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四十二节又见甄祖心

wanglong6410 收藏 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11月底,李建光打电话告诉荣飞他和陈丽红的结婚日期定在12月7号。婚礼将回北京办,典礼后再回北阳宴请同学朋友。荣飞在电话里表示祝贺,答应了李建光的要求。李建光让荣飞转告单珍,如果有时间的话,请单珍也过去。 12月10号,荣飞意外的获得一次去北京出差的机会,卢续让他送一份机密文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11月底,李建光打电话告诉荣飞他和陈丽红的结婚日期定在12月7号。婚礼将回北京办,典礼后再回北阳宴请同学朋友。荣飞在电话里表示祝贺,答应了李建光的要求。李建光让荣飞转告单珍,如果有时间的话,请单珍也过去。

12月10号,荣飞意外的获得一次去北京出差的机会,卢续让他送一份机密文件去部里。任务非常简单,他只要将文件送达三里河的总部,取到回执便成。

邢芳给荣飞准备了换洗的衣服,还给他准备了路上吃的煮鸡蛋,还有一小包盐。荣飞感到好笑,好像自己要去多远似的。荣飞跟邢芳说了李建光和陈丽红的事,现在大概在北京度蜜月吧。邢芳说正好可以去看看他们。荣飞很想叫上邢芳一起去,但邢芳不可能请到假。

北京远不如记忆里的亮丽。和北阳不同的是,出租车这种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已经很多了,车种也是五花八门,甚至将皇冠一类豪华车充当出租。不过人们乘坐出租的很少,市内出行基本依靠公交和地铁,而地铁只有二条线,直线和环线还不交叉。荣飞从北京站出来乘坐直线地铁到木樨地下车,步行到三里河总部,熟门熟路的,因为记忆里他无数次进入这个大院门。不到一个小时便将公务交割完毕了。从总部出来,荣飞在月坛南街的街口用公用电话给李建光家去了电话,家里没人接,荣飞思忖半晌,最终给甄祖心的单位去了电话,甄祖心倒是在,电话里很是惊喜,问他现在哪儿?问清楚后让荣飞原地等着她。

甄祖心已经出名了。荣飞在拨电话前曾有片刻的犹豫,要不要联系她呢?鬼使神差的拨了电话,荣飞只好在街口的书摊前等。85年的时候,书摊也算北京的一景吧,只是越来越多的准色情的东西开始充斥书摊,悬挂的海报上不乏有不惧寒风的半裸女郎。

大约一个钟头,荣飞已经冻的双脚发麻时,甄祖心终于来了。她从一辆波罗乃兹下来,穿着大红的羽绒服,浅灰色的围巾围住了半张脸,“对不起,让你久等了。冻坏了吧?”荣飞钻进等着的出租车,“放下电话就后悔了,应当我过去来着。我们去哪儿?”“你住下没有?没有?住我们招待所吧?”荣飞想了想,“算了,我在建国门那儿找一家旅馆吧。”一来离李建光家近,二来为甄祖心着想。“好吧,师傅,去建国门。”

荣飞登记了一个标准间,他在硬座车上挤了一夜,现在最想做的是洗个热水澡。他在卫生间里用热水洗把脸,出来时见甄祖心脱掉了外套,两年不见,她更漂亮了,身材前凸后翘的,极为性感。

“荣大哥,你肯定没吃早饭吧。我今天请了假,专门陪你。我带你去东来顺吃火锅如何?”

“客随主便吧。不必要请假陪我,部队的纪律很严吧?我来办点小事,已经办完了。我就是看看你。”

“先不说别的,咱们吃饭去。”

荣飞确实饿了。于是他们再打的到前门,甄祖心没有围上她的围巾,看来她还没有出名到举国闻名的地步,不担心被倾慕者包围。饭店大堂的二个女孩目不转睛地盯着甄祖心,不知是认出频频在电视亮相的她呢还是惊艳她的美丽。和极品美女走在一起的感觉就是很爽啊。

在东来顺饭店角落里找了张桌子,点了菜,等着火锅煮开,“我们喝点酒?天气凉。喝点白酒?”甄祖心说。

“呵呵,没想到你还是女中酒仙。算了,我下午有事,你呢,怕是部队有纪律吧?”

甄祖心仔细打量着荣飞,“你好像胖了一点。最近为什么总不回信?是不是工作很忙?”

“同行嘛,你应该理解。”

“同行?”

“我为军工服务,军工为军队服务,我们不是同行?”菜已经上来了,荣飞夹起切的薄薄的羊肉放在锅里,鲜红的肉片立即变白了。他不禁想起自己一手打造的荣诚火锅。

“这么个同行啊。我还以为你辞职专搞歌曲了呢。你不做职业音乐人太可惜了。”前前后后得到荣飞的七首歌,几乎曲曲经典。团里的领导和同事都高兴和羡慕的了不得。偏偏荣飞有言在先,坚决不让她透漏自己的身份,“秦老师好吗?”甄祖心转了话题。

“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不知在忙什么。”荣飞歉意地说,秦武阳找过自己,索要了二首歌曲,包括那首即兴而作的《你快回来》。秦武阳曾邀请荣飞到学院讲讲作词的技巧,被荣飞拒绝了。今年以来彼此间联系很少。

“最近写了几首歌?”

“没有,一首没有。”荣飞必须从天才词曲作者的光环中解脱出来,“而且,现在我真的没有什么兴趣干这个了。”

“为什么?太可惜了。”甄祖心惊问。

“不为什么。你呢?挺好的?”

“挺好吧,忙闲不均,一阵一阵的。过几天就要忙了。”甄祖心给荣飞的碟子里夹肉,“快吃啊,想起你带我吃的火锅了,我觉着还是川味的好。这回来北京准备住几天?”

“有个同学结婚,难得是双方都是大学同班。得过去祝贺一下。”荣飞笑道,“这就是选择住建国门的理由,按照他给的地址,距离酒店不远。”

“你呢?找到女朋友了?”甄祖心小心地问。

“是的,找到了。就在我现在的单位。”

甄祖心沉默了一会儿,“祝贺你。为什么不带着嫂子来?”

“她是老师,请不准假。她没来过北京,我真想带她来的。”

“一定很漂亮吧?”

“我看很漂亮。”荣飞哈哈一笑,“别人看恐怕很一般。”

“怎么会?你肯定打了埋伏了。”

“没有必要。”荣飞放下筷子,“你现在出名了,感觉怎么样?”

“怎么说呢?算出名了?”

“这就是你谦虚了。央视的春晚将是演艺界出名做好的平台。84年你一亮相就红了。对了,很感谢你在春晚的问候。导演一定批评你了吧?”

甄祖心一吐舌头,“那还用说?以后再不敢了。”

“你单位的情况我不知道。我觉得很快会兴起走穴的风潮。你一定不要参加。如果经济上有困难,跟我说一声。”

“差点忘了。你是有钱人呢。北京叫款,你不能归于小款了,怕是已经进入大款的行列了吧?”甄祖心笑着说。她内心很感动。荣飞不仅在歌曲上助她成名,在事业上对她真诚地关心。甄祖心是感觉得到的,演艺界的一些传说很可怕,她私下很庆幸自己在人生道路之初便遇到几个极为善良诚挚的人。

荣飞摸摸鼻子,“不知你大款的标准是什么。”

“标准?大款就是大款嘛。”82年的1万元已经是惊人的财富,甄祖心不好猜测荣飞拥有的财富,从那次拍摄广告片可以看出荣飞和明华服装公司有着极深的渊源,明华服装如今在北京已经开了三个专卖店了。街上穿羽绒服的每三个人中至少有一个穿的是明华的衣服。

“呵呵,如果缺钱跟我吭一声。上次的劳务费还存在公司里,我给你转成股份了。”

“真的?占多少股?”

“1%,觉得如何?”

“太多了。”明华的资产无论如何不止100万,这是可以推测出来的。

“不多。迅速打开市场多亏了你的形象和歌声。董事会为此做了决策,以后再不会用你做产品的宣传了。怕对你有负面影响。祖心,钱是人的胆。你信不信,将来犯罪的80%是因为经济问题?我相信你不会在这方面出问题。京城居,大不易,花钱的地方多,花钱的数额大。你的股份本金不动,盈利部分我会提出来当面交给你。这次没有带,下次吧。”

“荣大哥,你对我真好,为什么呢?”

“没有啊,是你帮助了我呢。这部分钱是你应当得的。”

“团里及圈子里的朋友也承揽广告。绝对没有这么高的报酬,更不会在一个蒸蒸日上的公司里拥有股份。她们说,如果拍摄塞上雪那样广告,不给钱也干了。何况还有那么好的一首歌。荣大哥,你千万不要放弃写歌,就算为了我。你知道吧,好歌曲就是歌手的生命,没有好歌,再好的天赋也是白搭。对了,你拍塞上雪广告的模式被电影学院借鉴了呢。我一个中央音乐学院的同学分到了电影学院,据说他们专门分析了那个广告。”

“MTV,就是电视音乐。就是将音乐和剧情结合起来的形式。很多歌曲可以采取这种方式。电视将是今后娱乐的主体,歌曲离开电视是没有生命力的。”

“电视音乐?好,这个说法好。荣大哥,其实我挺喜欢白酒的,小时候在家曾喝醉过,嘻嘻。”

“用‘出污泥不染,濯青莲不妖’说娱乐圈是污泥是有些过分了。我就是希望你给娱乐圈树一个正面的标杆,而且,这样你也会幸福------”

荣飞和甄祖心一直聊到下午三点多,谈文学和艺术的关系,谈歌曲的走向。饭店的客人只剩下他们,几个服务员一直在张望,荣飞知道他们认出了甄祖心,果然,就在他招手结账时,一个女孩子大胆过来要甄祖心签名,“你是甄祖心吧,你的歌我最喜欢了,能给我签个名吗?”甄祖心看看荣飞,荣飞别过脸去。

“签哪儿?”

女孩欢天喜地地掏出一个小本。看到甄祖心这么好说话,另外几个服务员也拥过来。

从东来顺出来,天空飘起雪花。甄祖心将围巾围上了。“我送你回去。然后你就不要管我了。我对北京很熟的。”荣飞拦住出租车,将甄祖心送回她的宿舍。他再给李建光打了电话,他父亲接的,说李建光和陈丽红去了苏州。问荣飞是谁?荣飞说了自己的身份,客气地谢绝了李父邀请他到家的请求,在旅馆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返回北阳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