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法则

de_5510 收藏 0 450

现在,在总结过西方资本主义发展历史后,楼主我自不量力的推出一个‘草原法则’。

这种观点是受几百年来,资本主义,资本家,资本制度下的团体完全靠群体性掠食为生。每当其内部资源匮竭,或内部系统紊乱时,他们就开始掠夺。通俗的讲,他们俄了,要吃东西了,且独自无法捕猎,要集结群体,一同来参与捕猎。就像草原上的群居性的肉食者,狮子,豺狗等。除了此之外,还需明确,草原上不仅有掠食群体,还有被掠食者,一般为草食群体[没有侵略性的素食者]及弱势群体,在掠食群体中,还会有强势的头领,这在几百年中不但更换,最早是荷兰,后来英国法国德国,现在是美国。这就是一个草原法则的草原概貌,掠食群体,强势领头者,及被掠食者或群体。

要强调一点在这个法则中,掠食群体中,就像现实中的狮子一样,必然的会出现一个王,一个带领队员掠食的强者,这强者的出现是必然的,不固定的,不会因为一个曾经的头领的逝去,而空位,其逝去不过是另一个头领领导时代的开始,主义使然,制度使然,模式使然,几百年来未曾改变。

过去,有教科书说资本主义国家为了解决国内的经济危机,就会转移危机,比较著名的就是一战二战八国联军瓜分中国的例子。

饿了,就要吃东西,这无可厚非,孔子还讲,食色,性也。也就是吃饭不过是种本性,而资本主义下的资本家对外贸易扩张,不过是种本性,也同样无可厚非。

问题是,现在中国发展了,在走下一步之前,想问大家,中国是否要走他们同样的路,要么加入狮群掠食其他草食或弱小的个体,与其他国家瓜分来强大自己维持自己的生命还是要做一个被人掠食的草食者或弱者。在面对这样的问题时,我们似乎根本没有选择,因为在选择的同时,我们就承认了资本主义草原法则的合理性,并苟同之,且效仿之。

假如承认草原法则的合理性,我们想加入,还得看国际群体是否接纳你,愿意与你一同捕猎一同分享,这就不是中国能选择的了的了,是中国被选择,是否能加入的问题。

今后,中国是必要面对这一问题。即便现在还依然是被掠食的对象,有西方人说:中国应当负起大国的责任。这话的话义到底是个圈套,陷中国与不义,还是一种参加掠食群体的真诚的邀请还有待考量。

现在的国际模式是没有改变的,被掠食者,掠食群体,领导者。即便今天的小国,他们虽弱小,但等将来成了气候,只要这百年来的诅咒没有改变,历史的车轮会一遍又一遍的压过同一个坑。

回过头来,看看我们自己,我们应该怎样选择?将来会走出怎样的路?能否打破这一模式?当我们选择与其西方同样的发展模式时,难怪他们会担心,中国会像他们那样掠夺而后称霸。


下面,附一段资料,民主共和包装的资本主义的真正起始点,荷兰,一个巴掌大的国家是怎样在400年前称霸全球的。曾几何时,我还真被精英互有晕了,真以为民主共和源于希腊,英国,法国。其实,真正的开始是荷兰,就像我托邦,一次纯资本主义民主共和的试验,但随着威廉的臣服,我个人认为在一定意义上是失败了。民主共和,自由贸易,好的理想却委屈与现实的武力强权的保护,商船上不得不装上打炮是对温情的和平主义的最幽默的讽刺。





大国崛起2_在线视频观看_土豆网视频 科教 荷兰 记录 探索 葡萄牙 [自己在百度搜吧 好像不让连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