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庚曾提“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提案”

人以人为本 收藏 3 1425
导读:举世瞩目的“两会”正在京召开,一些政协委员提案十分雷人,如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关于“丈夫要给做家务劳动的老婆开工资,切实保障女性权益”的提案荒唐至极;全国政协委员、陶然居饮食集团董事长严琦的提案更是语出惊人:关闭所有社会网吧,政府办公共网吧。博主刘继兴不禁想起陈嘉庚在抗战期间的一则经典提案,绝非如今的这些弱智提案所能相比。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3_15_21363_10821363.jpg[/img] 被邹韬奋誉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提案”的陈

举世瞩目的“两会”正在京召开,一些政协委员提案十分雷人,如全国政协委员张晓梅关于“丈夫要给做家务劳动的老婆开工资,切实保障女性权益”的提案荒唐至极;全国政协委员、陶然居饮食集团董事长严琦的提案更是语出惊人:关闭所有社会网吧,政府办公共网吧。博主刘继兴不禁想起陈嘉庚在抗战期间的一则经典提案,绝非如今的这些弱智提案所能相比。



陈嘉庚曾提“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提案”

邹韬奋誉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提案”的陈嘉庚电报提案,后经会议秘书处精简修改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11字。

“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这是陈嘉庚先生1938年10月28日从新加坡给当时正在召开的国民参政会发来这样的一个电报提案。它言简意赅,振聋发聩,发人深省,大快人心,给了当时的主和派以沉重的一击,在海内外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被著名爱国人士、卓越的政论家、出版家邹韬奋先生誉为“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



1938年,正当抗日将士浴血沙场,后方民众和海外侨胞全力支援,万众一心同仇敌忾,抗日战争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在国民党内部却出现了一股逆抗战潮流而动的暗流。此时,在海外的南洋华侨


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国民参政员陈嘉庚先生多次风闻国民党副总裁汪精卫反对抗日并主张对日和平妥协,很是惊诧,难以置信,因为他与汪精卫过去有过交往,私谊甚好。在他的印象中,汪精卫是不会出此昏招的。



1938年10月,广州、武汉相继沦陷,路透社电讯公开传出“汪精卫发表和平谈话”,陈嘉庚才确信汪精卫真的在唱投降论调,汉奸嘴脸已露端倪。他遂以南侨总主席名义给汪精卫发电报,明确指出与日和谈无异于与虎谋皮,主和绝无出路,让其放弃和谈的念头。10月25日,汪精卫则以“抵抗侵略与不拒绝和平并非矛盾”的投降论调回电,甚至反过来还嘱陈嘉庚劝说南侨赞同其主张。看到汪精卫如此执迷不悟,陈嘉庚按捺住怒火回电再劝:“你身居要职,一言兴邦,一言丧邦;如若言和,不但南洋侨胞,而且举国上下皆不能原谅,万望接纳老友忠告,严杜妥协之门。”




次日,忧国忧民的陈嘉庚又给汪精卫打了电报,口气严厉了许多,说:“今日国难愈深,民气愈盛,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继续抗战,终必胜利。中途妥协,实等自杀!孰利孰害,彰彰明甚,若言和平,试问谁肯服从?势必各省分裂,无法统摄,不仅和平莫得实现,而外侮内乱将更不堪设想。坐享渔利,惟有敌人!呜呼!秦桧阴谋,张昭降计,岂不各有理由……海外华侨,除汉奸外,不但无人同意中途和平谈判,抑且闻讯痛极而怒。”但汪精卫却不为所动,俨然我行我素,铁了心要做投降派。



至此,陈嘉庚感到汪精卫已经在投降的路上走得太远了,看这个架势他是准备一条道走到黑了。对于这种投降的论调,他决定必须予以无情的揭露坚决的打击,以正视听,以鼓舞全民抗战的斗志。


两天后,即1938年10月28日,抗战时期的一次很重要的会议——国民参政会在重庆召开。身在新加坡的陈嘉庚以国民参政员的身份,向大会发去一个电报,电报原文为:“议长秘书公鉴东电悉庚因事未能赴会甚歉兹有提案三宗乞代征求参政员足数同意并提请公决(一)日寇未退出我国土之前凡公务员对任何人谈和平条件概以汉奸国贼论(二)大中学校在抗战期间禁放暑假(三)长衣马褂限期废除以振我民族雄武精神陈嘉庚叩首”。



这份电报全文共有110个字,内容中实际上包括不能谈和、学校抗战期间不能放假和废除长衣马褂三个提案。其中,第一方面的内容“日寇未退出我国土之前凡公务员对任何人谈和平条件概以汉奸国贼论”最为著名,后经会议秘书处精简修改为“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11字。



这一电报提案,不啻于一枚重磅炸弹,震惊宇内。著名爱国人士、出版家、政论家邹韬奋在其所著《抗战以来》一书中,对之作了极为生动的描述和高度评价。他说:“开幕之后,霹雳一声,陈嘉


庚从新加坡来了一个‘电报提案’——‘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这寥寥11个字,却是几万字的提案所不及分毫,是古今中外最伟大的一个提案。”同时,他还具体描述道:“当汪精卫议长高声朗读‘敌未出国土前,言和即汉奸’时,面色突变苍白,在倾听激烈辩论时,神色非常不安,其所受刺激深矣。”



1940年,66岁的陈嘉庚还亲自率领慰劳团回中国访问,他参观了重庆,延安等地,与国共两党都进行了接触。1941年,日军占领新加坡,陈嘉庚被迫到印尼辗转易居避难,他凭借惊人的记忆力,在无其它参考资料的情况下,写下了闻名于世的华侨史名著《南侨回忆录》。由于得到华侨、特别是厦大、集美两校校友誓死的掩护,多次化险为夷,得以安全地度过3年多恐怖时期。1945年10月2日,陈嘉庚在校友的护送下,从东爪哇玛琅抵达雅加达,同年10月6日,重返新加坡,受到500个社团的联合欢迎。同年11月8日,重庆团体举行“陈嘉庚安全庆祝大会”。毛泽东高度评价陈嘉庚,称他为“华侨旗帜,民族光辉”。周恩来及王若飞在会上为陈嘉庚献祝词:“为民族解放尽了最大努力,为团结抗战受尽无限苦辛,诽言不能伤,威武不能屈,庆安全健在,再为民请命”。




1946年国共内战爆发后,陈嘉庚反对美国援助蒋介石,以南侨总会主席名义致电美国总统和国会表示抗议。并且抵制蒋介石召开的国民大会,指出蒋介石“一夫独裁,遂不惜媚外卖国以巩固地位,


消灭异己,较之石敬瑭、秦桧、吴三桂、汪精卫诸贼,有过而无不及。”



陈嘉庚曾提“古今中外最伟大的提案”

1949年5月,陈嘉庚应毛泽东的邀请,回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当年9月,以华侨首席代表身份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10月1日,在天安门城楼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此后,陈嘉庚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第一届全国政协常委,华东行政委员会副主席,中华全国归国华侨联合会主席,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第三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



1961年8月12日,陈嘉庚病逝于北京,享年87岁。后安葬于福建厦门集美鳌园。(刘继兴)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