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英魂 正文 《鏖战中国篇》第五章 混沌之治 第二节 梅兰津的烦恼

wuli6801027 收藏 0 3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67.html


梅兰津是个很多烦恼的人,她觉得她的一生就是用烦恼堆积而成的,烦恼就像夏夜里的蚊群,嗡嗡的叫个不停,而现在眼前的这个烦恼,就像个老鹰,萧朝华是她最大的烦恼。

梅兰津心烦意乱地在萧朝华的中南海小筑里闲走,这些天太多纷繁复杂的事情让她应接不暇。令她想不通的是,萧朝华会过着这种简朴的生活,家里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除了那张床算得上名牌之外,其他的东西粗陋不堪,这样看来主人除了对睡觉要求比较高之外,对其他比较随便,对比共和国其他高官的糜烂生活,梅兰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看法。与他同居一室的秘书彩云则住在右侧的偏房里,卧房布置得很精致典雅,显示了她的高贵典雅,所有物品似乎还刻意摆放得向她生前的一样。想起陈彩云死后,她和柏崇松为了搞臭萧朝华,故意炒得满城风雨,沸沸扬扬的萧陈畸恋,她不由得生出对他们的一丝怜悯,他们显然是清白的,并不像他们所说的这么肮脏,然而这也没办法,政治就是如此,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有权力才是至高无上的,良心也只不过是偶尔的一刹人性的复活。有人说政治和女人是俘虏权力的两大锐器,当她已不能用自己去俘虏权力时,她只能用政治去俘虏了,随着年龄的衰老,梅兰津感到了韶华欲逝,如花的容颜也快要凋谢了,这个时候她为了得到来之不易的权位可以付出任何代价,权力是会上瘾的毒药。

电话铃响了,梅兰津按了一个眼镜上的开关,出现了其手下大将刘亦非的影像。“报告上帝,中星军的西郊基地实在太可怕了。”

“摧毁了没有?”她急不可待地问,“萧朝华逃出去没有?”

刘亦非满面是血,说:“他们引爆了基地,我们损失了严重。”

“什么?自毁基地?”梅兰津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基地变形成了一座堡垒,我们狂攻了十五分钟,眼看就要拿下,谁想他们会自毁,我们比柏崇松好点,他的部队只剩下一架战机五辆冒烟的坦克,听说萧朝华已在先前带领大批部队逃走了。”刘亦非有气没力地说,血不停地从脸上流下来。

“不过,”刘亦非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听说萧朝华被人暗算了,算是解了我的心头之恨。”

“什么!”梅兰津的眉头皱了起来,“你高兴什么劲?萧朝华在我们的地盘上出事,我们少不了嫌疑,柏崇枫实在够狠的,这不是借刀杀人吗?”

刘亦非轻蔑的小说:“我们害怕中星军吗?他们早被日军打成了残废,就算这是我们干的,他们又能怎么样?”

梅兰津没有理会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开始担心起中星军可能的报复行动,或许他们现在不会跟她硬碰硬,但未来呢?何况他们也会小偷小摸的动作,到时自己可是比窦娥还冤枉,这事得马上解释清楚。

“小姐呢?”梅兰津更担心的担心自己的女儿,在昨天参加中星军北方局会议时候,中星军的特种部队乔装打扮,挑起了柏梅两军的冲突,同时萧朝华的卫队长和欧阳虎攻打她的市政大楼,把秘密软禁的梅少君给抢走了。当她年老色衰时,她拥有绝色美貌的女儿无疑是个强大的政治资源,美女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件强大的武器,男人对她没有抵抗力。她比谁都清楚,侯德宝的言听计从,马李恒得陇望蜀,东河海的改旗易帜,很大原因都是因为想得到她如花似玉的女儿,梅兰津就像对着魔镜的老巫婆,对自己的女儿是又嫉妒又恨又离不开,唯独没有爱,对她来说,所有人都是她登向权力宝座的工具。她的女儿没有的她都有,女儿有的她也没有,特别是最重要的资本:年轻。所以她要借用女儿的年轻。

“别提小姐了,”刘亦非更加沮丧,“听侯德宝老乌龟说,小姐竟是萧朝华的情报02局局长,领中星军少将军阶,已随萧朝华飞长安市去了。”

“什么?这是家门不幸,竟然出来这样一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梅兰津如晴天霹雳,前几天她还在耻笑柏崇松养了个孝女,今天就轮到她了。“不可能!小姐一定不会背叛我。”

“副主席,以后会明白的,我需要治疗,再见!”刘亦非有些不耐烦的关掉电话,显示镜上的影像消失。

我的女儿竟然做了萧朝华的情报局长,这未免太过离谱了吧!梅兰津摊摊手,这不可能。

“报告副主席,我们的部队已经集结,要不要追击萧朝华的部队?”秘书一路小跑进来。

“叫他们停止对萧朝华的任何行动,将军队撤回,严防柏崇松那只老狐狸!”

“是,梅副。”

梅兰津知道她错过了一个机会,一个将军方势力一举歼灭的机会。军方表面看丢掉了北方的一大批军队,实力更加衰弱,也许事实也是如此,但军方无疑将其精锐部队撤出了北方,而北方留下的难以控制的方仁智等人的部队却正好给梅柏带来了极大的麻烦,梅柏间的矛盾无疑被军方利用了,顺着混乱的时候,军方成功地撤出北京,在外人看来,军方是被逼走的,特别是萧朝华两次遇刺,无疑给人们下了肯定的答案,军方既得了民心又最大限度的维护了自身利益,还使梅柏遭来了人民的痛恨。军方这招三败俱伤的计谋使中国目前的三派势力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军方得益无疑是最大的,它撤回了西部传说的军事重地,占领了长江桥头堡上海市,巩固了中国出海屏障台湾的统治。而将柏崇松赶出上海关无疑是给梅兰津制造了新敌人,摧毁了梅柏之间的信任,分裂了梅柏联盟,现在她心中不由责怪起自己粗心来,正是梅少君吃里扒外,才使军方能够对自己的行动了如指掌,她不由又是一阵惶恐,假如少君真是军方的人,那么她的损失将是难于估量的。更何况,军方的炮军司令龙炎,她旧日的情人正是少君的尘父,假如他们父女联手再加上一个萧朝华,不出三年,军方将有一统中国的能力,而她会在与柏崇松军系的明争暗斗中被削弱,最后一败涂地。梅兰津越想越怕,如果是这样的话,她该怎么办?联合军系对付柏系?联合柏系对付军系,对于她来说都是不可靠的,而她偏偏夹在这两者之间。

她踱着步走到葡萄架下面的长椅边,轻轻坐在有些青苔的木椅上,难得一个冬天的晴日,夕阳的光辉照在葡萄架上,光晕疏疏落落的洒下来,她突然想起和龙炎一起的那些日子,在西部深山的导弹基地里,过着悠闲的生活,而如今不会了,她竟然得到了想要的,也就失去了很多东西。

秘书电话报告萧朝华遇袭的消息属实。

她露出奸猾老到的微笑,命令他第一时间发布对柏崇枫集团暗杀萧朝华的无耻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并对萧朝华的伤情表示关切和遗憾,这样也许会减少些嫌疑,而柏崇枫毫无疑问也是这样做的。

政治的游戏就是这样,没有永恒的盟友,也没有正义,没有诚信,只有永远的利益。柏崇枫曾经是她的情人,他们之间曾说过无数肉麻的情话,但在权力面前,都是苍白无力的。从小的梦想在今天终于成为了现实,她的野心勃勃终于在历尽艰难后实现,没有什么不可以实现,她终究有天会像一代女皇武则天一样统治这片创造奇迹的地方,无论是卑鄙无耻,阴险狡猾的柏崇枫,还是自认光明正大,年轻有为的萧朝华,他们都是她爬向最高权力宝座过程中的小丑角色。黄昏的余晖中,梅兰津已经重新振作起来,失去梅少君的烦恼已经少了不少。她的玉腿依旧修长白嫩,胸脯还是一样高耸挺拔,容貌依旧娇艳如花,38岁的梅兰津还很年轻,依旧可以俘虏年轻的马李恒,老到的东河海,以及许许多多的裙下之臣,为她的政治拼图添砖加瓦。

“副主席,侯德宝要求见您,正在外面胡闹。”秘书一路小跑进来,气喘吁吁的说。

“真是个不识抬举的人,他还找我干什么?叫他进来。”

梅兰津已经拒绝了这个小丑的几次求见,他已经没有任何作用,自萧朝华处决了方仁智等人之后,这个联合政府的傀儡就失去了他的价值,偏偏他没有自知之明,还不停的来烦她。

侯德宝灰头土脸的连滚带爬的进来。

看他这副狼狈样,梅兰津就有说不出的讨厌,于是她又有了新的烦恼。

“你来找我干什么?没看见我忙得很吗?”她板着脸不耐烦的说。

侯德宝被她的态度搞愣了,平时那个“热美人”这么不见了?换了座冰山。但他还是忍不住大倒苦水说:“梅副,你的女儿她竟然给萧朝华跑了,她还跟我说,她要的是萧总那样的人,你说气人不气人?”

梅兰津露出迷人的笑容,很讽刺的说:“如果我们是少君,我也会这么说,就你这德性,就被懒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就算她不跟萧朝华吃跑了,你也不会得到她的。”

侯德宝震惊得语无伦次:“你,你,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你也太,太,太卑鄙了吧?”

梅兰津笑得肚子都痛了,她边喘气边答道:“我为什么不可以说话不算话呢?你不要忘了你现在什么也不是,方仁智他们被萧朝华给秘密处决了,你还不知道吧?你对我来说,只是个废物。”

侯德宝颓然坐在长椅上,他现在知道了,他只不过是梅兰津手中的一个小棋子,现在他已经失去了价值。

“如果你乖乖听我的话,你还继续做你的主席,如果你还这么不识抬举,你知道。我很忙,失陪了,侯主席。”梅兰津挽起她的小包包,扭动着柔软的腰肢,嗒嗒的踩在小石路上走出了中南海小筑。侯德宝真是个麻烦,梅兰津知道自己最讨厌的是麻烦。

回到市政中心的豪华别墅,马李恒反常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一口又一口的猛吸香烟,喷出一团团烟雾。梅兰津厌恶的用手挥去脸前的烟雾,强装笑颜的说:“亲爱的,你这是在干什么?什么事情不开心了。”她的手像两只水蛇一样缠上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倒向他怀里,梅兰津知道在这种时候男人需要什么。

但是这个阴冷的男人厌恶的推开她,冷漠的道:“别叫我亲爱的,我觉得很肉麻。小姐被人掳走的事你知道了?”

梅兰津满脸不高兴的坐在马李恒对面的沙发上。“我知道了,怎么了?”

“你是她的母亲,竟然一点也不关心她,看你这个样子,似乎是她被人掳走你更高兴似的。”马李恒的声音提高了八倍,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现在看来竟有些歇斯底里。

“难道我没有她好吗?在你心中她就这么重要。”梅兰津醋性大发,声音也大了起来。

马李恒眼都瞪圆了,明显梅兰津说中了她的心事,他吼道:“你答应事成之后,把她许配给我的,你忘了吗?现在她被人掳走了,你想用自己来补偿吗?你比不上她一根指头。”

梅兰津的烦恼越来越多,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那年你想跟我好的时候,说我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是心肝宝贝,现在你打起来我女儿的主意,我就成了连她一根指头都不如的东西了。”

“你.…….。”马李恒被戳中了痛处,气得话也说不出来。他狠狠地一跺脚,大声道:“你救不救她?你不救,我去救。你可以不要她这个女儿,我可是不能少了未婚妻。”

梅兰津嘤嘤的哭着说:“你看你,说的是人话吗?你想把我们母女都吃了吗?你也太没有人性了吧?”

马李恒气急败坏的指着梅兰津道:“好好,你不救,是吧,我去救,我带走属于我的人。”

他狠狠的摔门而去,门外的汽车声轰鸣着越走越远。

梅兰津呆呆的坐在沙发上,没有想到梅少君会在集团内部造成那么大的问题,她开始怀念自己年轻的时候,如果她还是那么年轻,马李恒救不会这样了,她恨她那个倾城绝色的女儿,她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的心。“去吧,小贱货,萧朝华一定会满足你的,那几个可恨的男人不会得到你。”她的脑海中浮想出了梅少君在萧朝华那个小小的身体下婉转承换的场景,想象萧朝华直捣黄龙,梅少君花心破碎血流一地的情景,她痛苦的哭喊成了梅兰津最好的抚慰曲,她边想像边喃喃的说:“干死这个小婊子,对,就这样,捣碎她的小骚穴...........。”

东河海急急忙忙的走进梅兰津的别墅,刚刚得到的消息,萧朝华遇袭不治身亡,更令人沮丧的是中星军在撤出北方时,把被软禁在市政中心的梅少君给抢走了。一想到梅少君千娇百媚的样子,东河海就心旌动荡,这个女孩太漂亮了,是任何男人的梦想。如今被萧朝华夺取,他感到很是不甘心,虽然马李恒和侯德宝都对她虎视眈眈,但是梅兰津两母女都是他的,他有这个实力,现在的问题时如何把那个美娇娃从军系那里夺回来。以他们的军事实力,逼迫军系送还梅少君应该没有问题,已经千疮百孔,又群龙无首的军系不会成为他门的对手。他不会像马李恒这样意气用事,他已经和柏崇枫达成了协议,他们将联合对付军系以及共享梅兰津这对如花似玉的美貌母女。成功之前,他还要利用梅兰津排挤掉集团内最大的敌人------马李恒。

梅兰津刚刚从刚才无尽的伤心失落中平静下来,躺在床上想着如何应付目前的情况,她知道那些臭男人心里想的是什么。现在梅少君成了她最大的烦恼,为了争取到马李恒的支持,她先是暗示要把女儿许配给他;接着为了收编林一民死后留下的东河海,她又重操旧计;后来三方成立了联合政府,为了拉拢中星军系的方仁智,她又暗示给中间人侯德宝,事成后送上她的女儿。如今,侯德宝已经无用了,方仁智已死,就剩下马李恒和东河海,不除掉这两个家伙,她就无法树立起集团内部的绝对权威。现在萧朝华已经死了,她最大的威胁来自北方,那个下流无耻的柏崇枫。一个计划在她的脑中出现了,她还流着泪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既然男人都喜欢美女,那么还有什么女人不可以办到的呢?特别是漂亮的女人。什么是梅兰津最大的烦恼呢?她的女儿,萧朝华抢去了她,而做为她的母亲,梅兰津不但失去了最大的一件武器,而且没有从军系哪里得到任何好处。

东河海不知道什么时候两眼喷火的站在卧室的门口,梅兰津半遮半掩的喷血造型让他血脉喷张,那裂衣欲出的两座高高富士山,修长浑圆的雪白长腿,半开半闭的檀口,以及黑白分明的迷离媚眼,摆着诱人姿势的半裸美妇人,就像温玉堆成的极品瓷娃娃。他再也忍不住,大吼一声扑上去,死死地压在这个特意挣扎美妇人的身上,粗暴的撕掉她身上的衣裙,让她饱满的双峰解脱束缚,使她流水泛滥的深峡重见光明,叫她燥热的玉体燃烧成一团熊熊的欲火。

梅兰津边喊着不要边半推半就的娇喘,这样的动作更加激起了东河海的欲望。他七手八脚急不可耐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衫,一把撕裂梅兰津的内裤,粗野地洞穿梅兰津的身体,梅兰津大叫一声疯狂的回应着,发出声声愉悦到了极点的欢爱声。一时间,满室春光,两个赤条条的肉体疯狂的纠缠着,如同红龙与白凤的交织,翻云覆雨,杀声震天。激烈的战斗直到华灯初上,这才云收雨住,绣花床上,两人肢体横陈,到处春滴点点。

完事后,梅兰津凭借着无敌的媚功,和东河海组成了对付马李恒的联合战线。梅兰津“浴血奋战”的同时,她手下的艳影别动队的美女战士们,也在以同样的方式一个一个去政府东河海和马李恒手下的高级军官们。

精疲力尽的梅兰津诱使东河海说出了他和柏崇枫的秘密协议之后,娇慵无力的躺在东河海的怀中,吐气如兰的说:“你怎么那么坏呀?跟柏崇枫那种东西谈条件,是与虎谋皮呀,以后等我们把我女儿找回来,我们两个都是你的了,便宜你了。”梅兰津伸出一根玉指轻点着东河海的鼻尖,撒娇的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好吗?”

被灌的迷迷糊糊的东河海哈哈大笑,边在梅兰津的胸脯上大把揩油,边道:“想想。”

“从前,地上只有男人,他们之间互相争斗不休,充满了罪恶。所以上帝便惩罚了他们,你说上帝用什么惩罚了他们?”

东河海在她香艳的红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道:“瘟疫。”

“不对。”

“战争。”

“不对。”

“酒。”

“不对。”

“那是什么?”

梅兰津笑颜如花, 嘻嘻……笑道:“我可爱的情郎,是-------女人。”

东河海突然有一种很坏很坏的想法,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条带着美丽斑纹的毒蛇。可是他偏偏无力去抵抗她的诱惑,不计后果的出卖了自己和柏崇枫,女人是上帝对男人的惩罚。那么她更美丽的女儿是否已经是萧朝华的惩罚呢?他曾经的豪情壮志全都融化了,又一次翻身把梅兰津压在身下,就算是毒蛇,他也心甘情愿的死在她的毒牙下。

疯狂的高潮中,梅兰津一直还在烦恼着,她的身上一直没有爬上那个她最想控制的人,她常常在幻想如果趴在她身上的是他,那么他们的两手将无敌于天下,可是现在她只想让他死,他不死则梅兰津难以掌握天下。

秘书打开了卧室的门,看到这个场面,他没有丝毫的难为情,他大声的道:“报告梅副,刚刚得到的确切的消息,军系的头子已经不治身亡。祝贺你,我的女皇。”秘书轻轻的低下头,向梅兰津表示敬意。

兴奋的梅兰津一把推开正在努力耕耘的东河海,赤裸裸的跑下床,激动的抱住秘书,哭着笑了起来。她通往最高权力的路终于扫除了最大的障碍,现在她突然发现自己没有烦恼了,所以她高兴的笑了,看到自己千方百计却做不到的事竟然这么容易就实现了,她激动的哭了,当然还有一丝丝的遗憾,或许是她没有正在床上打败他吧。

其他的烦恼都算不上很烦恼,柏崇枫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个小小的烦恼。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