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三十九卷 第三章

张单 收藏 0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梁中国使出了易筋经的步法,这样,梁中国终于躲过了吉科赤的这招,但是,吉科赤也不是庸俗之辈,他立即使出了另外一种劈杀的方法——雷火劈。

应用这种劈杀方式有一定的具体条件,如果双方交战过程中刀身相交,双方的刀紧紧缠在一起,自己完全没有机会移动手中的刀,那么这个时候救可以运用雷火劈,不抬高刀身而尽全力劈击对手,要做到竭尽双腿,双手和身体的力量,迅速劈击,这也是雷火劈的要点。

这是很难的招数,需要深刻的体会和勤奋的练习,如果在掌握之后对其运用自如,那么就会在实战中会发挥出它的巨大杀伤力。

既然,吉科赤使出了这一招,那么梁中国也准备使出了一招了,他使出的这一招就做——“雄师吞吴”。

这个名字是来自郑成功写的一首诗,叫做《出师讨满夷自瓜州至金陵》,这首诗的内容是“缟素临江誓灭胡,雄师十万气吞吴。试看天堑投鞭断,不信中原不姓朱。”

满夷,对清军的鄙称,因满族位于我国东北部,而夷为对东部少数民族的贬称。瓜州,在江苏邗江县南,大运河入长江处,与镇江市隔岸相对。金陵,今南京市。缟素,缟是一种白色的丝织品,缟素即丧服。胡,古代我国称北方的少数民族,这里指标题中的“满夷”,即清军。气吞,气势直欲收复吴地一带。吴是周代诸侯国名;又三国之一,孙权建立,建都南京,辖江浙一带。天堑,堑为防御用的壕沟,天堑即天然防线,多喻长江。投鞭渡,即投鞭断流,喻军队之多。前秦符坚将攻晋,石越以为晋有长江之险,不宜勤师,坚曰:“以我之众旅,投鞭于江,足断其流。”

这首七绝写于清军大举入闽、隆武帝殉难之后,郑成功于一六五九年率哀师北伐,表现了“誓灭胡”、复明室的雄心壮志。开头“缟素”点出将士为隆武帝穿丧服的悲壮场面。古有“哀师必胜”之说,郑成功此时所率正是“哀师”,所以满怀必胜信心,誓灭清军。雄师十万浩浩荡荡,气势显赫,入长江,破瓜州,克镇江,逼南京,清廷震慑,东南震动,正如原注所说“拟并复吴会州县”,将要收复南京及其周围一带失地。郑军还将渡过长江,北上收复中原失地,恢复明朝一统江山。我国古代有以皇帝之姓代朝代之习惯,如李唐、赵宋等;因明朝皇帝为朱姓,故姓朱即指恢复明室。结句用两个“不”,否定加否定的句式表示肯定,更加强语气,表达坚定的信心,英雄气概跃然纸上。

梁中国创出此招就是表示我们中国人一定可以收复失地,收拾旧河山,取得抗战的胜利,绝不会让中国的土地落入日本人的手里!

梁中国一边用出这招,他一边吟念这首诗,欲和吉科赤来个两败俱伤。

梁中国现在是受伤了,他只能做到这一点,但是,吉科赤可是日本剑道第三高手,他可没有心思和梁中国来这一手,他要的是全胜!

于是乎,吉科赤在还没有把雷火劈用完以后,他立即使出了下一招——一叶劈!

这招是击落并夺取对手刀的招数,如果对手在自己的前面拟定正眼,试图攻击自己的时候,就可以用无念想劈或者是雷火劈那样的招数,集中力量和勇气,狠狠地击落对方的刀,接着,要随后进一步跟进,刀尖朝下地打击对手,只要集中力量,对手的刀必然地被击落。

这一招是专门用来击落对手的刀的,需要好好的练习。

这句话吉科赤是吃透了,并且是做到了。

既然吉科赤是变招了,那么梁中国也变招了,他下一招使出了的叫做——“秣陵”。

“秣陵”是清朝诗人屈大均所作,本诗的内容是——“牛首开天阙,龙冈抱帝宫。六朝春草里,万井落花中。访旧乌衣少,听歌玉树空。如何亡国恨,尽在大江东?”

这首诗通过南京怀古,抒发对明亡的感慨。

秣陵就是今天的南京市,秦朝称为秣陵。

此时的中国已经在外国侵略者的铁蹄之下早就已经是面目全非,伤痕累累,已经是基本处于亡国亡党的边缘了,快要亡国了,和明末的中国是没有什么区别了。

吉科赤用这招“一叶劈”就是要取梁中国大刀,然后空手把他给制服住,不过,不好意思的是梁中国已经看出了吉科赤的意图,他这招“秣陵”这是恰恰可以躲过吉科赤的这招“一叶劈”。

明朝的末年是一个动荡不安、风雨飘摇的年代,它的命运是坎坷的,所以,这招秣陵他也是曲折无比,变化多端,正好面对吉科赤这招有点持刀夺白刃的招数是正好适用的。

“呼!”,吉科赤的这招一叶劈是一下子落空了,梁中国是安然的躲过了这一招。

到目前为止,吉科赤已经把进攻时用刀劈杀的五种方法全部都使用了出来,而梁中国也经过了考验,他安然的躲过了吉科赤使用的进攻时用刀劈杀的五种方法。

梁中国和吉科赤是面面相望,两人是互相望了对方是很久很久,然后,吉科赤忽然道:“梁中国,你果然厉害!虽然你现在的武功还在我之下,但是我相信你只要假以时日,你的成就绝对不会在我之下!”

梁中国虽然和讨厌吉科赤的为人,可是,吉科赤毕竟是日本剑道第三高手,梁中国能得到日本剑道第三高手的称赞,梁中国的在心里面也是很开心的。

最后,吉科赤又正色的语重心长的对梁中国,道:“梁中国,你好自为之!”

说完,吉科赤是走了,他转回了身,是离开了这里,是慢步走出了原平城。

在场的中国人没有一个人去拦吉科赤,他们这么做不是怕了吉科赤,而是,他们知道己方得放了吉科赤,既然如此,和吉科赤多说什么废话也是没有用的,吉科赤既然爱走,那么就让他走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