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一○年到二○三○年中国军事战略  

向先生 收藏 2 568
导读:二○一○年到二○三○年中国军事战略       作者:向勇       中国处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集体打压的斗争前沿,周边各国战略走向对中国极为不利,中国已经面临日益严峻的周边军事环境,新世纪的中国军事战略必须革新,中国必须启动战前思想动员,以战前国防建设促进风险重重的战争进程,并以战后军事建设促进世界军事接轨。   一、中国处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集体打压的斗争前沿   中东各国在内部的矛盾,西方大国的整体打压中,已失去国际性的团结。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战争的北约式

二○一○年到二○三○年中国军事战略

作者:向勇

中国处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集体打压的斗争前沿,周边各国战略走向对中国极为不利,中国已经面临日益严峻的周边军事环境,新世纪的中国军事战略必须革新,中国必须启动战前思想动员,以战前国防建设促进风险重重的战争进程,并以战后军事建设促进世界军事接轨。

一、中国处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集体打压的斗争前沿

中东各国在内部的矛盾,西方大国的整体打压中,已失去国际性的团结。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战争的北约式胜利促成美国军事上日益主导中东,配以盟友以色列相比于中东各国的强大区域性军事实力,作为石油富集地区的中东已能够被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所主导。中东虽然依然是世界战略斗争的一大焦点地区,但因为中国、印度等潜力性大国的迅速发展,世界战略斗争焦点已从中东石油富集区重点向亚太地区东移,以中国为中心的亚太地区已成为国际斗争的白热化区域。

对于美国、日本及部分西欧国家来说无论中国将来社会制度或意识形态如何,综合实力日益强大的中国对未来有限的世界资源来说都是空前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尽管从国家利益层面看,日本、美国、欧盟三方之间在世界战略利益分配上当下有竞争关系,未来有明显对峙关系,但从近期看,他们现实紧迫的任务是区分轻重缓急地弱化共同的亚洲潜在敌国—中国、俄罗斯、印度。西方大国抑制中国所形成的共同利益的最大化,决定了对华政策的相对一致性,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集团千方百计遏制、延滞中国崛起进程,欲以整体的攻势打压中国的守势,以期中国发生经济紊乱、社会动乱,政治失控的局面,并最终成为西方新的政治经济殖民地。中国现在已成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贯彻全球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制度一体化目标、掌控全球秩序的重大障碍,坚持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的中国注定面临西方国际资本的整体打压。当下中国的边缘地区正成为以美日为首的西方大国构筑经济、军事有限隔离区的战略前沿。中国的内陆地区正成为以美日为首的西方大国推行全球经济殖民战略的主战场。

中国必然成为旨在主导全球秩序的西方大国领袖—美国所必欲弱化甚至摧毁的主要战略对手。“全球经济布局,全球军事威慑,全球政治忽悠”的美国正朝着建立世界性帝国的目标逐级推进。美国在动态调控其他西方大国朝着有利于自己建立全球帝国的方向发展的基础上,在其通向建立世界帝国的道路上美国在亚洲必须扫除三个主要大国障碍,那就是俄罗斯、中国、印度。如今“北极熊”—俄罗斯被关进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所构筑的前沿性军事网络;明知未来会面临西方大国集体明显打压的印度迎合西方大国当下迫切遏制中国的心态,在关注现实利益中自信调控未来生存格局;“成天啼叫的母鸡”—中国在周边核国林立的基础上置身于不断升级的军事包围圈。美国的全球战略目标是称霸乃至统一全世界,中国现在的国家战略目标是独立自主,这从根本上决定了中美之间的关系具有级极对抗性。中国过去被美国战略决策集团看作战略性的潜在敌国,当前被美国视为战略性的竞争对手。美国建立世界性帝国的终极目标从根本上决定了美国绝不会真正支持中国失陷的台湾主权、南海主权与东海主权和平回归祖国大陆,相反只会在强化对以上主权的挑衅中导航失陷的中国主权最终走入美国构建的全球帝国怀抱。中国无论是以和平方式还是以战争方式成功收回失陷主权均将铸就中国的空前强大,美国统一世界帝国的进程将空前受阻,因此,中美之间在中国领土收回上不存在战略性合作,只存在潜在的对抗转变为明显对抗的必然性。除非中国愿意在表面统一口号下坐视台湾永久独立、南海东海主权永久失陷的既成事实,否则,在这场以大压小的中美博弈中,中国继续推进和平发展战略只会有利于美国加紧军事布网,中国迟时不收复台海、南海、东海等领土主权不仅不能成为世界一极,而且注定成为新的殖民地。

美国的攻势导致中国的防势,美国欲以逐步升级性加压“和平”促成对中国的最终掌控。美国将继续高举“民主、人权、自由”的旗帜完成对世界民心的盅惑;美国将继续携手西方大国加速对中国军事的恫吓、经济的渗透进程;美国将持续性高强度支持边疆少数民族地区的分裂势力;美国将在不断挑拔中国与周边各国的矛盾中加速对中国周边各国的逐级控制,扶植一个个听命于美国的周边国家傀儡政权;美国将在中国外围军事布局充分后,将以政治鼓动、经济制裁促进中国内乱,并对分裂破碎后的中国板块视各地区的不同地理资源状况,有选择性地逐级加大控制力度。面对美国的攻势,弘扬太极的中国必须以柔克刚,以硬抗强,应以逐步升级性的国家战略转向让美国经济区域沦陷,让美国军事区域被动,让美国信仰全球变动,倡导和谐的中国必须以佛祖的仁慈赐予豺狼虎豹魔鬼式的残酷。

二、不利中国的周边各国战略走向

美国战略走向:美国驻军在俄中邻国阿富汗。其战术目的就是逐渐瓦解中国和俄罗斯在中亚的上合组织,阻截中国自中亚的能源通道,以军事压迫性包围结合经济掏空、经济封锁促进两国政治内乱,版图分解。未来,美国必然千方百计驻军蒙古,以阻断中俄军事的潜在联合。美国将利用中国周边领土纠纷,以保卫东南亚各国在南海争端权益为借口,利用军备合作推动地缘战略合作,以原有双边军事联盟为基点,在推进南海各国间双边协议的基础上,战术推进美国主导的针对中国的南海政治和军事联盟,在点燃中国周边战火后静观中国军事实力,削弱中国经济实力。如果中国启动收复海域失地之战,必联手美日韩等裙带国、南海小国、台湾参战,并视中国战争军事实力决定参战进程与烈度。

印度战略走向:注重卫星国的印度,在已对锡金国、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逐级控制的基础上,将把尼泊尔等周边更多南亚国家逐步变成它的卫星国或者战争时的瓦解国,以不断挤压中国的周边军事安全格局。争取现实利益的印度,在稳控藏南的基础上,将利用中国的海域主权困境联手南海小国、台湾、美日裙带国等在军事上遏制中国。放眼未来利益的印度,在战术配合西方大国打压中国中期待中国弱化分裂,以便利用地缘优势联手西方大国肢解中国,趁乱吞并卫星国,壮大自己鼎定一极。

俄罗斯战略走向:俄罗斯将保持对中国整体优势的基础上与中国实力的同步上升,中国实力的不断逼近性与未来超越性只会加剧俄罗斯在西方围堵基础上的恐惧性。如果未来中国在西方大国集体打压下先内乱分裂,被军事围困的俄罗斯必然砸碎蒙古,联手苏联解体后的与中国邻近的独联体国家加入肢解中国版图的行列。如果中国强大到足可以军事震慑俄罗斯,面对中国快速启动的收复海域失地之战,俄罗斯虽会声明和平解决主权争端,暗中支持相关小国,但终不会向中国开战。面对成功收复海域失地的中国,俄罗斯虽有回归西方家庭的主观愿望,但在面临西方大国与俄罗斯的战术性短暂合作后终会受挫,俄罗斯必回顾联手中国倡导世界多极化,促成以俄中为主导的欧亚大陆最大的经济军事联盟体。

朝美日韩战略互动:朝鲜是中国的东大门,是俄国的南大门。过去中俄对朝鲜独立的支持遏制了美日韩占领朝鲜的意图。已经拥有核武器的朝鲜已瓦解了韩国的统一梦,震慑了日本的蚕蚀梦,遏制了美国主导日韩联手攻打朝鲜的步伐。朝鲜将来要做的是保全自己壮大自己,期待美国衰落下的朝韩政治统一。日韩只是在实现自己政治军事独立的战略目标前迫于历史战术性依赖美国提供军事保护。美国主导亚洲的战术目标需要以长久驻军日韩增强其要挟下的日韩向心力、需要以利益的适当关照压缩日韩实力增长下的可控制性离心力。美日韩都需要联盟实现合而不同的利益,韩国需要借助美国保护防范朝鲜的统一梦,日本需要借助美国完成对日中争议领土的支持。中国启动收复海域失地之战,日本必然联手美国、韩国、南海小国、台湾参战,无论美国是否中途退出,日本均将誓死如归,为大和民族争取在亚洲的生存空间。

三、中国严峻的周边军事环境

中国周边核国林立,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到印度、朝鲜到处都分布着核武器。背倚亚欧大陆,面向太平洋的中国从海上到陆地均在美国的主导下被军事包围,从韩国到日本,到台海到南海(菲、新、马、泰、印尼),延续至马六甲、印度与澳大利亚,分别形成针对中国的以台湾、澳大利亚为基点,由太平洋直贯印度洋的层级式海上封锁线;从印度到锡金、尼泊尔,到巴基斯坦到阿富汗,再到蒙古,这是一条针对中国的陆地封锁线。

中国周边军事联盟涌现,中国日益军事孤立。北约东扩,欧盟东扩正在不断压缩奉行不结盟政策的中国军事结盟空间。美国在亚太安全结构中以驻扎在亚太的八大军事基地为切入点,通过建立一系列的双边同盟关系创建了其军事主导地位。美国与日本、韩国、台湾、澳大利亚等均分别有双边军事同盟关系。美国同东盟国家中的泰国和菲律宾签订了正式的共同防御条约,同新加坡签订了军事合作协议。越南澳大利亚双方为针对中国威胁正在加强防务合作在内的全面合作。美国已经在泰国签署《东南亚友好条约》,美国主导的东南亚军事格局已经成型。

中国海域主权堪忧。台湾民众相信事实独立进行到底因此整体并非愿意回归大陆,在大陆支持下不断做大的台商不断回馈台湾当局购买先进武器,台湾任何执政党战术上表面迎合大陆和平统一动向,战略上正在美日等西方大国的支持下坚定推进武力拒统。南海国家表面忽悠遵守和中国达成的南海共识,实际上军事装备与时俱进,以事实占有推进法理占有。南海诸多岛礁已总体丧失,除开中国已经拥有的7个南海岛礁、事实独立的台湾拥有的1个南海岛礁外,以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文莱侵占中国南海岛礁数量分别为29个、10个、3个、2个、1个,以上总计被侵占的45个岛礁加上周围100多万平方公里海域已被邻国占领和开发。日本在已侵占钓鱼岛的基础上,已宣布在冲之鸟建海军基地。日本向联合国大陆架界限委员会申请将南太平洋的冲之鸟礁归为日本领土,如果中国军事上无所作为日本在西方大国的支持下将会事实上成功,42万平方公里的海域将来会驻扎日本最先进的航空母舰,成为中国海军前出太平洋的最大遏制力量。

根据对上述地缘政治军事环境的分析,除非中国军队默认领土沦陷,幻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否则,中国必须军事面对威胁东海权益的日本、侵占南海主权的东南亚国家、痴心事实独立的台湾、不断挑衅中国的印度,还有准备奴役全世界的美国等西方大国。

三、中国军事战略革新

战争是各种因素的系统对抗。战争要靠人来研制、掌控武器。掌握先进军事科技的人才队伍是战争胜负的人力因素,军事科技是战争胜负的基础因素,现代化的武器装备是战争胜负的物质因素,高瞻远瞩的正义信仰是战争胜负的精神因素,军事组织结构革改进下的军事机动突防能力革新是战争胜负的组织因素。唯有以精神因素为导航,以基础因素促进物质因素,以物质因素武装人力因素,以组织因素统筹基础因素、物质因素、人力因素方能最大化确保战争胜利。科教只有凝聚起服务于国家的精英人才方能兴国,科技只有在促进国防工业、军事装备、组织结构、机动突防能力的与时俱进中方能兴军。军事科技革命与时俱进地促进军事装备体系革新,军事机动突防能力革新下的军事组织结构革新、军事战略革新、军事布署革新。

(一)战前中国军事领导指挥体制

全国军事统率部作为全国武装力量的最高军事统率机构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全国军事统率部下设置全国军事战略统率部、全国军事科技统率部、全国军事装备统率部、全国军事后勤统率部、全国战略军统率部、全国陆军统率部、全国海军统率部、全国空军统率部、全国电军统率部、全国太空军统率部、全国星际军统率部等领导机关。全国军事战略统率部负责战略研究和评估,指导、协调、推进全军、各军种的战略战役计划。全国军事科技统率部负责与时俱进调控科技的军事化运用。全国军事装备统率部负责组织领导全军的武器装备系统建设工作。全国军事后勤统率部计划和调控全军后勤工作。全国各军统率部负责战略战术研究,拟订和组织实施相应军种的战略战役计划,领导军队建设和战备、战后工作。

全国的军事武装力量,由全国现役战略军、陆军、海军、空军、电军、太空军、星际军和各军种退伍军人所组成的预备役组成。其现役军队担负防卫进攻任务,预备役部队根据相关部署战时转为现役部队。全国各级现役战略军、陆军、海军、空军、电军、太空军、星际军由全国战略军统率部、全国陆军统率部、全国海军统率部、全国空军统率部、全国电军统率部、全国太空军统率部、全国星际军统率部宏观直接指挥。全国各军编制体制与时俱进的改革原则为强化民主集权管理层,压缩中间管理层,精简指挥层次促进快速机动,各军适度混编强化融合作战能力。中国军队的建制应该全面缩编,应从军,师,旅,团,营,连,排,班。调整为师(50000人),旅(5000人),营(500人),排(50人)。

全国实行全国、各省、各县、各镇四级军事统率部制度。各级军事统率部统帅由各级军队产业领导层引领大会选举产生。其组成军队产业领导层引领大会的基本单位是具有一定规模的军队领导体系所民主领导的团体(如营)。全国军事统率部实行全国军事最高统率负责制,全国军事战略统帅、全国军事科技统帅、全国军事装备统帅、全国军事后勤统帅由全国军队产业领导层引领大会决定相应人选。各级战略军统帅、陆军统帅、空军统帅、海军统帅、电军统帅、太空军统帅、星际军统帅等根据军种属性由各级军种产业领导层引领大会选举产生。各级军事统帅由各级军队产业领导层引领大会选举产生。以上除全国军事统率部领导人选外选举出来的各级军事统率部领导人员实行军区异地任职。

全国将原来下辖一定数量的部队、省军区(也称小军区)和军事院校的七大军区,结合全国未来镇级、区级、省级行政体制融合化改革,实现军区向省军区的全面过渡。各军区区原则上不是单一军种的战区,实行多军种融合,以促进其协同联合作战能力。各军区直属全国军事统率部领导,负责军区全面领导工作的各省军事统率由各省军队产业系统精英代表大会选举产生。各省军事统率部实行各省军事统率负责制,负责辖区内诸军种间、各军内部兵种之间的协同作战的指挥和所属部队的军事训练、战场建设等工作。

(二)中国的军事战略方针—全民皆兵下的动态军事战略方针

现代战争互动性的起始高透明度和远程精确打击度逾越了传统作战中的前方、后方。因此准备局部战争就要准备全面战争。现代战争的大规模杀伤性决定了动员组织武装群众的重要性,武器装备的质量差虽然日益重于兵力数量差,但在同等条件下,全民皆兵永远是确保国民安全的有力措施。无论是局部战争还是全面战争,均需要布防于陆、海、空、电、太、星多维战争空间的技术密集型的战略军、陆军、海军、空军、电军、太空军、星际军的互动配合,均需要全民皆兵的群众作为后勤补充力量,均需要全民皆兵的高度组织性确保战前,战时,战后,和平时期的秩序性。

军事战略方针需要优秀的社会制度导航,否则军队只是用于服务于少数人根本利益的机器军团。中国军事战略方针必须由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过渡为动态军事战略方针。相对而言,虽然后发制人有利于师出有名,但先发制人同样可以构建正义。先发制人与后发制人均是为了制人,相对来说,先发制人有利于敌强我弱转化为敌弱我强,往往导致在基点主动中促进最后胜利。后发制人有利于敌弱我强转化为敌强我弱,往往导致在基点被动中走向最后战败。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主张在后发制人中把战略防御与战略反攻和战略进攻辩证结合。先发制人军事战略方针主张在先发制人中以战略进攻促进战略防御和遏制战略反攻。

动态军事战略方针主张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与先发制人军事战略方针的因势互动。为最大化规避军事风险,中国应动态跟踪评估各国或国家集团的国防科技实力,针对不同的敌国和国家集团奉行动态军事战略方针。

(三)国土层级式军事布署基础上的中国军事结盟政策

面对西方大国日益推进的军事攻势,周边各国连锁互动的层级式军事包围网,中国在战略指导上应该把军事斗争准备的基点由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区域战争转到打赢高技术条件下的州际战争上来。中国陆军、海军、空军、战略导弹部队等必须在推进战略转型中提高夺取制地权、制海权、制空权、制天权的作战力量建设。中国陆军必须推进“国土层级式布置”战略,中国海军应在实质推进“近海防御”战略中着眼推进“远海防御”战略,中国空军必须推进“攻防兼备的国土层级式布置”战略。中国战略导弹部队必须推进“攻防兼备的国土层级性”战略,既要建立国土层级性导弹防御体系,又要建立国土层级性导弹进攻体系,真正实现陆基、海基、空基、天基导弹攻防体系的与时俱进。中国太空军、星际军必须根据航天科技进程与时俱进。

中国必须奉行军事结盟政策,军事结盟不是军事扩张,军事结盟增强军事安全、促进外交张力。中国应该以结盟政策遏制霸权国家对支持中国的弱小国家的制裁和压制,缓解西方大国利用结盟政策对中国周边的围堵和牵制。为此,中国陆军、海军、空军、战略导弹部队等必须推进“驻军盟国的共同防务型战略”,以实现由国土攻防兼备型向未来全球攻防兼备型转变。

(四)战后中国军事的发展战略是“全球视野、全球布局,全球震慑”

收复失地之战后,中国的军队建设应该以促进全球军事接轨为出发点,为此,中国的军事建设应从维护东亚地区的军事战略平衡转向引领东亚地区的军事战略格局上来,从维护亚洲的军事战略平衡转向引领亚洲的军事战略格局上来,从维护洲际的战略平衡转向引领全球的军事战略格局上来。中国的国防战略将由国土积极防御变为全球主动防御。由对付地区军事冲突上升为对付全球军事冲突。中国必须建立以国土层级式军事布署为依托的全球军事基地网络,必须超前发展在太空基地部署全球到达的空中力量,必须以军事盟国互驻军事基地等实现与时俱进的全球军事布局,真正实现“太空俯瞰”军事布局与“全球基地”的前沿军事布局的同时并举,以全面提升军队的快速机动打击能力。

收复失地之战后,中国必须实现已经着眼于全球军事布局的战前中国军事领导指挥体制向战后中国军事领导指挥体制的加速转向,将战前全国军事统率部调控各省、各县、各镇的四级军事统率部制度进行战后改进的基础上,转向为由全球军事统帅部调控各洲军事统帅部、各海洋军事统帅部,各洲军事统帅调控各洲军事基地,各海洋军事统帅部调控各海洋军事基地的全球多层作战指挥体系。精简指挥体系的全球军事基地的军队编制指导方针是“一个基地、一个融合部队、一个军事统帅。其指挥体系具体表述为全球军事统帅部(全球军事统帅部下设置全球军事战略统率部、全球军事科技统率部、全球军事装备统率部、全球军事后勤统率部、全球战略军统帅部、全球陆军统率部、全球空军统率部、全球海军统率部、全球电军统率部、全球太空军统率部、全球星际军统率部等领导机关。)领导下的太平洋军事统率部、大西洋军事统率部、印度洋军事统率部、北冰洋军事统率部、亚洲军事统率部、非洲军事统率部、北美洲军事统率部、南美洲军事统率部、南极洲军事统率部、欧洲军事统率部、大洋州军事统率部。

四、战前思想动员

世界有限的资源导致国际竞争,信仰动物世界丛林法则的帝国主义不断加强对世界的重新瓜分。当和平性的经济竞争导致利益矛盾聚集,军事战争不会因为超级大规模武器的存在便予以终结。帝国主义就是战争,未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将是战争的制造者。需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签订的一切和平条约不是和平,只是休战。只有政治侏儒才会对西方大国忽悠全人类的“百日新政”好评如潮。世界核大战未必不会发生,世界全面战争更有可能,世界局部战争注定此起彼伏。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集团善于以战养战以战止战,凭借超强军事实力调控着缺乏凝聚力的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军事上分别“韬光养晦”的进程,通过制造此起彼伏的局部战争奠定全球性军事霸权。可以预见,处于西方大国经济控制、军事威慑下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绥靖政策在维护短暂和平后,便最终在和平性奴役或战争性反抗中宣告破产。二十世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曾用军事上的威慑,经济上的封锁,文化上的瓦解,政治上的孤立等日益升级的外压促进苏联内部矛盾的激化,最终导致苏联分化。二十一世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将在促进中国内忧外患的基础上誓要解体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为“韬光养晦”推行绥靖外交已经很久,在忽视西方大国综合国力同步增长的前提下,中国以军事实力为代表的综合国力在自我纵向比较中已经由弱到强,不固国情执意要想加入西方大国俱乐部的中国注定被排斥在门外,幻想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中国和平收复失地注定只是永远的梦。从国际趋势分析,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注定会不同烈度反对中国对台湾、南海等领土的任何形式的统一。处于西方集体资本打压、军事遏制下的中国与西方大国领袖-美国各自的国家战略目标具有无法消弥的必然冲突性,中美之间的敌意将因量变促成质变终至一战。中国与美国等西方国家之间的新世纪之战起初可能是一场没有硝烟的经济文化战争,中途可能是发生正面的局部军事冲突,结果可能是大规模的军事冲突之后双方均以核突击瓦解对方的核反击。

世界的和平与稳定首先是真正军事多极化下的冷和平性稳定,世界的持续性发展最终是政治军事统一下的计划性发展。中国以武力收复失地,并非进行领土扩张,而是维护既定权属。中国要以自身的和平促进世界的和平,以自身的发展促进世界的发展,就必须以自己最大的历史可塑性成就为东方一个不断壮大的经济政治军事文化实体。中国坚定不移地走和平发展道路,与用武力收复失地实现长久的和平发展并不相矛盾。没有一个安全的军事战略环境,一切已有国民经济成果将会在西方集体资本的全面入境、内外打压中加速灰飞烟灭。当今中国国民经济体系自主发展的国内国际战略环境日趋严峻。中国军事安全面临的国际战略环境在西方大国集团的遏制性军事前沿布署、周边各国的军事高强度挑战中日趋严峻。中国对诸如香港澳门等鸡毛蒜皮的弹丸之地的收复当作千古大功,对无力收复的早已丢失的昔日江山不知吸取教训,对目前正在流失的战略海域仅是畏战下的煮熟的鸭子嘴硬式地不断抗议。作为中国领土的南海诸岛已有六个国家和地区声称并事实上拥有主权。鉴于武力警告南海各国置若罔闻,军事演习无法威慑,非武力性的游弋也导致敌国军备升级,声声抗议只是辱国,继续经济接轨只会导致经济掏空。事实独立的台湾孤悬海外注定变数太多、美日联盟保护下的台湾人民注定无法改变执政党追求台独的命运,台湾政党武力拒统的战略日益明显。

展望未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必将以不断强化的周边军事遏制网促成对中国的西化分化,周边各国必将在日益升级的军事部署中保持对中国的惯性高度警惕。中国无限期的维持台海、南海局势稳定,延迟发生收复失地的军事冲突,只会有利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控制全球的世界性结网;只能意味着中国在不断升级地内忧外患下将失去对台湾海峡(中国内海)、南海以及周边太平洋海道的控制能力;只能意味着丧失全部地缘战略优势的中国最终将在敌国不断进逼挑衅中导致更大规模的经济、政治崩溃性后果。中国绝不能无限期放纵拖延事实性台独,中国绝不能放纵南海小国蚕蚀中国主权。日益走向军事大国的日本正在疯狂蚕蚀中国东海主权,放纵日本的今天就会导致中国未来没有明天。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周边部分邻国对中国的积小成终至大成的军事战术性推进已到临界限度。最危急的时刻就是考验民族誓死意志的时刻,中国的未来需要在战争中重生。中国在收回失陷主权上主动权并非操纵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手里而是操纵在自己的手中。中国政府目前调控方式下的国家实力相比与西方大国实力的落后性或同比性增长决定了中国和平收复失陷主权根本不可行。中国已经面临是以暂时的和平、发展、合作换来长久的内乱、萧条、萎缩,还是以收复失地为突破口在构建本国新经济军事安全中促进地球各国全面接轨为地球帝国的战略选择的十字路口。中国与其现在步步被动被美国为首的敌意国家先期军事包围、后期经济困锁,不如用国防强大下的铁血主动冲破重围引导周边从大乱中走向大治。

为防止未来国内外势态的演变超出中国政府的驾驳能力,促进中国社会主义制度在与时俱进中转向宇宙主义。为了震慑国内新疆、西藏等分裂势力、结束台湾、南海等主权的分离状态;为了瓦解主权内日益集结的外围军事遏制网,以军事战略前沿的推进全力扭转军事上的被动局面,实现对亚洲军事格局的最大性重塑;为了防止中国在此起彼伏的西方“贸易战,人权战、军事封锁战”中成为西方新的殖民地;为了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对华军事威慑下的经济殖民战略过渡为对华收复失地之战后的集体制裁转向为对华军事对峙后的接触缓和;为了让世界军事格局由美国主导下的准单极过渡为真均势,并以全球均势军事格局促成宇宙主义指导下的全球性军事接轨。在新的世纪新的时代,亚太地区的中国需要作出重大战略调整,必须以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全球帝国所形成的终极人类后果为出发点,树立全球性的忧患意识,强化高度的民族责任感,制定并践行中国在新世纪的以收复失地之战为切入点的军事战略。中国以战收回失陷主权莫过于以死求生,战有生存之下气象万千的未来,不战中华民族后世子孙必被美国驱赶进入高科技控制下的暗无天日的奴隶帝国。中国未必能让世界整体改天换地,再造乾坤,但中国足可以促成世界真正的多极化。具有引领人类走向统一潜能的中国必须赌上国运,下一场决定人类生死成败的大棋局,以牺牲一代人换来人类在宇宙主义指导下的整体安全。为此,中国必须大力倡导宇宙主义,以超前主观导航民众理性面对战前的经济复兴、坚定度过战中的苦难生活、全面启动战后的伟大重建,以促进国民思想提前进入战争状态,树立不惧强敌、冲出重围的战争意志。宇宙主义指导下的中国军队必须具备与任何超级大国、任何超级大国组织的军事联盟誓死交战的意志。中国军队绝不轻启核战争,但绝不惧怕核战争,如果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非要打核战争,中国军队必须善于打核战争,不求生还,但求共亡。

五、战前国防建设

国防建设关系领土完整,民众安全。今天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就是明天的常规武器。中国应以频繁的实验促进以空间科技为龙头的国防科技体系的跨越式引领性发展,中国必须以强大的国防科技体系武装先进的国防工业体系,以先进的国防工业体系连锁带动系统的国民经济体系,以系统的国民经济体系凝聚全国民心,以大量吸收国外资金为战术手段,积极动员大量资源转入军工产业,以此带动本国整体经济在扩军备战中的全面回升。中国应与时俱进促进军事战略产业的全面升级、军事装备的不断更新。中国应以航母战群、战略轰炸机群、大型军用运输机群、大型军用加油机群等的与时俱进高科技化,提高全球范围内的部队机动投送下的集成作战能力。应以军事结盟化促进全球军事基地化,以全球军事基地化促进全球攻防系统化,应以覆盖全球的军事侦察卫星、覆盖领海和远海的深水监测系统确保知敌化,应以全球陆基、海基、空基、太基的涵盖上升段、中段、末段的反导系统化促进全球防御化,应以近、中、远程导弹系统全球布局化促进全球攻击化。中国应以核优势化促进对敌震慑化,在保持自主生产的国际一流常规武器装备的基础上,中国必须将核武器作为国家安全的基石,与时俱进试验、改进、生产核武器,与时俱进提升运载工具机动突击性,不断巩固创新包括轰炸机、陆基导弹和潜射导弹、未来太基导弹在内的“四位一体”装备性核力量。

中国必须力争实现分化割裂美国全球军事布局下已经暂控的太空、公海,网络等人类公共空间,在军事科技突破中形成军事威慑局面。及时有序地推进全国层级式军事布局、全球天罗地网监控布局、太空军事布局、全球海外军事基地布局。中国必须顺应中国周边强国林立的现实,合理规划东西南北不同海拔区域,建立以周边高原为大规模军事基地的前沿性军事屏障,以内陆国土建立多中心军事基地,最终建立全国高水准层级式军事网。全球天罗地网监控布局(全球预警系统建设)关系国家安全,中国必须形成“北斗导航系统天网监控与全球军事基地网络监控”的互动格局,中国必须及时组建天基北斗导航系统为各军导航定位,中国必须完善全球导弹预警卫星布局、全球前沿预警雷达布置、全球空中预警机机动布局。为研究地球环境受星际影响态势、寻找新星球新生命环境,推动人类真正可持续发展,中国必须与时俱进发展包括发射基地,空间科学系统、空间工业体系,空间探索人才队伍、空间军事基地在内的空间探测系统。为在国际太空竞争下的日益严峻的太空安全格局中以太空军事化保障中国太空空间的安全性自由行动,中国必须与时俱进开发、试验、部署太空武器,以在必要的时候对敌国的军用卫星及空间飞行器进行干扰破坏和分解摧毁,以彻底弱化依赖卫星导航定位的敌国武器系统,以局部瘫痪敌国依赖卫星提供信息通讯支持的移动通信等产业系统。中国必须在具有地缘战略意义的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对立的国家建立针对西方敌对大国的世界点穴性军事基地,以有效遏制西方大国针对中国的贸然军事行动。中国必须发展军事结盟外交,在国际军事外交关系上,中国应该动态跟踪全球军事国际格局,立足周边地缘战略格局,营造全球军事外交战略框架,完成国际关系的战前塑造。中国应立足当前军事困境,放眼长远军事构建。中国应全面加强与周边邻国、非洲、中东、拉丁美洲等友好国家的全面战略性合作,由近及远建立全球性军事合作网,以激发战争时周边邻国部分友好国家对中国战争上的支持,以争取战争时这些战前友好国家的中立,以促进战争后这些战前友好国家的结盟。

六、战争进程

求生是人类共同的本能,死亡是人类无法回避的主题。敢于共同毁灭,方能取胜最后。中国收复失地之战注定是以死求生之战。在十面埋伏中打仗,对于懦弱者会将有七分胜算的战争推论成三分胜算的战争,对于坚强者可能将有三分胜算的战争打成七分胜算的战争。战争中犹豫不决会贻误战机,畏缩不前会弱化攻势,试探进攻反会促进敌人布局。强敌必在中国还未超越崛起时出手打压,中国必须在在强敌布局未全时果断出击。中国步步后退,敌人步步进逼,中国和谐理念,敌人战争准备。中国的忍让只会导致周边军事包围更加升级,投鼠忌器的中国必须以军事的强大消除对美国的惧怕,必须以先期无法回避的区域战争遏制周边敌对军事的步步进逼,必须以后期可能出现的世界战争的战前准备防范西方大国对亚洲核密集区域实施的贸然打击。中国的近海防御战略需要以收回海洋主权来保障,中国的远洋防御战略需要以收回海洋主权作为起点,中国大陆的积极防御方针在收回海洋主权上应该转向为以攻为守的方针。中国的“和谐海洋”政策必须转向“铁血海洋”方针。

中国必须根据周边军事态势以与时俱进的战争方式保障未来大陆整体安全。中国必须清醒地意识到遵循收复领土的对象时序只会导致战争累积损失更加巨大,解决台湾、南海和东海问题不应有对象排序、时间先后的传统思维。中国闪电启动收复收地之战,美日和环太平洋若干附庸国家必将实现联盟。中国只要向任何占我南海海域的国家开战,预知既会失去既得南海利益,也会失去相互间争议的南海利益的南海诸国必然会在美日等国的鼓动下联手对抗中国。中国只要武力收复台湾,美日等国注定参战。面对日本的誓死参中国正好扩大化收复争议领土。中国不仅要与美国主导下的亚洲同盟国在军事上必然发生对立,而且也要与南海国家集团发生对立,而后续战争的各方加入者将视中国军事实力而定。临战之前,中国军队已树立双方摧毁卫星天网,瘫痪地面网络,损毁地面目标,短兵相融交战的心理态势、必须具有将区域战争上升为全球战争的意志。中国军队已天网监控美日联盟动向,南海东盟动向、北约动向,周边各国动向。中国战略核潜艇已提前部署到位,战略导弹已瞄准所有潜在敌对国,国外军事基地早已严阵以待,电战部队进入网络攻击与电子干扰临战状态,太空基地俯视全球。中国针对性防御的相应省军区随时准备应对周边各国对我大陆领土的悍然袭击,随时准备果断应对印度的南海干预、越南等南海小国的全军出击、美日韩的东南海救援。在核战争爆发前,中国六军将视南海小国、台湾的反抗力度,干涉救援的各国或国家集团的介入程度推进压制性的战争升级。战争将视敌对联盟的战争升级分阶段压制性推进,中国必须以强大、先进的国防实力重挫南海同盟国、美日前沿战略部队。中国应以军事电子信息技术的独立强大不断封杀敌人视听;以中远程精确制导突袭力量摧毁敌人重要军事布局;以中远程空袭力量压制敌人军事突防能力;以优质的地面、空中、海面常规战瓦解敌人意志、震慑敌人民心、阻截敌人军事联盟,促进军事胜利。战争中敌我双方的卫星导航系统、计算机网络系统均有可能难以运行,敌我双方的铁路、公路、空路、海路等交通系统均可能全面瘫痪,敌我双方的军队系统均可能将被有效切割,互动下的战争格局必然相当惨烈。相信这场战争更多只是一场以新的战争理念指导新的战争形态,试验新的战争武器的区域性战争。如果战争被西方大国升级为全球战争,并最终升级为核战争,我中国军队将欢庆死亡。

七、战后军事建设

战后中国必须根据动态变化的星际军事战略态势、太空军事战略形势、国际军事战略格局和地区军事战略演绎态势,与时俱进实现军事战略思想革新、军事装备革新、军事战略革新、军事体系革新的同频共振。中国必须以航天领域载人登陆外星的巨大成功给予地球上所有志在促进地球统一的宇宙主义国民有保障性的星际未来。战后的中国必须成为全球宇宙主义意识形态的引领国。中国的全球战略设计必须以中美(西)全球战略局部对抗为背景。中国必须挑战美国维持残存性世界霸权的科技、政治、军事、文化等系统优势,在洞悉美国的世界战略目标的基础上跟踪评估美国的战术目标,与时俱进推演美国的战术进程。积极促进广大发展中国家以宇宙主义导航国家方向,提升军队斗志,凝聚青年意志,瓦解贪官体系,重塑民族信仰,构建民族灵魂,强化地球帝国意志,矮化西方大国精神,弱化西方大国意志。中国应凝聚全球反霸力量、瓦解世界傀儡阵营,促进敌营激烈内讧,隔离西方国家联盟,整合世界博爱民族。

中国在与时俱进建设国家大陆国防体系的基础上,陆海空电四军将驻军全面延伸的战略边疆,对已归入中国版图的南海与台湾及东海等相关主权,一切有条件的所有岛屿将争秒修建导弹阵地、海军港口、轰炸机机场等军事设施。中国的战后强势终将促进对周边及世界潜在盟国的巨大吸附。战后中国必须发展军事结盟外交,立足周边地缘战略格局,营造全球外交战略框架,由近及远,同步并行,区别轻重缓急,建立全球性军事结盟下的全球性军事基地网,完成国际安全格局的全新塑造。中国必须在已与周边朝鲜、巴基斯坦、缅甸等结成生死同盟的基础上,将战前离心离德的周边各国转向为战后同心同德的生死同盟。中国需结盟中东伊朗等国,激发中东反美热情,促进中东各国重新联合,重塑中东军政格局,由点及面促进亚非拉反霸力量的潜在集结。中国应当密切关注那些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对立的国家,全面加强与周边邻国、亚洲、非洲、北美洲、南美洲、南极洲、欧洲、大洋州等战前原有与战后新生友好国家的全面军事合作之上的军事同盟关系。世界上印度洋、太平洋、大西洋中的重要岛屿国家中的战前原有与战后新生友好国家均应争取为中国同生共荣的军事盟友。这些岛国均是大海淹没之前中国吸纳为本国国民的潜在国,这些大洋军事基地均是大海淹没前后中国主导世界军事安全的永不沉默的航空母舰。不断强大的中国应在组建全球宇宙主义国家军事同盟的基础上,不断促进广大发展中国家计划性垄断经济体系建立基础上的军事接轨,接轨帝国军事体系的不断强大将有效震慑全面吸附全球产业瓦解后面临经济困境政治动乱的西方军事大国,地球的军事统一终成事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