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兰州3.09枪击案现场处置的一些思考

3月9日下午4时50分——


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到渭源路派出所汇报,当日下午4时40分,家住南滨河东路198号201室的刘某到该所报案,称3月8日下午4时,其丈夫付晓霖(男,汉族,现年39岁,张苏滩蔬菜市场商贩,吸毒人员,陕西口音身高1.70米)怀疑刘有外遇,两人在住处发生争执后,付从卧室取出一把枪,并击发一枚子弹,但未击中刘。刘趁机离开住处报警,现付仍在住处。

(自此第一个致命的错误华丽的出现了,也正是这一看似微小实则极其关键的错误导致了后期处置的时候在方案的制定上出现了无法挽回的错误。当时刘某的报警的第一出警单位是渭源路派出所,派出所在接报后感到事态严重向指挥中心汇报,指挥中心接报的人员在接到汇报后,因为涉枪立即向特警支队发出指令要求特警支队出警,此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具体情况不了解只能做一猜测。在发出的指令上对案情的通报出现问题。或许是不详细或者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总之特警支队出警明显没有按照处置持枪案件的预案进行出动。甚至连必要的破拆工具都没有携带,而且处警人员明显不足。同样前期接报的其他单位也明显没有做好准备。参加抓捕的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什么状况。情报的缺失危害就此展现。)

接报后,指挥中心迅速指令相关单位赶赴现场处置。城关分局局长张江武、副局长陶云山、李勇宝率分局特警大队及刑警大队技侦民警相继赶到现场,开展先期核查、警戒工作。

随后,省公安厅副厅长、市公安局局长王幸,省公安厅副厅长李宗峰、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总队长胡义、市公安局副局长黄大功、周宏,刑侦支队支队黄晓平带领刑警大队、特警大队警力先后赶赴现场指导抓捕工作。

警方部署对付晓霖的抓捕行动,由付晓霖的哥哥付某某敲开房门,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实施抓捕。不料,房门刚打开,付晓霖持枪负隅顽抗,兰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民警、二级警督大队民警窦勇在此过程中遭枪击致颈部受伤,送省人民医院抢救无效后牺牲。

(这是妓者的报道,事实上基于第一个致命错误导致现场人员对案件性质的判断发生严重的误判。不能不说这是个悲剧。此时第二个错误出现了,到场的警察没有开展必要的侦查及对相关案情进行深入的了解。紧接着第三个错误出现了,但这个错误确实当时在场的民警无法解决的,那就是现场处置的人员来自不同单位,有市局刑警队、分局刑警队、派出所,市局特警队、分局特警队等等。再看看在现场的领导吧省厅、市局、分局还有各参战单位的......就不一一列举了。现场负责主要实施抓捕行动的特警支队民警实际上对案件已经无法做到控制了。同理各相关单位各自为政互不隶属。以特警为例实际上市局特警支队对各分局的特警大队根本没有关系,更不要说指挥了。特警尚且如此其他单位就别提了。第四个错误,呼之欲出那就是现场各单位联络不畅,情报信息没有共享。没有统一指挥缺乏有效协调。这也就直接导致枪击后在特警支队对正门控制后,付晓霖由后窗逃跑,居然未被发现。在枪击案发生后特警支队特战大队才接到通知整建制出动。到达现场后其实已经错失战机了。再说说出警的民警个人的错误,对案件性质没有明确认识,尤其窦勇、及其他几名特警支队抓捕手放松了警惕。毕竟窦勇、及参与抓捕的队员都处置过很多类似案件。尤其2000年、2006年抓捕持枪抢劫嫌疑人中情况要比本案的情况更加危险。嫌疑人都有军人背景,而且已经开枪杀过人。尤其2000年的那次嫌疑人已经在哈尔滨杀害两名民警了。反观本案可以说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征兆。自此,一连串的错误最终酿成悲剧。)

窦哥安息吧,特警队的弟兄们已经把杀害你的凶手击毙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