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四卷:至死不投降 第四十二章:见习排长

金蝉 收藏 12 3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战斗来得太突然,好多滇军士兵本以为是在二线集结,谁都没有打仗的心理准备,所以刚与鬼子接触,就全线溃退,这不足为奇。不足说明滇军士兵毫无战斗力,又怎么怎么地怕死,只能说明当时国军的信息不灵,指挥不力所致。 军部卫队从后架起了机枪督战,机枪一响,后退的溃兵这才一下从混乱中清醒过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战斗来得太突然,好多滇军士兵本以为是在二线集结,谁都没有打仗的心理准备,所以刚与鬼子接触,就全线溃退,这不足为奇。不足说明滇军士兵毫无战斗力,又怎么怎么地怕死,只能说明当时国军的信息不灵,指挥不力所致。

军部卫队从后架起了机枪督战,机枪一响,后退的溃兵这才一下从混乱中清醒过来:鬼子的子弹能打死人,长官督战的子弹照样也能打死人;作为一个中国人,死在鬼子的枪弹里光荣,死在长官的子弹下可耻。

滇军的士兵们重新调回了头,返了回去,再次与鬼子接上了火,仓促之中,滇军几万官兵全线跟鬼子打了起来。

石头所在的三连,在大部士兵在溃退时,他们只听到了枪声,还没看到鬼子长了一个什么样子,所以他们没有溃退,还在坚持,还在犹豫因为他们还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当大部士兵被督战的军部卫队压制返回时,石头他们那个三连在一个小村庄,早已与一小股鬼子干上了。小村庄叫什么名字,初来咋到,谁都不知道。他们只看到小村庄有五六十户的样子,村里的老百姓早已人去屋空,村里此时全是鬼子,一线摆开,有几十之多,可能是鬼子的一个小队。

鬼子也是刚抢占了村子不久,因为鬼子什么工事也没有修筑,仅依托着村子里现成的民房建筑,予以阻击,向滇军频繁地射击。

滇军与鬼子不期而遇,且又在平原上,具有战略意义的村子,自然就成了滇军与鬼子争夺的焦点。

率先占领村子的鬼子,是大队鬼子的尖兵,虽没有什么重武器,但三挺歪把子机枪组成的火力网,三连根本就无法逾越。再加上小村村外一马平川,毫无大的障碍物地势可以蔽身反击,三连一度被压制在一道道土坎下面,根本就无法抬起头来。

好在当时是四月天,麦子已经拔高抽穗,麦子长得有齐腰深,成片的麦子连在一起,有利于滇军士兵的掩蔽,行动。鬼子的机枪很猛,“哒哒哒”地叫个不停,刚抽穗带着青色麦芒的麦子被机枪成片的扫倒,但终究鬼子没有明确的目标,三连虽然有牺牲但伤亡并不大。

这是石头第一次参加与鬼子的战斗,鬼子的真实面目没看到一眼,却最先领教过了鬼子子弹的厉害,鬼子的子弹打得很低,石头紧趴在土坎下面,子弹就在他的头顶上啸叫,在身前身后的土里,“噗噗”地作响、翻飞。石头知道每一颗啸叫的子弹,碰着谁,挨着谁,瞬间就会阴阳两隔,眨眼就会要了一个人的性命,人的生死一下就被提到了眼前,看得见摸得着,石头不觉有些神经紧张,心中开始不停地打鼓。要说石头说是没有一点恐惧,那是瞎说,毕竟人的生命对谁都是只有一条,更何况石头那是第一次上战场。

石头那时真切地感受到战争的残酷和冷漠。石头未上战场时的炽热头脑瞬间有些清醒,军校时的满腔沸腾的热血终是有些幼稚和简单,血与火,生与死的战场,对谁都是铁面无情的,没有丝毫情面可讲的。

三连连长是个结巴,凸额头,小眼睛,尖下巴,牙齿有些稀疏,牙缝很宽,能拱过小虫子的样子,个子不高,肌瘦人,肤色黝黑,一个典型的南方男人的摸样。

结巴连长提着手枪,用望远镜透过麦芒的空隙,悄悄地向小村子观察着。小村子为东西走向,南北窄,东西长,所有的鬼子都集中在村西头,三挺机枪都架在村口的一堵矮墙后面,疯狂射击。

结巴连长平常说话很费劲,说话就夹眼,有时夹了半天的眼,却又长喘一口粗气,一个字没说,忽然就没了下文,让听话的人好个不舒服,心里七上八下好长时间。

石头很怀疑结巴连长就这样的口才,还能指挥打仗,石头为三连有这样的一个连长微微担心着。

“妈拉个巴子”结巴连长在骂,石头奇怪结巴连长打仗了,紧张了,骂人竟一点都不结巴。

结巴连长对石头说:“你,三排,炸了它!”

结巴连长正用小眼睛亮亮地瞪着石头,石头知道结巴连长说的就是他,三排有两门82迫击炮,石头连滚带爬到了三排那个位置,石头传达了结巴连长的命令,三排长是一个大个子,三排所在的位置比较洼陷,加上麦子遮掩,正适合支炮。

三排长更绝,仅一个手势,连语言都省了,炮手们迅速就将两门炮支好,三排长起身目测了一下距离,刚要蹲下身,一发子弹正打在三排长的肩头上,鲜血立刻染红了三排长的军衣,三排长还是说话了,三排长骂:“他妈的,王八蛋小鬼子的子弹像长了眼睛,转往老子的肉里扎!”

三排长疼得有些呲牙。

石头想给他包扎一下,被他推到了一边。

三排长大喊一声:“放!”

两发炮弹腾空而起,像长了翅膀,直奔小村的村口那堵矮墙,鬼子的两挺歪把子机枪立刻就被炸飞了起来。另一挺机枪也再另一发炮弹中成了哑巴。

结巴连长腾地站起身来,惊天动地发一声喊:“冲!”

全连的士兵从麦田里一跃而起,喊着同一个字:“杀!”

石头吃惊,结巴连长打起仗来一点都不结巴,打仗的术语,简单而明了,像战鼓,像号角一样,音符简单而跳跃,反倒带上了催人鼓舞的力量!

喊杀声震天,三连的士兵向鬼子占据的小村子奋勇扑了上去。

石头知道:结巴连长想趁鬼子立足未稳之时,一举夺下眼下的小村子……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