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峰长期潜伏“日记门”后的思考?

因涉嫌受贿犯罪,广西壮族自治区烟草专卖局销售管理处处长韩峰3月13日被批准逮捕。(3月14日《新京报》)


经由一部日记,韩峰自我暴露,与2008年经由一盒香烟,南京市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自我现形如出一辙,同属腐败官员的“非制度性”发现,同有网络穷追猛打的非制度性功绩,本质上与小偷偷出贪官、情妇牵出贪官之类偶发事件无别,都不是制度反腐的成果。在自己不小心露馅之前,甚至在舆论压力未到达之前,他们都是好官。


问题在于,当地负有对干部考察、考核、监督、检查等使命的组织、人事、人大、政协等相关部门,特别是专司反贪的职能部门,对于过着“韩峰式生活”、可能是 “潜伏”的腐败分子的官员,能否及时发现并严格审查?这不,据媒体近来对“日记门”公开报道的信息,在制度框架内,韩峰能跟随老领导升迁而升迁,能先后任两市局长,受贿得逞并调入省局履新,能让来宾市原副市长、现政协副主席黄桂廷在事发后仍挺身而出为其强力辩护。


综上,“日记门”热闹的价值不在于剖析韩峰表面与私下两副嘴脸的对立统一,韩峰落马的意义不在于网络问政又一次督促了检察机关,而在于鞭策我国制度反腐的查漏补缺。否则,写日记的韩峰原形毕露了,不写日记的王峰、李峰、张峰们还可能安然“潜伏”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