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7.html


王根宝一看到那些人,他刚刚才被鼓起的兴奋劲又被浇灭了…出来的是一群早上过去的“菩萨”!他们有自己的船啊…

不过还是让根宝看到了些许他想看到东西:只见这群“菩萨”才出村口,那河口处就过来一条平底的小木船,上面发出一阵他从来没听到过的声音,然后在船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水花,也不见上面坐着的那个“菩萨”划船,不一会就靠上了他这里的木头桥处!


而那个人穿着打扮果然与当地人不同,花花绿绿的也不知是不是补丁的,果然没有辫子,不过与那些庙里的人完全不同,这一点,根宝完全相信自己的眼力!也不知谁说他们是修行者的?


时间不长,那群“菩萨”就来到了码头,根宝发现早上他们带的那些箱子现在不见了,看来是留在棚户区那里,也不知道里面都带了些啥的?也不知哪个幸运儿又得到他们的东西了…


看到根宝,这些“菩萨”都热情地和他打起招呼来,有的称他老乡,有的是笑咪咪地与他点头,显得特别亲热的样子,根宝是睁大了眼睛,一边也与众人作揖打招呼,一边想看得更清楚些,但是无论他怎么看,都没有看清楚这补丁是怎么补上去的!


过后,这群“菩萨”都是轻快地跳上了船,那身手一看就是常年与船达交道的,而且这些人都背着比鸟枪短了近半的说不出名字的一把扁的枪,枪管顶头处可以看得出那里藏着一把短刀,看来这就是这些“菩萨”们自己用的武器!


每个“菩萨”腰里还扎着一条看样子应该是皮制作的腰带,上面扣着一些自己叫不出名字的东西…显得个个精神抖擞的样子让根宝眼热的不得了,摸摸自己腰里的布条,心里暗暗地想着自己以后也这样去做一跟皮带的!


根宝是越看越惊讶,光是这些不知名的东西已经让人摸不着头脑了,不用说肯定还有更多不知道的秘密!这又从何了解起?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就越发说明这些人的实力强大!


然后看着坐满了人的小木船又在一阵轰鸣声中飞快地离开了码头,后面拖着一条长长的白色浪花,在根宝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直往停在海湾里的那几条船驶去。


根宝突然高兴地跳了起来:轮船!轮船可以这样造啊!原来他通过那条白色的浪花,突然想到肯定是水下面有东西,推动船向前的!这样的船什么地方不可以去?怪不得那些船上不用帆!他是太高兴了!既为自己想到了船前进的原因,又发现制造这种船的这些“菩萨”就在眼前!


正在他高兴之时,傍边却有人不高兴了:

“喂”

“喂”

“喂喂!你这人是聋子还是啥的?!!!怎么换了个这样的人来摆渡!”


现实的喊声终于把根宝拉了回来!还得拉人过河去呢!正处在兴奋之中的他,是手忙脚乱的一阵颠沛,弄得乘船的人惊出一身冷汗,纷纷指着他大骂,问他会不会撑船啊?是不是想淹死他们,直到根宝再三地道歉解释才算完事,不过这过河钱是不用再想要了!


经过这一阵的捣乱,根宝到是也清醒了过来,人家会制造会用,不等于他也会啊!那个响着声音的东西是什么?自己就不懂了,当时自己也没去瞧个明白,这下他又进入懊悔状态,弄得他现在是就象个精神不正常的人,一会儿清醒了就高兴,一会儿迷糊了又犯愁。


又想起刚才过河的那几个,口口声声要回去报告,另换他人来摆渡,这不是对他刚刚想要依靠这渡口收集消息的打算给当头一捧吗?而且今天最奇怪的是,自己在渡口守了一天,竟然是从头到晚就那么几个屈指可数的人,最后还弄出了那么一个天通!弄得不好,这里说不定明天就轮不到自己来了!


根宝就在这患得患失之中迎来了西边的太阳落山,再到天上开始由星星值班,他才到组长家里交掉了划桨,还把自己今天一天没几个人过河的事向组长汇报了下,这组长到是没说什么,还热情地让他明天继续….这才算让他担心明天就要下岗的心情稍稍好了点。


然后拖着一肚子的迷茫和饥饿回到了家里!才进门,还没等根宝把自己今天的遭遇说出来,他家里的堂客已经在笑着数落他了:


“今天人家是不是看你第一次去,特别照顾你,所以很空闲啊?”


根宝现在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了:


“哎!别提了!自从一早送了庄叔唐叔两个过河以后,一直到现在我就空坐在那了!那过河的人到是不少,就是没有乘我船的,对了,那些没有辫子穿着奇怪衣服的人,就是你说的什么“菩萨”大师吗?”


还没等他娘子回话,又猛然有点醒悟地问:

“怎么?你全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我当然知道---我有千里镜!哈哈哈,看到你坐在那里,没什么事情可干的傻样呢!”


“别瞎说!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的?”


“看你急的…都饿到现在了…还是先吃饭吧,晓林….晓林!这孩子,你爹爹回来了!吃晚饭了!”


“这孩子跑哪去了?”没听见孩子回话,根宝娘子一边到屋外喊去一边对根宝说:“你也不用等,先吃吧,我去叫他回来!”


“不用,一会儿一起吃”


其实,这根宝就没想着这吃饭的事,他的眼前不时地浮现那一阵白色的浪花来….


这时门外传来了大声叫喊的声音:


“晓林….晓林!吃晚饭了!”

随着一阵“来了来了!”的声音,根宝看到自己的孩子一脸兴奋的模样从外面跑了进来,还没等他发问,这孩子到乖巧:


“爹!你回来了!”


“恩!你跑哪去了?都这样大了,天这样晚了还不知道回家啊?”


这孩子有点激动地说道:


“爹!我在阿富家看他爹发的洋枪!好多人都在看呢!那枪好长啊!比我还高!”


“这样晚了还看什么?”


本来随口应着的根宝,突然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来,


“什么?什么洋枪?他哪来的?”


孩子还没说,到是他娘子接上话头:


“还不是那些菩萨,哦,现在叫什么“舟山自卫团”的给发的!你在码头那里,自然不知道,今天大家都在看这些菩萨训练什么自卫团的事,所以根本就没人上县城那里去,因此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是没事干了!”


他娘子给他解释了下,就催着大家赶快吃饭:


“好了好了,一个个象祖宗似的,快吃饭吧,有什么话等吃好了再说!”

根宝明显还有点不情愿地,不过肚子也的确饿了,其它事情只好先放一边:

“好好,先吃饭….吃饭了”

带着一肚子的疑问,根宝这顿饭连吃的是点啥都没有注意,等吃好洗唰好,又迫不及待地问起了话,他娘子就把今天白天棚户区里发生的事给他说了一遍:


什么早上那些 “舟山自卫团”的人过来,然后集合了昨天报名的人进行整队,这事情根宝不清楚,于是又打断了问,后来两人是一问一答地说了好久,根宝才总算是有点明白了事情的原委,感情是这些“舟山自卫团”的人在组织这里的人进行训练!


不过他娘子也只是看了个皮毛,只知道他们把人分成十多个人的一小块一小块地在单独练:


“听他们说这样一小队叫什么班!带队的称为班长,这班长都是下面的人选的!就象昨天我们选这组长和村长一个样!”


“哦!这应该是他们那里的叫法,不过人数上要比朝廷的绿营里的队稍稍大一些!那他们都训练点啥?”


“也没练什么,我们看到的就是教怎么站立,怎么左转右转,怎么走步,站就是要大家站的一样齐。你不知道,村里参加训练的人还真笨呢,连方向都搞不清楚,有的时候还撞在一起,闹了很多的笑话呢!


开始去看的人不多,不过后来是全村全区的人都围着看,这样一来就有了比较!有的人就跟着看自己家的人有没有做错,有的时候还喊着提醒呢,也有的是看其它组里的人有没有犯错,要是出错了大家就起哄!


嬉嬉,热闹极了,真比过年还热闹啊!大家都象是看戏一样,啥事情都忘了做,后来村长还组织大家,又派人通风报信,谁家的孩子做的好,谁家的挨了批评,大家还在下面进行相互比较。


听村长说,做的好的就可以升官!那阿富家的就当了个班长,听说做的特别好,就被发了一把洋枪!”


“哦,那你们去看是村长叫去的还是你们自己去的?”


“都是大家自己想去看的,看得人多了,村长怕出事,后来才组织的,这样也好管。”


“那他们有没有什么纪律要求的?”


“听他们说,他们的纪律是很严格的,如果以后参加了,就要遵守什么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现在是仅仅让大家知道有这样一个纪律,还没有执行。


我只听到其中有一条,叫什么一切行动听指挥,就是做什么都要听命令!不能随着自己的性子胡来!其它的如果你想知道,我明天再给你去打听,你看好不好?”


“我看你有机会也帮着问问,这城里的那些外国佬现在怎么样了?看看这帮人与英国佬的关系如何,如果他们也杀英国佬,而且那里已经被他们占领的话,那我们就可以乘机到北面去找找叔叔的尸体了…他们应该不会为难我们的吧?”


“恩!我知道了!来这快三个多月了,一直还没有机会过去!我知道你心里急,不过自己也得小心!你找的那帮子人光是嘴上说的好听,可到现在还不是什么都没见着?”


“他们的确是杀英国佬的!这我打听的很清楚,就是现在他们的实力被官府给消灭了不少,所以那个老大目前行动起来是小心多了…


再说了,我叔大小算是官府的人,虽然他们尊敬他是杀英国佬时战死的,可心里面还是有疙瘩存在,我们的钱又不多,人家嘴上答应已经算是不错了,还是那句老话啊,求人不如求己的,现在有这样的机会,我在码头上多打听点消息,你有机会也帮我多问问…..”


“好!我知道!要不是敬仰你叔…我也不跟你过来了….”


“恩!是我对不起你啊!让你受了这么多苦的…”


“死鬼!就知道嘴上甜…..”

……

两人又说了些话就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