低声说道:“大人,正如那位金永浩大人所说,这次刺杀很有可能是朝鲜中柳成龙派系的敌对势力李山海的北人党所为,毕竟这次派往我国的使节金永浩是南人党的中坚力量,这对北人党在获取我国的支持上是很不利的。。。如果这次刺杀能成功的话,刺客是从南人党进贡的剧团中混进来的,无论如何,南人党都难辞其咎。”

徐若麟随手拿起案几上一只青翠欲滴的杯子,淡淡地说道:“影风,你知道这种杯子在欧罗巴能卖多少银子吗?”

杨影风愣了一下,不知道徐若麟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立刻回答道:“大人,至少在三十两银子以上。”

“不错,这在欧罗巴确实是很贵重的东西,但欧罗巴人也绝不会为这个杯子而舍弃性命——同样,无论是对西人党、南人党还是北人党来说,朝鲜领议政这个位置虽然非常贵重,但他们也决不会因此而把所有的赌注都压上去,他们不敢。”

说到这里,徐若麟眼中露出刀锋般的光芒,一字字地说道:“他们绝对不敢——他们知道谋刺天朝使节是什么后果,所以无论是金永浩还是柳成龙,抑或者是李山海,都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事情。”

“是的,属下明白了。”杨影风回答道。

徐若麟转头对燕烈问道:“刺客逃脱时,你也在现场,说说你的看法。”

在这一代新崛起的锦衣卫军官中,有三人为其中翘楚,当时的刘守有指挥使曾经说过“若麟最勇,秦霆善谋,胜寒多变”,但在所有锦衣卫当中,组织收集资料保存卷宗档案却以燕烈最为擅长,所以徐若麟现在想听听燕烈的意见。

燕烈不假思索地就回答道:“大人,据我所知,这名刺客的刺杀手段和逃遁技法至少有三个地方可以做到。”

“哪三个?”

“正在谋逆的播州杨应龙部,五年前,武千户在播州担任缇骑时就遇到过类似的刺杀,还有就是朝鲜国的“花郎”,据说也有类似的手法,不过这并没有得到确切的求证。。。”

“哼,杨应龙的覆灭只是旦夕之间的事情,恐怕已经无暇干这种事情,就算是真的要派出刺客,也不会来刺杀韩籍大人,倒是应该去北京对付皇上和阁老们,至于朝鲜,刚才已经说过,他们不会做这种自取其祸的事情!还有一个呢?”徐若麟虽然隐约已经猜到,但还需要在燕烈这里得到肯定。

“还有一个。。。”燕烈吸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还有一个就是倭国的忍者,当年戚将军在浙江平倭的时候,倭寇就曾经派出过甲贺忍者刺杀胡总督和戚将军,虽然最后并没有成功,但我们锦衣卫的伤亡也不小。。。”

“大人,属下以为会不会是唐王?”叶韩忽然说道,当时杨影风捕获唐王在南京的秘使后,就是交给他审讯的,不到半个时辰,那家伙就把所有的联络点以及与唐王有关系的官员都招出来。

“不会,唐王在南京的眼线出事后,肯定惧怕事情败露,短时间内必然不敢轻举妄动火上浇油,毕竟现在他的实力还不够明目张胆地谋反。”徐若麟随口回答道,其实他也想过可能会是唐王,但如果是唐王指使的话,目的无非就是灭口,那应该是对付自己,而不是韩籍大人——就算因此大明问罪朝鲜,以朝鲜的实力,根本够不上让唐王因此渔翁得利的,反而却会更加暴露自己的计划。

“那你认为,刺客到底来自哪里?”这时徐若麟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不紧不慢地问道。

燕烈咬了咬牙,说道:“大人,属下认为,这名刺客是东瀛忍者!”

徐若麟知道,燕烈的这句话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说出来的。锦衣卫做出的这个判断,如果呈报上去,后果如何,谁也不敢保证。

永乐年间,安南杀死明朝的使节,虽然当时大明还在和蒙古交战,但满朝群臣都立刻要求皇帝即日起兵讨伐安南。数年血战,杀人无数,直到现在,在安南戍边的将士还每月将斩获的首级报交兵部,现在发生这种事情,又怎能知道倭国不是另一个安南?

“啪”的一声,徐若麟手中的杯子被他握得粉碎。

杨影风、燕烈和叶韩立刻弯下腰去,齐声说道:“大人!”

徐若麟立刻平静下来,拿起刚才案几上擦刀的白布,若无其事地抹去手上滚烫的茶水,淡淡地说道:“看来这些倭奴是活得不耐烦了!”

“叶韩,立刻具结上报!”

“是的,大人!”叶韩早已经把这次议事的内容封在锦衣卫专用的信函里,并加上北镇抚司的大印——北镇抚司的千户已经有权直接上奏皇帝陛下,并不需要通过他们的顶头上司镇抚使和锦衣卫指挥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