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参战的路上,我们坐的是闷罐;路上走了三天三夜;我们上前线时每人发了四个手榴弹,我们班的一个新兵叫张金东,他把自己的手榴弹袋挂在自己头顶上的挂钩上,晚上由于车辆转弯,晃动大,手榴弹袋从勾上掉下来,正好砸在他的头上;右额被砸破,在车上只有简单的进行了包扎。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