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鏖战中国篇》第五章 混沌之治第三节 混沌之治

wuli6801027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size][/URL] 凤凰一反常态的好脾气的站在萧朝华的棺木前,一小时前,她还听到里令人振奋的消息,当她急匆匆的从西郊的航天城赶到时,看到的却是一群哭啼的男女和装在棺木里的一具穿戴整齐的尸首,众目睽睽下她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登上她的风云2000豪华轿车,向航天城飞速返回。萧朝华终于还是死于他的固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凤凰一反常态的好脾气的站在萧朝华的棺木前,一小时前,她还听到里令人振奋的消息,当她急匆匆的从西郊的航天城赶到时,看到的却是一群哭啼的男女和装在棺木里的一具穿戴整齐的尸首,众目睽睽下她头也不回的夺门而出,登上她的风云2000豪华轿车,向航天城飞速返回。萧朝华终于还是死于他的固执,当她叫他离开北京的时候,他找了种种借口不愿离开那个和陈彩云共度三年的“爱巢”,终于把命丢了,这是罪有应得的,大事和小事都分不清的人,偏偏有那么多的人会傻傻的认为他会是共和国的未来。这样也好,她终于不必再听他的臭屁,可以自由自在的去干自己想干的事情了,谁敢指挥九天飞舞的骄傲的凤凰呢?

宏伟的航天城就屹立在长安市西郊,十万装备精良的中星军天军守卫着这块临渭水而建的巨大堡垒。五百个发射架高耸入云,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黄天后土之下,一枚枚威力强大的火箭耸立在发射台上,几乎每隔一个小时就有一枚火箭拖着长长的尾焰冲上青天,震天的爆震声让整个大西北都在战抖。发射场后面的秦岭上,一座巨大的圆锥形建筑正在建造中,这是最新的“天梯”发射台,天才的凤凰和她的天才工程师们在电磁轨道炮的原理上建造了这个“超级人间大炮”,它建成后将利用电磁推力将卫星直接送上太空,取代现在价格昂贵的火箭发射。这个革命性的发明将使天军目前全球最低廉的发射成本再低二分之一,大有全部包揽全球卫星发射市场的态势。

凤凰有理由为自己的成绩骄傲,谁叫她天生就是凤凰?出生于显贵之家,毕业于名校,工作于共和国最重要的部门,建立过伟大的功勋。她可以骄,可以傲,因为她有这个资本,也就是她的资本太过雄厚,所以男人和女人都要么怕她,要么恨她,妒忌她,要么自惭形秽,所以刻意跟她保持距离,她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她觉得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太优秀,优秀到总是走到时代的前面,未卜先知得像那个传说中无所不知的超级女巫。萧朝华的死没有让她感到特别的难过,只是让她更加的坚强,以后她是少了一个大麻烦,一个都来关键时刻就无声的看着她的孬种,可是她也少了一个最“接近”朋友的人,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像那个傻瓜一样爱她了,哪怕那是曾经的,也不会又人在2045年战争最艰难的上海激战时候把自己所有的军队派上前线而独独留下天军,还留下了最后的十万精锐警卫军让最有才华的潘兴号保卫长安市,也许那不是为了她,但是她知道那其中一定有她的份,他说过他会用全部的生命去爱她,他没有食言,他用他的生命捍卫了军系的威严,哪怕在她看来他的举动愚蠢得像个胸大无脑的妇女。

车队的几个凤凰卫士在平坦的高速路上狂飙起来,凤凰没好气的骂道:“开那么快做什么?急着去投胎吗?”

刚加入凤凰卫不久的美女司机委屈得偷偷哭了起来,凤凰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委屈也受不了,她软语道:“别哭了,小丽。军系刚刚失去了一个最重要的人,再不能失去另一个了,开慢点,我的心情不太好。”

风云2000轿车缓缓的停在凤凰那个小小的办公楼下,她钻出汽车,就看见密密麻麻的人头在楼下的操场上攒动,其中不乏那些带着眼镜,花白头发的精英科学家。

“你们这是干什么?”她不高兴的板着脸,火气腾的上来了,几个箭步冲到首席宇航科学家别里科夫的面前。

别里科夫没有理会凤凰的冲动表情,他低着头,很轻很轻的问:“我们在新闻中听说了,小萧不在了,我们不大相信,所以特意在这里等您回来。”

凤凰鲜有的平静下来,她很轻声的说:“是的,他走了,以后我们的路得自己走了。”

凤凰头也不回的回到她的办公室,这里也是她的宿舍,很军系风格的简朴布置,和共和国的官员们讲求“形象工程”,好享受不同,军系的领导人 大都对此深恶痛绝,所以他们提倡简朴实用,而把钱用在关乎国计民生的事情上。如果萧朝华还有一张舒服的大床的话,凤凰连张好床都没有,这就是为什么萧朝华每天早上都要人叫起床,而凤凰不用的原因。凤凰这一代的人都经历过共和国腐败透顶的时代,所以他们都自觉的把人生目标定位在为国效命上,为了使自己的国家和民族重新屹立于世界之巅,为了实现超级文明的梦想,为了青史留名,不贪图个人享受,将所有的精力用在有意义的事情上。

凤凰的眼泪终于在无人的时候不可遏止的流下她吹弹得破的玉面,萧朝华的死给她造成的伤害几乎让她崩溃,在她内心的最深处,他是她爱过的唯一的男人,如果她选择的不是事业的话,她一定会选择他,但是现在只剩下一句冰冷的尸体,曾经那个整日在自己身后乱转的像条哈叭儿狗一样可恶又可爱的男人已经死去。

明天的凤凰该走向何方?明天的凤凰天庭该走向何方?这个脆弱的中星军系真的可以在没有萧朝华的领导下走向更团结更强大吗?


江水均站在台北市市政大厦的楼顶上,迎着遥远太平洋吹来的海风,令人震惊的消息刚刚从长安市传来,像一阵恐慌的浪潮一样侵袭了台湾那根还很脆弱的神经,那些潜伏着的敌人开始蠢蠢欲动,妄图破坏这个刚刚有些好转的时局。作为台湾地区最高的军事长官,他肩头上的担子比谁都重得多。

“你认为我会输给萧朝华吗?”他喃喃自语,“不会的,没有他,我一样可以屹立在东方而不倒,想让台湾自治的人,不过是又另搞一套台湾独立的把戏罢了。”

“朝华,他们的阴谋不会得逞,不管你在不在,你安息吧,兄弟我不能亲自给你道别了。”

江水均遥遥向西方悲痛的一拜,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大踏步的走下楼顶,从此以后,不会再有人让江水均感到束手束脚了,但是这样他一直想要的自由在这样得到之后却让他更难受呢?

台湾岛的市政中心广场包围着一片绿色的喧闹中,萧朝华的死讯传到台湾,台北市的台独分子欢呼雀跃,纷纷涌到市政广场,“台湾独立”的口号响彻云天,柔弱的台湾省省长宋楚生在台独分子的压力下节节败退,台独分子的绿色旗帜眼看就要重新挂在台湾的“总统府”上,江水均知道如果他再不出来的话,台海战争中的血将会白流了。

“萧朝华死了,但是江水均没有死!”

江水均愤怒的吼声从扩音机里震耳欲聋的发出,喧闹的广场被他的气势震撼得鸦雀无声,这个一向低调的将军突然的爆发让所有人一时间始料不及。

“我们不会让台湾重新回到过去的状态,哪怕流尽了台岛上几十万中星军战士的血,”江水均的双手激动地扬起,“现在我宣布:军方暂时接管政府事务,从现在起,中星军海军辖区内的濒海地区,包括台湾,澎湖,海南,西沙,南沙,曾母暗沙实行军事管制,即日起以上地区将归入新成立的军系濒海特别行政区辖下,各级行政机关必须听从特别行政区的的指令,......。”

江水均广场上的讲话被疯狂的叫嚣声打断了,台独分子愤怒的吼骂声淹没了江水均从喇叭里传出来的坚定地声音。同时,这一情景被通过电视讯号,传遍了世界,举世震惊。

回应江水均的是从街头巷尾出现的刑天坦克的庞大身影,举着合金盾牌的海军陆战队士兵和长得像猫一样的钢铁人战斗机器人,一场宣传与反宣传的较量过后,大家撕下文明的伪装,开始野蛮的对决。军队和警察的催泪弹、辣椒粉弹、警棍、水枪开始向示威的人群攻击,台独暴徒们则以燃烧瓶,砖头等等回击,混乱的战斗在还没有褪去战争创伤的市政广场上赤裸裸的上演,铁与血的暴行再一次赤裸裸的上演。

此刻台北市政厅的市长办公室里,一场更激烈的冲突正在爆发。台湾省长宋楚生已经暴怒到了几点,他两眼因为愤怒而变成通红,眼眶像要炸开一样,他战抖着手朝向坐在对面沙发上的江水均怒吼:“你怎么可以这样做?用暴力干涉人民的民主和自由,这样粗暴的镇压因为不满现状而起来情愿的人民,看看窗外,这就是军系所说的民主和自由吗?这是暴政,赤裸裸的暴政!”

江水均目无表情的看着这个暴跳如雷的“人民公仆”,他在战后重建中中饱私囊,那些不义之财养肥了他这张义正词严的脸,现在看起来更加油光可鉴,因为过于激动而流下的汗水看起来就像猪头皮表面流过的一层油脂,暴突的青筋好像在皮肤下蠕动的蚯蚓,肥胖的脑袋彷佛随时都会被脂肪撑裂一般。他像一头发疯的公狗一样咆哮着逼近江水均,向这个年轻人施加压力。

这个年轻人没有被他吓到,而是十分平静的说:“宋省长,为什么不收起你冠冕堂皇的借口,坦率一点的说呢?我这里有你的一点资料。”

江水均从旁边的秘书手中拿过一份文件,轻蔑的说:“这个中星军情报部门对你的一点理解,事实和您现在的说法有点偏颇。”

宋楚生脸上的表情缓和下来,进而凝重起来,接着就像只被人捉住了尾巴的猫一样,不过他还是很“倔强”的说:“不管如何,你单方面宣布成立濒海行政特区,实行军管恐怕与中星军还政于民的政治理念相背离吧?”

“我们的政治理念是还政于民,不是还政于台独或者是腐败分子!”江水均很轻蔑的看着宋楚生道:“你最好把你在外面捣乱的属下叫回来,宋省长你不要以为我不懂得你跟他们之间的事情,我建议你跟我们合作,你们幻想台湾独立是不现实的。”

江水均的脸慢慢变得可怕起来,他冷冷的看着这位为了一千万美元出卖自己台湾的共和国高级干部,一字一字地说:“你知道我们是铁血的军人,根本不懂得什么民主和自由,如果黑暗降临之前这场暴动还不停息,我们将对暴徒以铁还铁,以血还血。”

宋楚生看着窗外汹涌的人潮,想象着他们在A15机关枪的火焰下痛苦的死去,他的人生还没有享受完,家中漂亮的妻子,可爱的儿子,别墅里温柔的小蜜,花不完的美钞,他不能这样死去,眼前这个铁血的军人,他是不在乎使用任何手段的。

“如果我和你合作,你会保护我吗?”宋楚生的语气彻底的软了下来,现在他看起来就像一只无辜的小狗,乞怜主人的恩赐。

江水均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论老奸巨猾的宋楚生怎样的表演,这个腐败分子在被人抓住了把柄之后和所有的人民败类没有分别。在他们“大公无私”的面皮下都是一颗丑恶的灵魂。

落日下的台北市政广场笼罩在一片血红的光中,中星军海军陆战队羁押着一批又一批的台独分子离开广场。在宋楚生的帮助下,一切变得很简单,中星军轻而易举的捉住了台独头目,示威人群群蛇无首一片混乱,在陆战队的压力下,纷纷如鸟兽散。

江水均兵不血刃的解决了暴动,紧接着回头对付宋楚生,将他的腐败集团一网打尽。

台湾本地将领李翼被任命为濒海特别行政区执行官,从此中国滨海地区进入了江水均统治时期。


江水均单方面宣布成立濒海特别行政区的消息传到长安市,引发的地震却没有外界设想的那么激烈,各有打算的中星军将领们表现得比想象中的平静。

凤凰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她辞去了长安市副市长的职务,宣布成立中星军系凤凰天庭集团,自己出任执行官。

紧接着上将龙炎宣布西藏,新疆,青海,宁夏四省区自治,由他的女儿梅少君出任主席,成立中星军系西北特区。

远在非洲的梁影琴不甘示弱,成立中星军系海外行省,自任总督。

柏杨杨借得潘兴浩5万军队,接收了云南省和在孟加拉国的西海舰队基地,成立了中星军系西南特别行政区,自己出任行政长官。

上海联合企业和风云重工在威尔斯威利斯陈纳德的领导下宣布联合,成立了中星军系经济管理院,陈纳德出任第一任总理。

反应颇为激烈的中星军系领导机构很快就平静下来,承认了这些自治政府,他们在军系主席吴莉的领导下,依旧下辖着长安市,雷霆的两广地区,长江南部大部地区,以及江北的湖北和江苏省,成为军系的主干力量。

一时间在战争间崛起的中星军势利在萧朝华死后,陷入了四分五裂的状态,无力与北方的梅兰津和柏崇枫抗衡,在没有后顾之忧后,梅兰津开始向咄咄逼人的柏崇枫展开攻势,双方陷入无休止的混战中。

只有一个人知道中星军系并不像别人想象中的四分五裂,他们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一种与以前的任何政治制度不同的方式存在着,这种超越了时代的理论已经开始在中星军系成为了现实,一个伟大的时代即将来临,萧朝华《超级文明理论》一书中所描述的乌托邦式的超级文明社会展露雏形,而那些被眼前的乱像蒙蔽了双眼的人却认为这是一片混沌只之治。


黑夜像一块巨大大的幕布严严实实的遮住了神秘的东方,在这片而神秘的大地上,上演过多少英雄的传奇,历史总是在悄无声息中推动着滚滚车轮,承载着沸腾的铁血一步步的走向或更璀璨或更混乱的明天。

超级女巫坐在古老的神坛上,风揭开她黑色的面纱,露出仿佛来自遥远宇宙刺眼寒光的双目,她洁白如玉的充满东方美的鹅蛋脸上,露出一丝残酷的笑容,她站起来,描绘着咒语的黑色长袍随风舞动,几个咒语组成的黑色光环围绕在她婀娜的周身,黑火在她的脚下熊熊的燃烧。

“你想问什么?我可怜的子民。”彷佛来自遥远天空的声音在空旷的神殿中响起。

“伟大的先知,我只想知道,我们的明天在哪里?”

“明天就在你自己的手里,因为世界初时一片混沌,所以上帝创造了人类,人类的明天就是上帝的明天,不要问明天在哪里,混沌总会过去。”

“先知,我的主人呢?他真的死去了吗?”

“他死了也会重生,重生在熊熊烈火中。”

超级女巫袖摆一挥,整个神殿突然像一股流云火焰般卷入她长长的袖摆中,随着冲天的黑火消失在茫茫宇宙中。

星空下,暗黑女皇梁影琴从跪姿中站起来,她绿色的眼睛闪烁着睿智的光芒,超级文明的画卷在她的眼睛中闪过,好像她已经看到了未来,无比璀璨的未来,在这个混沌的年代背景下闪闪发亮!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