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结构 中国卷-第一篇 合金狂潮 第十一章节 新起点(一)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 1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9.html[/size][/URL] 五天后, 上海,装备技术研发总部 “RS-90型‘勇敢’步行机甲,北方工业集团制造,是目前我军的主装RS,武器装备系统为一支24式30毫米口径机关炮,备弹200发;两挺12.7毫米口径三管电驱速射机枪,备弹2000发;一门35毫米榴弹发射器,备弹50发……” 站在诺大的显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89.html


五天后, 上海,装备技术研发总部

“RS-90型‘勇敢’步行机甲,北方工业集团制造,是目前我军的主装RS,武器装备系统为一支24式30毫米口径机关炮,备弹200发;两挺12.7毫米口径三管电驱速射机枪,备弹2000发;一门35毫米榴弹发射器,备弹50发……”

站在诺大的显示屏幕前,倦意未退的我对着台下的一众高级指挥官及技术主管们做着说明。这次连岛方向的作战,作为机甲技术研发部的统计员,我从头至尾参加了整场作战,毕竟作为统计员,本身的职责就是为上级指挥层及技术研发团队提供必需的统计数据。

“中尉,这些我们都知道,我想你还是着重说明一下‘勇敢’在实战中的具体情况。”坐在台下的一名年轻的上校几乎是很不礼貌地打断了我的发言。

刘天年,第134空降机甲团的指挥官,由于累累战功及几次大难不死的经历,而在军内被称作是“Super Man”,目前他保持着中国军队中最高的终结者击破记录,在短短短两个月内,他驾驶的那台编号K1545134001的那台AS-30型‘烛龙’空降机甲已经击毁了共计二十六台各型‘终结者’。其个人击破记录在目前仅次于俄罗斯近卫空降切尔尼科夫红旗第76师-近卫契尔赫斯基空降第104团的斯涅特科夫大尉驾驶的那台БМД-17型空降机甲的击破记录。

斯涅特科夫大尉的那台‘黑色死神’共击毁了三十四台各种型号的‘终结者’。不过如果算上刘天年在第134空降团(也就是第134空降机甲团的前身)时使用动力反装甲武器等作战兵器所干掉的九台‘终结者’,其个人击破记录应该是三十五台,这个数字要比斯涅特科夫大尉还要多一台。

尽管这位有着几十台‘终结者’击破记录的上校此时如此这番近乎以不耐烦的态度打断了我的说明,但从刘天年的脸上我也看出对于目前机械所拥有的力量,人类及此时充当人类保护者的军队所知并不多,或者说对于‘勇敢’步行机甲目前所存在缺陷的认识正是军方目前最需要的,因为只有从知己才能够最终走向知彼,直至最终战胜机械。

可是战胜机械真是那样的简单吗?如果真是那样简单,在博尔托克会战中,俄罗斯陆军第35集团军也不会全军覆灭了;如果真是那样简单,在芝加哥作战中,美国陆军国民警卫队第42步兵师也不会被机械给击溃,甚至整个芝加哥都被T-6型‘鹭’空中收割者铺天盖地的轰炸给夷为平地;也许那样简单,连岛作战也不会以这样一个结局收场。似乎人类要想战胜机械-这种人类一手创造出来并最终无法驾驭的死神,还需要太过漫长的道路要走。

不过我也知道,无论这条道路有多么漫长,也无论人类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场战争必定是要持续下去,而人类也永远不会向机械-这种由人类一手给制造出来的金属物屈服。

“上校,您应该知道,我们目前对于RS-90型步行机甲所存在的问题还只是出于统计阶段,目前根据鲁南、苏北方面的作战看来,里下河水网地区严重制约了‘勇敢’的机动,而我们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机甲损失都来自空中死神和那些直走加农的猎杀。”我淡然一笑,以近乎辞令化的话语将刘天年的话语给顶了回去。

“你们技术研发部本来就应该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报告来,我知道我们百分之八十的损失这些所谓的概念。中尉,我想不必我提醒你,你应该清楚这些空谈是没有用的。”

对于“Super Man”这几乎毫无礼貌的话语,我只是淡淡而笑,他是长官,我没有理由去和他为了这些细枝末节而争吵,更何况此时他的矛头也不全对着我,而是对着我们整个机甲技术研发部。

“这个时候要想让我们机甲技术研发部直接拿出RS-90型步行机甲的缺陷几乎是不切实际的,毕竟本身RS这种武器系统的研发和投产都没有经过一个漫长的技术积累期,而RS-90投入实战更是极为仓促的。相对而言,在这之前,我们所有的技术积累都是在UAV、UUV这类的武器系统上,无论是Unmanned Air Vehicle(无人驾驶飞行器)还是Unmanned Underwater Vehicle(无人水下航行器)又或者RPV(无人驾驶车辆),最终技术的衍生产生物就是-Machine,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我们孜孜不倦的去追求武器系统的无人化,去搞出那么多的人工智能武器系统,也就不会有终结者的叛逆。”身为技术研发部的副总监,潘橙似乎在这个问题上要比我更具有发言权,扶了扶眼镜,她起身走到发言台前,冲着我点点头,示意我可以暂时将这次发言的后续文章交给她来做。

“哥们儿,找一个比你强势的女朋友,就是这种悲哀吧。”屁股还没有落座,马晕这家伙就凑上前来,对我嘻嘻地笑言到。

“一边去!”我没好气地对他翻翻眼,这几天来我的心情一直都很低落,哪里还有闲情和他这个家伙扯闲皮。

怔怔地出了一会儿神,直到不知是谁咳嗽了一声,我才茫茫然地回过味来,潘橙依然在不断地就RS的技术性能和指标作出解释。讲台上挽起着袖子,挥洒自如的丫头颇是引人注意,我喜欢她神情专注的模样。

会场上的气氛依然很是充斥着火药味,也许是刘天年太过于自负了,他始终对于我们技术研发部的数据表示质疑,不知道他这种带有十足不信任感的话语是对机甲技术研发部的攻击,还是对上层的不满,反正我是无所谓他的这种态度,倒不是我对这位‘Super man’有什么不满,而是经过那场连岛作战之后,似乎我对前线军事主官们咄咄逼人的口气变得不那么感冒了。

如果注定有人要去牺牲,我并不反对这个人就是我,但连岛海滩上的那一具具阵亡者的尸体及震耳发聩的枪炮声中那凄厉的呼叫,却让我怎么也无法去面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上级送去不知前途的战场。

也许那一晚空军第1战斗航空联队对连岛的覆盖性轰炸是早已准备好了的,也许我们那支规模并不大的混成战斗群去连岛只不过是某个计划中的一环,也许我提出那个所谓的‘奇袭作战’不过只是上级早已经考虑好了的,也许,也许太多的也许,我不知道这么多的也许意味着什么。记得曾经看过的那部《星河战队》里面也有过这样的一幕,指挥官们为了去检验虫子们是否存在有智商,而一次次的去将包括男主角在内的那群星河伞兵们派往死地。妈的,现在的一幕也真太剧情化了。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低声暗自骂了一句。什么时候生活也开始变得狗血化了,就像是那些偶像剧里面的情节一般,真是见鬼。

“长官,外面有一封您的邮件,请您去签收下。”身后忽然而来的一名宪兵俯身在我的耳边低声说道。

我挑头看了看这名宪兵,他的目光告诉我,的确是有一封很重要的信件要等我本人去签收。什么年代了,居然还用信函,一封简单的E-Mail便是可以了,居然费这么大的事儿。我不由得笑了下。

“好的,士兵!”我点点头对宪兵说道:“我这就去!”

颇是潇洒的俯身向我虚点了个美式军礼,宪兵转身便是匆匆离开了会场。按照规定,他不能够在这里待太久。“妈的,宪兵都可以这样帅!”我嘀咕着。按说他们这些专司稽查军容风纪的军事警察们更该注重自己的行为动作了。

我看了看还在发言台上滔滔不绝着的潘橙,于是起身向着会场外走去。“什么人的邮件!”我心想着。

“请问有我的邮件吗?”来到联勤处,我说着便是递上了自己的身份卡。这里是整个总部大楼的联勤枢纽中心,无论是信件包裹还是办公文具,又或者别的杂七乱八的东西,统统便是在这里集中发放。

“稍等下,长官!”负责前台接待的女军官微笑着示意我签下单据,然后便是从身后一堆的邮递包裹中给我翻出一封快递。

家里的?还是哪里的?签字的同时我瞥了眼那份封得严严实实的信函,怎么也想不出会有谁给我发信函。在电子资讯如此普及的时代,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至于要发信函吗?可是以我这样一个小小的统计员的身份,会有谁给我发重要文件呢?真是不可思议。我摇头晃脑着总算是将那张单据给填写完成了。笑容可掬的接待官在粗粗查看了下我的签收之后,便是给我递来快件。

“麻烦你了!”我冲着这个总是带着笑容的女军官点点头,虽然她的笑容不过是因为工作的需要而习惯性存在的,但我觉得还是应该对她说声谢谢。

徐州,苏北战区陆军第十野战医院,看到发信栏所填写的地址,我的心脏不由得剧烈收缩了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