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镖生涯 正文 第五十四章:料理后事

铁血姑娘 收藏 2 8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size][/URL] 我来到后院,见卫东和另外两兄弟拿着毛巾在水房端水洗脸,兄弟们见到我跟我打招呼,我问人带来了没有?卫东说:“带来了,在屋里蹲着呢。” 我问:“一路还好吧?” 卫东说:“我们一去就找到了他住的地方,这小子正和两个住在一屋的同事吃饭,我们问他们三人谁是韩小磊,这小子随口就说韩小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我来到后院,见卫东和另外两兄弟拿着毛巾在水房端水洗脸,兄弟们见到我跟我打招呼,我问人带来了没有?卫东说:“带来了,在屋里蹲着呢。”

我问:“一路还好吧?”

卫东说:“我们一去就找到了他住的地方,这小子正和两个住在一屋的同事吃饭,我们问他们三人谁是韩小磊,这小子随口就说韩小磊不在,起身要帮我们出去找,我感觉不对劲,拿出手机打韩小磊电话,这小子的手机立马就响了,他想往外面跑,被兄弟们拦住了,当时屋里另外两人威胁我们说要报警,我就把秀娟去世的事情说给他们听,两人也觉得这小子做事没良心,我们说是秀娟的娘家人要把他带回去办丧事,他们也就不好再说什么。韩小磊当时死活不愿意走,被我们一顿狠揍,才老老实实跟我们回来。”

等卫东说完,我问他们吃晚饭了没有,他们说在回来的路上随便吃了点,我点了点头走进了练功房。

韩小磊正蹲在地上打蔫,见我进来连忙站起,跟我打招呼说:“森哥。”

我脑子里没有这号人的印象,估计是以前他来这里追秀娟的时候见过我。这小子个子不到一米七,精瘦精瘦的长得还挺帅,就是眉宇间闪现出的些许奸猾,让人看了极不舒服。小子掏出烟敬我,我摆手断然拒绝,用食指点着他说:“你小子做事不地道!”

韩小磊咧嘴想哭的样子,说:“我早就想来看她了,可我才找到一个工作走不开,没想到她就……”

说着,说着,韩小磊竟然挤出了几滴眼泪,我的火腾一下窜起,一脚把他踹出老远,指着他说:“你小子编,给我再编!”

我最讨厌男人靠着女人吃软饭,这小子不但不用心回报,反而在女人最需要他去理解关心的时候躲起来,竟然好意思在老婆自杀住院的时候还张嘴要钱,这连畜生都不如的东西,一点好脸色都不能给,他能这么狠心对待自己的老婆,世上还有什么样的缺德事他做不出来?

我本来进来的时候觉得,只要他诚心忏悔,把秀娟的后事处理好,让死者能够安息也就完了,并不想怎么样他。我不是警察,也不是老师,没有那份义务教育他今后该怎样做人,只要漂漂亮亮把事情了结了,今后爱怎么缺德就怎么缺德,与我们牵扯不到一起,管他屁事!可谁想这小子到了这里还想忽悠我,我的火气立马出来。

小子趴在地上装死,我厉喝一声:“站起来!”

小子怕打,装成疼痛的样子起不来,我随手抄起身边的一根狗链子就要抽,小子赶紧站起,哭着说:“森哥,我错了,别打我,我知道错了!”

我手里掂着链子,问他:“你打算怎么办?”

“明天我按照你们的安排,你们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韩小磊知道这时候不学乖不行,既然他明白了,我也就暂时不打算弄他,看他明天的表现。我就说:“看在死者的份上今天我不再打你,就看明天你怎么表演了!”

韩小磊听说不打他了,连忙说:“我明白,我明白,明天我一定听你们的。”

这时,卫东他们已经擦洗好了进来,我对卫东说:“看好他,明天一早再说。”

卫东说:“就让他夜里在这里好好反省反省吧。”

说着,卫东把两米多长的狗链子拾起来,一端连在窗框上锁好,韩小磊一看这架势,连忙说:“求你不要拴我,我不会跑的。”

“你罗嗦个啥?过来!”

韩小磊不想过去,另外一兄弟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怒喝道:“听到没有?你死人啊你!”

韩小磊求助地望了望我,我没有理他,卫东眉头一皱,说:“你是不是还磨叽?”

小子不敢反抗,只好很不情愿地让卫东把链子的一端绕在了小腿上,用了一把锁牢牢锁住,卫东重新检查了一遍,觉得还行,起身从墙角找来一个纸箱子,撕开了铺在地上,对韩小磊说:“今晚你就将就着睡窗下吧,想拉屎撒尿你说一声。”

然后,卫东从韩小磊的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放在了远处的椅子上,对他说:“先搁那儿了,明天自己别忘了拿。”

我瞧着卫东办事挺仔细,感觉很不错,可以慢慢地培养,也许用不了多久,他也能一个人独当一面了,我很希望兄弟们都是长脑子的人,那样的话许多事情就好办多了。

一切都挺妥当,我就没有多说什么,拍了拍卫东的肩膀,卫东咧嘴笑了笑。我走出来,从后门进入大厅,然后走楼梯向上一层一层巡查了一遍,在五楼遇见了冬子,他也在四处走走看看,见我过来就跟我一起朝上面走,巡查完了全部,一切看起来都是很和谐。

我们俩回到工作间,坐下来以后,我把明天一早建钢要去南方的事跟他说了,他一听居然外地人敢来我们这里暗算我,顿时气得不行,说:“这帮鸟人,抓住非扒了他们的皮!”

我说:“他们这次下手没有成功,估计这两天不会再来,知道我已提防着了,他们会等到想好了计策重新过来。我让建钢先去摸清他们的底,不等他们下手,我们就先弄了他们!这几天你也留心一点,注意一下有没有人来我们这里摸情况,一切小心为好。”

冬子答应了一声,我说:“我明天一早去帮着处理秀娟的后事,你就不要去了,留下来照应着这里。”

冬子说:“你放心吧森哥,我心里有数,这些天我会小心的,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待着。”

我站起来说:“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早点过来,我去霄姐那看看明天有什么安排。”

冬子说:“这个时候我还睡不着,在这坐一会儿,等下我去后院和兄弟们睡一起。”

我没再说什么,走出来,来到霄姐的屋子,门没有关,我听到滴滴的声音,知道霄姐正在和网友聊得开心,就一个箭步蹿过去盯着屏幕看,霄姐吓得嗷的一声,见是我,就使劲推我一边去,我还要伸头看,她连忙把显示屏给关了,难为情地对我耍脾气:“讨厌!进屋也不敲门,一点儿也不懂礼貌!”

屏幕虽然黑了,但是音箱里依然传出滴滴滴的声音,我就逗她:“赶紧回人家信息啊,不回信息多没礼貌!”

“要你管啊!你算我什么人?”

我说:“我是你弟弟啊,我不能看着姐姐背着姐夫泡帅哥,我就不提醒吧?”

“你烦人你!”霄姐的脸顿时红了,索性把整个电源全关了,滴滴滴的声音彻底消失,她坐在那里上牙咬着下嘴唇,翻着眼睛瞪我,我不理她,在她的对面沙发上坐下来。

霄姐瞪着眼看了我一分多钟,见我始终不理她,她就自己找台阶笑着问我:“这么晚了还来看我啊?”

“嘁!我看你干吗?有这工夫还不如去下面欣赏跳钢管舞的呢。”

“讨厌!你真烦人你!”

呵呵呵,我不能再刺激她了,就改口对她说:“韩小磊已经带回来了,明天一早就把秀娟的事情办了吧。”

霄姐说:“罗小玲认识殡仪馆的人,跟他们说了,只要手续办齐到那里就可以直接火化,要不了多久就完事了。”

我问她:“火化了以后找个地方直接把她埋葬了吧?”

“现在墓地那么贵,韩小磊愿意出这个钱吗?”

“就他?你把他卖了都拿不到那么多的钱!我想过了,不要把她葬在公墓,反正今后那小子逢年过节也不会去祭奠她,与其让她躺在公墓看着别人有人祭拜伤心,还不如给她找一个安静的地方,让她一个人永远得到安息的好。”

“哪儿有那么好的地方?”

“我想好了一个地方,环境很不错,没有外人打扰,而且还不要花钱买墓地,很适合埋葬在那里。”

霄姐听我这么说,觉得这样安排还可以,算是尽到我们的心意了,于是就跟璐璐联系了一下,让她组织一帮与秀娟生前要好的女孩,明天上午一起去火葬场给秀娟做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等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夜已经很深了,我跟霄姐说早点休息吧,霄姐故意撩我,让我陪她叙一夜话,否则她继续上网聊QQ。我就说你爱聊不聊,你不怕熬夜成了熊猫眼,影响你明天参加葬礼时的形象,你就使劲地熬吧。

她听我这么说,再次翻眼瞪我一下,跟我嚷:“你真讨厌!关心人的话都不会好好说。”

我没有理她,笑了笑走了出来,估计她等我走出来以后,还会继续聊一会儿然后再休息的,她是夜猫子习惯了,这个时间她还睡不着。

我回到工作间,冬子已经不在屋里了,我拿杯子接了一点儿纯净水喝,一杯还没有喝完我的手机嗡嗡地抖动,我按了接听键,就听电话里面建钢问我:“森哥,你在哪儿?”

“你小子还没有结束?”

“早结束了,以为你还在忙活就没有打扰你,谁知等了半天不见你那有动静,我出来去你屋里一看,你的衣服都不在了,估计你早走了吧?”

“我早回来了,你就留在那里睡一夜,早点起床别影响了明天的事。——那辆车你开着去南方吧。”

建钢答应了一声,我让他明天走的时候再打电话告诉我,他说好,问我还有什么事没有,我说暂时没有了,等明早你走的时候再说吧。

我挂了电话,坐了一会儿,想一想明天还有许多事情要忙,就下了楼打算回后院休息。

我走到院子里,几个值夜的兄弟正在路灯下打牌乘凉,练功房里开着日光灯,韩小磊在窗沿下面,蜷曲着身子趴在撕开的纸箱上睡着了,我没有打扰兄弟们玩,独自上到二楼睡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一个来电弄醒了,天已经大亮,太阳正从斜对面楼宇的夹缝中硬挤进了屋内,打在白瓷地板上的一柱光格外刺眼。此时约莫有七点钟左右了吧,墙头外面能够听到嘈杂的自行车的铃声,是早起上班的人们在匆忙间赶路。

是建钢的来电,建钢说他们三人已经准备出发了,问我还有什么要交代的?我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就让他们路上小心点,到了那里做事多动动脑子不要让对方察觉了,即使查不出什么也一定要安全地回来。

接完建钢的电话,我还有点儿困,平常我很少这个点起床,但想起今天还有许多事,必须早起才能尽快做完,就咬着牙起床,洗脸刷牙以后精神才渐渐好起来。

我从楼上下来,卫东和兄弟们正在吃早餐,拴韩小磊的链子拿掉了,他一个人坐在一边吃着油条,我走过去对卫东说:“吃完饭带着韩小磊尽快去医院把手续办齐,等会儿有殡仪馆的车去医院拉秀娟的遗体,你们开着车跟着一起去殡仪馆,我随后安排好其它事情就直接过去,有什么事情再打我手机。”

卫东点了点头,把手里吃的包子快速塞进嘴里吃完,催促着兄弟们也快点吃,他过去把车开过来。冬子听见我说话,睡眼朦胧走出来问我有什么事没有,我向他摆摆手,说:“你再睡一会儿吧,这里没你什么事。”

冬子答应了一声又进屋睡去了,我交代完卫东,走远了几步打电话问霄姐起床了没有?霄姐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说她已经起床了,我就说:“你就闭着眼睛瞎说,起来了还这么迷糊?”

她笑着说:“我正准备起床呢,你的电话就打来了。”

我问她夜里又聊QQ到几点钟才睡的,她不承认,我也不再问她,跟她说一声我去吃早餐了,有事再打我电话,她立马说让我给她带一点上去,省得她再下来买耽误了时间。

我吃好早餐又给霄姐带了一份送到她的屋里,她打扮好了,抱着电话在跟罗小玲说事情,罗小玲说正在去殡仪馆的路上,她已经联系好了,等会殡仪馆就派车去医院,把遗体拉回去以后,稍微化下妆就可以做遗体告别仪式,等仪式完了以后直接送进去火化,一上午估计能全部结束。

霄姐挂了电话抬头看了看我,我也看了看她的脸,还好,没有出现熊猫眼,我指着早点让她快吃,她说:“那么着急干吗?去殡仪馆还早着呢,医院办手续没有那么快。”

我想了想也是,该办的事情他们都在办着,我们暂时没有什么要忙的,只等遗体到了殡仪馆开始化妆了我们再过去不迟。

霄姐又给璐璐她们几个女孩子打了电话,等她忙完也差不多到了时间,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来,来到后院,有几个女孩子要跟我们一起过去,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等得无聊正和兄弟们嬉闹,见我和霄姐走过来都老实了许多。我把商务车开过来,霄姐坐在副驾驶座上,其她女孩子在后面挤一挤刚好坐下,等她们全坐好了以后我发动了车子。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