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25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1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松村顿时明白了那个小矮人为什么没有和特攻队硬碰硬的干,是因为那小子知道他的人有护甲,与其发动近战不如远程打击,这法子确实非常高明。

他在赞叹敌人的同时也开始在自己人身上寻找失败的原因,他发现第6师自打制造南京大屠杀后,便一直弥漫着趾高气昂的风气,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把支那人视若草芥,从而特别容易犯下轻敌的兵家大忌。

地精同样在黄梅对这场战斗的经验进行了总结,发现国军各兵种的协同能力不是很好,特别是在像城镇这样的狭窄地带很容易会出现很多的死角和漏洞,从斯大林格勒到格罗兹尼的每次城市战中都表明进攻方的伤亡比例远高于防守的一方。

所以国军要想在那些情况复杂的城市里灵活自如,地精鉴于部队武器装备之类的硬件基本上已经不需要再有什么大的更新,因此把重点放在了一些软件方面。例如用日军汽车的废玻璃和零部件,组合成简易的信息显示器,有大有小,大的和一台电脑差不多,小的相当于一个手机。它们可以与各种装备相互连通,能让指挥官清楚地知道手下每个部队的位置,从而就提高了部队的远程通信与战场监控能力。

8月14日,日军第6师再次进攻黄梅,此时国军已经建立起了稳定的防线,守军装备的155、122毫米榴弹炮、105毫米加农炮和45毫米机炮以及12.7毫米机枪组成的强大火力让日军无所适从,于是他们放弃了正面进攻,开始寻找新的突破口。

谷寿夫毕竟不是白痴,他注意到了黄梅外侧的一些面积不大的地方,便决定从这方面下手把黄梅的国军给包围起来,其中距离比较近的就是孔镇。

不过日军的这一动向很快就被XS1V上的相控阵给发现了,消息迅速传达到了第54师各部的信息显示器上,地精马上带着特种部队搭乘一架林地迷彩涂装的OH-58直升机,进行侦察性的攻击,另有一个步兵团和两栖分队在地面展开行动。

驻防孔镇的国军是刘汝明第68军的一个团,在前一阶段的作战中配合54师截断了日军的部分补给线并给予敌人重创,战斗力还是可以的,不过他们始终没有得到补充和休整。地精因此先让直升机空投一批弹药和物资,然后继续飞往北面一条由日军控制的公路,这时机载雷达和电脑正好发现了日军运输队的踪迹。

地精朝着护目镜上显示的图像瞄了一眼,朝着身后座舱里的士兵们说“大家准备降落。”他开着直升机灵巧地朝着公路侧面的林地转了几圈,上下晃动自己的右手,大伙立即放出绳子索降下去,然后很快散开隐蔽。

地面上的那个日军运输队来自第6师,由于前线兵力吃紧,他们不得不增加车辆运输的次数,哪怕是在有支那人的空中和地面袭击的不利情况下也要如此。

这时日军在公路上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轰鸣声,押运的士兵抬头一看,巨大的怪物正向他们逼近。直升机两侧的火箭弹倾巢而出,击毁了先头的两辆卡车。

后面的日军知道他们肯定遭到了中国军队的突袭,于是纷纷下车拿枪集火射击,但国军的特种兵早已潜伏到他们的身后,狙杀了2个押车的军官和4个机枪手。地精对鬼子毫不客气,冷静地遥控着架在舱门旁边的米尼冈机枪,结果日军的车辆都被击毁,日本兵也被国军全部击毙。

地精下令道“所有人立即清理现场,然后登机,不得有误。”

身穿BDU林地迷彩服的国军特种兵很快就把公路的残骸清理得干干净净,随后登上了直升机,留给日军的只是一个空壳而已。

日军收尸队在几个小时后乘车来到了这里,带队的却又是那个倒霉的松村,他仔细地查看了现场,发现除了一些灰烬以外啥东西都没有。

这时一个日本兵报告“刚才我们发现有一个不明飞行器经过了集结地。”他话音刚落,远处就传来了十分剧烈的爆炸声。

松村好像明白过来,扬手猛抽了士兵一个大嘴巴子,然后怒气冲冲地说“你们还在干什么,还不快给我抓人去!混蛋。”说完他跳上了一辆摩托车,命令日军立即开始搜索。

原来地精在伏击了日军的车队后,又在战斗轰炸机的配合下来到了日军的集结地狠炸了一通,不仅杀伤了大量日军步兵,还击毁了日军用于进攻的坦克装甲车以及火炮和物资,这样一来第6师对黄梅的进攻计划就算是泡汤了,冈村宁次只好下令让他们暂停所有的攻势,并巩固已有的占领区。

可松村哪能咽得下这口气,于是自己带部队进入孔镇附近,哪晓得日军刚在孔镇外围的一堤道出现便遭到了国军的伏击,阔刀雷、燃烧瓶和高能炸弹纷纷四处开花,炸得他们不知所措。紧接着就是国军步兵的精确射击,日军纷纷中弹毙命。

日军97式攻击机顺着爆炸产生的火光出现在战斗区域,由于黑色的浓烟实在太大,飞行员只能凭感觉来进行投弹和扫射。地面很快就传来一阵阵惨叫,被炸的除了国军以外还有日军自己人,不过日军因为他们国军那般充分的防护,所以死伤不少。

松村可以说是第二次被友军的飞机火力给“照顾”了,心里面自然是超级愤怒,这其实也怪他自己没有事先和空军的人商量或打个招呼,要不然这样的损失是可以避免的。

不过他的头脑现在倒也挺冷静,在观察了一番周围的地形后便命令道“给我把那个制高点拿下来,先守住了再说,快点!”

接到命令的日军立即从慌乱中恢复过来,然后在坦克和机枪的火力掩护下,向西边的高地发起进攻。国军掷弹兵使用火箭筒在侧面进行封锁,击毁了5辆97-3坦克和4辆装甲车,狙击手也射杀了一些挥舞战刀的鬼子军官,使敌人的冲击无法继续进行。

地精见国军重创敌人的目的已经搞定,便命令炮兵在进行一番齐射后主动撤离,日军只见四处都在冒白烟,等到烟雾散去,眼前敌人就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松村知道主观蛮干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只好言不由衷地下令撤退,这场战斗使他的联队伤亡过半,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国军在北线不断打胜仗的同时,南线却出现了危险,日军波田部队于8月15日突然攻占了九江和湖口,马当要塞面临被包围的巨大压力。第5战区司令白崇禧(此时李宗仁因为牙疾而退出了指挥岗位)鉴于那里的国军已经达到了拖住日军的目的,便命令其放弃要塞和彭泽,然后向湖北的东南部撤退。驻防的第54师两栖加强团、海军部队和快速工程队立即破坏了所有的设施,按计划撤出了要塞,日军于20日进占马当。

地精和刘华庭得到了这一消息,也觉得他们应该撤下来休整,于是第54师主力将黄梅的防务交给刘汝明的68军,留下一个装甲加强营和工程兵分队协助其防御。刘华庭指挥的部队转移到广济休整,地精则带领直升机群和特种部队准备采取新的进攻行动。

此时独自留在长江的XS1V战斗舰与两栖部队担负了阻击日军登陆和支援友军的双重任务,日军明显感到来自海上方面的威胁,故多次派遣飞机和军舰攻击XS1V舰。但该舰火力十分强大,鱼叉导弹和150毫米制导加农炮击沉了几十艘来犯的日军驱逐舰、扫雷艇和运兵船,并在空军的配合下击落了35架敌机,有力地配合了地面部队的作战,牵制了日军在长江上的很大一部分力量。

不过日军的攻击也给该舰造成了一定的创伤,全通的甲板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弹坑,对飞机的起降有些影响。另外日军有5枚鱼雷击中船舷,两台混合动力发动机动力下降,而且弹孔的缝隙进水,航速有所缓慢,地精马上派工程队加以抢修。

8月19日,地精安排特种部队搭乘直升机到长江上空秘密巡逻,只见江面上到处漂浮着油火、沉船和死尸的残骸,这些都是前些日子被国军飞机和XS1V舰所击沉的日军船只所造成的。

这时他忽然接到潜伏在日军中的特务密报:日军波田部队已经开始进攻瑞昌。

地精笑着说“这帮龟孙想要碰老虎仔的钉子,就让他先顶一阵吧,到时候我小祖宗会出来帮忙收拾的,呵呵。”

这个叫老虎仔的人就是国民党的抗日名将—薛岳,长征时期给红军造成一些损失,这会儿正担任第9战区司令官,日后的三次长沙会战便是他的经典之作,他也正是借此成为国军正面战场指挥作战的将领中的明星。第9战区也是在全国各个正面战区中表现最好的,这也是出于他的严格治军和良好的军民关系。

解放战争时期由于在山东和苏北的屡战屡败,薛岳被老蒋调到总统府担任战略顾问一职,之后又跑到海南当上防卫司令官,并建立了以自己名号命名的伯陵防线,不过这个防线却依然被解放军突破,最后薛岳当然是逃到了台湾。

8月20日这天老蒋通过参谋总长陈诚,给薛岳下达了在瑞昌和德安与日军就地决战的命令,国军关麟征的第32军团连续反击日军波田部队,使其付出了很大代价,但日军依然在海军舰艇的配合下突破了国军在严家山和马鞍山的阵地,准备对瑞昌实施包围。

薛岳认为此时国军如果撤退必然会造成不利的局面,因此命令关麟征必须继续坚持至少一个星期的时间,一定要死死地拉住波田部队,同时请求老蒋立即派遣最精锐的部队过来支援他们作战。

老蒋很快就想到了那个独立第54师,马上就让军委会直接发报给刘华庭和查精武,要他们立即派人前往瑞昌和码头镇。

地精在直升机上早就截获了军委会那边的电报,认为老蒋对他们确实是很信任,于是立即通过电脑命令道“机群马上向瑞昌巡航,航空兵和两栖部队也要过去。”

国军有关部队立即行动起来,准备进入瑞昌作战,伊尔12轰炸机和A-1战斗轰炸机开始对日军进行空中打击,运输机也空投下一些伞兵和物资补给箱。日军在岸边支援波田登陆的军舰因为被鱼叉导弹击中而沉没,步兵和装甲车辆也遭到了很大损失。国军两栖加强团的LCVP快速登陆艇和坦克装甲车迅速冲入瑞昌东北的港口,同32军团的主力对敌两面夹击,很快就把波田部队围困在严家山和笔架山等地。

日军上层听说波田被围,立即派出飞机和部队前去搭救,而且这次他们还动用了大剂量的芥子瓦斯毒气弹,结果使大批国军官兵中毒伤亡,进攻力度顿减。波田部队恢复了他们的士气,开始对国军发起反攻,由于关麟征对毒气并未作出什么有效的防备,导致32军团被迫撤出了港口。

不过第54师的两栖加强团倒是不怎么担心,士兵们很快就穿上了置备在战车里的全套防化装备,并拿出一批解毒剂提供给受到影响的大量友军官兵,从而降低了毒气的效能,拯救了被感染友军的生命。

地精从直升机里面看到了密集的黄色浓烟,知道这肯定是日军放出了毒气弹,但他又得知两栖团已经采取了防护措施,便不由得赞叹起来“这才像是个有准备的部队。”

随后直升机群便展开了三角攻击队形,朝着反击的日军打出了密集的火箭弹和炸弹,日军见国军攻势似乎比以前还要凶猛,便意识到他们的毒气没有发挥作用。于是波田支队便和外侧友军一起向瑞昌的西北方向撤退,那里还有一些没有受损的日军舰艇,他们就这样避免了被歼的命运。

关麟征望着已经撤退的日军舰船和在空中盘旋的直升机笑道“54师真不愧是党国的精锐啊。”

地精在完成支援瑞昌的任务后,便率领机群撤回了XS1V舰,在地面的两栖加强团配合32军团处理善后,留下了一个营的兵力,主力于8月底撤出了瑞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