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大海洋:4、5、6

懒猫1181 收藏 0 106
导读:逐鹿大海洋:4、搏击印度洋[作者:全维战论者] 当有实力的那一天,我们走出陆路迈向大海洋,本世纪应该需要建造六个航母战斗群,太平洋舰队配备三个,再在印度洋面上也配备三个,而其中分别各留守常驻于东海和南海海域一个,分别的另两个就轮换值班于太平洋和印度洋海面,这样即可保卫我近海防御,又可实施远洋长距离的商务贸易船只往来的顺利和畅通。 先不提太平洋的重要性,单就印度洋海面的安全问题,无论是现在或还是不久的将来,都是很重要的,也是很繁重的,由中国与非洲或欧洲的经济贸易交流往来,基本上都是打此通行,其去

逐鹿大海洋:4、搏击印度洋[作者:全维战论者]

当有实力的那一天,我们走出陆路迈向大海洋,本世纪应该需要建造六个航母战斗群太平洋舰队配备三个,再在印度洋面上也配备三个,而其中分别各留守常驻于东海和南海海域一个,分别的另两个就轮换值班于太平洋和印度洋海面,这样即可保卫我近海防御,又可实施远洋长距离的商务贸易船只往来的顺利和畅通。

先不提太平洋的重要性,单就印度洋海面的安全问题,无论是现在或还是不久的将来,都是很重要的,也是很繁重的,由中国与非洲或欧洲的经济贸易交流往来,基本上都是打此通行,其去往非洲大陆的商船是必由此径,而去欧洲的要道,也是以此为主,虽然我们打通了西北的欧亚大陆桥,也打通了由巴基斯坦通往中东直达欧洲大陆的交通要线,但种种迹象都已表明了陆路运输是远不及海上交通运输的便利和效益。

的确,非洲与欧洲那两块大陆对我国的经济刺激太有诱惑力了,中国若失去这两块大陆,那将是很不乐观的。

从世界地图上,我们不难发现,出往印度洋海面的也就是三条要道,一个是通过台湾以东洋面向南绕行而去,另一个是重中之重的通过我南海海域直穿马六甲海峡的那条黄金要道,再者就是从南疆境地插入缅甸国直上印度洋海面。

然而以上三个地区,又是充满了极其风险的地方,一是台湾还没有回归,二是东南亚众邻邦与我海洋领域的纠纷未解,三是美印两个恶徒一直将贼眼盯着缅甸,而导致这种对我不利困局因素的,也正是美印这两个国家所起的作用,美国的意图是要围堵我国的发展,其印度则想独吞印度洋为他家的一个内海。

如此这般的霸权野心,我们必须有所准备去打碎这两种的阴谋,不但要尽快解决因历史遗留的台湾问题,还要控制好我南海海域,更不能让美印在缅甸有任何得逞的企图。

要达到以上之目的和战略,我们就必须要拥有一定的可威慑的国防力量,撇开核子力量不说,中国应该对印度洋海面有所加强那里的军事力量,趁印度军事力量还没有真正的崛起以及美国军事力量的过度分散,先行于他们在印度洋的各个领域,尤其是关键要道的领域埋下我们的剑锋,笔者在此比较看好斯里兰卡马尔代夫马达加斯加、塞舌尔等国的地理位置,就防范和截止印度鬼而言,笔者更看好的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与缅甸,再者可以考虑在伊朗做点动作。

对以上那些小的国家,我们应该倍加珍惜与他们的交往和友谊,我们无法做到如美国那样的横行霸道,但我们在推行和谐世界理念的同时,辅配它的不能没有军事力量的这一渗入,否则谁又愿意与一个弱者为伍呢?而这种军事力量的渗入,为了避免所谓的那些威胁论之类的言辞,我们可以隐性推行和部署。

马六甲海峡那个要道,我们在介于东南亚各国中,不能不在这个要道旁找到一个支撑点了,即使找到了就要永恒定位在那里,其目的就是保障我们出海涉洋的畅通性。

逐鹿大海洋:5、面向海洋思索[作者:全维战论者]


每当一想起海洋的这个事儿,我们的悲剧起因,是可以追溯到远至明朝的,在那个“片板不许下水”的时代,炎黄人只能日耕于晓,昏落于归。

但是所有这样的意识,我认为都与那时的人口过少有关,人少了自然看到的就是地大物博,由于技术的影响和海事技术的轻淡,中国一直不能出海,也就缺乏对海洋的认识和了解,更谈不上对海洋的拥有,因为陆路资源能够喂饱人口的饥饿,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去涉足海洋的可能性。

中国的历史,上下五千年以来就是一部不朽的奋斗史,有哪朝哪代不是在内患外忧中度过,但对那些血与泪的考证,我们不难发现,中国的斗争主要还都是表现在抵御内陆高原突厥的犯侵,无论是那个长城或是那个西部辽阔沙漠的苍凉,古城墙外的故事,沙场点兵的金戈铁马,至今是不绝的,在传诵着的,所以你再看看,沿海地带的我们,除了部分有过抵御倭寇的足迹,那就直到近代的大门槛都不曾有过下海的履历。

很多遗憾是无奈的,中国不是没有下过海,而且对海还有过辉煌的探索,但那些只是昙花一现的壮举,今天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郑和这个先人,而且一说到郑和都会自然而然地把他和大海连在一起,但那些辉煌也都随着郑和的远去而远去了,直到新中国成立以前也还是没有复返。

这个原因我们必须要寻找,我们必须要研究,我们必须要重视,因为今非昔比了,现在大海洋对我们太重要了,过去我们从不担心海上的来敌,那仅仅是几个倭寇而已,甚至都不需要一个什么海防的设立,但自从1840年那个大英帝国的炮声响起,它才开始真正地震碎了我们中华民族不重视大海洋的昏睡心灵。

原来我们所要抵御的外患不止是西部高原的突厥,比高原突厥更凶猛的大盗开始来凌辱我们的家园了,那就是当年身披炮坚利舰的西方列强们,君不见我当年大清王朝的海军舰队亚洲第一,君不见就是那支强大的亚洲第一舰队被小日本撕毁,不!撕毁的不是日本人,是我们自己轻淡的海洋意识。

近有一百年的挣扎,我们才得到独立和自由,现在我们有条件了,加之人口的过多,从人类对资源的需求上来讲,物质追求已经与大海洋息息相关而不可分离了,我们要有足够的能力来打造属于我们的海洋乐园。

大海洋,我们姗姗来迟了,过去那些凌辱过我们的西方列强们,还是身披着炮坚利舰在海面上荡漾着,有太阳旗、有星条旗、还有米字旗等等,而我们的五星红旗又在哪?他们堵截了我们出海的要道,还想继续把我们囚困在陆路上生存,而我们在准备着什么?中国的郑和在哪里?中国的邓世昌在哪里?还有我们全亚洲乃至世界第一的舰队在哪里?

但愿我们的步伐走的快点,让强大的航空母舰纵横四大洋海域,让我们强大的潜艇驰骋在四大洋的每一个可以达到的角落,让我们的五星红旗飘扬在全球每一寸的土地上,用我们强盛的姿态来慰籍我们已去的先人,用我们叱咤全球的身影来告慰我们的先人们曾经用血和泪浇铸的渴望!

逐鹿大海洋:6、扬帆雷霆出大海[作者:全维战论者]

茫茫浩瀚的大海洋上,终于出现了五星红旗的身影,我们不是大海洋的弃儿,中国海军威武的姿态屹立在惊涛骇浪之中,并以他们过硬熟练的技术驾驶着我们的海上利器,可以达到全球海域的任何一个地方,一曰为出访,二曰为训练,三曰为保护我们的商贾船旅,在辽阔的太平洋上,在无边的印度洋上,我们的舰队虽然还不是很强大,但以我们的精神和气势,也是令任何强手都不敢小视的,或许这是我们走出陆路的第一步,或许这是我们扬帆起航的开端,但这些动作和迹象都正在向世人表白,大海洋不能没有我们中国人的身影,邓世昌的后代各个都没有孬种!

然而在当今,我们还必须得承认,就国防科技而言,我们相对于西方列强发达国家的海洋军事力量,其差距还是很大的,每每谈到这些,我们当代的子民就无休止地在诅咒我们的先人,其实不必这样,即使我们气得把地球跺出一个窟窿,也无法弥补我们的缺陷和短项,我们唯一能做到的就是痛定思痛,自我超越,打破一切困束我们意识理念的界限,再去自力更生地完成我们先人没有完成的事业,因为邓世昌的理想与慈禧太后的理想绝对不是一码事。

现在我们的海洋意识增强了,如实说一个陆路大国今天能将头脑从广漠的陆路一下子转向浩瀚的大海洋,这个思想转变的过程是痛苦的,是承受过血与泪洗礼过的,也是在痛苦之后做出的一个成熟而又正确的抉择,一个甲子年过去了,我们还只是完成了我们的近海防御,当惊讶之际听到我国要建造大型舰船时,我作为一名当代的共和国公民,一个普普通通的草根,甚是激动不已,我的忧患,我的关注,不真好同我的千千万万位华夏同胞们一样的期待吗?我们的爱国之心得到了应该得到的应证,相信这种举措是乃我民族上下同欲的,同欲者就一定会胜的。

历史告诉了我们一个真实的过去,我们虽然没有亲历过那些血与火的时代,但苦难的硝烟并没有从我们的头颅上散去,在看遍了我陆路上页页杀戮的血腥,我们已去的冤魂野鬼们还在我们曾经被铁蹄践踏过的热土上痛苦地嚎叫着,那声音很凄惨,也很近,也很绝望,或许这种声音已经在告诉我们今后应该怎么去做了。

我们藐视一切之敌人,尤其是来自于大海洋上的敌人,既然我们做出了迈向大海洋的这一步,那就走出去吧,没有什么好顾虑的,带着先人们无奈的呐喊和淳淳在耳的教诲,驾驶我们如狼恶虎般的铁骑去叱咤大海洋的胸怀,以一种无畏的闪电般的雷霆和霹雳,让一切来敌在我们劈波斩浪的脚下颤粟。

建设一支强大的远海防御的时代就在我们的面前,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拒绝,去回避,去耽搁,不要让历史的悲剧再在我辈的身上重演,我们应该时刻听从党和国家的召唤,要人的我们应该出人,要力的我们应该出力,要钱的我们应该出钱,要智慧的我们应该献出我们的智慧,国之不强,又何以安哉?

既然已经我们已经坦荡地来面对世界,为了求生存求发展求突破,我们就应该以强势的姿态站在地球之巅,在打造我们的远洋战略的同时,从心理和气魄上就要有绝对的优势去压倒一切之敌,笔者认为打造我们的远洋战略,就必须眼向高出看,望得更远些,何谓此言?笔者的意思就是要建立健全好我们的远洋战略,就必须要让我们的航空航天之科技于先行,先以天带海,再以潜舰并进,初步着眼于太平洋与印度洋这两个板块,在设计开发和研制我们的战略武器时,应该抛开众小鬼,超越美帝国,不求与美帝国同肩齐步,去搞那种金功罩铁布衫,但求有我们的一剑封喉之技,重在信息、不对称或隐形技术上的突破,有熟练的上下、左右与前后方位的整合能力。

对这种蓝图,我们不必心怀幻想,要一步一步地去实现这个强大的战略体系,直到把它全部地完成,要竭尽全力地去同步造就属于这一宏伟战略的人才,要让他们身集古今中外之学识和先进的海上战技,尤其是大海洋之理念和意识。

大海洋,我们准备来了,请你接受我们华夏人对你的渴望和热爱,我们要来就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在你的峰尖纵横,在你的浪涛上驰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