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有没有房奴?——试析土地革命论者究竟为谁说话

heyuan 收藏 1 953

与我等求一蜗居而不可得的“房奴”不同,90年前的中国人,甚少为了栖身之所价钱飞涨而翻检荷包的烦恼,却多了几分哀天下耕者无其田的悲悯情怀。


诚然,房价话题之所以炒得火热,并非攥着户口的市民百姓起了多大的作用,广大的农民兄弟更是难以预事,归根结底,仍是我辈朝九晚五,又在网络、报纸上有三分说话机会的上班族齐心协力呐喊的结果。


说起来,民国时代的土地问题也相去不远。


所谓耕者有其田,历朝历代莫不以之为理想,可偏偏农民起义仍是屡平屡起,民国肇建之后,土地革命自是没有的,平均地权也不过是句口号,但各地农民的“群体事件”却是史不绝书,自民元始,几乎无月无暴动,或抢米,或抗捐,或民变,终究是没有出一个喊出“人人饱暖”的洪秀全来。农民自己是如此,回过头再看,反倒是一众受过西学洗礼的知识分子们要激烈得多,客气些的搞搞乡村试验,不客气的搞调查、交提案,思想激进的干脆甩开政府、国会,开始用笔、用枪,为农民拥有田土的权利展开血淋淋的呐喊。


然而,理想下的公平与现实上的平衡永远是一对矛盾,即使是在土地拥有权莫名其妙地变换三四次,农民贫困处境仍难改变的条件下。中国人基于骨子里的均平基因,仍然对近代史上衮衮诸公没能进行土地革命而耿耿于怀,却从未考虑过,原来地主、富农的耕地上,莫非便从没有人劳动过吗?


自然,要论述这道大题,这种反问实在太过苍白,但就在经历过群体记忆的催眠式重建之后,一些所谓“趣事”的真实更令人感觉荒诞。譬如笔者之前听过的故事:文革中忆苦思甜的大会上,大队干部请出老贫农痛斥旧社会的非人遭遇,却不料老农觉悟不高,开口便说当年给地主当长工的时候,逢年过节还有酒有肉,自打有了人民公社,反倒几年都没吃过肉了……笑谈自然只是笑谈,可比笑谈更可笑的是,这种故事偏生太过普遍,让人浑然不知该当如何回应了。



民国有没有房奴?——试析土地革命论者究竟为谁说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