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场上中国军号立功,吓退密密麻麻的英国士兵!

其奈我何 收藏 14 93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0年底,以美国为首的“联军”在遭到我志愿军第一、二次战役打击后,全线崩溃,被迫撤至三八线附近地区转入防御。1950年12月13日,正当敌人全线撤退时,毛泽东致电志愿军总司令彭德怀,电文指出,目前,美英各国正要求我军停止于三八线以北,以利其整军再战。因此,我军必须越过三八线,如到三八线以北即停止,将对我政治上很大不利。为此,他要求志愿军克服一切困难,协助朝鲜人民军打过三八线。在朝鲜人民军三个军团的协同下,充分发挥战役的突然性,于1950年12月31日,向“联军”发起全线进攻。

1950年12月31日,三八线附近风雪交加,气温骤降。黄昏,我志愿军和人民军在西起临津江口,东至麟蹄的200多公里正面发起第三次战役。如同摧枯拉朽,“联军”的阵地被我军迅速突破。1951年1月1日,志愿军全线转入追击作战。当时,我五十军一四九师和三十九军一一六师,分别向高阳和汉城方向迅猛攻击。追击部队直插釜谷里,切断了联军退路。


釜谷里是距汉城不到40公里的一个小镇,虽没什么名气,却无疑是敌我双方拼死必争的“咽喉要道”。1951年1月2日晚,向汉城方向开进的我志愿军三四七团,在釜谷里遭到“联军”的阻击。当时,我侦察排潜入敌方阵地抓回一名哨兵。经审问得知这里全是英军,有一个联队的兵力。当时我方翻译误把一个“联队”理解成了一个“连队”。当时团领导就派一连和三连上去,说你们赶快把他们俘虏了算了!没想到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守敌竟有一个团(英军的联队就是团)。

弄清事情的原因后,我志愿军三四七团迅速调整部署。3日凌晨3点,七连的83名官兵,接受了攻占釜谷里北面一个小高地,切断敌人退路的任务。当时郑起就在七连担任司号员。

守敌的抵抗相当顽强,再加上他们有强大的炮火支援,所以,在攻击无名高地时,刚到山脚下,七连指导员和副连长就相继牺牲。七连战士拼死冲锋,前仆后继,经过一番激战,终于攻占了小高地,但连长却负了重伤。牺牲前他对战友只说了一句话:“我们钢铁连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你们一定要守住阵地!”这时,在他身边的郑起就站起来对连长说:您就放心吧。我是共产党员,请把手枪交给我,我替您指挥!

关键时刻,郑起拿起那把手枪,他在山头上大喊:同志们,现在连队的干部都牺牲了,大家都听我指挥。共产党员都要站在前面,人在阵地在!当时全连只剩下26人。

英军为了打通退路,向无名高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猛烈冲击,这是郑起在朝鲜战场上经历的最为惨烈的一次战斗。当他带领大家打退敌人的第三次反击时,全连只剩下17人。不久,英军像输红了眼的赌徒,在炮火掩护下,又气势汹汹地向七连阵地发动了第四次进攻。郑起不失时机地动员大家: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我们要把敌人打下去,为毛主席争光!接着,轻重机枪同时开火,硬是把蜂拥而上的英军"压"了回去。但我方也损失不小,此时全连仅剩 11 人!丢下一片片尸体后,敌人不甘心失败,很快他们又向七连发动了第五和第六次进攻。经过一番殊死较量,英军又被击溃。此时,郑起发现阵地上仅剩下7 人!

后来郑起才知道,被困在釜谷里的是英军的王牌部队“莱福枪团”和一个重坦克营。该团团长奥斯特曾扬言,“莱福枪团”的战斗力可以顶得上中国的一个师或一个军!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当天,他们发动了6次规模很大的进攻,竟没有打下这个小高地。


中午时分,阵地上除四处弥漫着战斗硝烟外,显得格外寂静。在这短暂的寂静里,郑起组织战友抓紧加固工事和掩体,并将弹药集中到一起,做好迎击敌人再次进攻的准备。下午3时10分,最后的较量开始了。“莱福枪团”孤注一掷,在半小时内将5000发炮弹雨点般倾泻到了七连阵地上,整座小山仿佛被 “犁”了一遍。接着奥斯特命令,把发射完炮弹的大炮统统炸掉。然后组织8辆坦克和一个营的兵力,向七连阵地发起了最后的冲锋。英军心里清楚,只有强攻下这个高地,才能跳出志愿军的包围圈,逃回汉城。

郑起带领另外6名战士用机枪凶猛扫射着。而这次敌人也玩命了,常常是前面倒下黑压压一片后,后面又马上潮水般涌了过来。志愿军战士不停地射击,投手榴弹,阵地上一时尸横遍野。激战到下午5时30分,郑起发现,他们的弹药已所剩无几!这时,英军士兵已冲到距阵地不到20米的地方,手榴弹扔完了,最后一根爆破筒也扔进了敌群。他端起冲锋枪,几梭子弹一顿猛扫,虽然放倒不少英军,可子弹很快也打光了。敌人就要冲上来了,怎么办?

忽然,郑起想起了连长交给他的那只手枪。他从腰间拔出后,对着冲过来的敌军“啪啪啪”就是几个单发射击。眨眼间,手枪子弹也打光了。眼看敌人就要占领阵地了,情急之下,郑起想到身上的军号。他把军号从身上取出来,傲立山头奋力吹响了冲锋号!“嘀嘀哒-哒嘀”伴随着嘹亮的军号声,仿佛有千军万马汹涌冲杀而下。英军太了解这种“如魔鬼般狂啸”的军号声音了。此后,“联军”总司令李奇微,曾在《朝鲜战争回忆录》里这样描述志愿军的军号:“这是一种铜制的乐器,能发出一种特别刺耳的声音。在战场上,她仿佛是非洲的女巫,只要她一响起,共产党军队就如着了魔法一般,全部不要命地扑向联军,每当这时,联军总被打得如潮水般溃退。”

当然,这次也没有例外。当郑起一口气吹响两遍冲锋号后,对面的英军被吓得愣住了,虽然他们端着枪,距这位志愿军战士只有十几米,却没有向他开枪!后来,一位英军士兵在日记里这样写道:听到这号声,我感觉到这分明是中国式的葬礼!最初,英军迷惑、惊慌,接着转头便往山下逃。真是兵败如山倒,正如他们的总司令所说,“联军”再一次如潮水般溃退了。当然,这其中包括他们那几辆无坚不摧、火力强大的重型坦克

就这样,我志愿军三四七团七连从83人打到最后7人,从2日午夜打到3日黄昏,硬是击退英军的轮番进攻,像钉子般牢牢守住了阵地。由于扎紧了口袋,他们配合主力部队,创造了歼灭英军王牌“莱福枪团”大部的经典战例。

1951年冬天,郑起荣立特等功。不久,志愿军总部又授予他“二级战斗英雄”称号。他那把曾在阵前吓退英国王牌军的军号,现被军事博物馆收藏。如今郑起老人已72岁,离休后在辽宁鞍山安度晚年。

10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