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群 卷贰 斯威士兰 039 香港(拾伍)

xxyy492 收藏 1 17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size][/URL] 邓诗阳天生对这种口号式的说辞不感冒,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接着轻轻“嗯”了一声。基思的反应和他差不多。 两人的反应令哈罗比觉有点尴尬,他马上转移话题,说:“在准备期间,你们需要一个据点,确保和外界的联系。” 基思回答道:“这个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大多数物资都会在南非购买,我认为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邓诗阳天生对这种口号式的说辞不感冒,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接着无可无不可“嗯”了一声。基思的反应和他差不多。

哈罗比觉得有点尴尬,马上转移话题,道:“在准备期间,你们需要一个据点,确保和外界的联系。”

基思回答道:“这个我已经想好了。既然大多数物资都会在南非购买,我认为把据点设在那里会比较方便。至于详细地点,杜普里会有办法。”

“你们选定落脚地后,找家银行开设账户,然后把账号和户名发电子邮件通知我。”哈罗比顿了顿,接着说:“进入准备阶段后,我们不会再见面,只通过电话和邮件保持联络。”

基思和邓诗阳点了点头。

哈罗比站起身走进卧房,没过多久拿着两本勃艮第红封面的欧盟护照走出来。他来到茶几旁,把护照分别放到两人身前的桌面上,说:“这是你们的新身份。”

邓诗阳拿起封面印有狮子盾牌国徽的比利时护照,仔细地端详起来。那是本略显残旧的标准护照,为了令看起来更加逼真,上面还弄了几道细微的褶痕,细心看的话还能发现几滴不知道是被茶还是咖啡染上去的水迹。

护照由比利时驻伦敦大使馆签发,持有人名叫“乔什·博克曼·戴利克”,今年二十七岁,居住地是汉弥尔顿。虽然签发日期是二〇〇四年七月二十一日,但持有人签名那一栏依然是空白的。

邓诗阳把护照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接着用手抓着晃了晃,皱起眉头说:“这家伙的名字像个有德国血统的弗莱芒人,但法语、德语和荷兰语我可一样不会说。另外,他长得和我一点都不像。”

哈罗比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回答道:“出入境检查的重点是行李和证件,对人主要看身高和眼睛颜色,或者比对签名。而且这护照没有生物特征芯片,五年前的照片和本人一模一样反而惹人怀疑。”

邓诗阳没再说话,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哈罗比没说清楚,但他已经大概猜出两本护照的来历。

这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比利时的护照管理一直存在很大漏洞。有消息指,自一九九○年起,该国在不到二十年间失窃的“空白”护照就达到一万九千本。而这只是官方公布的数字而已。

事实上,这些护照是被腐败的比利时公务员拿到黑市卖掉了。根据美英情报机构的统计资料,其中驻斯特拉斯堡总领事馆最少卖出过四十五本,而驻海牙大使馆则卖出了超过二十本。二〇〇一年刺杀“北方联盟”领袖艾哈迈德·马苏德的两名摩洛哥杀手,使用的护照就属于后者。

和邓诗阳不同,基思翻开护照看了一眼就皱起眉头。他盯着哈罗比,用带怒气的声音说:“这名字真是个烂笑话!哪个白痴想出来的?”

哈罗比露出恶作剧般的表情,得意地说:“我觉得和你挺配的嘛。”

邓诗阳好奇地瞟了一眼,护照持有人的名字是“查尔斯·阿尔弗里·托特·香农”。他禁不住笑了出来,附和道:“我觉得这个名字很不错呀。难道你不喜欢吗?猫儿——”说到最后还故意拖长了声音。

“哈哈哈——”哈罗比大声笑了起来。

基思瞪了他一眼,恼怒地说:“你干嘛不改行去写小说?”

“多谢你的提议!这件工作成功后,我会考虑的。”哈罗比皮笑肉不笑地回答,令他感到很没趣。

等气氛缓和后,哈罗比看了手腕上的手表一眼,说:“我会为你们订明晚的机票。从现在开始还有一天半时间,我建议你们抓紧时间作准备。如果有什么人需要联络的话,我很乐意代劳。”

基思想了想后说:“那请你联络杜普里,让他明天中午前给我电话……”他说到一半时似乎想到什么,转头用询问的眼神看了邓诗阳一眼,补充道:“……他离开玻利维亚后没再接过工作,一直呆在德班。”

邓诗阳点了点头,平静地回答道:“这种事你决定就好。”

“谢谢。”基思道了谢,接着对哈罗比说:“到达南非后,我们会在住所附近的邮局租一个存局待领信箱,再申请几台手机,然后把通讯地址和电话号码发电子邮件通知你。你觉得这样安排可以么?”

“很周到。”哈罗比点了点,然后问:“还有其它吗?”

“如果没有特别情况,固定通话时间是每天晚上八点,我们会通过电话向你报告最新进展。”

“好的。”哈罗比再次点了点头。

当邓诗阳回到房间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他打电话简单地解决了午饭,然后找了几张空白的便签纸,反复在上面练习“乔什·戴利克”这个签名,直到熟练后才在护照的签名处写上名字。

他满意地拿起护照看了一会儿才收起来,接着把用过的便签搓成一团放在烟灰缸点火烧掉,再把纸灰倒进马桶冲走,然后慢条斯理地收拾行李。

其实除了在拟定计划时参与比较多外,其它工作多数由基思这个副手包办,相比之下邓诗阳这个主管反而显得比较轻松。但他知道自己在策划和组织方面的能力不足,所以也乐得当个甩手掌柜。

晚上十点,他再次拨通了汤玛斯公司的电话。

接听电话那名探员显得很殷勤,几句公式化的客套后,他开始报告最新的调查结果:“那七名掮客入主‘迪里曼控股’后,委托了一家名叫‘博马克投资’的信托公司全权管理名下股份。我们调查过,这家公司的注册地点在马恩岛,登记的法人代表名叫马丁·索普。您需要对这家公司进行背景调查吗?”

邓诗阳思考了大约半分钟,然后回答:“我不想在这些空壳公司上面浪费时间和钱了,我决定终止调查。”

对方显然没料他会作出这种决定,沉默了一回儿才回答:“如您所愿。关于调查费用,我会把账单发送到您的邮箱,请注意查收。”

挂上电话,他走到办工桌旁坐下,用笔记本电脑登陆上电子邮箱。当看到账单上的金额时,他的心脏“咯噔”地跳了一下。回想起自己冒着被IED炸上天的风险,在伊拉克呆那一年赚到的收入,他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见鬼,这简直是敲诈。”

他倚在靠背上,环视了装饰豪华但不失高雅的套房一遍,然后长长地吁了口气。

邓诗阳付了账,把一笔相当于在伊拉克半年收入的调查费用汇进汤玛斯公司的帐户。然后登陆网上银行,把所有可用资金集中在一个账户。

第二天早上,他离开酒店,坐出租车到康乐路的交易广场一期,乘电梯到四十八楼的“招商证券”。他在那里呆了半个小时,开设了一个个人投资账户,然后把名下的资金全部汇进去。

前两次工作的酬劳和刚拿到的预付款,加上这几年攒下来的积蓄,现在他手头上的资金共有二十三万美元,兑换成港币的话是一百八十八万,按照“瑞源国际”目前股价三角八分计算,这笔钱大约可以买入四百九十万股,相当于总股本的百分之三点五。

如果一次买入大量股票,必然会造成股价波动,导致散户囤积居奇。考虑到这点,他特别嘱咐经纪,以八个星期为限,分批买入这些股票。

办完事已经到了中午。他在附近的餐厅吃过午饭,然后找了家发廊,把头发染成栗色,再烫得微卷。回酒店前他特意到中环附近转了一圈,在花旗银行买了五张一百美元的旅行支票。

回到酒店时,那个刻板又木纳的白领已经消失无踪,摇身一变成了个帅气而且阳光的比利时游客。习惯了他上一个扮相的基思看后连连点头,还半是打趣地问他有没有兴趣到“秘密情报局”找份工作。

当晚,邓诗阳和基思换上新身份,坐上国泰航空CX749号班机飞往约翰内斯堡。

-----------------------------------分隔线-----------------------------------

注释:

卡洛·阿尔弗雷德·汤玛斯·香农(Carlo Alfred Thomas Shannon):小说《战争猛犬》(The Dogs of War)的主角,因为名字的头一个字母是“CAT”,所以外号叫“猫儿”。

秘密情报局(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简称:SIS):英国对外的情报机构,别名“军情六处”(MI6)。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