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2.html


在2营机枪、迫击炮的集中掩护下,1营和3营配合着向敌人发起了攻击。1营奉命由正面进攻,战士们弯腰通过一片灌木地带时,遭到敌人猛烈的火力拦阻,走在最前面的是3连2排,在敌人机枪密集的扫射下,伤亡了10来个士兵,2排长被子弹击中胸部,负了重伤。2个士兵将他抬回来时,他已经深度昏迷,孙富贵命令担架兵立即将他抬到团部包扎所救治。敌人火力凶猛,加上居高临下,抵抗极为顽强,2个营几次进攻无果,耿秋林将2营1连也投入了战斗,命令1连从1营右侧攻击,接到命令后,1连连长陈士元亲自带着连队,穿过右侧的乱石和杂草地向敌人进攻。


1营还在向敌人猛攻,敌人拼命抵抗,激烈的枪声中,不断有人被子弹击中倒下,但战斗没有停止,战士们依然前赴后继地向前冲锋。陈士元率领1连冲上来,敌人发现了右侧的情况,机枪掉转枪口猛烈扫射,子弹呼啸着在官兵中穿行。连副苏诚是去年从中央军校毕业到新25师的,第一次上战场,他满怀着热血青年杀敌报国的壮志,充分发挥了黄埔精神,冲在全连的最前头,一名鬼子射手发现了他,对准他开了一枪,子弹正中他的腹部,他觉得一件尖利的东西刺进了肚子,随着撕裂般的剧痛,站立不住,倒在了草丛里。后面的士兵试图将他救下来,但他冲得过于靠前,距离拉得太远,在敌人的火力压制下,后面的人靠不上去,所以很长时间无法将他抬下来。耿秋林知道后,命令陈士元:“赶快给我把苏连副抬下来,不然的话,我撤你的职。”


他命令全团所有的机枪、迫击炮同时向着敌人猛打,竭尽全力压制住敌人火力,趁此机会,1连的几个士兵迅速上前,连拖带抬地将苏诚抬了下来。耿秋林上前察看,只见苏诚双目紧闭,面如白纸,腹部满是鲜血,肠子已经流到了外面。


耿秋林连声呼唤他,见他睁开了眼睛,问道:“怎么样,你还行吗?”


他的嘴唇动了动,声音非常微弱,耿秋林听不清楚,弯下腰,把耳朵凑到他嘴边,说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我恐怕不行了,团长,我的衣袋里有一封家书,请你帮我寄回去。”


他的手颤抖着去摸胸口的衣袋,刚伸到胸部就无力地垂落了下去,耿秋林帮他摸出信,说道:“放心,你的伤会好,信我暂时给你保管,等你好了自己寄。”


耿秋林把信放进自己衣袋,命令担架兵把他送走,此时天已完全黑了下来,耿秋林决定趁着夜色,加强攻势。这一带山坡灌木和杂草密布,敌人不易发现山下的活动,耿秋林命令全团展开战斗队形,跑步向山顶进攻。


在夜色掩护下,全团官兵奋力向山顶猛冲,日军见势不妙,请求支援,很快又来了一个大队,从旁侧击512团,耿秋林只得下令撤了回来。见日军又增加了一个大队的兵力,这两个大队的鬼子火力都很凶猛,战斗力极为强悍,他估计是敌人的野战部队,小青山肯定已经完全被日军占领,他不敢掉以轻心,迅速向师部作了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