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三个字感到恐惧的人,基本上都不知道基因是什么东东,也不明白基因在生命中所起的作用。如果告诉他自身就是个转基因的产物,岂不是要被自已吓死。世间生命都是由各种分子物质组成的,但是却形态各异丰富多彩,这便是由不同的基因信息来决定的。地球生命从单细胞到现在的生物圈,其不断的进化过程,就是个基因的不断转变过程。人类由猴子进化而来,人类就是个转基因猴子。


基因是一种生命信息,他控制着生物的生长状态,附属于活体生命。它只对活体生命起作用,生命终结了,基因就无效了。在食物链中,所以食物生前的基因信息都不会对进食者起任何作用,起作用的只有基因的产物——各种食物,比如人吃的鸡鸭鱼肉水果蔬菜,人类需要的是其中的营养物质,比如蛋白质、脂肪、纤维素、矿物质、维生素等。什么是营养物质?由人类基因决定,人体消化系统将其分解吸收,进行重组,将其转变为人体的一部分;人类的排泄物则成为植物的营养物质。人类因进食会造成营养过剩、营养不良、中毒生病,这是食物的化学特性所起的作用,并非其生物特性。比如人吃河豚鱼中毒,那是河豚毒素对人体的化学伤害,河豚基因只是在鱼体内合成这些毒素,如果人工合成相同分子式的毒素,则作用一样。还有味精,就是氨基酸的一种,和生物合成的氨基酸是一样的。


什么是有害基因?一种是损害人类利益的基因,比如令河豚产生毒素的基因,它对河豚无害,具有保护作用。人们为了自身利益,正在人工培养无毒的河豚鱼,其实这就是一种转基因的河豚鱼。还有一种是损害人类健康的基因变化,比如一些遗传基因病,还有癌症。癌症的诱发有很多因素,与食物相关的就是化学诱发,食品中含有致癌物质。不论这个致癌化学物质是由于人为污染,还是烹调方式产生,或者是食物本身含有,本质是一样的。


基因工程贯穿了人类的文明史。从古代开始,人类就开始了基因改造的工作,最初的手段就是筛选,被动地等待物种基因的变化,从中选择有用分支进行培养,这是漫长的过程,也是一项伟大的工程。由此我们有了各种的农作物,有了各种家畜。经历长期的分化,基本上与野生的原型有了很大的变化,甚至还有自然界没有的新物种,比如狗、金鱼。可以说没有人类,这两种生物不会存在。对于基因变化的筛选,在人类产生之前就存在了,那就是“进化”——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基因的转变是无序的、偶然的,导致生存能力弱化的转变就自然淘汰了,由此确立进化的方向“强者恒强”。所谓人类的基因遗传病,也是一种弱化生存能力的基因转变,因为人类文明的干预而没有被自然残酷淘汰。


杂交,是人类更加积极地制造基因变化,以供筛选。象袁隆平杂交水稻,就是基因转变而不同于原有水稻的转基因水稻。这是一项试验性工程,杂交的结果并不可控,淘汰更糟的,留下更好的,最终选出了优秀的奥巴马。更远物种间的人工杂交目前只有两个成功例子:骡和彪,不过他们都没有生育能力,属于典型的生存能力弱化。比杂交更激烈的,就是利用环境的剧烈变化刺激基因突变,以期造出新品种。比如太空育种,辐照育种,除却“生癌”牺牲的,一部分发生了转变被筛选出对人类有利的作为继续培养的方向。


转基因研究,相比于之前的转基因筛选,人类开始直接干预基因本身。人们不再被动地等待基因无序的转变,然后再从中筛选有用的品种。绘制基因图谱,研究基因排列与产生后果的对应关系,精确地切割插入基因片断,使得产生的结果更加可控,也更为安全。因为无序的基因突变可能会同时产生好和不好的结果于一身,比如产量高了,营养价值却下降了;抗病害能力强了,不良成份却增加了。你没有办法用筛选来分割同一品种。当然处于完善之中的转基因工程也可能会产生一些不良结果,但所有的不良结果都是通过其化学成份反映出来,他并不比杂交辐射所产生的结果更危险。


基因武器?把它和转基因食品联系起来,太可笑了。转基因技术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制造高产高营养的食品,也可以制造对人体有害的有毒食品。但是对人体有害的还是其化学成份,那相当于投毒,又何必费力于转基因呢?把河豚的产毒基因嫁接到牛肉中是可以产生剧毒的(如果转基因技术发展到这个程度),那直接把毒素注到牛肉中有什么两样?投毒可以针对所有的食品,而且其可能的多样性大大超过了目前转基因技术的能力。


这个世界上有基因武器吗?有的,那就是病毒。这是目前已知的进行基因注入方式感染和杀死其它生物的生物。除此之外,其它生物对人体只有物理伤害和化学伤害。老虎吃人首先是老虎的基因决定的老虎的体型不是猫,它有体力消灭人体,这是物理攻击,同子弹一样(动能攻击)。毒蛇对人发动的就是化学攻击,跟毒气是一类的。细菌发动的也是化学攻击,辐射对人体发动的是物理攻击,再加上诱发基因突变,跟太空育种似的,从理论上有可能产生个把超人,比如《绿巨人》、《哥斯拉》。最新的基因靶向抗癌药物也可以看作是基因武器的一种,它的目标是癌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