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0.html


战机翻腾追咬,翩翩起舞,挥洒出千道勾命锋刃;战舰横冲直撞,愤怒咆哮,喷射出万枚夺魂利弹,画面还是那个画面,人依旧还是那些人,沸腾的血液依然沸腾,唯一不同的是这已是播放的第二遍战斗记录。精彩激烈的画面总是让人流连忘返、百看不厌。

这时画面正播放至敌军舰队主力进入己军伏击圈,五神拘鬼时的场景,众人正看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忽闻一声大喝:“好!”大伙都被吓了一跳,循声看去,原来是张月月情不自禁地呼喝出声,不由莞尔一笑,正准备继续观看激奋人心的画面,却又被他接下来一句话惊得霍然起身,齐齐注目,原来他说的是:“五哥,三姐和九妹这仗打得实在太漂亮、太爽快、太解气!可给俺们涨脸啦!”

龙五却好似未曾听见,双目依然盯着那激烈的战斗场面,心神却早已外游。吕玲绮坐在他身畔,一双明亮的双眸也已转移目标,目不转瞬的盯着他,忽然问道:“你认识她们,是么?”龙五依然未听见,宛如坐在这里的只是一副空空的躯壳,而其心神却早已不知飞向何方。吕玲绮的心没由来地一阵刺痛,她仿佛感到有巨大的危机向自己笼罩而来,语声发颤,又问:“你认识她们,是么?”过了好一会,龙五才轻轻说道:“是啊,我认识她们。”既而站起身来朝外缓缓走去,吕玲绮趋步紧跟,两人一路默默无语,静静思索,信步闲游。

龙五抬头望向南方星际,眼睛眨也不眨,目光中泛出浓浓温情,久久不愿收回,好似那里有一只美丽朱雀正思念他,召唤他,寻思:“许久不见,也不知她过得怎样?开心吗?抑或依旧昼夜不分地埋首于无穷无尽的杀戮和算计之中。”想到这里,胸口一阵隐隐发痛,脑海中立刻出现了那个惊世绝艳的丽影。

那是镇守南方七宿的朱雀,是陪伴自己成长的天下无双美女心梦,还是自己八拜之交的生死红颜,更是自己刻骨铭心的爱人。两人自幼及大,十余年相伴相依,十余年同生共死,十余年心心相印,早已情根深种,再也难分难舍。但自己心中却有一道永远也跨不过去的鸿沟,不能也不敢接受她的爱,更只能将自己的炽热爱意深深掩藏起来。每次两人独坐闲谈,面对她那双亮若星辰,流露出浓浓爱意的美眸,自己只能插科打诨,落荒而逃,不敢独自面对于她。自己敢于偷看三姐火辣的身材,敢于偷袭她甜润的小嘴,敢于偷吃她的豆腐,却偏偏不敢牵一下九妹的纤纤玉手。

“或许我该去看下心理医生。”龙五自嘲道。

记得有一次自己伤重不起,九妹皓洁的脸庞上,垂着两颗珍珠一般的泪珠,声音像若耶溪中温柔的流水:“五哥,你答应我,一定要尽快好转起来,越快越好,我日日夜夜的在等着你,守护你。你说过,你永远永远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离去,你可不能不守信用,即便你不守信用,我也绝不允许,追至地府也要随你而去。。。。。。”

念及年幼时因心中恐惧而舍弃妹妹独自逃生,龙五心中又痛又恨,心想:“是啊,我再也不会丢下任何一个亲人独自离去,像只狗一样仓皇逃窜,绝不!”

还记得有一次自己又跑去偷看三姐洗澡,恰逢那天她心情不好,臭骂了自己一顿,自己情绪非常低落,还是九妹,她那双比皓月还要明亮,比泉水还要清澈的眼睛注视着自己,她那比天上的白云还要柔和,还要温软娇嫩的皮肤泛起比大红牡丹还要鲜艳的血色,羞涩万分却坚定无比,柔中带颤地说道:“五哥,三姐心情不好时你就别去偷看她。如你实在想看得紧,就。。。。。。就。。。。。。就看我吧。”

龙五当然不敢去看,只能落荒而逃。但赵心梦的话却深深震撼了他的心,让他不堪重负,喘不过气来。赵心梦在九兄妹中是出了名的害羞,兄妹谈笑之间只要稍稍有一点不正经,她便会羞得面红耳赤,无地自容。对她来说,主动说出这番话绝对比面对死亡还要难上千百倍,但她还是说了,仅仅为了安抚自己低落的情绪。。。。。。

吕玲绮静静地看着他,见他定定地望向南方,忽而神采闪现,忽而黯然落寞,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心儿也越来越痛。

良久、良久。

她忽然问道:“她好看么?”龙五轻声说道:“她是世上最好看的女子。”吕玲绮心中一颤,又问:“怎么个好看法?”龙五柔声道:“她的眼睛明亮清澈,赛过日月。她抬头望月,月儿都自惭形秽,藏入云彩中羞于出现。。。。。。”吕玲绮认识他几近半年,从未想到他竟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那柔柔的声音却宛如万把利剑插入自己的心房,痛得她半天都透不过气来,过了好一会,说道:“还有呢?”龙五轻声道:“她的皮肤比牛奶还要白皙,比缎子还要光滑细腻,比云彩还要温软娇嫩,她去花园赏花,花儿都会羞愧得低下了头,紧缩花瓣,垂下枝叶。。。。。。”吕玲绮紧紧咬住嘴唇,泪珠儿在眼眶中溜来滚去,强自忍住,又道:“还有吗?”龙五温声道:“她的嘴唇比最红的花儿还要娇嫩,还要鲜艳,她的嘴唇湿湿的,比花瓣上的露水还要晶莹。她站在水边,倒影映在清澈的水里,鱼儿都不敢在水里游,生怕弄乱了她美丽的倒影。她白雪一般的手伸到水里,柔和得好像要溶在水里一样。。。。。。”心脏传来的阵阵绞痛刺得吕玲绮身形一晃,差点摔倒在地,龙五急忙扶住她,问道:“怎么啦?”吕玲绮摇摇头,强笑道:“没怎么,可能有些疲累,我们坐下休息会吧。”

吕玲绮掏出手绢,垫于地上,招呼龙五坐下。可是一张小小的手绢又怎能坐下两人?龙五移开两步,随意地直接坐于地上,无意识的动作却又刺得吕玲绮心中发酸泛苦,难受之极。良久,吕玲绮幽幽问道:“她真有如此好么?”龙五微微点头,未有回语。吕玲绮感到眼中已泛出水珠儿,溜来滚去的,好不难受,强定心神,苦笑道:“你形容她闭月、羞花、沉鱼,怎不把落雁也一并说了?也好让我瞻仰完全这位旷世美女的绝代风采。”龙五愣了一下,道:“落雁?”随即又轻笑道:“你不是已见过了么?”吕玲绮一怔,纳闷道:“我见过?”龙五笑道:“是啊,你见过了的。她不落雁,只落舰。她一发怒,上万艘钢铁巨舰、千万条生命齐齐坠落,又岂是仅仅落几只小雁儿所能比拟的?”吕玲绮恍然大悟,喃喃自语道:“是啊,落雁岂能比拟落舰?相貌又堪能比拟智慧?”她想着念着,感知情敌过于强大,灰心不已,自己与心上人之间的距离已越来越远,只觉内心酸苦无比,泪珠儿终究还是忍不住从眼眶中滑落。她又有些不甘心,问道:“她是黄诗珊上校还是赵心梦上校?”

龙五正待回答,忽见远处倏闪过一抹亮光,极像光学仪器反射出的光芒,心中一凛,急合身扑向吕玲绮,抱着她就地两个滚翻,滚出五尺,藏于一株大树背后。就在他俩滚翻之际,忽听“噗!噗!噗!”三声枪响,吕玲绮刚才所坐之地,那张垫于地上的淡黄色手绢上倏然出现了两个深深黑洞,把手绢中央绣缕着的那朵白色牡丹花打得瓣落枝折。

突如其来的深深危机却并未让吕玲绮感到丝毫害怕,这时她满脑满心就只有一个念头,心中狂呼:“第三次了!这是他第三次抱住我,第三次救了我的命,这绝不是巧合!这是天意,这是老天爷赐予的缘分!无论她是谁,无论她多么强大,我都要击败她,绝不放弃!”她既下定决心,刚才的灰心丧气就已不翼而飞,任由龙五压在自己身上,顿时一丝绮念油然而生。她虽觉羞涩,却绝舍不得就此推开他,反而紧紧回抱住他,紧贴住他的身体,感受他的心跳,感受从他身上传来的强烈男性气息,那种气息让她迷醉,让她感到幸福和甜蜜,只盼两人就这样相互拥抱一辈子,直至死去的那一刻,身心紧贴,永不分离,浑然没有考虑下一秒自己是否会被敌人狙击手打死。

不过,她心中也隐隐感到有些不妙,沉重、压抑之极,一时间却又想不到究竟是哪里不妙了?正自猜疑,忽见手绢上的两个幽幽黑洞,顿生疑惑,心想:“明明响了三次枪声,怎地只有两个弹孔?”想至这里,顿觉心惊肉跳,连忙仔细观察身上的龙五。

果然!

只见龙五面显苦色,额头上已渗出密密细汗,从他右胸滴下的一串串龙眼大的血珠子染红了吕玲绮的白色衬衣。这一下可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瞬时间,什么绮念、羞涩、幸福、甜蜜。。。。。。通通消散至九霄云外,余下的只有心痛、担忧和焦急。她急忙用力,想与龙五换个体位,让他躺在地上,方便自己伏于他身上,好挡住接踵而来的枪弹。

龙五伤势本就未好,这时又中一枪,痛得差点晕厥过去,却发现吕玲绮使力想掀翻自己,伤痛之下竟差点被她得手,不由一怒,低声喝道:“傻妞,别乱动,有敌人狙击手。”顿了一顿,又骂道:“他妈的!难道老子就那么像色狼么?难道老子就那么饥渴难耐,非吃你豆腐不可么?”他呵斥了几句,怒意仍未减,又发现吕玲绮非但未安静下来,反挣扎得更加厉害,见她竟如此任性,龙五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喝道:“还要乱动是吗?你生怕老子吃你豆腐,老子却偏偏要吃。”说罢,两腿紧紧夹她的双腿,两手放开她的双臂,猛然袭向她挺翘的胸部,轻轻握住,低下头来,吻上她娇艳的红唇。

吕玲绮被他突然袭击,拿住了要害,顿时如遭雷击,她哪受过如此亲密接触?脑中一片空白,身体一僵既而又软了下来,浑身无力,不再挣扎。她只觉唇上传来一片温润,闻着他身上汗血交融的味道,鼻吸间能嗅到他身上散发的男性气息,感受到胸部在他怪手作弄下,传来一阵阵酥、麻、痒说不出来的异样快感。。。。。。

“不。。。。。。不要。。。。。。嗯。。。。。。”吕玲绮声如蚊鸣,喉咙里发出一声窒息般的嘤吟,小嘴情不自禁地微微张了张,一条令她心跳的软舌滑溜地钻了进来,口中丁香无处可避,被它撩了个正着,双舌缠绕一息,即又分开,瞬即又缠绕一起,她哪堪受这刺激身心的亲密接触?只觉这滋味极其美妙,浑身飘飘然,身子轻颤着,又热又软,瞬间就迷失在大胆、火辣,令她回味无穷的热吻之中。心上人的热吻之下,她的身体越来越软,如同去了骨头般软绵绵地缠绕着龙五身上,甚至在他坏里扭动、摩挲,她的激情已被点燃,心怀已在热吻之中对心上人完全敞开,生涩而热烈地回应着。

龙五嗅着她鼻息之间的香甜气息,嘴里享受着那香津软舌,手里轻抚着那对饱满、圆润、挺拔、结实、富有弹性的酥胸,美妙的感觉让他舒爽到心颠儿去了,也陷入了短暂的迷失,竟暂时忘记了伤痛。吕玲绮生涩而热情的回应将他陡然惊醒转来,大骂自己糊涂,怎能在这生死关头做这些混帐事,他急忙放开吕玲绮,爬起身来,藏于树后,低声叮嘱道:“傻妞,千万别乱动。我去去就来。”说罢,飞速朝前方潜去。他速度极快,肉眼几乎不可视,只有地上那一滴滴猩红刺目的鲜血在无言述说着曾有人从这里飞过。

对方狙击手显然也是名高手,他准确地捕捉到了那一丝淡若无痕的飘渺身影,狙击枪急速而精准地锁定。这一瞬间,龙五感知道自己已被敌人锁定,那是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危险到极点,让人寒毛倒立的惊悸!这种感知危险的本能,是每一位优秀的特种战士都必须具备的直觉,它总能在关键时刻救人一命。这种直觉再一次救了龙五的命,他忽地向右急速滚翻,接着腾空而起,只听“啪!啪!啪!”又是三声枪响,三粒狙击弹与他擦肩而过,子弹呼啸而过带起的强烈气流刮得脸上生疼。龙五心知遇上了好手,不敢大意,猛地提高速度,做着无规则变线移动,此时他的身影快得连那一丝淡淡痕迹也好似被抹掉了一般,凭空消失了!

那狙击手见对方竟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和速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之中,登时大惊失色,暗叫道:“糟糕!竟然遇见精通五十米内消失潜行的顶尖特种战士。”他自知不敌,心中慌乱,顿时萌生退意。他拿定主意,随即在伏击点上做了些简单伪装,便朝身后树林退却。

作为一名优秀的SS级特种战士,他当然会在选定伏击点时就准备好退路,这是特种作战的基本常识。一名高级别特种战士一旦进入树林,则犹如鱼游大海,再也无迹可循,即便敌人要强上一些,也无所畏惧,只要不还击,光逃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倏然间就从伏击点消失无踪,身形飘忽不定,犹如兔起鹘落,几个纵跃之间就已奔至树林边,心中大喜,正待奔入树林。忽然!一种惊悸灵魂的危机感自心灵深处直冲而上,瞬间就布满了全身。他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大骇之下,凭借直觉,狙击枪朝左右分别连击两枪,但一切都已太晚,眼前这一幕让他至死也无法忘怀。

只见左右各有一条身影如鬼魅般朝自己急速扑来,身影奔扑中诡异地轻轻一飘,就那么轻轻一飘,竟然!竟然!这一飘就飘过了近距离激射而至的狙击弹,与此同时,两条身影的右手微微晃了一下,他顿时觉得自左右两肩忽传来一阵巨大推力和钻心疼痛,他的身体竟被这两股巨大推力掀得倒翻于地,再也爬不起来,定神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左右两肩已各被一柄军刺洞穿,竟将自己活生生钉在地上。

两条身影缓缓走近,左边之人乃是一条铁塔般的黑壮大汉,右边之人乃是一个俊秀飘逸的公子哥儿,这两人相貌、气质大相径庭,却又都是一脸狠毒、酷厉。想及身后还有一个邪味十足的顶尖特种战士,他不禁暗暗大叫倒霉:“怎地在这小小的荒凉星球上竟然聚有三名顶尖特种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