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一章 遭诬陷 家破人亡(1)

赵家明 收藏 17 20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一章 遭诬陷 家破人亡(1)

天府之国。

成都平原的川西蜀州(今崇州市,更名崇州之前名崇庆县),千百年来,自然、人文与社会风俗,多种景观相生相依,情景交融,既有一望无际的翠绿平川,又有青峰竞艳的秀美名山,岷江、黑江和西江自北向南,常年奔流不息,宛若三条飘舞的绿色丝带,罨画池、鸡冠山、九龙沟等风景名胜更是如诗如画,就像一颗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蜀州大地上。

中国地方志的始祖,东晋时蜀州史学家常璩写出了享誉中外的《华阳国志》,唐朝的蜀州才子一瓢诗人唐求留下的数十首《全唐诗》至今为世人吟颂。

“江湖四十余年事,岂信人间有蜀州”,南宋年间,我国大诗人陆游就被蜀州江南园林般的景色所陶醉,挥毫写下数十首赞美诗句,并千里迢迢,从浙江山阴把家人接到蜀州居住。

天府之国本称蜀,蜀州被称作“蜀中之蜀”,真正是名不虚传:秀冠华夏历史人文,源远流长蜀州景色。

这是民国时期的蜀州,红玉就生活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

言归正传,话说年关将至,人们开始准备年货,廖家镇是蜀州一个非常热闹的集镇,场镇上的集市称作“廖场”,始建于唐代,由廖姓人兴店设场而得名,方圆数里没有其它场镇,周围上百个村子的乡民都要到这个集市交易。集市最大的商行“洪记商行”,油、盐、柴、米、酱、醋、茶、布,样样齐全,老板洪宝兴。

今天一大早,女儿红玉就为父亲备好马车,洪老板和商行伙计李振业准备到蜀州城进货。洪老板是蜀州左派国青党廖家片区副主任,今天午后要召开党务会,所以要早去早回。时是蜀州党派林立,国青党是蜀州众多党派中的一个大党,党内矛盾重重,分裂为左右两派。

车到城门,只见除了往日的警察大队的站岗盘查外,还有军队人员,平常进城并不检查的马车,今儿也检查个遍,李振业对老板说:“可能今天会有什么事要发生啊!”

“我看也是!”洪老板说,“振业,今个得多留神!”说完,不自觉摸了摸腰间,李振业也摸了摸,两个人都暗藏着短枪。

转眼就到了蜀城进货的“和盛客栈”, 客栈的伙计今天换了新人,干起活来有点生疏,装完货耽误了些时辰,主仆二人赶紧套车扬鞭,到了城门。

“停……!检查!”军警人员一声吆喝,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一拥而上,一箱一箱的开箱查货,平常是不用检查的。

“报告,发现两箱鸦片、一箱弹药、一封信件!”一个士兵向军官敬礼报告,洪老板甚是吃惊,自己的车上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正要说话,军官一挥手,不由分说,两个军警上前扣住了洪老板,搜走了他别在腰间的手枪。

蜀州物产丰富,商贾繁荣,贫富悬殊,正值民国时期,匪盗猖獗,打家劫舍、拦路抢劫之事时有发生,进货商人大都随身带有武器。

说时迟,那时快,李振业见状不妙,未等军警人员近得身来,他早已拔出手枪,抢前一步用枪抵住了军官。

“你要干什么?”军官大声喝道,“你们私贩鸦片,已是大罪,还私藏枪支弹药,赶快放下枪来,不要罪上加罪!”

“诬陷!”洪老板大声分辨道,“不是我们的鸦片,不是我们的弹药,肯定是有人故意裁脏陷害!”

洪老板知道,私贩鸦片罪可不轻,国民政府颁布有一系列惩治种植贩运鸦片的严厉法律法规,私藏弹药也是重罪,枪支倒没有办证,实乃无照持枪,可是又有几个人办证了呢?县府是要严厉打击私藏枪支弹药的,还飞来一封莫明其妙的谋杀信件,看来,今天是有人故意找茬裁脏陷害。

“洪记商行”门前就贴有一张崇庆县政府布告:

崇庆县政府布告

青军字第七十二号

查匪徒抢劫财物,掳人拉牛,虽由若辈性恶,不畏刑戮,但亦因枪、弹、耕牛,管理不严,乡镇保甲人民,多数惧匪,不报不捕,甚至通匪庇匪,遂使少数匪徒,得以横行无忌。防止之道,惟有严格管制枪、牛,奖励乡保人民报匪、捕匪。兹将违反各项规定之处罚,暨密报各种违法事件之奖励,分列于后,用资劝儆:

一、窝藏盗匪者,处无期徒刑。

二、私造军火者,拿案重办,处无期徒刑。

三、无照便衣携枪者,枪支没收,人依法办。

四、枪支转借与人,枪支与执照不符,枪支损失而不呈报及缴销执照,枪支转卖而不报请核准者,均以济匪论处。

五、人民不守哨、遇匪不呼喊、不发匪警、不密报匪徒、不捕拿匪徒者,处以拘留;情节重大者,加重惩办。

六、同甲各户不检举密报奸谍、盗匪、烟赌、贩毒、耕毒、私藏军火,或其他扰乱地方治安情事,同受连坐处分。

七、乡镇保甲长,不清除内奸,致境内发现为匪、窝匪、通匪、关肥者,撤职连坐;其有知情匿庇者,并应依法分别治罪。

八、禁止赎取肥主,违者饬照取肥数,捐防剿费用,为人取肥之匪经纪,以通匪分赃论处。

九、未经报准乡镇公所而屠牛者,查获重办,结伙抢劫财物者,掳人勒赎者,拉牛宰卖者,与包庇盗匪者,均处死刑。

十、参加非法组织及倡办迷信神权者,查明严办。


十一、以枪济匪者,除其人与匪同罪外,联保人或主管人应连带坐罪。

十二、密报匪徒、窝户,因而拿获者,奖洋二千元;、密报私造、私藏、买卖军火及以枪济匪,因而拿获者,奖洋三千元;密报贩毒、耕毒,而拿获者奖洋二千五百元。

本府绝对为密报者保守秘密,奖金绝对如数发给;但挟嫌诬报,或不具真实姓名住址者,不发奖金。


以上各条,仰全县乡保甲长暨人民等,一体凛遵,本府言出法随,切毋轻以身试,后悔无及,是为至要!

此布

中华民国**年*月*日

县长 李之青

洪老板还没从布告内容中回过神来,就听军官喝道:“鸦片、弹药俱在,休得抵赖,赶快叫你的手下放下枪,争取宽大处理!”

李振业一手夹着军官的脖子,一手用枪指着军官的脑门心:“放下枪?叫你的手下放下枪,赶快放了我老爷,要不我立刻崩了你!” 李李振业既是洪老板的伙计,也是商行护卫,长得牛高马大,军官被夹得动弹不得。

洪老板指着李振业对军官说:“你先让他回去,我跟你们走一趟,如何?”

军警们个个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军官也是狼狈不堪,只好对军警说:“好吧,让他先走!”

“我留下,老板你先走!” 李振业仍然夹着军官不松手。

洪老板说:“我们是被人陷害,总会说得清楚的。振业,你先回去!”

看来别无选择,李振业眼睁睁看着军警押着主人离去,只好说道:“老板,我会来救你!”言罢,放开军官,飞身上马,直奔廖家镇而去。



李振业救得了洪宝兴吗?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