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锋之生肖战队 正文 第二章 第十节 中期训练四

ibewin 收藏 0 1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36.html


“汪骋,出列”


“是” 汪骋跨出队列心里想着怎么又叫我了。


“告诉我你想不想做一名军人,想不想做一名光荣的特种部队战士”


“那不是废话吗,就算不想也得想啊,现在不想难道还可以退出吗”特种战士什么概念啊,各国的精英,想想自己穿着一身标志着特种战士的衣服去泡MM,哦,我的娘啊,那小娘们还不得赶紧投怀送抱啊。


“汪骋,你给我从这一直滚到那边去”教官程兵一脸怒火指着用眼睛都望不到尽头的路。


“教官,你是说让我走过去” 汪骋小心的问道。


“混蛋,是滚过去,少废话,快点”草,这还让不让人活了,最少二三里路,看着程兵要拔枪,汪骋立马趴在地上做出滚的姿势,开始滚了,滚就滚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徐伟峰,你第二个,张志鸿接着,一个个来,滚慢的,我还有好玩的等着他”听到程兵这么说,立马个个都跟吃了兴奋剂春药一样,不要命的往前滚去。


“早知道,早上不吃这么多的,现在我就快吐出来了”王富贵边滚边苦着脸说道。


“屁话,你吃的时候怎么不想到这么多”张有根一脸不屑道,幸亏滚不怎么用体力,到现在我身体各部分机能还算是完好无整,只是身体被小石子咯的生疼,干,早知道干活的时候不偷懒,以后干活的时候一定专挑石子检。


“还有二十七分八秒57,滚慢的我等下给你们‘加餐’”教官在后面拿着扩音筒大脚道。


“娘啊,玉皇大帝啊,这教官不愧是变态中的王者啊,这么滚,谁受的了啊。”王富贵满脸通红疼的龇牙咧嘴道。


“坚持不就得了,屁话那么多”张有根依旧是不屑的望了一眼王富贵道,只是他此时头上,脸上都是泥巴,扮演这个动作看起来有点可笑。


“汪骋,你慢了一秒,再给我去滚一遍” 汪骋从地上爬起来还没高兴起来,程兵那张‘死人脸’就出现在他眼前。


“啊,不是吧,教官,我又不是最后一个,再说慢一秒又有什么关系” 汪骋一脸不服气道。干他个蛋蛋,我不干了,我抓起头上的帽子往地上一摔,越想越气,这哪是训练啊,这不是折磨人吗。


“不干,我就枪毙你”


“那算了,我还是滚吧”


“全体立正,向右看齐,稍息,士兵们,接下来我们将进行第一个基础科目‘挨打’训练”教官话一说完,下面立马哗然一片。


“挨打训练,我怎么都没听过”


“你懂个屁,这是练散打的”


“我们练散打干什么”


“你是猪啊,我怎么知道”


“”


“第一列,跨前一步”


第一排的士兵你望我我望你,没有一个人上前。


“你们难道都耳聋了吗”教官大声的吼道,刷的一声,第一排士兵全部跨前一步。


“现在第一排士兵全部穿上负重甲,负重甲分双肢,绑腿,头盔,跨护,肩盔”教官一面解释着一面看着第一排士兵穿着。


“我觉得这个有点像古代士兵穿的盔甲,只是看样子却好象重了许多,又有点像重骑兵的盔甲,不过跨护是个什么东西,我怎么都没听过”王富贵一边看着一边悄悄的小声跟汪骋说着,汪骋还没发表意见,程兵便看到了。


“王富贵,出列”


“是”


“你刚刚在嘀咕什么呢”


“报告教官,跨护是个什么东西,我不太明白”王富贵大声回道。


“跨护就是保护你‘蛋黄’的东西,滚回队列去”


“是”王富贵退后一步回到队列。后面的人全部小声笑了起来。


“真是笨蛋,连跨护都不晓得,跨护就是给你‘二弟’穿上一副重盔甲,防止他外逃”张有根在一旁小声的说道。


“张有根,出列”


“是”


“你又在嘀咕什么呢”


“报告教官,我说跨护就是给自己的‘弟弟’穿上一曾保护甲”


“混蛋,把你刚才说的话抄一千遍,滚回队列去”


“是”王富贵苦着一张脸退回队列。看着第一排士兵全部穿戴完毕。


“全部给我站好了,才一百二十五斤的盔甲就成了这个熊样子,你们还是不是个爷们,日后,你们还要穿戴六百五十五公斤的东西,那还得了”教官话一说完,立马倒下一大半人。


“全部给我站起来,看看你们那熊样子,这哪是一个战士,你们还是我的兵?从现在开始,你们无论吃喝拉撒全部都给我穿着,如果哪个敢私自脱下,我保证会有好玩的东西等着他,第二排接着穿”


“TMD,老子走了二十分钟才走了三米,这等下还吃个屁饭啊”王富贵边慢慢挪着边望着至少还有五十米远的路,平时随便一小跑就可以过去了,今天看来没有二到三个钟头那是想都别想了。


“急什么,慢一点去吃饭也没什么不好的,强身健体啊”在王富贵身旁的张有根摸了摸鼻子道。


“屁,教官说了,吃饭规定时间的,十一点就不准进‘猎食场’了”


“你说,教官是不是神经病,餐厅叫什么‘猎实场’厕所叫‘战场’真是”


“靠,还有三分钟,就十一点了,兄弟们赶紧的吧”


“靠,骋哥,你真不是一般的贼啊,竟然知道滚过去,高,实在是高啊”王富贵感慨的望着汪骋。


“汪骋,你很会滚是吗,今天我就让你滚个够,全体都有,立正,去沼泽塘” 汪骋还没跟王富贵谦虚,谦虚呢,教官又像鬼一样的出现在身旁,汪骋站起来尴尬的笑了笑,跟在了教官后面。


“沼泽塘模拟亚马逊森林,除了国度,温度等自然原因之外,其他的基本相同,里面充满了各种危险性,有鳄鱼,食人花,食人鸟,食人鱼,淤泥旋涡等等”教官一边带着我们一边解说着,教官看了眼在后面挪移着的我们摇了摇头。


“全体都有,快步走”从中午挪到晚上总算是感到目的地了,教官还跟我们说只有三百米远,MD,整整三公里路啊到他口中就成了三百米。


“骋哥,我现在蛋蛋弄的生疼,你蛋疼不”王富贵一边艰难的挪着一边望着略在前面的汪骋道。


“别跟我废话,我现在是又饿,又累,又渴,现在只想赶紧回我们的窝,去大吃一顿,再喝一桶水,然后在美美的睡上一觉” 汪骋舔了舔嘴唇,抬头望着天空道。


“你Y的是在做梦吧,也对,现在是晚上哦,是到了做梦的时间了”张有根满脸同情的望着汪骋,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汪骋,王富贵,张有根,你们三个在后面鸡歪什么呢,还不赶紧给我死快点”。


“我草,这是侏罗纪公园拍摄场吗”王富贵张着大嘴大声叫道。汪骋这一群人看着眼前的建筑也是呆住了。高达二十五米的巨大门闸就像古罗马的凯旋门一样雄伟壮观,不过可惜点的就是旁边本来应该栽点树什么的,却是光秃秃的一片。门闸两旁都是至少十二米高用钢筋混泥土浇成的城墙,有点类似于山海关的城墙。


此时的门是禁闭着的,相距门至少有十五米远的我们依旧感受到了它的磅礴,压力,甚至是给我们一种害怕的感觉。在这巨大而又雄壮的门闸上有一把从上而下的巨型军刀,特别引人注目。有点类似于教官手枪上的那把军刀。


“好雄伟的建筑啊,他娘啊,那个史什么格子的当初是不是在我们中国拍摄那部侏罗纪公园的啊,教官,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有了一个这么大的家伙了”张有根一脸兴奋道。


“张有根,你在鸡歪一大堆废话,我就把你头打进屁眼里去”教官满脸不爽的大吼道。


“全体都有,准备进入‘恐怖训练场’,还有,你要记住了,不只是只有美国才有大型的建筑,我们中国不比他们差,甚至是更加雄伟,壮观”教官看了眼张有根大声说道。


“本来我是准备等待你们各项都达到标准后才带你们进入此地的,士兵们,拥有高昂的斗志是决定一场战争的胜利,但往往好奇心越重斗志越高昂也意味着你们死的更快,在里面,你们最好能快速的跟近我,否则你们只有死亡”教官抬头望了眼那把巨大的军刀,眼神竟然有一股决死之心。看着教官,汪骋心里突然有了一股非常不妙的预感。





“报告教官,我们能否佩带武器进入”王富贵挪动一步大声问道。其实现在也和小声说话差不多了,身上那近一百二十斤的负重甲那可不是说着玩的,在行走了可以说是挪动了三公里,现在已经是没有力气了。


“我允许,难道你还有力气在走动三公里么?现在听我口令,在进去之后,你们要快速不断的移动,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停,一直到滚到一个大石头下,听清楚了没”接着教官便从手上拿下一个和圆形石头差不多大小的东西,在距离大门三米远的地方停下,将手中的东西抛向大门,根据牛顿万有引力定律,任何物体在地球上飞行一段距离之后都会成抛物状落下,而不是像现在的石头一样成直线飞行。


“难道这小东西是纳米直升机不成”王富贵一脸白痴样的说道。


“猪就是猪,永远都不可能像人一样聪明”张有根满脸不屑的望了一眼王富贵,后者则是像没听到一样将头转向我。


“骋哥,你说这是怎么回事”我看了他一眼。


“纳米直升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要是我们国家能造出这么小的迷你直升机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忍气吞声了,要我看,它应该是这座大门的开启钥匙,并且这种钥匙还不只一把”


“骋哥,你那不是废话么,谁都知道这是钥匙,问题是我是问你这是个什么东西,还有你,咋晓得这不只一把钥匙呢”王富贵依旧是一副白痴的样子望着我。


“我靠,小贵子啊,小贵子,你要我怎么说你呢,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能只有一把呢” 汪骋一脸郁闷的望着王富贵。王富贵笑了笑,摸了摸后脑勺,突然感觉不对。


“小贵子?骋哥不用这么毒吧,这TMD是个太监的称呼,不行,以后不准叫啊,谁叫我跟谁急”


“小贵子,哈哈,这不是我们‘鹿鼎公’小宝哥的称号么,怎么成了我们富贵的小名拉,哈哈”张有根丝毫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我日,王富贵冲他竖了根中指。


“你们吵什么吵,还不赶快给我死快点进去”教官在前面大吼道。


“这么快就打开了?怎么连声巨响都没听到呢”总算找到机会插进一句的林泽宇赶紧说道。


“还巨响,连屁大点的声音都没听到,照理来说,应该是一声巨响后跟着一阵刺眼的白光闪过”张有根一副专家的口吻说道。


“你们两小子想巨响的声音把屎给震出来,然后在被刺眼的白光闪过给弄瞎眼睛么,两个傻蛋”王富贵摸了摸鼻子。


“都废什么话呢,赶紧进去”教官又大吼了一句。


没有见过二十五米高的大门的人,永远也无法想象那是多么的气势宏伟,是多么的震撼人心,当你站在它身边时,你会感觉自己是多么的渺小,现在的我就是这副心情,震撼,震撼,还是震撼。


里面没有想象中的参天大树,也没有像侏罗纪公园中的史前巨兽,有的只是一片片的沙子,我们就好象从一个世界又来到另一个世界,一眼望不到边的全是沙子。


“骋哥,我们是不是来到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了,我的娘啊,这难道是在新疆啊,我知道咱新疆地多,可也不用这么浪费吧,这得倾泻多少沙子才能把草原变沙漠,才把美丽变邪恶啊” 汪骋没有理他,只是跟在教官后面,望着眼前的沙子发呆。


“本来这次,我们是准备乘直升飞机到‘亚马逊’空降的,只是我又临时改变了主意,我想试验下到底有多少人能躲过‘旋涡沙’食人蛛的偷袭,预备,滚,记住,滚的越快,你们活命的机会也就越大,如果这时还有人想偷懒那就是在拿你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我草”


“哇”


“日”


“干”


“鸡吧”


“”


所有的士兵都在这一刻拼命大叫着来给自己壮胆,然后一个跟着一个向前滚去,可以想象一下,在身上负重一百二十斤之后,在沙漠中滚爬的情景吧,就算不是流沙的地方,所经过的地方也会留下一个深深的凹痕。


第一批士兵刚往前还没滚出一米远便陷在沙子里不能动弹了,接着四面便传来沙沙的声音,在他们的视野中便出现一只只的足有一米大小的巨大蜘蛛。


“你们还傻愣在那干什么,还不赶紧站起来跑”教官在身后大声吼道。所有的士兵在对望了一眼后,赶紧挣扎着想爬起来,可是身上的负重甲就好象乌龟壳一样,一但仰面朝天,便也再想爬不起来了,本来就以筋疲力尽的士兵们在使完身上最后一丝力气后,便也再想无法动弹,只能趴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看着越来越近的巨大蜘蛛,突然一个士兵不知哪来的一股力气,推动着身旁的一个战友用力的往前推着,一直推动这个士兵到一个斜坡旁,那可是足足有十二米的路程啊,加上自身的重量,在加上战友身上的负重甲和战友身体的重量,一个士兵在筋疲力尽后竟然用无畏的牺牲精神推动着三百多斤的战友前进了十二米。接着就好象得到了命令一样,一个个士兵被身旁的战友往前推动着“我竟然在新中国成立后,在一次看到了,看到了,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中国能坚持抗战八年之久,为什么能在自身建国不久之后还能在次伸出援助之手,用小米加步枪去抗衡美国人的飞机大炮,去创造一个又一个‘不败’的神话,打造出‘世界最强陆战部队’的称号”教官喃喃的望着眼前的士兵们。


“老程啊,老程,我就说过这群小子值得打造出‘中国最强’王牌战士称号吧,这回傻了吧”教官身旁不知何时又多出一个身穿普通迷彩服的中年男人。


“哼,还早着呢”程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恢复过来,冷哼一声走了出去。


“喂,老程,你的集训时间已经到了吧,你再不结束那些小伙子就要被那些机器给压死了,喂,老程,我说你怎么还这么倔强呢,你就不能改改你那牛脾气,喂,老程,我跟你说话呢”


“同志们,恭喜你们又一次活了过来,但是你们不要因此而骄傲,你们现在只能算是一名合格的战士,但不是一名特种部队战士了,毫不客气的说一句,你们现在还只能算是特种部队一名新兵蛋子”程兵望着眼前灰头土脸但却依旧是精神抖擞的战士大声说道。


“从今天开始,你们将进行最后一个月的全能体力测试,忘了告诉你们了,你们之中大概也有人猜到了,没错,上级要求我将把你们训练成‘中国最强’的特种王牌战士,在我手里,在我的训练当中,没有淘汰这两个字眼,你们也没有资格,选择放弃,因为从你们进入军队那一天,你们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守护神’,我期望你们当中不要出现一个让我失望的孬种,都听明白了没”


“听明白了”所有战士在这一刻全都发自内心的大吼出来,只因为‘中国最强战士’这六个神圣的字眼。





“骋哥,我真TMD想歇会,你小子不是说有贫血外加恐高症吗,我看你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反而越爬越快了呢,靠,这是1500米啊,不是一点五米啊,喂,我跟你说话呢”


“王富贵,你小子少在那鸡鸡歪歪的,哪来那么多废话呢。留点力气爬吧”


“爬个屁啊,爬了三十五分钟才爬了一百五十七点四米,我日,教官这个变态狂在这么高的地方,才给我们这么细的保护绳,一不小心掉下去,一准翘辫子”新疆一座无名悬崖壁上,此时正有两百多个小黑点正在向上攀爬着。从上而下的保护绳就像一条条蜘蛛线。在这群黑点旁边还跟着一架军用直升机,在那不时的上下飞着。


“混蛋,你们这群小子是不是想加点料,才会爬的更快啊”教官程兵站在直升机上拿着扩音器大声吼道。教官程兵话一喊完,子弹便朝我们这边射了过来。


“靠,这是枪么,都鸡巴跟炮差不多了,打进悬崖连屁大点的声音都没就出现这么大的一个洞,乖乖要是打在人身上”王富贵望着身旁一个拳头大的洞说道。在望了眼四周,见没人理他,只好讪讪的笑了笑,继续往上爬去。身旁不时有飞啸的子弹飞多,但是此时的他们却显得特别安静,都像知道子弹长了眼睛不会射向他们一样。


教官程兵在直升机上望着这一切“这群小子开始学会成长了啊”


“难道乌龟是你们父亲么,爬的这么慢,还不赶紧死快点爬”程兵站在悬崖上一边看着手中的手表,一边朝下面大声的吼道。


看到最后一个人爬上来后,程兵对着躺在地上的一个士兵就是一脚踹过去,痛的这个士兵哇的一声大叫着跳了起来。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我都不希望你们,更不希望我的兵躺在地上成为这副熊样。现在以汪骋为中心,全部靠拢”看到最后一个士兵站起来集合完毕后。


“不过是次爬高训练,才只是一千五百米而已,你们就成了现在这副鸟样子,还竟然从早上爬到现在这个时候,三餐没次就能饿成现在这样子?明天加罚训练三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