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一南少将:中美关系改善不能指望美国知华派

claire37 收藏 0 76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6_22604_10822604.jpg[/img] 2009年11月1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正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日前,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来华访问。这两位被称为美国“知华派”的高官访华,外界普遍认为是一场破冰之旅。自去年底以来,从经贸摩擦到对台军售,再到奥巴马会见达赖,一连串负面事件不断冲击着中美关系。在这


金一南少将:中美关系改善不能指望美国知华派

2009年11月18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会见正在中国进行国事访问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日前,美国常务副国务卿斯坦伯格、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贝德来华访问。这两位被称为美国“知华派”的高官访华,外界普遍认为是一场破冰之旅。自去年底以来,从经贸摩擦到对台军售,再到奥巴马会见达赖,一连串负面事件不断冲击着中美关系。在这种情势下,美方突然派遣两名熟悉中国事务的高官来华,背后意涵耐人寻味。就相关话题,记者采访了国防大学战略教研室原副主任金一南少将。


“知华”并不代表不“反华”


记者:有人说,特别是在美国国内,说这次访华的斯坦贝格和贝德是“知华派”的高官。他们真的了解中国的想法吗?


金一南:他们接触中国事务多一些,当然对中国想法也了解多一些,但是不一定知华就不反华。我们跟美方有时候接触,我们往往发现一些对中国知道很深的人,他往往反华更厉害。知华和反华并没有必然的对立关系。所以说我觉得在这点里边,关键是戴有色眼镜的问题。你知华,知道中国哪一部分,他知道中国不好的一面知道很多,他拿传统的理念来描绘中国,那反而会带来更大的麻烦。所以我觉得从这点,关键是看他们的行动。


哪怕他这次来了两个最不知华、反华的也可以。比如,70年代初打开中美关系冰冻层的不是知华派,是反华派,是尼克松基辛格,是共和党的右翼。这些人知华吗?不知华,但打开中美关系尖冰的是这些人。我觉得历史上这个很值得我们借鉴的,而在历史上,每当中美关系发展到一个大的结点上,知华派的贡献说实话非常有限。比如说里根上台,中美关系一度非常紧张,但是里根毕竟和中方签署1982年的“8.17公报”,就是我们现在反复援引的“8.17公报”。美方承诺逐步减少对台武器的出售。首先,不出售进攻性武器,第二,防御性武器也逐步减少对台湾方向的出售。然后逐步减少以至最终取消。


当然,美国人今天没有做到,但是我们看当时美国人做承诺了,谁做的承诺?共和党的右翼里根,一个反华很厉害的人。他也不能说是知华派,他是反华派。所以我们从这些事来看,我们对中美关系就是平常心对待,我们绝不把我们任何希望放在来了一个知华派、来一个对中国友好的,没有这样说。任何人来,他代表的都是美国的国家利益,这点我们要有清醒的认识。


中美关系变数因美国而起


记者:您对于中美关系未来的发展持什么观点?


金一南:中美关系我们首先要做一个长远的打算,当然这个长远的打算原来有一个概括,叫“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当然,这种概括也是一种概括中美关系的方法,但是我们从最近的中美关系发展事态来看,“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前一句基本被事实证明了,“坏不到哪里去”其实还有很大的变数。


中美关系的敏感性就在于是两个大国。两个大国经济上深度交往,按照2008年我们的统计,中美两国的贸易3300亿美元,美方的统计4000亿美元,这个量是非常大的。两个国家国家利益密切相关,中美关系这种经济关系互补性非常强。


美国与中国的经济关系,他与日本的经济关系完全不一样。美日经济关系是相互竞争的,美国的强项也是日本的强项,是相互竞争的。中美经济关系是相互弥补的,比如说,我们需要美国的高科技产品,美国需要我们的是什么?大量劳动力密集型产品,它是互补的关系。所以说,中美形成这么大的利益交叉。而且中美双方互有所求,就是你的产业和我的产业基本上没有形成美日那种竞争的关系,应该是很好的。但是由于美国对我们可以说是冷战思维,但是我们说也不完全是冷战思维。


他就是一个大国所独有的,不愿意看到其他力量崛起的这样一种心态。就地缘政治的心态,他就是不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在这个过程中不由自主的,不是由领导人意志决定的,是不由自主的产生一些遏制中国的政策。我们说这是难以阻止的。虽然利益有这么大的交叉,但是这种政策面的冲突、国家利益的冲突,而且人为作用非常强。中美关系是需要双方维护的,精心维护的。如果说一方面相信“坏也坏不到哪里去“,另一方面任意肆意妄为,那么我们说中美关系发展前景确实堪忧。


从世界舆论上看,中美关系非常顺畅的时期,奥巴马上台了。在中国,有很多年轻人也很欣赏奥巴马的风度、奥巴马的言论。再加上美国的金融危机,非常需要中国的帮助。再加上中国又是美国债券的最大持有国,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国人不理解美国对台武器军售、会见达赖等等一系列行动。我觉得这是中美关系中最大的变数,这些变数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


我们可以看,主动权在对方,对方在利用这样的变数。比如中国需要美国的高科技产品、农产品,大量的农产品比如美国的大豆之类、小麦之类,那么美国需要中国大量的劳动力密集型的产品,他觉得这个供求关系是颠倒的。虽然双方贸易量很大,但是你有求于我的多、我有求于你的少。你在这里买到的是唯一的,我在你这里买不到,我在别的地方也可以买到。这就形成一种心理上的不平等,他就觉得高人一头。在这种情况下,处理国家政策的时候,他要给中美关系带来很大的变数。


听其言,更要观其行


这回斯坦伯格来,后我们国内很多人都说是为中美关系做这样调解的。我觉得如果仅仅以为他们俩是调解中美关系,还是把他们的来访看的简单了。美国的任何出发点都是他的国家利益。在当前情况下,包括制裁伊朗急需中国的支持,包括重启朝核六方会谈,也非常需要中国的支持和努力。在这种情况下,美国为了现实的政治需求,他会说出很多很好的话,让我们中国人听了非常满意的话,很动听、很入耳的话。


但是我们说还是中国那句话,“听其言、观其行”,主要看行动。如果说弱点的话,我们有时候太重语言,太看重对方空头的许诺。你注意对方的语言,有些语言是他的承诺,没有任何实质意义。比如他也要负责任地维护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这句话说出来了,好像很中听,实际上跟没说一样。我们要的是具体步骤,我们中国人在这点上要差一些。这个我觉得是与我们思维关系、思维习惯有关系。


中美思维习惯不同


我们中国人思维习惯从大到小,比如说我们讲“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我们要谋全局这是我们战略思维的习惯。我们一看就看林中一群鸟,我们告诉大家林中有一群鸟。美式思维习惯不是这样的,西方惯常思维习惯不是这样的。西方惯常思维习惯是,首先手中有几只鸟,我不在乎林中有一群鸟。你给我描绘那个前景,多么大片树林,多少多少鸟类,我不在乎,我关键在乎我手中几只鸟。你说林中那群鸟都没有在你手里,没有用的。


西方这个战略思维习惯它是从具体到一般。他就认为,如果你不在支持伊朗上,制裁伊朗上配合我,如果说你不在朝核问题,重启朝核六方会谈上积极努力配合我,如果说你不在我对台售台武器上边做出一些忍让、会见达赖上做出一些忍让,你在这些细节上不表示的话,那么他就觉得中美关系有什么意义,你不听我的话有什么意义呢?你不愿意做我的伙伴有什么意义?他就觉得,中美关系没有大局。


我们希望小行动配合大局,所以我们容易在一些具体行动上的具体要价有所忽略。我觉得,我们要充分注意对方,对方就是从具体到一般的。就像我们中国人的老话,他们认为“泰山之土是一簸箕一簸箕堆起来的。把泰山毁掉也是一簸箕一簸箕挖掉的,这就是具体的行动。


中美关系应当建立在平等的基础上


不管美国人来也好、走也好,包括中美今后的交往,我们相信不管中美领导人主观意愿如何,毕竟国家利益形成非常大的交集。不仅国家利益,包括现在发展中国和正在面临很多麻烦的美国,在众多事务的安全合作是非常多,包括伊朗、包括朝核、包括反恐这些安全合作非常多。


那么这些需求,美方以为中国理所应当就应该配合他,我觉得他实际上没有把中国摆在平等的位置。那么这种状态与以后操办中美关系,对双方来讲非常不容易。他还是用居高临下、高人一等的这种关系操作中美关系,必然给中美关系带来很大的损失。所以说,我们在今天争取的是什么?我们并不争取高人一头。我们争取的是一个中美之间建立在平等基础之上的国家关系。当然这个关系会有冲突、会有麻烦,但是我们相信,只要双方有这样的意愿,冲突和麻烦通过和平的方法能够完成调解。


但是我们经常讲,一个巴掌拍不响。达成这样的意愿必须两个巴掌一起拍,如果只有一方的情愿,没有另一方的情愿,那你的任何美好设想都会落空。所以说,对中美关系的发展前景,我们宁愿想好事想的少一些,想不利想的多一些。我觉得这样可能更客观、更现实一些。


增强自身实力才是王道


记者:我们也不能只等着,我们应该怎么样让他了解我们真实的想法,我们应该怎么传递这种想法呢?


金一南:我觉得从我们方面来看,主要是建立在自身力量的基础上、实力基础上。别人一说实力很容易看到军事实力、经济实力。我觉得,军事实力、经济实力这是一个实力,但是我们要注意还有另外一个实力,你的软实力,就是你的文化感召力、你的民族凝聚力和你政府的决断力,这些都是实力的一部分。


当我们一讲实力就讲经济力、一讲实力就讲军事力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我们国家民族凝聚力的问题、文化感召力问题、政府领导层决断力的问题,这些是国家实力共同的组成部分。我们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之上,你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而不是期待对方出现什么失误,或者对方觉醒了以后给你友好的表示,或者对方调整政策做出对我们有利的反应。我觉得把希望寄托于对方,不如自己实实在在提高本身的能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