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终生难忘耻辱:父子同时被逐出考场

人以人为本 收藏 1 1882

核心提示:通过第一轮考试,刘文炳、刘伯承父子二人的成绩都很优异,双双上了初榜。不料,初榜刚刚贴出,就被人向官府检举了他们的上辈曾经当过吹鼓手的身世。父子二人一同被逐出考场。[阅读连载]


本文摘自《刘伯承的非常之路》,作者:刘备耕 出版:人民出版社


幼年刘伯承在本村私塾读了6年书。他的两位启蒙老师,任寿田和任贤书。常以古人刻苦攻读的事迹启发少年刘伯承。如西汉的匡衡凿壁偷光,晋朝的车胤囊萤取亮,南齐的江泌追月等等。


对照古人励志勤学的故事,少年刘伯承想起幼年在张家坝私塾念书时的一幕难堪的情景。一天,放学回家,母亲要他背诵一遍当天学习的课本。母亲不识字,他便胡乱扯了一通哄骗她。在屋里的父亲听到了,很是恼火,把他斥责一番:“你欺负你娘不识字,我可告诉你,我没有南庄田、北庄地,只有一管笔、一锭墨留给你,你不用功,看你日后怎办?!”母亲周寅香听了刘文炳的话,方知受骗,伤心落泪了。这一下,幼年刘伯承的心灵震动很大,自己已经够顽皮的了,贪玩逃学不算,甚至带领张家坝的娃儿同邻村“打石头仗”,曾经脑壳上打出疙瘩流了血,叫母亲提心吊胆。他开始感到对不起父母,决心改过,并做了保证:从今以后,再也不逃学了,一定好好念书!


果然,从此以后刘伯承克服了顽皮好斗的缺点。可是真正从思想上认识学习的重要性、艰巨性,还是在这两位老师的言传身教下所得到的。他爱惜寸阴,把精力投入学习,重要的书不但能背下来,而且用圈点、批注表达自己的理解,比如《孟子》他曾圈阅多遍,批注满书皆是。文史的基础扎实,成为他掌握现代文化科技的前提。他写字也是异常认真,反复习练,直到贴近字帖为止。他的优异成绩,深受任贤书老师的称赞:


“明昭这个孩子学习刻苦,记性好。不仅能背诵正文,连注释也能背诵,将来是一个很有才能的人。”


有年腊月十五的清晨,刘文炳去御河沟煤厂挑过年的煤炭。他对刘伯承说:“孝生,我送你去学堂,免得你一人在路上害怕。”父亲的话充满爱心。而刘伯承的口气十分刚强,答道:“爸爸,你放心吧!我每天都在这条路上走,朗朗明月光,还怕啥子哟!”于是父子二人分路,各自行动。


沿着蜿蜒起伏的山村小路,翻过小山包,穿过麻柳林,清明的月光下,刘伯承见到了学堂的房棋屋宇和周围竹林树木的大体轮廓。突然间,树林里传来了一阵“咚咚咚”的响声,连续不停地有节奏地响着。刘伯承就钻到路旁干田沟里,猫着身子,蹑手蹑脚地摸到了树林边。他躲在一个大石头后面,朝响声处看去:原来是任贤书老师在练武呢。任老师穿着一身紧紧扎扎的黑色衣裤,那根又长又粗的辫子盘在头上,他从肩上挎着的麻布口袋里,连续不停地取出一颗颗石子,准确地朝大树掷去,颗颗石子都击中大树的同一节疤。过了一阵子,只见他走到大树下,捡起石子又装回了麻布口袋。紧接着,任老师提起一根大木棒,在树林中空坝里有规则地舞弄起来,又蹦又跳,连劈带刺,越舞越快,呼呼呼的节拍声,看不见棒形了,只见人影翻腾,刘伯承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兴高采烈,情不自禁地拍手欢呼:“舞得好!真是舞得好!好极了!”


任老师立刻收住势子,走近学生,问道:“噢!刘明昭,你来了多久了?”


“您还在甩石子的时候,我就来了。”


“今天来得这样早?是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吗?”


“我同爸爸一道出门的,他去御河沟挑煤炭,去晚了就挑不到。中渡口下面这截路,是我单独走来的。”


“你不害怕吗?”


“我才不怕哩。要是碰见了贼娃子呀,我会把他捉住的。”


刘伯承信心十足地说,接着提问道:“老师,甩石子、舞大棒是耍的啥子把戏呀?”


“不是耍把戏,明昭,我是在练武。”


两人回到屋里,任贤书细心地讲解道:“习练武术有益无害,小则可健身除病痛,强壮筋骨,磨练性格,陶冶心志,护家自卫,使恶人不敢欺侮你。大则可以惩恶济善,除暴安良,保国安邦。”刘伯承由此得到启发,开心不已,恳求说:“我也要练武。老师,您教我练武吧!”学生能理解尚武精神,任老师当然高兴,于是他加深阐述习武的重要:“而今呀,豺狼当道,虎豹横行,东蛮西夷屡犯我中华,贪官污吏施暴政于黎民,民生凋敝。吾辈老矣,拯国救民重任,全赖尔辈后生。惟有文武皆备者,方能承担此历史重任!我早有心传授武艺给你,只是顾虑你尚年少,恐怕经受不了这般苦累。”


“老师,再苦再累我也不怕。”刘伯承坦陈自己的认识:“孟子倡导‘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我是要身体力行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任书贤以孟子的话表示赞扬和希望。从此,刘伯承练武和读书同样用功刻苦。闻鸡起舞,风雨无阻,身心都有受益。功夫不负有心人,刘伯承有铁杵磨成针的恒心,半年多的苦练,他的腰、腿、手有了较扎实的功底。任老师又教他练习腾、落、闪、跃、滚、扑、摔、打,以及南北拳术,使枪弄棒,抛击石弹等武艺。几年的苦练,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刘伯承终于完成了任老师所传授的武艺课程。


刘伯承后来在重庆求精中学当了一期体育教师,足以证明他还在国术的底子上汲取了现代体操和球类运动的路子。我国著名画家四川内江人张大千,原名正权,当年曾受教于刘伯承,名画家晚年还在回忆录中记叙这一段求学情景,足见刘伯承的体育是有修养的,堪为人师。任贤书在刘家院教了几年书,和刘文炳的友谊与日俱增,彼此以诚相待,他的富有传奇色彩的身世使刘家父子深为同情和敬重。


任贤书原是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部下,大渡河一战石达开全军覆灭,他死里逃生,长期隐姓埋名,晚年流落到赵家场,被刘文炳留下设馆执教,依照清政府的法规“窝藏皇犯”要满门抄杀的。刘家如此冒险保护这位反清志士。任贤书惟有全心投入教学,方能报答刘家的知遇之恩,这种侠士磊落的精神,实际上也是一门品行修身课程,对刘伯承的成长起了好的影响。学生们爱听老师讲述岳飞、辛弃疾文天祥郑成功民族英雄的事迹。他经常教学生吟诵《满江红》《正气歌》等振奋爱国主义精神的诗词。


任贤书指导学生既重学识又重品行,一方面觉得对得起家长们的重托,孩子们都有长进,刘孝生最为突出。而另一方面,他产生了顾虑:如果自己继续把刘孝生等教下去,的确不能胜任了,毕竟自己不是专业教师。同时当戊戌变法之后,办新学兴起,“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潮澎湃,办学也存在一个改革的问题,况且孝生正处于进修最佳年龄,绝不可耽误他的前程啊!而刘文炳也有同样的想法。两位长者经常交谈有关刘伯承如何深造的升学问题。


在刘伯承求学时期,1903年,发生了一件对他震动很大的事情。虽然几十年过去了,可是一直到50岁谈起自己的略历时,他依然愤愤不平。《刘将军伯承略历》中是这样写的:“五岁入学,家贫苦读,至十岁,文字已通顺,稍长,父偕往考试,因祖父曾业吹鼓手,被密告,登时逐出考场,他在精神上,受极大的刺激。”通过第一轮考试,刘文炳、刘伯承父子二人的成绩都很优异,双双上了初榜。不料,初榜刚刚贴出,就被人向官府检举了他们的上辈曾经当过吹鼓手的身世。父子二人一同被逐出考场。


为此,刘伯承的幼小心灵上刻下了深深的烙印。开县考场的这次事件,实际上给他上了一堂“什么是封建制度?封建制度反人民的本质,清政府的腐败、黑暗,森严野蛮的等级制度必须革除”的课程。而且这门课程刻骨难忘,成了刘伯承人生观的一个内容。


4年后,1907年,开县爆发红灯教起义。义和团骨干分子结合开县几千名红灯教徒,举起了“反清灭洋”的旗帜,四乡群众纷纷响应,声势浩大。当时刘伯承15岁,学校教体操的邵师爷站到清廷一边,为侯知县充当幕僚兼保镖,随同去浦里镇压红灯教。6月6日,陈家场三宝庵一仗,官军团练大败。侯知县只身逃脱,邵师爷当场被红灯教徒乱刀砍死。由于清军调集重兵,6月17日岳溪场一仗,双方力量过于悬殊,教军失利。侯知县派人把邵师爷的腐尸抬回了开县城,棺材放在忠烈祠,祭奠活动闹了七八天。


乡民对此非常冷漠。人们关心的是一群群无辜的贫苦百姓被清政府残酷镇压,有的戴上镣铐枷锁,有的被打得遍体鳞伤,有的被关进大牢受刑,有的被推到校场坝杀了脑壳,开县处于一片恐怖凄惨的血腥统治中。灭绝人性的镇压,使刘伯承加深了对封建统治的认识,而帝国主义在这一事件中所显露出一副狰狞的真面目,更增强了他的反帝意识。学生们纷纷议论邵师爷倚仗官府残害同胞的卑劣行径,个个义愤填膺,在高压下怎样表达各自的抗议呢?


刘伯承同挚友邹靛澄、谢南城商量好,每人用草纸写一副挽联送到灵堂,利用合法名义,行抗议之实。这三副挽联挂贴出来,由于词句是从哀调中含有深沉的讥讽和谴责,特别引人注目,盘桓详看,反复默咏。刘伯承写的挽联是:


上联:战马长嘶浦河岸上湘楚壮士八面威风,


下联:昏鸦悲啼凤凰山下洞庭孤魂四季寂寞。


横批:呜呼哀哉


当局对刘伯承等三个学生找不出什么岔子,只好自认晦气,不敢声张。


开县,今属重庆市。当年有“小天府”之称,所谓“金开银万”(万,指万县)。地理上,开县离长江不远,境内有三条河,汇合后经云阳县境的双江镇直通长江,近达重庆,远达武汉。中国西北部陕西等省和长江中下游之间货物交通往来,有很大的一部分须得走开县这条路。在“蜀道难”的四川,开县的交通算是方便的,因此,这里并不闭塞,容易受到时代新潮流的冲击。开县在办新学方面也颇有作为。


一天中午,任贤书老师到赵家场购买文具,听到读书人读论刘华英创办汉西书院的事情,他十分高兴,立即来到刘文炳家中,告知这个喜讯。两位长者一番商量,刘文炳决定第二天天明就动身去灯草坝,为刘伯承解决入新学这件头等大事。刘文炳关心儿子求学的心切,清晨出发,走110华里的路程,到灯草坝要翻两座高山,除了中间打了一次尖,饮水歇脚,尽全力赶在黄昏前到达灯草坝刘华英的府上。


刘华英,属于具有新派思想的开明人士,宣统年间曾任四川省咨议局议员,早年当过石柱厅训导,后弃官经商,长年来往于上海、汉口、重庆,同维新派、洋务派等人士广泛接触,受到现代文化与民主思想的熏陶,接受兴国先兴教育的主张,办起了汉西书院。他自认为刘氏家族是西汉王朝皇室后裔,应当效法祖宗,有所作为,同时也含有排满复汉思想。他办学的目的,主要是为了培养本家的十多个少爷,但也收纳少许成绩优异的贫苦生,并膳食免费,供给书本、文具和纸张。


刘文炳与刘英华虽然贫富悬殊,又不同宗支。可是十多年前开县刘姓续谱连宗时,彼此互相认识。当刘英华知道刘文炳的来意时,他满口允诺,赞许关心儿子学业的刘文炳。两天后,刘文炳带着喜信回到家中,任贤书特别兴奋,而刘伯承更是高兴万分。他手脚利索,翻两座高山步行110里,一点不犯难,求新知的欲望给他--一个12岁的少年,增加了难以估量的力量。


汉西书院的算术、地理等自然课程,使刘伯承的知识领域大为开阔,一切都感到新鲜。他如饥似渴地勤奋学习,好在他有善于利用一切时间的良好习惯,又有触类旁通、举一反三等合理的学习方法,因此他能切实地理解并掌握课程的要领,他的各科成绩,总是名列前茅,每次考试稳得第一名,那些富贵家少爷也得甘拜下风。


刘伯承学习的出色成绩,他的聪明智慧和勤勉学风,使刘华英颇感欣慰,汉西书院出人才,为办学者大增光彩。刘华英赞叹不已地对人说:“明昭这个娃娃,家贫志宏,勤学善思,大有造化,无愧炎汉子孙,实乃吾族中之佼佼者!”


刘华英并以刘伯承为榜样,借以教育他的子侄们:“明昭年少志诚,对学业锲而不舍,顽强刚毅,堪为汝辈楷模,宜效法之!”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