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亲自发表《捕蝗说》,教导臣民如何除蝗虫

康熙御制《捕蝗说》


康熙写过一篇《捕蝗说》。他对捕蝗,并不单象过去的一些帝王那样下一些冠晚堂皇的捕蝗诏令,而是亲自到蝗区作调查研究,对于捕蝗经验加以总结,再加以推广,因此能对症下药。他也下过不少灭蝗谕令,其内容或由研究捕蝗史得来的,或取自蝗区农民的经验。他的《捕蝗说》,可以说是一篇学术论文。 文中根据蝗虫生活史每一阶段的特点,提出了相应的捕灭方法。文中写道: “古人欲弭其灾,爱有捕蝗之法。朕轸念民食,宵肝不忘。每于岁冬即布令民间,令于陇亩之际,先掘蝗种,盖是物也除之于遗种之时则易,除之于生息之后则难;除之于犀弱之时则易,除之于长壮之后则难;除之于跳跃之时则易,除之于飞扬之后则难。当冬而预掘蝗种,所谓去恶务绝其本也”。 灭蝗先灭卵,这是农民总结出来的经验。康熙将其条理化。冬天在田里堀地,把蝗卵翻出来冻死,所谓的“除之于遗种之时”,此时灭之,此蝗卵变成成虫后再行消灭要容易得多。可见,康熙是懂蝗虫发育史和不同阶段的习性,而这种知识对灭蝗是有利的。 文中接着写道: “至不能尽除而出其土,其初未能远飞,厥名曰蝻,是当掘坑举火以聚而驱之歼之。若姚崇遣使捕蝗,以诗人秉升炎火之说为证,夜中设火,火边掘坑,县焚且瘗。盖祖诗人遗意也。又晨兴日未出时,露气沾濡,翅湿不能飞,掘坑以驱之,尤易为力。” 意思是,如果冬季的机会错过了,则应当在蝗卵刚变成幼虫时加以捕灭,即“除之于犀弱之时”。如果这个机会也错过了,那就应该在它会飞以前把它消灭。早在唐代,人们于夜晚点起火来,并在火边掘坑。蝗虫如蛾之扑打,必群聚飞来。人们一边焚烧,一边埋葬。或者在黎明时,乘露水未干、空气潮湿之际进行捕打,此时蝗虫的翅膀尚湿,不便飞行,易于作业。《捕蝗说》一环套一环,对捕蝗是有实际意义的。




除《捕蝗说》外,康熙还有其他捕蝗言论。如三十年(1691年)九月,谕大学士等: “朕咨访蝗虫始生情状,凡蝗虫未经生子而天气寒冻,则皆冻毙,来岁可复无患。若既经生子天气始寒,则虫已冻毙而遗种在地,来岁势必更生。今年寒冻稍迟,蝗虫已有遗种。” 从“咨访”二字来看,康熙的捕蝗知识显然大都来自民间。他知道蝗生卵时的天气寒或暖,对来看蝗情有极大关系。 针对康熙三十年寒冻来迟,蝗虫已经产卵,上谕: “朕心预为来岁深虑,宜及早耕耨田亩,使蝗种为覆土所压,则其势不能复孳。设有萌孽,即时驱捕亦易为力。可传谕户部咨被蝗灾各地方巡抚,责令有司晓示百姓,务于今冬明春及早尽力田亩,悉行耕耨,俾来岁更无蝗患。倘有田亩不能尽耕,来岁蝗虫复起,亦须尽力驱捕,无致为灾。” 康熙对于当年冬季寒冷推迟,蝗虫产卵而十分忧虑。因此,他提出了新的捕蝗对策:耕耨,下令“被蝗灾各地方”把地翻一遍,把蝗卵翻到下层使其压死闷死,漏网的虽未死到来年也不会爬出地表。这些措施简单易行。 规定各地发生蝗灾要上奏。康熙对奏报总要加些朱批,作出具体指导。如四十八年(1709年),京天气不正常,久而干旱,飞蝗过境,给秋禾造成很大损害。飞蝗离去后,产下的卵块很快孵化成遍野蝗蝻。康熙接到奏报后,立即责成直隶总督组织吏民,趋蝗蝻未生出翅膀的时机,限期扑来。灾区各县吏民迅速展开了灭蝗活动,邻近的非灾区吏民也赶来助力。如宣化府怀来县知县许隆远,亲率600名丁壮,赶到虫情最厉害的昌平州桥子村协同并力,昼夜扑打。大家在前方掘条状壕坑,手持扫把从后方驱赶蝗蝻向前跳动,待蝗蝻纷纷跌落入坑中,随即用土掩埋掉。康熙亲自到现场巡视,鼓舞了吏民们的情绪,很快地,蝗蝻灭除净尽,加之次年天公作美,落了场透雨,秋天获得了较好的收成。 又如五十一年(1712年)六月初,直隶巡抚赵弘燮奏报,宝坻、丰润、霸州、文安、通州等处发生蝗灾。康熙立即传谕: “蝗蝻往南飞,前头飞了,后头都跟着飞,再不散的。他(它)要死都在一块儿。恐地方官跟着后头打,就赶不上了。看他(它)从那里飞,在前头迎着打,打得急些,东西北都是这样。钦此。” 这种事半功倍的捕打法,是康熙总结前人经验和多年观察积累起来的。直隶巡抚赵弘燮接旨后,飞饬道员各属委员及地方官:“凡遇蝗蝻,悉钦遵迎头捕打,务期净尽。”地方上按旨做了,果见奇效,宝坻、丰润捕得蝗蝻八百余石,霸州、文安一百余石,通州等处一百四十五石,滦州三百余石。六月十九日,赵弘燮奏报:“各处蝗蝻将次捕净。”康熙接到赵的奏折,并未让他中止行动,而是考虑飞蝗每年有两次产卵,遂朱批:“飞蝗已过时候,想是不能再飞。唯恐遗种成蝻,晚田可虑。凡经过处留心。” 康熙捕蝗旨意,有的地方官因错误地认为蝗虫是神的主使,不可用人力捕杀,而顶着不办的。康熙批判了这种听天由命的思想。三十三年(1694年)四月,他在谕内阁时说:“朕处深宫之中,日以闾净生计为念。……或有草野愚民云‘蝗虫不可伤害,宜听其自去’者。此等无知之言,切宜禁绝。捕蝗弭灾,全在人事。应差户部司官一员,前往直隶、山东巡抚,令申饬各州县官亲履陇亩,如某处有蝗,即率小民设法耨土覆压,勿致成灾。”这对于破除迷信起到积极的作用。


参考文献 闻性真,康熙与农业,故宫博物院院刊,1983年,1期,27-29页。




——先掘蝗种,除之于遗种之时。


——来岁蝗虫复起,亦须尽力驱捕,无致为灾。


——凡遇蝗蝻,悉钦遵迎头捕打,务期净尽。


——捕蝗弭灾,全在人事。


——如某处有蝗,即率小民设法耨土覆压,勿致成灾。



果然是千古一帝,字字珠玑,我辈叹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