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驻外女兵:最可怕的敌人是男战友那是禽兽!

阿露菲米 收藏 40 45491
导读:[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3_15_20313_10820313.jpg[/img] 资料图:美军女兵   今年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100周年纪念日。当天美国《时代》杂志刊出长篇报道,称有关美国驻海外女兵常遭性侵犯的问题,已演变成一场“战争”,而对此美国军方也拿不出有效的方案。报道称,美国驻外女兵晚上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怕遭*,对她们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战友。   3月8日,在美国白宫东厅,总统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美军女兵

今年3月8日是国际劳动妇女节100周年纪念日。当天美国《时代》杂志刊出长篇报道,称有关美国驻海外女兵常遭性侵犯的问题,已演变成一场“战争”,而对此美国军方也拿不出有效的方案。报道称,美国驻外女兵晚上不敢喝水、不敢上厕所,怕遭*,对她们来说,最大的威胁不是敌人,而是自己的战友。

3月8日,在美国白宫东厅,总统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正主持“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招待会。奥巴马在演讲中警告说,美国妇女迄今仍面临不公和艰难困苦。他发誓将为解决性别不平等问题而战。当天是“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100周年纪念日。

奥巴马没有详细说明他所指的“艰难困苦”到底是什么,但是,美国军队中的女兵们肯定心知肚明:性侵害女兵的行为令她们蒙羞,也令整个美国蒙羞。就在“三八”节当天,美国《时代》杂志发表题为《女兵遭性侵:不许问,不许说》的报道,揭开了这一问题的冰山一角。

晚上不敢喝水,怕上厕所

该报道在引言中表示,美国驻外军队中的女兵晚上7点过后不敢喝水,是为了减少夜晚上厕所的次数。晚上上厕所是不安全的,女兵有可能在此期间被同一部队中的男性官兵强奸;还有,女兵外出抽烟遭到性侵却不敢向上级报告,担心受到降级处分——因为她外出时未随身携带武器。

美国国会众议员简·哈曼(Jane Harman)说:“在伊拉克,比起被敌人开枪打死的几率,美军女兵更有可能被战友强奸。”美国驻海外女兵反抗“不问不说”的军队潜规则,成为最近媒体上的头条标题新闻。有关女兵遭受性暴力的情况和程度,美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所获甚少,也许是因为军队中仍有太多的指挥官不愿问,以及太多的受害女兵们不愿说。

五角大楼公布的最新数字显示,近3000名妇女在2008财年遭受过性侵害,比一年前增长了9%;而驻阿富汗伊拉克的女兵遭受性侵害的数字,则上升了25%!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如果问及所有退役女兵,将近1/3都说她们在服役期间曾遭到强奸或性侵害,这一比率相当于一般平民受害者的两倍。而实际情况更加糟糕。五角大楼估计,大约80%~90%的性袭击都没有上报。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匿名几乎是不可能的。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的一份报告指出,绝大多数受害者保持缄默,因为她们坚信“即使报告了也不会起作用;害怕被排斥、受到骚扰或者嘲笑;也担心同事的“流言蜚语”。超过一半的受害者担心她们被贴上“麻烦制造者”的标签。

受害者会获得双重受害

《时代》周刊还披露,一般平民遭到强暴,可以从其医生、律师、保护受害者团体那里获得隐私保护,可以得到他们的建议;但在军中,受害者只能向随军牧师秘密诉苦。和派在偏远基地服役的女兵相比,一般平民有更多机会逃避加害者。而让受害女兵欲哭无泪的是,提出控诉反而比加害者更可能断送军旅前程。女兵们担心,她们会被以“保护”之名而被调出本单位,因此她们说不希望因此影响她们的任务,或削弱其部队的凝聚力。

有人算了笔账:军队中只有8%的性侵害案经过调查之后,最终仅仅以起诉告终,而在民事性犯罪案中,40%的罪犯会被逮捕。更令人震惊的是,性侵女兵案的加害者中,高达80%的人能够“体面地”被解职。

这种“被欺骗”的感觉深深植入到受害者心中。她们加入军队成为效忠队伍的一员,是为了追求更伟大的事业。有专家将这种特别的伤害与乱伦相比拟,因为施害者是来自军队“大家庭”的成员。

女兵如果未能在事发后立即申诉,因之而引发的“创伤后压力症”,也常会遭到漠视。军中也没有足够的精神健康专家能够协助她们。据女兵行动网统计报告显示,在日后成为无家可归者几率方面,退役女兵比退役男兵高4倍,其中有40%是性侵受害者。

专家们为这种情况的原因提出了许多理论依据。他们说,军队文化本身就是暴烈的,而且阳气过盛;军队不能及时发现年轻新兵中的潜在风险;太多指挥官不愿承认自己部队存在这类问题,也没有把这些问题作为优先解决的对象。身为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委员的女议员洛雷塔·桑切斯接受采访时说,“我的很多男性同事都认为,惟一能让一名将军牵肠挂肚的就是他能否赢得战争。他们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战地指挥官根本不了解该问题有多严重。”

《时代》周刊说,有迹象显示,无论是美国国会还是五角大楼现在开始认真处理这个问题。受害者现在可以不向警方或上级报告就可获得医疗救助;更多战地医院培训了治疗性袭击受害者的护士;很多基地都有强奸急救包。桑切斯说,这些人力物力的配置都比以往要齐全。“我相信,我们的最高领导层已经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积极主动。”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下设“防性侵小组”的报告显示,目前,所取得的进步是“明显但不均衡的”。

《时代》周刊最后说,在美国军队中,女性占了15%。没有为她们提供最起码的安全保障,这不仅是道德问题,也不仅是士气问题。“军队是保护我们的,如果军队连其自身的从业人员都不能保护或不愿保护的话,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最可怕的敌人是身边男战友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2009年4月18日报道,哥伦比亚大学新闻专业教授海伦·贝内迪克特在其所著的——《孤独战士:驻伊拉克女兵不为人知的战争》这本新书中披露,2005年至2006年在伊拉克服役11个月的美国年轻女兵米姬拉·蒙托亚,绑在腿上的匕首不是用来防备伊拉克敌人,而是防备图谋不轨男战友的。某晚,蒙托亚执完勤之后,一名男性士兵不怀好意地说:“知道吗?我现在要强奸你的话,没有人会听到你喊叫,也没人会碰到这事儿。你能做什么呢?”蒙托亚回敬说:“我会用匕首刺你。”男战友接着说:“你没有刀。”蒙托亚回答:“不,我有。”实际上,那天晚上,蒙托亚确实没带匕首,但从那之后,在伊拉克驻扎的日日夜夜,她都会随身携带一把。她不断进行模拟演练:如何快速从口袋中取出匕首,并全速刺向对方。“我带匕首是为了提防自己人。”

尚泰勒·亨内贝瑞2005到2006年间在伊拉克服役。她在书中透露:“我们排里有五六十人,我是惟一的女兵,也是最年轻的——17岁。那些士兵总是忘记了我的存在,经常说些对女性不敬的吓人话。其中一个被我当作朋友的男兵曾试图强暴我,还有两名军士一直勾引我。”亨内贝瑞称,“比起每天不断的炮弹,我更害怕那些每天和我一起吃饭的男战友。”亨内贝瑞称:“傍晚之后我就不喝水,哪怕天再热。”

2月21日的《华盛顿邮报》发表了题为《对美国妇女来说,平等仍旧是幻影》的报道。文章开头说:“每天,我们听到其他国家妇女遭到的虐待:尼日利亚以及达尔富尔的强奸,东欧的性奴贩卖。我们摇摇头,开始发送邮件,并汇出我们的善款。我们谴责外国女性遭受的残暴行为没错。但是,太多的美国人忽视了我们自身存在的压制女性的行为。”

`

本文内容于 2010-3-15 17:56:24 被阿露菲米编辑

8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