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头军阀之民国乡村改革风云 正文 第六十一章 卖功劳 刘永义又捞一笔

张海祥 收藏 1 36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size][/URL] 第六十一章 卖功劳 刘永义又捞一笔 改方案 赵成杰布下大网 下午,马国平的人来到青龙镇,把刘致中吩咐的事情及其它事情告诉了刘永义,刘永义于是去找郑大发。 上午的枪法大赛,最终的胜利者是郑大发,既得了面子又得了钱的郑大发高兴极了,刘永义来到的时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77.html


第六十一章 卖功劳 刘永义又捞一笔

改方案 赵成杰布下大网

下午,马国平的人来到青龙镇,把刘致中吩咐的事情及其它事情告诉了刘永义,刘永义于是去找郑大发。

上午的枪法大赛,最终的胜利者是郑大发,既得了面子又得了钱的郑大发高兴极了,刘永义来到的时候,他正在高高兴兴地大唱秦腔。

郑大发未战先逃的事情还未过去,要想彻底脱罪,他必须将白沙镇从红军手里夺回来,所以,收复白沙镇的功劳他是非买不可的。

刘永义和郑大发讨价还价起来,最终,郑大发用一万八千大洋买下了收复白沙镇的功劳。

“刘连长,你根本就是个吸血鬼嘛!我来青龙镇才几天?七天而已,七天时间你就把我吸得干干的,光剩一张皮了。”一下损失了这么多钱,郑大发心疼得不得了。

“郑营长,话不能这么说,实际上呀,这场交易你赚了,赚了好多好多,你失去的是有价的金银,得到的却是无价的功劳。

你想想看,刚来青龙镇的时候你是什么人?你是一个罪犯,背负着丢失白沙镇的罪责,南昌要抓你,要砍你的头;离开青龙镇的时候你是什么人?你是一个功臣,立下了收复白沙镇的功劳,南昌要赏你,要升你的官。

从死囚变为功臣,这是多么大的变化!这变化是怎么造成的?我们帮的呀!帮了你这么大的忙,才收你区区两万块,我们亏了,亏大了,回头,我叔该骂我了,骂我不会做生意,把功劳卖的太贱了。”

“好了好了,拿了我两万大洋,觉得不够是不是?算了,就当是破财消灾吧,我认就是了。”

“这就对了,哈哈哈哈,郑营长,有了这个收复白沙镇的战功,我担保,你很快就会升官的,升到团长、旅长,那时,你会念起我的好的。对了,郑营长,我们什么时候去收复白沙镇?”

“明天,明天就去收复白沙镇,这个青龙镇,我是一天也不想多呆!再呆下去,你准保连我的皮都扒掉。”

“好,明天去,今晚我请客,我们在香香楼好好地喝上一杯,我们是朋友嘛。”刘永义哈哈大笑。

从郑大发那里出来后,刘永义去找了高平之。

“高乡长,明天我们去收复白沙镇,你带上民团跟我一块去吧。”

“什么?要打仗!不行,绝对不行,你知道我那伙人的本事,吓吓乡巴佬还可以,打红军,那根本是找死吗?不去!”

“高乡长,你没弄清情况,这次去白沙镇不是打仗,是做戏,一点危险都没有的做戏,做完戏后我们大家都有好处,你既可以得到勋章又可以得到钱。”

“不打仗,光靠做戏就能得到勋章得到钱,世上有这么好的事吗?”

“有呀,当然有。”刘永义把白沙镇的事情告诉了高平之。

“还真是这样!还真是光靠做戏就能得到勋章得到钱,我去,我一定去!”高平之高兴极了,“过去,我总觉得自己见多识广,见了你才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你这个人太有才了,我佩服你。”

“不要这样夸我嘛,我年纪这么小,哪受得起嘛。”刘永义故作谦虚。

“刘连长,你说说看,我这次去白沙镇,大概能得多少钱?得个什么勋章?”

“钱嘛,大概能得四千,被蒋主席身边的人层层拔毛后,还能剩下两千,勋章嘛,大概能得个云麾勋章。”

“这就很好,想想我那个姐夫王百祥吧,他天天打共产党,打来打去,钱赔了不少,勋章一枚也没弄到,哈哈哈哈。”

“高乡长,今晚我在香香楼请客,请郑大发他们,你也参加吧,我们一起乐一乐。”

“参加,一定参加。”

8日上午,郑大发、刘永义、崔耀西、高平之各自带着自己的人向白沙镇出发,后面跟了一大群从白沙镇逃出来的地主老财。

刘永义昨天晚上喝多了,出发的时候脑子有点晕,走不了路骑不得马,于是,刘平雇来了一座滑竿,刘永义躺在上面,两个人抬着他,悠哉游哉地向白沙镇前进。

下午,这伙人抵达了白沙镇,从马国平手中“收复”了白沙镇。

晚上,郑大发做东,大家又是一通胡吃海喝,于是,酒醒没多久的刘永义很快又变得稀里糊涂了。

9日上午,马国平带兵去白水镇与刘致中汇合,郑大发、刘永义、崔耀西、高平之则聚在一起开会,商议战报的事情。

商量好后,刘永义执笔,一份国军在白沙镇大败红军的战报出来了。

“民国二十年11月30日,赤匪二十师一部及赤卫队三千余人,猛攻我吉安之白沙镇,我白沙镇守军奋起反击,然因众寡悬殊,更因不忍百姓陷于战火,28师之郑营长大发、白沙镇民团之崔团长耀西遂忍痛放弃白沙镇,二人指挥部队以节节抗击之方式掩护百姓撤向青龙镇。

郑、崔二部将百姓掩护至青龙镇之后,当即回军向赤匪反击,我青龙镇守军25师之刘连长永义、青龙乡民团之高团长平之亦率部参战,四部冲破赤匪节节阻击,3日,进抵白沙镇郊,开始与赤匪交战。

4日,因白水镇方面赤匪战况不利,白沙镇之赤匪大部北上增援白水镇,白沙镇仅留千余赤匪守卫,趁此良机,郑营长指挥四部国军猛攻白沙镇,赤匪在其政委之威逼下拚死抵抗,子弹雨点般射向国军,然我将士上下一心,前赴后继,裹伤浴血,愈战愈坚,刘连长永义带头冲锋,身中两弹仍大呼杀贼,在刘连长永义之英勇行为感召下,国军人人奋勇,个个当先,5日,国军攻入白沙镇,与赤匪展开逐屋逐巷之争夺战,终将赤匪压缩至白沙镇西北角之小块区域,赤匪伤亡惨重,当晚放弃白沙镇狼狈西逃,我国军当即展开雷霆追击,深入匪区四十里,赤匪守卫白沙镇之部队几被全歼。

此次白沙镇之战,计毙匪256名,伤匪466名,俘匪54名,所俘之匪兵经官长晓以大义后已全部释放,我方亡121人,伤133人,失踪44人,其它战果正在统计中。”

看着这份战报,刘永义洋洋得意地问道:“郑营长、崔团长、高团长,你们看,这份战报怎么样?”

“不错,可是……刘连长,别光顾着宣传自己呀,让我也受一受伤吧,我不需要中两弹那么多,一弹就够了。”高平之说道。

“刘连长,也别落下我呀,我也想中上一弹。”崔耀西不肯落后。

“哎呀,重复会影响真实性的,你们想一些别的英勇行为吧,想好后我给你们加上去。”

“想?我们怎么想得出来呢?我们又没打过仗,刘连长,还是你帮我们想吧。”高平之说道。

“对,你帮我们想。”崔耀西也这样说。

“好的,我帮你们想。”刘永义慷慨地答应下来,他想了一阵,为二人想好了英雄事迹。

把高平之和崔耀西的英雄事迹加进去之后,战报的第三段变成了这个样子:

“刘连长永义带头冲锋,身中两弹仍大呼杀贼;高团长平之指挥机枪射击赤匪,机枪手中弹身亡后,他亲操机枪猛扫赤匪;崔团长耀西开枪连杀数匪,子弹射尽后抽出背上大刀继续杀贼,在三位官长之英勇行为感召下,国军人人奋勇,个个当先。”

这样修改之后,高平之和崔耀西均表示满意。

“既然你们都满意,那好吧,就把这份战报报上去。”郑大发说道。

“回到青龙镇后,我得赶紧给家里发电报告知真相,免得我爹看了报纸担心。”刘永义说道。

战报写好后,他们开始讨论战果的分配及伤亡的分配,一轮讨价还价后,他们达成了分配协议,在这个协议中,刘永义分得了23名战死名额和35名战伤名额。

当天晚上,又是郑大发做东,大家又来一次大吃大喝,刘永义第三次变得稀里糊涂。

10日上午,刘永义、高平之率领部队返回青龙镇。

11日上午,在连部,刘永义开始编写白沙镇战斗中战死战伤官兵的材料。

编写这些材料可以从南京那里骗来很多的抚恤金和治疗费,可编写这些材料挺累人的,刘永义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仅仅写好了三份材料。

“唉,这些钱真不好挣,真累人,看来,我得招个文书才行。”刘永义一边写一边唉声叹气。

杨心红一步三摇地从外面晃了进来,她在医院里闲得无聊,跑来这里想跟刘永义聊天。

“刘大连长,忙些什么呢?”她边说边拿起桌上的材料看,“哦,写材料,写假材料!写欺骗蒋主席的假材料!刘永义,你好大胆,敢欺骗蒋主席!”

“这怎么能叫欺骗呢?大家都这么干。”

“都这么干就不叫欺骗了?”

“当然不叫欺骗了,叫规则,大家都这么干的事情就叫规则,规则是必须遵守的,不遵守大家就会骂你。就像现在这件事,如果我不这样做,下边的人就要骂我,骂我让他们少拿了钱,上边的人也要骂我,骂……还是骂我让他们少拿了钱。”

“上边的人怎么会骂你让他们少拿了钱呢?这不合逻辑。”

“哎呀,杨同志,你不清楚其中的奥秘,按规则,这些钱我只能领到一半,另一半得归上边那些人,你想想,如果我不向蒋主席申请这笔钱,那么,上边那些人的那一半上哪得去?”

“我不信!我不信!刘永义,我看呀,你根本就是一条蛀虫,专吃政府的一条蛀虫。”

“蛀虫?这个绰号可不好,杨同志,还是叫我虫虫吧,一条白白胖胖的小虫虫,多可爱呀。”刘永义笑嘻嘻地抗议道。

“呸!蛀虫!蛀虫!大蛀虫!”

“大蛀虫?杨同志,比起中央军来,我们这条蛀虫算是很小很小的了,要知道,报战功的时候我们是杀一报三,杀死红军一千人报三千人;中央军呢?仗着蒋主席的宠爱,他们报战功的时候是杀一报五,甚至杀一报六、报七,那帮龟孙子才是真正的大蛀虫呢,比我们大多了。对了,杨同志,你来得正好,来帮我写写材料吧,这些材料太多了,我一个人忙不过来。”

“呸!做坏事还想我帮你?我不帮你!不帮你!不帮你!”

“不帮?不帮就算了吧,我一个人慢慢写,总有写完的时候。”

“刘永义!”杨心红用力拍着桌子,“停下来,马上给我停下来,我不准你写!不准你写!”

“杨同志,我刚才不是说了嘛,这些材料我必须写,不写的话,下边的人骂我,上边的人也会骂我,我这个连长就做不下去了。这样吧,我想,蒋主席不会永远容忍这些事情的,他总会发起一场运动来纠正这些歪风邪气的,等他发起纠风运动的时候我第一个响应,怎么样?”

“纠风运动?为什么要等到那个时候?刘永义,你现在就必须改,马上改,我命令你改。”

“好,我马上改,今天不写了,明天再接着写,杨同志,我们出去骑马玩吧?要不,打枪也可以,我教你打枪。”

“呸!刘永义,你这个人没救了,彻底没救了,我鄙视你!非常非常地鄙视你,我宣布,我跟你绝交!彻彻底底地绝交!”杨心红愤怒地宣布道,跟着,她用力一跺脚,“噔噔噔”地走出了办公室,把刘永义一个人扔在屋里。

在宁州,戴正向赵成杰汇报情况。

“柳冰冰答应照你的安排去做,她正在利用护理的机会努力接近丁大河,从这两天的情况看,两人的感情进展得还可以。”

“这就好,现在我们要赶紧弄清丁大河的身份,弄清了他的身份才好策反他。”说到这里,赵成杰拿出了几张照片,“这些照片是叶护士拍的,给你。”

戴正接过了照片,一张一张地仔细看着。

“我们把这些照片送到南昌行营去吧,让行营去查丁大河的底细。”

“不行,不能让南昌查!南昌那帮老爷,办事之慢是出了名的,你让他们查,没一两个月别想得到结果,到那时,丁大河早走得无影无踪了,况且,那帮老爷还未必查得出丁大河的底细呢,还是我们来查吧,我估计,这个丁大河应当是独立二十师的干部,独立二十师的士兵应当有人认识他,你马上带上这些照片去战俘队,让独立二十师的士兵辨认这些照片,弄清他的身份。”

“好的,我马上去。”

下午,戴正满脸喜色地来找赵成杰。

“赵主任,喜事!大喜事!”

“大喜事?你弄清丁大河的身份了?”

“弄清了,弄清了,他的一个部下认出了他!猜猜他是谁?独立二十师的师长!他的真名叫郭丁山!”

“独立二十师的师长?这么大的官?”赵成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一点没错,他就是共产党的江西军区独立二十师师长郭丁山,攻打白水镇就是他指挥的,他的一个部下过去是国军十八师的排长,被俘后参加了赤匪,现在是赤匪的班长,他认出了郭丁山。”

“那个班长现在在哪?”

“就在门外。”

“叫他进来,我想知道更多关于郭丁山的情况。”

那个班长进来后,赵成杰叫人搬了张椅子让他坐下,随后问他郭丁山的情况:郭丁山是哪儿人?父母亲是谁?是不是富贵人家出身?等等,虽然那个班长对郭丁山知道不多,很多问题都回答不出,不过,赵成杰还是得到了一条很有价值的信息:郭丁山曾经在平江打过一段时间的游击,彭德怀发起平江暴动之后,郭丁山率部与彭德怀会合,从此成为了彭德怀的部下。

见实在问不出更多东西了,赵成杰叫人拿来五块大洋把那个班长打发了。

“赵主任,接下来该怎么办?”

“怎么办?现在事情难办了,太难办了!”

“难办?”

“对,难办!我在青龙镇所设的局是策反连长的,策反营长也勉强可以,再高就不行了,现在却来了一个师长,你叫我怎么办?糟糕!太糟糕了!”

“我们马上改,把这个局改成策反师长的。”

“来不及了,再说,我也没有策反师长所需的资源,我手里的资源只够策反连长的,策反营长都很勉强,策反师长的资源蒋主席有,陈诚……也有。”

“那我们马上联系陈长官。”

“不!不能联系陈诚,联系他,我们的功劳会被他抢去的。”

“那怎么办?”

赵成杰把脸埋进手掌,过了一阵,他抬起头。

“戴同志,我记得你在蒋主席的侍从室呆过?”

“是的,我给蒋主席当过一段时间的侍从副官。”

“你可以直接面见蒋主席吗?”

“这个嘛……可以。”

“好,太好了,现在我们可以把青龙镇的局改成策反师长的了,这样,我们还是用柳冰冰来策反郭丁山,如果柳冰冰说动了郭丁山,那么,郭丁山提出条件后你负责去找蒋主席,让蒋主席答应下这些条件。”

“好,我负责。”戴正一口答应。

“我必须马上查清这个郭丁山的底细,郭丁山在平江打过游击,那里的乡绅肯定了解他的底细,我马上派人去平江查他的底细。”

“赵主任,这件事让我去办吧,让我去平江查郭丁山的底细。”

“不!你不能去,你必须留在这里,你可能随时要去面见蒋主席,去平江的人我另外派,你现在回青龙镇,配合柳冰冰做丁大河的工作。”

“好的,我马上回青龙镇,赵主任,要不要把丁大河的真实身份告诉柳冰冰?”

“不!不要把丁大河的真实身份告诉柳冰冰,这样柳冰冰会自卑的,自卑会影响她的策反工作,还是跟她说丁大河是连长吧。”

“好的,跟柳冰冰说丁大河是连长,赵主任,还有什么吩咐吗?”

“没有了,现在你可以回青龙镇了。”

“好的,赵主任,我走了。”

戴正走后,赵成杰一个人坐在椅子里发呆,好一阵子之后,他自言自语道:“唉,如果柳冰冰是个大学生就好了。”

赵成杰给杨心红打电话。

“杨同志,我们现在要策反丁大河,你配合一下。”

“好的,我配合,怎么配合?”

“你去找刘永义,让他和你扮成一对情侣、一对亲亲热热的小情侣。”

“和刘永义扮情侣……”

“怎么了?有困难吗?”

“不,没困难,一点困难都没有!赵主任,我们策反丁大河的事要不要告诉刘永义?”

“不!不要告诉刘永义!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自己找个理由说服刘永义和你扮情侣,你要怂恿刘永义和丁大河交朋友,在丁大河面前你要装出和刘永义甜甜蜜蜜的样子,让丁大河羡慕国军军官的生活。”

“好的,就按你说的做。”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