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戈铁马的分道扬镳——简述骑兵战术的变化

雪鸮 收藏 24 4441
导读:金戈铁马的分道扬镳——简述骑兵战术的变化 在崇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冷兵器时代,国家军队的组成成分,就陆上力量而言(也就是陆军),一般分为步兵与骑兵(战车由于自身笨重的原因随着历史的变迁已经不再适合当时战争的需要故而只在冷兵器战争时代起着前阶段的作用)。就步兵而言,大体上可以从阵法的运用上去着手,今天在这里我们不讨论步兵,主要讲述一下骑兵在战争历史上的演变,及其战术的运用。 比起步兵来说,在马背上挥舞马刀的骑兵显得更为英俊潇洒,相对于步兵“身高”上的优势,使得骑兵对步兵进攻时除带有一定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戈铁马的分道扬镳——简述骑兵战术的变化



在崇尚“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冷兵器时代,国家军队的组成成分,就陆上力量而言(也就是陆军),一般分为步兵与骑兵(战车由于自身笨重的原因随着历史的变迁已经不再适合当时战争的需要故而只在冷兵器战争时代起着前阶段的作用)。就步兵而言,大体上可以从阵法的运用上去着手,今天在这里我们不讨论步兵,主要讲述一下骑兵在战争历史上的演变,及其战术的运用。


比起步兵来说,在马背上挥舞马刀的骑兵显得更为英俊潇洒,相对于步兵“身高”上的优势,使得骑兵对步兵进攻时除带有一定的“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心里优势以外还有居高临下的高度优势。因此可以说骑兵是对付一般步兵(不包括正面很难突破的组成防御阵型的长矛兵)的极好法宝,正因为如此,所以在中国历史上中原国家军队被北方少数民族击败有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中原王朝多是步兵而北方民族多是骑兵。不管在国内,在西方也大体如此,被西方人视为‘上帝之鞭’的“阿提拉”就是一例。


通过这一点我们基本上可以知道了,骑兵的诞生应该归功于游牧民族,正因为游牧民族生活在马背上,随时迁徙。他们养马,用马,懂马,爱马,把骏马当做自己的宝贝一样珍视。马匹在他们的手中驾驭自如,他们就好像与生俱来和马匹一体的一样。这样从小的马上生活使得游牧民族的马背上的功夫如火纯青,自然而然组成的由骑兵为主的武装整体,在马背上就要比那些不是生活在马背上的民族的军队驾驭起战马来要纯熟的多。其次,骑兵在战斗的时候除了马背上的骑士外,马匹本身也需要被计算进去,这么一来在质量上,骑兵就要比步兵大得多,故而在正面遭遇时步兵很少能够挡住骑兵的冲击,由此可见,步兵为主的军队屡次被骑兵为主的军队击败也就不足为怪了。


骑兵作为一个军队的兵种结构存在于武装部队中已经相当古老了,大体上骑兵可以分为轻、重两种不同的种类。前者多存在于以中国为主的东方军队中而后者则多为西方军队的核心力量。轻骑兵灵活,重骑兵冲击力强,很难说清究竟那一个优势更为明显,两者各有有点吧。不过轻骑兵多在东方而重骑兵则多在西方,这与双方的思维理念不无直接关系。从古希腊、马其顿长枪方阵到古罗马军团,西方军事崇尚的是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不讲究花哨的技战术配合,崇尚在正面中一对一重创、击垮敌军。因此西方军队单兵防御一般较强,个人格斗技术不错,发展至中世纪时期的骑兵军团,则早就了军队中披挂加固钢板甲,配备杀伤力巨大的武器的重甲武士,加上西方的马匹为东方没有的重型马,因而造就了重甲骑兵(简称重骑兵)这一兵种的存在。“气势如虹,扬尘滚滚”的正面排成行列的重骑兵的对敌冲击所带来的震撼是无与伦比的,他给与敌军所带来的心理上或物理上的冲击丝毫不亚于当今世界装甲兵团的集群冲击。而欧洲骑士的长期训练而给他们带来的优秀战斗素养加上杀伤力大的长剑等武器使得这些重甲骑士的格斗能力是其他所占对象所望其项背的。


而东方民族自古以来多以轻骑兵为主,除了东方的军事文化较为细腻自然,热衷‘正合,奇胜’的创造发挥外,缺少重型马匹也是限制东方重骑兵发展的瓶颈。


除此以外,我个人为,东、西双方战场的规模也是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之一。西方多的是领主,战争规模通常较小,战场的战线也较短,因此由领主供养的一批训练有素的骑士就自然而然成了军队的主体。举例来说,1214年布汾战争,在这样大的战役中仅仅只有2名法军骑士与169名联军骑士被杀,这样的伤亡比例是我们很难理解的,不过由此我们却可以清楚地理解一点,东方战场以中国为例,战争规模通常较大,伤亡动辄尸横遍野,这样大的损失对于拥有重骑兵的一方而言无异于赔本,加上东方战争战线较长,重骑兵根本就不适合东方的战争形势与战场环境,加上中国的弩是当时世界上杀伤力较大的远射兵器,在弩的面前,重骑兵的铠甲根本就是形同虚设,既然防了和没防一样那还不如摘下沉重的盔甲。而西方由于罗马教廷的原因(弩被教廷判为一种邪恶的兵器,禁止在战争中使用),因而重骑兵的重型防护甲能够大放异彩(除了英国的威尔士长弓手将这一神话打破)。


不过,无论如何,骑兵作为一个独立的兵种存在于冷兵器时代的军队中(甚至延续到了二战时期的作战部队),在战场上发挥着它所独有的神奇与魔力。由此针对于骑兵的战术就同时应运而生。骑兵可以分为轻、重两种,他们同样拥有各自独特的战术法则,这就是轻、重骑兵战术。

早期的时候,骑兵的作用一般被用来巡逻,侦查。早期的欧洲骑兵装备的武器也多是投枪等远程装备,马匹不过是用来投掷出去的一个平台。不过这个时候的骑兵已经显现出它所独特的优势来了——速度快,轻便迅捷。而这正是骑兵所需要的。速度极快——使骑兵拥有步兵所没有的高速冲击力,这正是重骑兵在冲击时给敌人最大的威慑。轻便迅捷——使骑兵在拥有与战车一样的速度时同时拥有的灵活度。高速加轻便所能达到的境界就是机动性,而轻骑兵所追求的就是在战场上无拘无束的机动能力。秦始皇宁可背上千古骂名也要修万里长城,就是因为当时的匈奴骑兵部队任意出击,随便攻击秦帝国的每一处地方,叫人防不胜防而且还能迅速全身而退,让秦军想打也打不找。不过这还不能被认为是野战时骑兵机动能力的体现。汉匈战争培养了不少的善于骑兵的良将,骠骑大将军霍去病就是其中较为出色的一个。汉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率领数万精锐轻骑兵自灵武(今宁夏银川北)渡河,先是翻越贺兰山,而后又“涉钩箸、济居延”既是穿过浚稽山沙地(今巴丹吉林大沙漠),绕居延海(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北)而转向南,沿弱水行军,通过小月氏地区(今甘肃酒泉一带),再由西北转向东南,深入2000余里,进至祁连山与合黎山之间的黑河(今弱水上游)流域,独自行军作战的霍去病指挥部队深入敌境,长途奔袭,通过这条至今仍旧未能修上公路的道路实施了难度极大地战略迂回,从匈奴的侧后突然发动袭击,从而达成了战略上的突然性。这样的突然性是任何对手难以防范的,就连以轻骑立国的匈奴也不例外。还有,唐朝时李靖率军夜袭定襄,大破突厥,而后又在海拔3000米高的青藏高原复制了霍去病的河西之战,攻灭吐古浑,这些都说明了轻骑兵的运用贵在机动,因为军队排完战阵后,最薄弱的位置无疑是两翼与后背,而轻骑兵常常被用来从这些薄弱位置下手从而保证整个战役的胜利。由此可见,在当时轻骑兵的作用更多类似于现代战争中利用特种部队或空降部队在敌后实施的特种作战。


反观重骑兵,其实重骑兵的战术与轻骑兵相比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这一点多少和西方军事文化注重实效有关,加上西方重骑兵单兵格斗功夫一流,钢板甲防护能力极强,使得他们通常可以选择排列成整齐的方阵,由于一个人的力量有限,把几个人的力量组织起来就可以团聚成较强大的力量,由此组成的重骑兵集团在对敌人攻击时大多选择正面集团冲锋,待撕开敌人防线之后再发挥他们优秀的近战格斗功夫。蒙吉萨战役中,鲍德温四世率600名十字军重骑兵与撒拉丁的3万骑兵遭遇,鲍德温四世率军向阿拉伯人发起主动冲击,在战斗中重骑兵的近战格斗技巧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先后有2万余人的阿拉伯马木留克骑兵被杀,近乎全歼。


说到这里,就不免引出一个话题——轻重骑兵对决孰强。事实上这一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理论上轻骑兵根本就不是有超强防护的重骑兵的对手,不过在历史上,重骑兵在轻骑兵这里丝毫没有讨到任何便宜,而且还有不少战役中重骑兵被轻骑兵全歼。这一历史事件的缔造者就是当时名震天下的蒙古西征大军。


那是在蒙古远征军第二次西征时。1241年,拔都率大军进至匈牙利平原,匈牙利国王率军10余万妄图与蒙古军决战,因为一旦双方互相对冲,那么蒙古远征军的轻骑兵无论如何也不是匈牙利重骑兵的对手。不过事实却没有给重骑兵发挥威力的机会,当匈牙利重骑兵集团准备发起冲击时,蒙古骑兵迅速散开,且战且退,不断通过回射来骚扰匈牙利军,直至将其诱至绍约河畔而后翻身反攻与匈牙利重骑兵激烈作战,正当匈牙利人一步步压制蒙古军时,重骑兵集团的背后遭到袭击,蒙古军大将速不台率军早就绕至匈牙利军队身后,在前后夹击下,匈牙利军大败,在逃跑途中,没跑两步蒙古骑兵便从两翼包抄上去将匈牙利军压制在包围圈中间,密集的箭雨过后,重骑兵骑士一个个坠马被赶上的蒙古骑兵用马刀和长矛一一结果。整个战役下来,匈牙利十余万大军仅仅一万人生还。


还是在1241年,拔都率军进入波兰,准备多时的亨利国王率波兰军队迅速出击,波兰重骑兵排成战阵一路平推向蒙古军压来,蒙古军还是像之前对付匈牙利人的那样分散回避,围着波兰骑兵不停地放箭就是不靠近,让重骑兵的长矛,双手剑毫无用武之地。蒙古人的复合弓拉力比英国长弓大得多,达到80公斤,用这样的弓发射出去的箭带有极其优秀的穿甲能力,。因此波兰重骑兵的伤亡不断增加。当波兰骑兵重整队形再度向蒙古军队冲去时,轻骑兵逐渐迂回至波兰重骑兵身后并飞快放箭,而装备重型复合弓的阻击骑兵编队则在正面不断发射重箭。这样的场面无疑是在围猎,最终波兰联军的诸位贵族指挥官全体阵亡,所有参战的圣殿骑士团重骑兵全部阵亡。这就是蒙古骑兵给西方带去的恐惧,由于在他们面前西方的重骑兵无丝毫用武之地,因而双方的伤亡比例是冷兵器时代最为悬殊的。


不过蒙古轻骑兵并不是没有吃过败仗。1253年,艾因贾姆战役,蒙古军将领怯的不花率军2万与5万埃及马木留克骑兵殊死搏杀,最终蒙古军全军覆没。其实这场战役并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战术运用,蒙古军最终失败完全是因为主将怯的不花抛弃了轻骑兵的长处。马木留克骑兵从小接受严格训练,近战格斗功夫十分了得。正因为在战斗的关键时刻蒙古骑兵被拖入近距离混战中因而才会被击败。


通过以上事实,我们基本可以清楚地认识到轻、重骑兵两者各自的优势所在,双方各自拥有独立的优势,而这一优势便是对方的薄弱环节,所以,针对各自优点从而“量身定做”的运用战术法则便是克制对方的神秘法宝。也正以为如此,当人们带着相互抵消各自弱点的思维而将轻、重骑兵合二为一时就产生了对近现代战争极为重要的武器——坦克,而坦克的出现也同时预示着,骑兵作为一个影响了世界战争上千年的古老兵种已经不再需要了。


骑兵作为一个独立的兵种已经从各大国陆军野战部队中淡出了,但是千年以来人类通过在马背上挥舞着马刀所得出的战略战术却将一代代影响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