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深度探究马英九执政以来台湾军事发展与变化(上篇)

广大人民 收藏 0 829
导读:[原创]深度探究马英九执政以来台湾军事发展与变化(上篇)

新年专稿:

深度探究马英九执政以来台湾军事发展与变化

作者:广大人民

台当局领导人马英九,自2008年5月20日宣誓就职以来,伴随着两岸形势、国际形势的发展变化,在适时调整大陆政策的同时,还大规模的盘整其军事战略、军事体制、军事策略和管理模式。目前,已基本形成一整套与陈水扁主政时期迥然不同的“联战指挥机制”、“战略规划机制”、“军备发展机制”、以及“未来战力发展”等面向的建军思想与理念,使台军未来发展脉络渐趋明朗。

在“固若盘石”的战略指导下,现阶段台军的“国防”战略目标依序是:预防战争、“国土”防卫、应变制变、防范冲突及区域稳定。

在此基础上,发展承受第一次打击后的持续战力,重点是构建第二次打击以及战力保存与基础设施的防护能力。强调依“知识军事、战力优势”计划,循“科技先导、资电优势、联合截击、本土防卫”的建军指导,在积极规划三军联合战力的整建与兵力结构调整的同时,突出“专业兵种,专业人做”的特点,不断推进“全募兵制”,并将“国防”重心和资源转移到提升台湾“岛内发展”、“生存战略”上。从“随时准备战争”转变到立足以“备战止战”战略思想上来,建立一支“小而精、小而强、小而巧”;“吓不了、咬不住、吞不下、打不碎”的精锐防卫力量。

除此之外,马当局为实现其“不统不独不武”政治策略,在一定程度上还刻意 “低调”、“示弱”台军“强悍”表现,包括军事演练、将官晋升、对外军购等,其活动呈明显“内向性”特点,大多围绕整治军风整饬军纪,通过推动多种政治教育,全力培育官兵的传统武德和素质等活动展开。

综观马英九执政以来台湾军事发展与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不断调整军事战略,弃攻转守,全面建置提高非对称作战能力


(一)军事战略调整

众所周知,在马英九当政之前,台湾的军事战略进行了四次较大程度的调整,大致经历了“攻势作战”、“攻守一体”、“守势防卫”、“和“攻势防御”四个时期。而此次调整,是继陈水扁之后,第五次军事战略调整。

马英九深知军事战略是能够解决影响其未来发展的最重要、最敏感的基本问题。这与“不知兵而好言兵事”的陈水扁相比,当过“海军预备役少校”的马英九,在战略思想和建军思维上显然更温和、更务实、更成熟、更贴近实战。

为此,马英九在上台之初,为落实其“不统不独不武”的核心大陆政策,适应新形势下的发展需要,很快摒弃了陈水扁执政时期,形成的“先发制人、“决战境外”的攻势战略,并以孙子兵法中的“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的观念为例,通过台陆军官校84周年校庆,“93军人节”和干部讲习会议等重要场合,不断强调台军官兵观念必须改变,理念必须创新,军事战略应以“软实力”为主要吓阻力量,同时维持有效防卫能力,主张“止战而不惧战,备战而不求战”,公开宣示“两岸未来四年没有战争”。

2009年3月,台湾“国防部”公布了马英九上任后第一份 “四年期防务总检讨”,指出两岸关系改善使台海安全生成微妙变化,军方将构建 “预防性防务”政策,不主动挑衅或发起攻击。

在台“国安会”与“国防部”对采守势战略获共识下,马当局决定,台湾自行研制的雄2E巡航导弹,“不再精进射程,而是力求性能稳定,并开始正式量产”。换言之,雄2E巡航导弹构型确定,台湾不会发展射程超过1000公里的导弹,亦即不会发展能打到上海的攻击性武器。同时,放弃发展核武及其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放弃扩建南沙太平岛军用机场计划。与此同时,台军方还对检验其联合战力的年度例行性“汉光演习”内容与科目进行了必要的调整。

2008年6月,马英九首次以“三军统帅”的身份,视察了台军 “汉光24号”演习。此次年度例行性重要军演,台军方不再强调主动的攻势作战,放弃了陈水扁掌权时期,台军在“汉光”演习中所采取的“联合先制反制”、“联合火力打击”“联合反封锁作战”、“联合反特攻作战”,以及重点演练空军战备转场,把对方的战略储油基地和主要港口、电厂指挥中心、军港和机场等作为重点攻击和封锁目标等内容;放弃了经常演练的战力保存、海空截击和三军联合作战,把演习的重点放在“台湾本岛的防卫”,着重演练陆战状况上。

演习中的台湾陆军,已由陈水扁掌权时期“汉光”演习的协助作战军种,转为主战军种既“主导角色”。其5天的“汉光24号”演习兵棋推演,仅用1天的时间台军就完成了海、空军演练,其余的4天时间全部用来推演各种地面战争模式,陆战重点在台湾北部,中南部则设置牵制性战斗。着重检验军团反登陆、反空降及北上驰援的作战能力和战时人口疏散。

此次军演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了台军的基本作战思想的变化,既战略上采取守势,战术上“后发先至”,不再主动对大陆发动所谓“先发制人”式的攻击,作战重点将放在“本土防守”,突出反登陆作战和岛上作战。这些与马英九秉承的“守势防卫”、“追求务实”、“贴近实战”的军事思维和理念,以及当时的岛内政治气氛相吻合。

不过,在2009年台军举行的“汉光25号”演习中,台军又恢复了以制空、制海、反登陆的交战顺序,演练了海空截击与三军联合作战,并在5天里推演解放军攻台的整个过程。

此次演习的最明显的变化,是重点突出马英九主张的“战力保存”上,并首次将台军如何打沉“解放军航母舰队”列入此次军演。

据岛内媒体报道,为此,台军还计划以“追风特攻队”为核心,从2007年起,利用5年时间部署130枚“雄风3”型超音速导弹,现役的4艘基德级驱逐舰、14艘成功级和济阳级护卫舰、6艘康定级巡防舰和7艘锦江级攻击舰都将安装这种导弹,多则8枚,少则4枚,形成“集群反航母战斗群”。

而对于2010年“汉光26号”实兵演练的想定,据台“国防部”作计助理次长李岳章透露,此次实兵演练的想定,将验证固安作战计划,实兵不实弹,对防卫军实施全军、分区、同时、昼夜连续24小时进行,并以创新、不对称作战战力纳入验证,以提升不对称作战能力。

综观马英九执政以来举行的历次“汉光”演习,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既台军新战略理论的基础在于 “预防性防务”,也就是“绝不开第一枪”,希望以接触、沟通、谈判,达到保台目的,强调军事“软实力”。也可以说,经过马当局不断的战略修正,陈水扁掌权时期曾大肆叫嚣的“攻势防御”、“先制反制”等极富挑衅性的战略思维已基本被扭转过来,“决战境外”的军事战略思想对台军的影响正在逐步排除,并呈现出不断深化拓展的趋势。

我们也有理由作出这样推定,马当局现阶段要台军采取“示弱”、“低调”、“悲情”的战术,主要是想获得舆论对军备采购的支持,其次也是想为其下一步进行军购计划定调,既:基本的军购方向不再大量选择进攻性武器装备,特别是远程攻击武器,而是选择防守型的武器装备,其未来的军事战略构想,仍为“防卫固守、有效吓阻”;防卫作战的目标,为战略持久、战术速决。当战争不可避免时,台军将统合三军联合战力,“拒敌、退敌、歼敌”,“阻滞敌人接近本土”,并通过地面防卫,“不使敌人登陆立足”。

从深层次分析,台军这两次的“汉光“演习,假定其海空军在1天之内即遭毁灭性打击,其余的4天时间全部在演练陆上作战,从一个侧面可以清晰的反映出,台陆军部队将是下一步整建的重点,其武器采购也会逐渐向陆军倾斜。但是,如果我们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台海、空军的这种暂时性的示弱,也有可能是其下一步加强建设的重点,其武器装备的采购也可能会因此而有所侧重。

对此,我们必须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清醒的认识,台军对重大演习的低调和降低军事敏感性,绝不等于弱化或放弃其防务建设,这也绝不是台军放弃武力的信号,台军仍将不断发展“承受第一击”后的持续战力,置重点放在“构建第二击”的能力,以及强化战力保存与基础设施的防护能力上。

(二)建置非对称战力

台军认为,台湾所处的地理位置使其作战纵深浅、预警时间短,这方面与解放军相比,无论是在数量上还是在作战持久力上,台军均处于劣势。因此,只有致力于“强化和提升联合作战整体战力”,采取“非对称”的作战方式;只有在战术上制敌先机,针对“敌”作战重心与关键要害,发展台军“非对称战力”才有可能在台海战事之间占得上风。

按台军高层人士解释,所谓“非对称”作战,就是以现有武器与精良武器相比较,“非对称”作战的特点,就是在使用精密武器若有盲点无法克服时,反而会以非对称武器加以克服,包括特攻、飞机、船舰,还有早期的“革命战法”的种种装备,都可能形成“非对称战力”。正如前“国防部长”陈肇敏所说,“非对称战力就是针对敌作战重心与关键要害,建置克制能力,配合陆、海、空军基本战力,采取创新战术战法,打击敌弱点,摧破其优势,反制敌进犯”。

为此,台军自2008年起,首先从指挥战、网络战、电子战、心理战等“非对称作战”的“软杀伤”方面入手,进一步强化这方面能力建设。除了“软杀伤”外,台军还加大对所谓“下一代高精准武器”研发的投入力度,图谋打造“非对称作战硬杀伤武器”,将发展“非对称”战力列入台军未来联合战力重要发展方向,并采取相应步骤:

1、整合指挥控制系统

台军方认为,以传统常规作战手段的范畴来衡量,当前大陆在作战飞机、潜艇数量、弹道导弹上占有绝对优势,可据此对台实施封锁作战,但在C4ISR作战能力、兵力与火力投送、两栖与空降作战、后勤保障等方面仍处于弱势地位。因此,台军方分析认定,在此背景之下,大陆对台湾实施海陆空三栖立体作战的能力严重不足,作战成功的变数很大。同时,台军方亦认识到,传统的常规作战手段若不与信息战力充分整合为一体,则传统常规作战能力极易被对手削弱。

为此,台军把发展C4ISR系统,强化反导弹系统与信息战能力作为整军备战的当务之急,依据“五年兵整计划”,台军除已完成新型“鹰眼”预警机成军外,“博胜案”建制也已在2008年底完成部署,并开始筹建“先导型太空卫星侦搜与通讯干扰系统”以及“新一代安全宽带卫星通信”系统。

就目前发展状况来讲,台军已经拥有较为健全的陆上雷达与情报收集系统,其太空情报与信息收集系统的构建也初见成效,惟独在水中尚缺少相关的系统。因此,台军方现正在积极谋划在台岛周边水域部署一个融多种声呐感应器、发射器,以及相关电脑网络组成的侦察监控网,并用数据链和电脑网络将太空、陆地、水中三个侦察与信息收集系统整合为一体,最终建立一个覆盖台湾全岛的大立体预警信息系统。由于台湾低岛地域较为狭小的特点,这个系统的建立,将会起到台军装备效用倍增器的作用。

除此之外,台军还对“陆资”、“大成”、“强网”三大自动化指挥系统,实行阶段性的改进工作,主要是建设超高频地空通信系统,筹建台湾本岛北、南、东部的“自动化区域作战控制中心”,以形成“双重自动化防空系统”,其中,最重要的是在2010年底以前,将“强网”构筑成新的"导弹防御自动化指挥网"。

为尽早实现上述目标,美国ViaSat公司依“博胜案”,分三个阶段,先后向台军提供了70套“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的终端及备件,金额高达21.5亿美元。目前,台军已完成“博胜”1号“联合战术信息分配系统”,也就是Link-16号数据链和综合集成,“博胜2号”三军联合C4ISR系统,预计完成的时间定为2011会计年度。

有资料显示,依“博胜2号”整合后的台军“强网”、“大成”、“陆资”三大指挥系统,将形成了以台北为中心,连接外岛,像扇面一样从“国防部”向各军兵种辐射的庞大网络。可对台岛空域和大陆沿海463公里内的所有空中目标实行全天候监控,能同时显示600余批目标,并引导150批飞机实施拦截作战。实现了从目标判断到选择作战方案、下达作战命令、指挥引导拦截等防空作战过程的全自动化,从根本上简化了作战指挥程序,缩短了反应时间。台军方声称,“博胜案”完成后部队下达作战命令至基层连队的时间,能从以前的4小时缩短到“只要0.12秒”。

2、加快研制非传统武器

据台媒体报道,台“国防部”2008年度用于高新武器装备研发和引进的预算达1267亿元新台币,较2007年增加了399亿元,其采购重点集中在能提升“非对称”战力的武器装备,主要包括美国的远端预警雷达、“爱国者3”导弹、P-3C反潜机等。

在此之前,台湾“国防部”军备局长就曾公开表示,台军正在研制石墨纤维炸弹,这种被称为“电力杀手”的武器能够瘫痪目标的电力系统,预计于2012年能研制成功,未来可能由“雄风-2E”型巡航导弹发射,可以攻击大陆城市电力系统。就目前来看,这项计划未因马英九上台而取消,而且还在秘密研发中。

现已知,台湾“中科院”研制用于攻击敌方电力系统武器的计划代号“玄宇计划”。该计划共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作战需求和概念设计,第二阶段是展示确认和模拟,第三阶段是工程发展,第四阶段是初期操作和测试,第五阶段才是量产和部署。有资料显示,目前,台军石墨炸弹还处于第二个“展示确认和模拟”阶段,整个计划所需研制经费约4-5亿新台币,为此,台湾空军学术月刊还详细刊文介绍石墨炸弹的作用原理以及投放载具。

据台湾全球防卫杂志评论,台军石墨炸弹如果研发成功,不仅显示台湾国防精密加工技术提高,也将为对手的军事规划造成新的难题:“迫使对方思索防治之道,比如说让电力设施地下化,这就要花不少成本”。

虽说马当局上台之初曾作出决定,不再发展射程超过1000公里的巡航导弹,对自行研制的雄2E巡航导弹不再追求更远的射程,但有些地理常识的人都清楚,只要将此类导弹射程控制在800--1000公里以内,也能打击大陆东南沿岸大部分重要军事目标,而台军已批量装备的雄3型超音速导弹射程也已达600公里,大陆沿海地区北从福建福州、南到广东南澳,都在“雄3”导弹的火力范围。台军方人士称,“雄3”导弹的设计定位就是执行高价值战术目标的精确打击。

而代号“玄天”的“高能电磁脉冲武器”计划,按台军方官员解释,就是美军称为E-Bomb的“非核电磁脉冲弹”。已知该弹采用人造电磁脉冲,而非传统的核爆电磁脉冲,因此并非属于大规模的人员杀伤性武器,只是藉由电磁脉冲现象,破坏敌军的电路系统,美军在伊拉克战争时,已经使用过这型武器。

除此之外,代号“剑翔”反辐射无人攻击载具计划,以及代号“安邦“的长程预警雷达采购案计划,台军目前正在积极研发推进中。

3、强化三军联合作战

(1)在联合作战方面。加快台军武器装备平台之间及其与作战指挥中心的互联互通,同时强化台军各级联合作战指挥机制的效能,减少指挥环节,实现“指挥层级扁平化”。

计划于2011年前,全面完成已经推动多年的台湾“军事事务革新案”,台军将由原先的“制空、制海、地面防卫”,转为以“资电先导、遏制超限、联合制空、制海、地面防卫”, “联合作战部队”编组形态。并致力于科技、指挥控制、通信战力的提高,打信息战与电子战,以及不对称战。加紧筹建“信息战实验室”及“台军通资电指管共通作业环境”,以培养现代化战场管理能力,全面提升联合制空和反制战力等兵力整建工作。

该案的战略指导是,进一步提高“早期预警、应变制变”通资安全防护能力,精进数字化通资指挥管理平台,其重点为:整合数据通信、宽带卫星通信与数据链路。

(2)在战力整建,制海、制空方面。一是大幅提升三度空间联合制海战力,强化海域三度空间机动打击及有效吓阻兵力,并构建完整的指挥管理通资情监侦体系,以建立“高效质精、快速部署、远距打击”能力;规划筹购P-3C反潜机,配合柴电潜艇可行性评估及搭配基德级舰;二是以自动化战管为中枢,整合各型战斗机、无人飞机载具与地面防空武器,建立早期预警、远距精准接战能力,并进一步提升E-2T型预警机及“经国”号战机的性能,以提高早期预警和新式武器系统投射能力;三是以“整体防空、早期预警、重层拦截、反制作战”为整建目标,继续执行“侦搜雷达计划”,培养远距侦搜能力,提升“天弓2型”导弹、“爱国者2型”导弹及35快炮系统功能,加紧研发新型低空短程防空系统,建立远距反飞机、反弹道导弹及反巡航导弹能力,尽快解决台湾中、南部防御问题,加紧筹建“爱国者3型”导弹系统,计划2010年前部署于台中、高雄地区;四是强化持续精实后勤维保能力,重点提高主战武器装备的妥善及精进零附件采购、制空(海)精准导弹与地面部队战备弹药筹补等,以有效地发挥后勤整备作业效能。

4、加紧网络信息战建设

随着信息技术在军事上的广泛应用,台军感到,为解决台湾“预警短、纵深浅、外援难”的被动局面,必须大力开展信息安全建设,争取信息优势。而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电脑零部件制造地之一的台湾,其网络化程度及网络技术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因此,台湾信息战的攻防具有较强的基础能力。

据台湾媒体报道,早在1998年,台军方就对武器采购政策作重大调整,采购重点由“硬件 ”转向“软件”。同时决定大幅扩充与美国的双边训练合作计划,由美针对情报搜集和电子战负责训练台湾陆军人员,还派员前往美国学习,在掌握美军“空军作战司令部”计算机小组格鲁波中校(Lt col. Dave Gruber)指挥的“老虎小组”(Tiger Team)运作模式后,即着手规划成立第一支“信息作战部队,并将该部队定名为“老虎小组”。

2001年1月,台军在以原“国防部统一通信指挥部”基础上,结合空军第20电子战大队的力量,正式成立了第一支专业信息作战部队“通信信息指挥部”。为保密期间,这支汇集岛内网络高手的特殊单位对外称作“老虎小组”,也叫“老虎部队”。与此同时,台军各军事院校还相继开设了相关的“资讯战”课程,其“国防大学中正理工学院”专设了资讯科学学系,仅在2000年度,信息战相关专业就招收72名包括博士、硕士等各个层次的学员。

2001年4月,刚刚组建仅3个多月的“老虎部队”就参加了台军于本岛北部及南部地区实施的“汉光”军演。在这次演习中,“老虎部队”使用了不下2000种的电脑病毒在网络上向假想敌发动病毒战进攻,演练瘫痪对手的信息系统。此后,在台军每年的“汉光”军演中,“老虎部队”的“黑客大战”都是其中重要科目。

2004年5月,台军又将“通信信息指挥部”改编为“国防部资电作战指挥部”,下辖通资作业大队、信息战大队、电子战大队、联合指管系统训练中心,其“老虎小组”也编入该指挥部统一指挥。

在2007年“汉光23号”演习中,“老虎部队”将已经编制完成的网页,发布给包括7大作战区、海军62、63特遣队与空军作战指挥部的台军10大战略单位,并由各单位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C4ISR系统向台军前线和各下属部队“澄清”战场事实,同时向大陆发送台军编制的新闻,发送解放军溃败、阵亡的伪造图片,借此扰乱大陆民心。同时,还在衡山地下指挥所安排“元首”讲话,利用卫星转播车向国际转播,借以安定岛内军心民心。

从近几年台军的“汉光”演习中可以看出,第一阶段都以电子网络战开场,进行所谓的“兵棋推演”,然后才是制空、制海以及反登陆实兵演练。台军声称,“老虎部队”在“兵棋推演”中,已经具备“有效防护、反制,顺利瘫痪敌军指挥、管理、通讯及情报系统”的能力。

有关资料显示,“老虎部队”的组成人员包括原“国防部”通信指挥部里从事相关信息任务的军官,陆海空三军中的网络高手和擅长编写程序、破解程序、破坏程序、瘫痪网络的各路地方专业人员。专责针对信息战的攻防技术进行研究与开发,执行网络监控、防卫与反制等任务”。

“老虎部队”的编制以美军的电子战部队为蓝本,目前实际编制187人,平时按任务编组,特殊时候可分开甚至单独执行任务。近年来。“老虎部队”还招募了一批具有硕士以上学历的电脑精英,派到岛外执行任务,这些人虽然不占用“老虎部队”的编制,但由“老虎部队”为其提供经费,实际上也等于是他们的人员,只不过不穿军装罢了。并积极发展境外网军。

马英九上台后,特别重视台军网络信息战建设,不断强调要充分发挥“科技先导、资电优势”,和“以小搏大的可恃战力”。台军方高层人士也频频表示,要进一步提升台军电战主被动干扰能力及超视距安全保密通信能量,在信息及电子战战力整建方面,一定要达到“基础建设超前、信息指管先进、资电作战灵活”的目标。

为此,台军根据“精进”案第二阶段规划,提出“多元中心思维、清晰战略概念”的网络战“新战略构想”。并在进一步完善“建构电战、电讯控管及反制能力的基础上”,2008年,将“国防部通资作战指挥部”原有的“通资作业大队”、“信息战大队”、“电子战大队”、“联合指管系统训练中心”重新编组。

目前已知,改扩编后的“国防部通资作战指挥部”下辖四个大队,即:北部资电作战一大队、中部资电作战二大队、南部资电作战三大队、东部资电作战四大队,每个大队辖4个机动中队,官兵总数约3千余人,配备有台湾中科院研制的天频车(CS/GLQ一7地空通信干扰车)作为固定及机动方式防护,只要进入战争状况,相关的作战单位附近即会出现所有电讯中断情况,只有军方保密通讯得以通联,但限于技术水平,现仅能针对一般通信装备干扰,无法对付通信干扰反制及变频式通信的能力。除了海上、空中建立电子屏障以外,台军还在嵩山、乐山、马公、大汗山、大岗山和台东等地架设诱标器,以干扰大陆的反辐射导弹

据台军内部报告指出,台军信息战部队在平时,已能有效运用联合监侦、情报搜集等方法,严密监视所需党政军经动态,并配合任务需求,适时实施先制与反制。其通资部队的回归定位,则是借鉴美军网络战司令部、战略黑客部队和第67网络战大队各司其责的做法,规划通资部队的回归。按台军自己说法,是“构建与更新国防通资基础”,“维持稳定基础设施效能”的本务,是将网络战交由“专业人士”,“专业队伍”负责实施。

总体看来,现阶段马当局对台军网络战的“新战略构想”,重点在于强调创造与运用资讯优势的网状化战力,达成“本土安全”的目的。是通过运用多重网络链接传感器,使决策人员及武器攻击系统能快速游移,并形成局部优势的即时化打击能力;是以统一战况认同、加快指挥速度、提升作战速率、增加杀伤力、提升存活率及自我同步化行动,并融合战技术”,数字单元,进一步增强无形瘫痪阻毁能力。

5、重视特种部队突袭战

在台湾军队的序列中,目前仍保留有19支大小不同的特种部队,兵力总数约6000人,并且还将继续扩编,这其中也包含了部分非作战单位,除了3支甲等特勤队外,还包含海陆空军的乙等特战单位。

据悉,台湾特种部队的武器装备在近几年有了较大飞跃,而各特种部队的军营俨然成了世界先进武器装备的展览馆。从各部队近两年购买的武器装备清单中,可以看出,这是一支完全由美元堆砌起来的部队。而在这其中,经常在媒体前暴光的,要属台军第862特种战旅、海军陆战队侦搜大队、高空特勤中队,这些部队均配备有被称为“重狙击之王”的“巴雷特”重型狙击步枪,以实施“敌后”狙击和“反恐”作战。

目前,台军执行特种战任务的部队主要是862旅,该旅是在原空降第62旅和71旅的基础上整编而成,下辖3个特战营(包括2个基干特战营和1个特战支持营)以及旅直属单位如通信连、搜索连、工兵排和宪兵班,全旅平时编制3200人,战时则将两个基干营加以充实。

据台军内部人士透露,862旅正在准备接收由空军骑兵旅移交的几个特战营,战力将更为增强,这可能是台军准备组建另外一个特战旅的先兆。有岛内军事杂志透露,台军862旅主要承担三项“战略任务”:一是应对突袭,实施快反;二是远程渗透;三是“敌后”破坏和指示目标。

马英九认为,面临大陆强大“军事压力”,台湾随时都要面临战争威胁。在二代兵力整建完成的同时,如何达到“有效吓阻,快速反应”的防卫能力,就成了台湾军队发展的目标。再加上由于近年来台湾政局乱象环生,社会动荡不安,为了避免恐怖事件的波及,反恐怖特种部队也相继成立。台湾特种部队的任务主要是针对大陆沿海地区进行侦察、破坏,并防止解放军在台岛登陆,同时也承担着在岛内反恐怖、“反暴乱”的任务。

台湾当局对这些部队抱有很大的希望,希冀“特战精英”们能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并配合陆、海、空军基本战力,采取创新战术战法,打击“敌”弱点或摧破其优势,以反制敌进犯,非对称打击。


本文内容于 3/15/2010 5:44:14 PM 被广大人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