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156章 事实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轰!轰!轰……”

伴随着又一轮炮弹的齐射,西路坦克集群对日军北塔山守军的第二道防线的炮火覆盖再次奏响了死亡圆舞曲。

当一阵寒风将那道阵线上空的硝烟吹散的时候,日军第二师团之第二道防线,早已面目全非,唯有一片犹在冒着徐徐轻烟的废墟耸立而已。

短短交火不足两分钟,就痛失两个大队的守军加之只留得一个残破的野炮联队,日军第二师团师团长安井藤治中将,不由面色惨白,他垂下持之手抖的望远镜,转过身来,语声低缓地道:“第六师团到了那里?”

“将军,一分钟前第六师团就已开到了孟屯,此时是距我军不足十华里了。”

“嗯,以我的名义给第六师团长发电,让谷寿君把兵退回去吧,同时,也给植田司令官发一份电文,声明我师团将辙退并请他严加督促海军飞行战队……务须携航空炸弹前来轰炸支那坦克集群……另加以声明,凡中型以下航空炸弹就不必携带了,此至为重要!”

“嗨。”

“现在,通令全军,以小队为单位,立即就地分散辙退……退回锦州……”

“嗨。”

“将军阁下,我需要提醒您,我师团主力尚存,若此时辙退……怕是与植田司令官严令我师团死守塔山阵地意向不符。”

安井侧脸一看,见是自己的参谋长吉本贞一少将正满脸忧色地望着自己,他不由苦笑,说:“吉本君,当此支那兵锋你也看到了,我师团……哎,吉本君,你速带师团本部离去,把所看到的情形如实秉明大本营……去吧,快去!”

“将军阁下……你?”吉本少将隐隐感到大事不妙。

“我,我自当留下……吉本参谋长,我命令你,立即行动!”

“……嗨。”

“还行,也算是见得点事!”带着队伍横行无忌了三公里多的秦明低声地喊了一句,眼中的日军士兵并没有再死守阵地,而是以小队为松散单位突地全线散开,分头跑路了。看样子他们的指挥官也看出了坚持下去只能是自取灭亡的。

只是,现在才闪人,倒是末免有些太小觑了战车的速度能力了。秦明冷笑一声,下令道:“除二营队形不变外,各车长注意,不再保持队形,自由追击十分钟后归队,重复一遍,除二营外,各车自由追击十分钟后归队!”

“收到。” “明白,自由追击!”

“是,自由追击。”

从车载通讯里,秦明听到了各车长们兴奋的答应声,他笑了笑,跟着大喝道:“从现在起,十分钟内必须归队,谁不归队,回头我把他踢出坦克团!”

“是,十分钟……”

秦明满意地笑了。

只是,笑得太早的人终是很难以笑到最后的。这不,末及等秦明开心满十分钟,天空中隐隐传来的轰鸣声,却使这位大逆军团中少有的男性高层再也难以笑出。

此时,铁青着脸的秦明正用望远镜凝视着南面天空的那一群黑影,嘴角微微抽缩:“传令,全都有,队形尽量散开,保持高速机动规避动作!辙!”

秦明下完令,再深深盯一眼越显放大的黑影,当既跳回车内扑到车载通讯器边,调换频道:“高炮营,高炮营,立即作好炮击准备,掩护我……其他运输车辆,立即寻找遮掩物就地隐藏……”

“呜、呜、呜、呜……”

可携带 800公斤航空炸弹的日军96式远距离岸基轰炸机,以790马力的动力,飞机上升限度七千五百米的四个飞行战队共计95架次机群,由驻葫芦岛的日本海上联合舰队第五舰队起飞,只短短数分钟,就飞临了北塔山上空,开始寻找目标物投弹。

日军96式远距离岸基轰炸机,是世界上最早使用可收放起落架的单翼飞机之一,机身为全金属单壳构成。在三十年代中期,其航空设计制造技术占世界先进水平。

这种飞机日本海军共订购了千余架,于1937年正式开始投入实战,大肆轰炸中国内陆,战争中96式中攻作为日本海军侵华轰炸机的主力,造成中国军民死伤惨重,至于所造成的物资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是当时中国军民最痛恨的日军飞机。

当此时,日军飞机只一飞临塔山,立时第一眼就发现了地面下方庞大的坦克集群,登时大喜,这次的猎物可不比平时轰炸的陆军,全是些超有价值的目标物,若能全数炸毁,功勋可是大到了不得了的说。

而且,作为一个飞行员,还能有什么轰炸目标如眼前这样的吸引人呢?

日军飞行战队战场指挥官小堀金城大佐,只从第一眼看到了起,立时就激动的满脸红光,忙对着耳麦大声说:“以第7、第19、33、34战队为顺序,各战队轮次俯冲轰炸,把弹药给我投光……投光!”

随着他的命令,就见,日机队形一变,原本编队颇有层次的机群突然拉低了23架飞机,顶着数公里外中国防空炮群的火力拦截,带着凄厉的尖啸,以斜插45度角的俯冲攻击姿势直直朝着坦克集群所在地追踪俯压了过去。

同一时间,秦明也在车内大吼:“保持高速机动规避!保持高速机动!机枪手,火力拦截!火力拦截!”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西路坦克集群塔顶上昂然立着138位勇士,不顾车辆的颠簸,冒着暴露在塔外无遮无拦的弹片有效杀伤风险,一个劲的狂扣板机,把那一串串高射子弹射向了天空。

便见,日军首批俯轰的23架96轰,除有两架被数公里外的防空炮炸掉外,立时再有两架临空爆炸成一团火球,更有三架冒着黑烟,一头栽向了大地,“轰!轰!轰!”地三股高达数十米的泥火柱也随之冲天而起。

只是,虽有成功地打下了七架日机,但日机这轮低空轰炸的机群却是有23架,那幸运的16架幸运儿钻过了弹幕,已压至了可投弹攻击范围,自然再不迟疑,投弹仓连续拉合,把机身所能携带的800公斤炸弹一股脑儿地向着就在身下的目标物丢去。

“哎哟!规避……都赶紧规避!”

秦明通过车载观察仪看见了那一串串的黑点急速自由落体,不由心急如焚地声嘶力竭。

“轰!轰!轰……”

16架携800公斤航空炸弹的轰炸机群的覆盖轰炸所造成的动静可小不了,一股股冲天而起的火泥柱中,硝烟弥漫,能见度极速转化至不能目视的地步,也由此,原本还能借观察天空中炸弹落点轨迹作出规避动作的西路坦克集群,立时开始厄运加身,先是那些来不及退回车内隐藏的机枪射手被大量流弹片所伤,紧接着,更有一辆霉气直透华盖的69坦克,被一枚炸弹直直炸中那位已俯扑在塔顶的勇士尸身上……这样的情景下,塔顶盖自然形同虚设。

强烈的爆炸,直把这辆69坦克炸成了一团火球。

短短一轮轰炸,西路坦克集群立时被伤了元气,然而更不止的是,籍由第一轮轰炸所造成的遮避效果,日军第二波轰炸机群就相对要轻松得多了,他们这次地俯冲飞行没有被地面目标的防空火力所拦截。仅只被中国炮群的四联炮打掉了三架。

其余的21架96轰,再次飞临目标物头顶,投弹仓连续拉合……

这时上,西路坦克集群已冲出了烟雾中有十秒以上,正是秦明在大声下令所有车辆关上塔盖,只以高速机动动作来规避的时候,日机的第二波炸弹群,便降临了。

“轰轰轰……”“轰轰轰轰……”

又是一轮冲天的泥沙灰石以及天空中的火鸟不断爆炸,烟雾弥漫中,西路集群的防空营炮兵们可是动了真怒——那些个小日本飞行员,居然完全无视他们的存在,是可忍,孰不可忍!

防空营炮兵把那拦截炮火打得勤乎,以平均每五秒钟击落一架次的速度快速增加他们的战绩,可怪就怪在,日机还当真无视了他们的存在,连着又是两波次轰炸,投光了所携炸弹才拉空盘升,远距离地观察。

便见,硝烟中,中国的坦克身影自那一片烟尘中分头窜出,一辆又一辆的高速冲刺,看那样儿,还鲜蹦乱跳的很。

日军飞行战队战场指挥官小堀金城大佐远远地见了,便觉心里一沉,不过他还抱着希望,只把飞机拉空盘旋,耐心地等着硝烟散尽后的结果。

这轮空袭,由于是在末开战之初就接到的航空作战指导请求,所以他们临起飞时仍是携带正常弹药,都还没有按第二师团师团长安井藤治中将的请求全携带中型以上航空炸弹。仅有的数十枚中型航弹,都是按正常配制的。

事实上,对于第二师团师团长安井藤治的要求全部轰炸机只携带中型航弹以上的说法,小堀金城是咄之以鼻的,他认为,这纯粹就是外行指导内行的典型乱弹琴,试问,一群轰炸机作个战术航行是个简单的事么,还居然只能每架次只要求携带4枚以下中型航弹,这岂不是浪费资源吗?

小堀阁下这样想着,下一刻,他就知道了为什么安井藤治只要他们空军携带中型航弹以上了。

硝烟散尽,原中国坦克阵地上,就见,除了有三辆坦克是停在那地儿冒火的外,就只有满目的弹坑了。

小堀阁下只觉得眼前一黑,他不顾被中方防空炮火当成火鸟打的危险,悍然下令机群俯空轰炸,所期待的无非是以更大的利益来换回稍低的损失,这下可好了,才打掉了对方三辆战车,而已方一下就报销了22架96式……这笔帐,好像等待他的结局,也只能是切腹以谢天皇了。

他凶狠地盯着下方,咬着牙道:“接指挥塔,告诉我飞行战队轰炸任务失败,请求下一波次轰炸任务务必需派出1式攻击轰炸机加入作战行列,并且1式须全都有携带大型航空炸弹,此至为重要,完毕!”

“嗨。”

“……我们,返航!”

1式攻击轰炸机:可携带航空炸弹 1000kg,粗而圆的机身象极一根大雪茄,日军称做飞行雪茄,

1式凭借大航程和高速度与96式攻击机一道,一直服役于日本海军,行踪遍及整个太平洋战场,绝对是战时日本海军的主力岸基轰炸机

飞机上升限度八千五百米

总生产数2416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