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使命,继续前进!——一支英雄部队的N个画面


要不是汶川地震,38师这样的部队是“冒”不出来的。就有这样一些部队,平时训练扎实、干事规矩,就是不善于宣传,一旦需要时就会挺身而出,用兵这“一时”能把“千日”养兵的劲儿迸发出来,其实我们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部队。


相反,有些部队平时经常上电视上报,先进、模范锦旗挂着一大摞,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部队把主要精力都用在“鼓吹”上,正业自然就不咋地了。


112师334团训练出来的战士,用部队话说很“嘎”。这个词在此只好意会,不太好直白。


今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对国务院部门启动专题询问和质询


这也算今年人代会一个亮点吧,根据工作分工,邦国同志率领一批人对着家宝同志或其手下,进行询问或质询,体现分工合作又有互相监督,完善民主体制,这是一个进步。


我们怎样面对这道“世纪考题”——军队人大代表热议提高核心军事能力军事战略站www.chnqiang.com


发言的有:海军某潜艇基地司令员阎保健,北京军区集团军军长王西欣兰州军区集团军政委范长秘,广州军区副政委兼南海舰队政委黄嘉祥,国防大学原副政委李殿仁。


来自基层部队的代表呼吁


西藏:建议有关部门适度缩短驻高原部队干部的自主择业年限,可将长期工作在海拔4000米以上高原地区干部的自主择业年限由统一的20年缩短为16年;将海拔3500米以上干部的自主择业年限缩短为18年。


内蒙:建议地方有关部门要将随军家属纳入社会化保障程序,确保其未就业期间的基本生活补贴标准不低于驻地平均工资水平。


医疗:有关部门应研究出台在基层单位成立现役军人大病医疗及特困补助基金的管理办法。


陈树伟代表建议,有关部门应研究出台有关现役军人住房公积金使用和购房贷款的优惠政策,确保现役军人及军内职工在购房贷款上享有普通公民同等权益。


陈国韬代表建议,尽快修订干部探亲休假规定,适当增加干部休假次数,同时抓紧完善士官探亲休假规定,让官兵能够充分享有休假权利。


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刘逢君提出预备役部队存在的问题CHN强友之家home.chnqiang.com


政协委员、北京军区原副司令员兼北京卫戍区司令员刘逢君在调研中感到,预备役部队在装备保障建设方面,存在着与遂行多样化任务需求不相适应的问题。这种不适应主要体现在装备编制数量少、装备配套率低、装备技术性能差、保障关系不顺畅等问题。


罗援委员建议人大尽快制定《涉外非战争军事行动法》。


这个16军通信团的作训参谋白雪,是一个人物。当年县里面的高考理科状元,考入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后下部队。在话务台,所带的台被评为“红旗台”,冬训时,迎着鹅毛大雪徒步走了300多公里。现在能驾驶通信团装备的所有大小车辆,能熟练使用团属所有轻武器。搞教学、沙盘推演、口述战斗命令、图上作业等……是一个全能型人物,军中女杰。


听说儿子在部队很舒服,大学生新兵李晔的父亲不太放心,他专程赶到某师驻地


——请求把儿子分到艰苦连队


看这支部队对新兵的态度,很可以看出部队的“血性”气,这也是战斗力的表现。广州军区的部队业内公认的比较“软”,123师还不是最“软”的。相比较,像38军、警卫3师每年新兵训练甚至学生军训,都会遇到家长或本人来“举报”的,实际上就是“野”了点。我是主张野战部队就是要“野”一点,动作做不好、磨磨唧唧的,屁股上来一脚、来一拳的很正常,只要不那么狠、不伤人就行。一群18、19岁的新兵在一起,就是大孩子在一起,打打闹闹都应该有,没有就不正常。


早日练就一副钢筋铁骨——第二炮兵某旅新兵营采访见闻


看看人家15旅如何对待那些“怕苦怕累也怕死,宁死也不肯吃苦”的80后、90后新兵的,这才是王牌部队的风范。


直面缺点破解难题——北京军区某机步旅党委解决疑难问题谋求科学发展纪事。旅长张东发、政委白恒昌。188旅战备、训练、风气,在北京军区都是拔尖的,军区的各项比试中,能咬上112师一口的,就属188了。集团军撤销后,划到27军,以后不知还能否保持住这股精神气儿。27军从传统上说,属于那种到时候能拿得出去、干得出活,但平时比较稀松的主。所以大哥38军的同志们老说27军“游击作风”改不了(注:当年山东1师(现112师)、2师(现113师)等山东军区主力部队进军东北后,地方武装、游击队组建了5师、6师,47年合成27军前身的华野九纵)。


信息化了,哪个部门没有网络,开发软件、维护网络安全等,哪支部队都需要。指挥自动化工作站就像“警卫”“勤务”,各部门都有,向下一直到团一级,当然不同建制级别的“站”的级别也不同,总部的到团级。


兴凯湖畔的云雾山位于黑龙江省鸡东县,驻守在这里的是二团二连。云雾山哨所,海拔480多米。


神仙湾哨卡是有新疆军区边防13团一营一连和二营二连轮值守备的,去年底上哨卡的是二营二连。


福州73720部队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台湾宣传品编辑部183号邮政信箱……这个也是着名的心理战部队,以前是发空飘传单、气球,现在进步了,与台湾媒体合拍电视片、出版书籍等等。这个代号也应该改了,没找到新的。


呵呵,心理战老兵,当兵的人中不多见。311等于扩编,而且由军区划归总部,提升了位阶,说明军委对此的重视。进入二十一世纪,又是网络时代,作战方式肯定要有变化,不会再局限于放放空飘气球、大喇叭对着喊话。心理渗透、微妙洗脑、动摇意志、亲近拉拢……目的还是那个目的,手段、方式则是“软”多了。


突然,演练现场来了一群记者,又是采访,又是拍摄,一下子打乱了演练阵脚……如何面对媒体,这对军队来讲也应该放进军事演习中,92旅又领先一步,一线部队就是不一样。建议,以后无论什么演习,中外联合也好,自己搞的对抗演练、检验性演习等等,都应该请些地方媒体记者来做报道,演习中主官“答记者问”、接受采访,也应该作为一项科目考评。可以让地方记者放开来的采访、随便问,多带点“实战化”味道,至于最终报道内容可以由军队保卫部门把关,涉密内容可以去掉,记者也可以先政审,去年“跨越”演习,许多地方电视台、报刊、网上新闻网都有兴趣,都不用请,只要打开门就会蜂拥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