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对田中说:“对侵略者不难能可贵惩罚,就有发生连锁反应的危险。”


2月10日的香港〈远东经济评论〉载文〈集结兵力准备在边境上打一仗〉:“中国在边境一带集结了16万军队、 700架飞机和大量装甲车辆、大炮,上星期有充分证据表明,北京很可能把它‘教训一下越南’的扬言变成行动。河内也表明它认真对待这种局势,迅速在边境防御网中增加了一个新导弹发射场院,并把一些米格——21飞机从南方帛调到北方。”“北京领导人现在将在下最后的动手干的命令之前,先听听邓对全球形势的估计以及世界各国对中国打击越南的可能反应。西方情报机关人士说,中国人是认真的,他们花了那么大力量不仅仅是要吓唬越南,他们会付诸行动的,不管在我们看来这是多么的不合理!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陈楚分别约见瓦尔德海姆和安理会本月主席阿卜杜拉.比沙拉,面交新华社奉中国政府之命发布的声明。


越南晚了一步。越南驻联合国代表何文楼紧急约见瓦尔德海姆时,电文还在翻译中。何坚持要在瓦的总部办公室会见,以使瓦能立即着手何期望他做的事。下午 5日 45分,何文楼提交了越外长阮维桢致瓦尔德海姆的信件。信称:“秘书长先生,我荣幸地向您通告:1979年2月17日,好几个中国步兵师、坦克师、炮兵师,在空军的掩护下,对越中边境整个全线发起了大举进攻。它们已占领了一些越南边界哨所和许多村庄,这些村庄在高平省的长定、禄平、河广县,黄连山省的孟姜、巴沙县,莱州省的风土县,以及广宁省的平辽县。不要特别指出的是,中国军队袭击了老街省府,并占领了位于越南领土境内十公里的东登和孟姜这两个人口聚集的城市。”


但也没厚道到将每一拳都通知对手的程度。既不逢“五”,也并非节假日。为什么选在2月17日凌晨,可以考证成一本书,也可以不置一词。当火箭炮群铺天盖地的桔红色弹道作茧自缚第一乍曙光照高黑色的星期六之晨,当加农炮、榴弹炮、迫击炮宣汇的万千吨豪情在宽正面大纵深的广大地区内植遍火红的森林,当坦克群轰轰的奏鸣碾平障碍和雷场,当一支支摩托化部队沿着陌生的红土路向预定作战方向快速挺进,当手执冲锋枪手榴弹火焰喷射器的侦察分队将被窝里的越南士兵大声吼醒并使其再度入眠以致永恒,真正的这事家应该承认这是一个奇迹,战争史应该为中国军队在战役战术上达成突然性这一点颁发合格证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