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探究马英九执政以来台湾军事发展与变化(下篇)

广大人民 收藏 1 1711
导读: 四、寻求建立两岸军事互信,外松内紧,加强与美军事交流与合作 (一)以积极姿态建立两岸军事互信 自马英九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局面正在不断形成,随着两岸互信的不断积累和共识的不断增加,两岸之间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的可能性也随之增长。考虑到军事战略及政策本身具有较强的双向性和互动性,为保障其守势防务政策的实施效果,马当局在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问题上表现出积极姿态。 2008年6月3日,前“国防部长”陈肇敏在“立法院”


四、寻求建立两岸军事互信,外松内紧,加强与美军事交流与合作



(一)以积极姿态建立两岸军事互信



自马英九执政以来,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局面正在不断形成,随着两岸互信的不断积累和共识的不断增加,两岸之间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的可能性也随之增长。考虑到军事战略及政策本身具有较强的双向性和互动性,为保障其守势防务政策的实施效果,马当局在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问题上表现出积极姿态。


2008年6月3日,前“国防部长”陈肇敏在“立法院”进行业务报告时表示,“国防部”已制定关于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政策纲领草案并在继续修订之中,内容将包括预先公告演习活动、保证不率先攻击、遵守核武“五不”政策、公布海峡行动准则等,并坦率地指出,“两岸军事互信机制”政策纲领草案的修订,是基于目前两岸已经推动各种和解的政策、战争风险大为降低、假日包机已经实现等背景。今后将采取“定期、定线、定时、定高”的原则,务实推动两岸军事互信,实现两岸关系的融冰。未来将分近、中、远程三阶段逐步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


2008年10月,马英九在出席“国防大会”重要干部研习会时,又一次明确提出“未来4年两岸不会有战争”的“国防”新思维,并释放希望任期内签订两岸和平协定的意愿。


2009年7月,马当局出台了新版《国防报告书》,首次明确提及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CBM)的内容,称“相关议题已在发酵”,台军方将以稳健、务实及循序渐进的方式予以逐步推动。至于建立该项机制的前提,《国防报告书》则将其概括为“建立沟通热线”、“订立海峡行为准则等规范”和“限制特定兵力部署和军事活动”三大措施。但《国防报告书》对于如何建立两岸军事互信并没有详细阐述,更没有明确时间表。当然,不可否认,台军已采取了一些降低两岸敌意的举措,如:缩短演习时间,减少大规模实兵演练等方式,这对促进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建立无疑有一定帮助。


除此之外,据台湾《中国时报》2009年11月13日报道,鉴于两岸关系好转及未来两岸军事交流议题的增加,台“国防部副部长”赵世璋表示,对于有大陆退役将领赴台参加“两岸一甲子”研讨会,前“国安会副秘书长”胡为真、前“军情局长”胡家麒等也将与会,赵世璋说,会关注、掌握与了解研讨会,同时


防务部门准备成立智库,研究两岸军事互信机制与两岸情势。


从以上几点表明,马当局目前已在思考、创设两岸军事互信机制作为维护台海地区和平稳定的重要手段。


事实上,两岸军事交流的提议,或是军事互信机制的建议,早在数年前即已有人主张。根据台湾军方的内部资料,早在罗本立担任“参谋总长”时期,台军“参谋本部”就曾进行过“信任建立措施”的研究。李登辉主政期间,台军方、学者和在野势力都提出不少“建立两岸信任措施”的构想。1996年12月,台“国发会”研究报告中就已经提出,两岸架设“热线”并互派代表是结束敌对状态与签署和平协议的要件之一。1998年4月,前“行政院长”萧万长就曾公开提议:为避免军事误判,两岸应建立军事互信制度,交换军事活动讯息,以便军事活动透明化,达到两岸和平。陈水扁在1999年竞选期间公布的“国防政策白皮书”中,也提到要“在国家安全的前提下,逐步展开两岸主动式的信心建立措施,增加台中‘两国’的互信基础,以降低台海紧张情势”,他上台后,通过公布2002年、2004年和2006年的“国防报告书”,不断抛出“建构台湾军事安全互信咨询机制”、“台海中线划定和平区”、“建立两岸军事缓冲区”、“同步检讨两岸军备政策”、“共同研议形成海峡行为准则”等建议,台军也将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列为“重要政策目标”,并提出一套完整的规划方案。2006年马英九在其欧洲之旅时也表示,如果2008年国民党执政,将与大陆协商两岸和平协定的架构,进而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马英九上台后,始终将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和签署和平协议列为重要施政目标,2008年5月,前“行政院长”刘兆玄在其施政报告中提及,将“协商两岸建立军事互信机制”及“签署和平协议”,让台海成为和平、稳定的区域。


而在大陆方面,也早在2004年5月就提出两岸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的议题。当时大陆方面选在陈水扁连任就职的前夕,发布《5.17声明》,把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列入第一项。来年三月,胡锦涛总书记就两岸关系发展提出四点意见,“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和建立军事互信”列为第一点,显示对当时两岸形势仍有高度不确定性,并于同月中旬推出《反分裂国家法》,作为预防。


2008年底,胡锦涛总书记表示,在不造成“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前提下,可以通过两岸务实协商合情合理安排台湾参与国际组织活动问题,以及两岸可以适时就军事问题进行接触交流,探讨建立军事安全互信机制等问题。


由此看来,从长期以来的台海安全情势和实践来看,海峡两岸确有建立军事互信机制的意愿和需要。


但就目前两岸关系现状,以及已经浮上台面的诸多两岸军事互信机制设想的基本内容看,两岸对于军事互信机制问题出发点有明显不同,特别是开始互信建设机制谈判前是否设置前提条件这一问题上,两岸存在严重分歧。


台湾方面建议军事互信建设机制应作为两岸和平统一谈判的一部分,但是坚持北京应该首先移除人民解放军部署的针对台湾的约1500枚弹道导弹。然而中国大陆反对这种让步,坚持军事部署的任何调整必须都是相互的,是双方谈判后的结果。


在马当局看来,启动互信建设机制的谈判,包括两岸学者间的官方交流还为时过早。台湾官方强调两岸间更进一步的政治互信必须达成,内部的一致必须循序渐进,在任何谈判开始前与美国的联系必须加强。台湾更愿意在已有共识的基础上先解决经济问题,再解决政治和安全问题,先解决简单的问题再解决复杂的问题。


而大陆方面则是着眼于广义的互信机制,台湾方面立足于狭义的军事互信机制。简单的说,大陆设想的是从广义的互信机制着眼,从狭义的互信机制入手:在规划上搞好顶层设计,勾画出路线图,只要认同一中原则,双方谈的内容应该是开放的,方法应该是灵活务实的;层级上,应该由第二轨道发展到第一轨道;程序上由易到难,循序渐进;在条件成熟时,可以直奔双方最关注的核心问题,否则就应先扫清外围障碍,谈一些双方已有共识的问题,谈一些最紧迫的事务性问题,谈一些非敏感的非传统安全问题,逐渐累积共识,培植信任,最后再协力攻坚。


而台湾方面则坚持探讨纯军事领域内如何建立军事互信机制,是就军事论军事。他们推出的各种设想,把构建两岸军事互信机制区分为近、中、远程:近程为推动非官方接触,优先解决事务性议题,如两岸开展民间智库、学者间的军事学术交流,在实施大型军演前以公开方式通知对岸等;中程为推动官方接触,降低敌意,防止军事误判,如制订双方机舰遭遇时应守的规范、划分明确的海峡中线、认定双方防线等;远程目标则是确保两岸永久和平,如大陆导弹不对准台湾、建立非军事区、双方互派军事观察员、交流军事资料记录、双方军事人员交流互访等。


换句话来说,大陆推动建立两岸军事互信机制的出发点,是政治规范、军事服务,通过构建两岸军事互信机制,确认两岸共同遵守一个中国原则,结束两岸敌对状态,防止“台独”,进而迈向统一的一个中国;台湾方面则坚持军事先行、政治拖后,强调通过建立军事互信机制发展出可预测、没有意外的两岸行为准则,只是追求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刻意模糊两岸结束敌对状态的重要前提,回避通过一个中国原则建立两岸政治互信,借此迫使大陆放弃武力解决台湾问题。正如马英九所说,“中国大陆撤除飞弹只是两岸恢复谈判的一环,更重要的是要消除大陆对台动武的意图”。




(二)以清晰的战略确立美台双边军事关系




马英九上台以后,在整军备战中不断推行“既营造缓和、又积极备战”的两面路线,在改善两岸关系的同时,积极采取措施强化台美军事交流与合作,双边关系已从"模糊战略"转向"清晰战略"。




1、“跨越式”提升美台准军事同盟地位




虽说以往台美军事关系发展较为紧密,但仍遭人质疑双方并不是“实质盟邦”,为此,台“国防部”在2008年8月向“立法院”递交的“2009年度预算书”中,明确提出将致力于提升台美“准同盟军事关系”,重点恢复台美军事互信,巩固并扩大双方军事交流,以“构建台海和平稳定的机制与环境”。这是美台自1979年“断交”以来.台军方首度公开以“准同盟”字样定位二者军事关系。"


除此之外,台当局还希望以观摩的形式,争取或实际参与同美军一道演习的机会,撷取美军作战经验,增进台军联合作战能力。为此,马当局还开通24小时美台军事热线,并要求台军各重要指挥机构为美军预留指挥席位。在台湾“8·8水灾”后,马当局还力邀美协助救灾,美军先后派遣C-130运输机、MH-53E直升机抵台救灾,这是1979年台美“断交”30年来美军首度以“人道援助”名义重返台湾,其意义不言而喻。




2、“长久性”谋求与美建立军备交换机制




对于马英九上台,美国政府及军火商一度担心会影响美台关系及美台军售,不断向马英九政府施加压力。马英九则通过“总统府”发言人王郁琦表示,华府宣布对台军售,不但象征过去8年纷扰的结束,同时亦代表一个安全和平及台美互信新时期的开始。马英九本人及台“国防部”也利用各种场合不断重申军购意愿,强调两岸改善关系不会影响其军购决心。


2008年9月台美恢复了中止一年多的“国家安全对话机制”,台“国安会秘书长”苏起秘密访美,与美国安会、国务院、国防部及美在台协会官员,就两岸关系、美对台军售等议题展开“不带记录员的保密会谈”;往年由台“国防部副部长”或“副参谋总长“出席的年度台美双方“国防工业会议”,2008年由前“国防部长”陈肇敏亲自与会,就台军力建设与防卫作战、美对台军售等重大议题与美交换意见。资料显示,仅2008年,美方访台人数61次,共计486人;台方访美28次,计198人;比2007年,美方访台人数52次,共计432人;台方访美19次,计135人,人数有明显增加。


2009年1月,美国宣布了包括“爱国者-3”导弹在内的价值64亿美元的对台军售计划。据台“国防部”高层人士透露,这次的爱国者3型,共9套,将部署于北部,而过去采购的爱国者2型及提升弹将放于中、南部,以防护重要政经设施;60架黑鹰直升机,其中15架提供内政部消防署作救灾使用,剩下45架用来汰换军中的UH-H直升机,当做运补后勤支持,在战时则搭配阿帕契战斗直升机使用。


此次军售,是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实施的首个对台军售案。对于美国政府宣布的这6项对台军售案,总部设在纽约的“台海安全研析中心”主任梅复兴指出,美台军售案有个圆满结果,让华府许多官员以及支持台湾的人士松了口气,证明美国对于马英九的“国防政策”没有疑虑。


由此可见,新形势下美台军事关系的发展变化才刚开始。这也是自马英九执政以来,从过去的美对中不等距外交调整成为等距关系后,首度展现出台湾新的对外关系的模式,尤其马英九把两岸关系作为第一顺位的对外关系建构,把国际外交置于两岸基本关系框架内,在这次美台军售中,已展现出特殊的稳定性。美中为对台军售强烈反应,关系紧张,可是美台与两岸关系却丝毫未受到波及,这也突显马英九的对外关系上的战略布局,其最终目的,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的“你来我往”建立长效的军备交换机制。




四、结语




总之,自马英九执政坛以来,已将其所奉行的“守势国防”的军事战略,逐步纳入其大陆政策的思考框架中,并呈现出一种不断深化和演变的过程。就其整体战略定位而言,他已经赋予了台军全新价值观和作战理念,也正是由这些指导原则和思维观念,马英九已经初步完成台军新军事战略的“顶层设计”,并以相关的基本观念、思想指导作为支撑点,逐步构建、完善未来台湾新军事战略整体框架。


就目前情况来看,台湾的军事发展与变化,仍将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保持连续性与变革性的统一,就其价值取向来看,未来将会表现出更多的实用主义色彩。两岸间仍会继续保持一定的军事对峙状态,台军依然是马英九和台湾当局维持两岸“和平分立”抗衡大陆的重要力量。正如马英九所说:“两岸的局势一定还会有后续变化,希望台军在各方面做好准备,才能走在情势的前面”。


马当局虽没有“以武谋独”的野心,但其仍未摆脱“以武拒统”的窠臼,仍然会把增强军力作为与大陆讨价还价的筹码。


然而,“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两岸和平发展已成为历史的必然与主轴,无论马当局军事策略如何发展演变,如何玩弄花样,都不能阻止两岸统一的历史潮流。



















本文内容于 3/15/2010 6:02:13 PM 被广大人民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