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父亲的故事(一)

qjwyw 收藏 8 1020
导读:[size=16]谨以此书献给伟大的父母亲 人 生 往 事 回 忆 录 童年往事 少年情怀 工作经历 生活随笔 昨日翻箱倒柜,偶尔发现过去所写的一篇自传体的回忆录。童年的记忆一下子回到现在,如今在让我写出来恐怕记不明白,尘封了的岁月,早已面目皆非,不如年轻时清晰。所以我把原文抄下来,一这是闲来无事,找点事情干干,练练笔,而来对后辈也算有个交待。 第一章 我的童年 第一节 我的母亲 回忆是一种幸福,但也是一种痛苦,特别是在童年时期那晓有趣味的轶事,会久久的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谨以此书献给伟大的父母亲


人 生 往 事 回 忆 录

童年往事 少年情怀

工作经历 生活随笔

昨日翻箱倒柜,偶尔发现过去所写的一篇自传体的回忆录。童年的记忆一下子回到现在,如今在让我写出来恐怕记不明白,尘封了的岁月,早已面目皆非,不如年轻时清晰。所以我把原文抄下来,一这是闲来无事,找点事情干干,练练笔,而来对后辈也算有个交待。

第一章 我的童年

第一节 我的母亲

回忆是一种幸福,但也是一种痛苦,特别是在童年时期那晓有趣味的轶事,会久久的萦绕在我的脑海之中,使你久久不能忘怀。虽然那天真烂漫的时代早已在岁月中流逝,可一旦回忆起来,如同平静的水面,丢下一块石头划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渐渐的扩大起来,又慢慢地平静消失……

说不清记事不记事,懵懵懂懂的我,知道的忘了,忘了的又想起来了,是自己的经历。还是听母亲讲过的,那天上、地上、沟里河里神呀、鬼呀,风雨雷电,总想问个明白,听个故事刨根问底,根本不看大人的脸色,为这个不少挨批,可只要一看母亲有笑脸,不管她有多忙,总要缠着她说故事,一个接一个,直到磕睡的不开眼,才算罢休。

母亲出身贫寒,是个受苦人家女儿,但母亲精明能干,胆识过人,记性也好她的故事很多,说起来头头是道,逻辑性强,如果不是家穷,上不起学,凭母亲的才智,也许是个不错的作家。她知道很多很多故事,什么王小卖瓜、王小砍柴啦,八百老虎闹东京,天上的,水里的,牛郎织女,河精水怪,还有许多民间故事,总之我们弟兄都喜欢听,并且都是在她的故事中学会如何做人,慢慢的成长起来。有时我想,我的妈妈比别人的都好,她脾气好从来不骂我们,打我们,不像有的一骂就上大街死鬼长,死鬼短的,每当这时妈妈总是小声这骂的多难听,说说不就行了,这骂会伤孩子心的。直到现在受母亲影响最深的大嫂,也从来不说像“死鬼”一类的脏话。妈妈离开我已经二十多年了,一次次的梦中相见,使我哭醒,是我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妈妈还活着,她太累了,只不过在休息。

穷苦家庭里的小孩,就像一棵小草一样,随着哭声来到这烦人的世界上,父母亲都都像爷爷奶奶那样老实巴交,同祖辈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太平岁月还好,如遇灾荒年或兵荒马乱的日子,就更难过活,一家人受着祖上留下的几亩薄田,难以糊口。大伯给人家地主当长工,父亲也在白沙姑姑家做帮工,三叔在洛阳当拉洋车的车夫,只有爷爷奶奶在家,母亲令着我们兄弟几个,又种田,又忙家里的衣物吃喝,主持家中的事物。在白沙做长活的父亲十八年后,直到一九四一年,日本打进中原,河南大地一片混乱,才回到家主持家中的活计,而我才生下不久,还是因为穷,孩子多,家人也顾不上我,爬着走是孩子们天生的本领,在我的大腿膝盖骨上、腿上有一块碗底大小的疤痕,就是从小落下的烧伤,大概是人长它也长的缘故吧,我想当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这么大。

说起那伤疤,还有一段故事,那是在我刚学会爬的时候发生的,过去的农村很少人用煤做饭,绝大多数人家都用庄稼杆子,在农闲时拾些柴火,嗮干用来做饭或者在冬天取暖,在火炭灰还没有熄灭时,烧块红薯或玉米棒子,那是很香很好吃的。奶奶和母亲这样做,所以我从小就不怕火,本能的扒火洞找红薯吃,于是红薯吃上没吃上不知道,反正火把裤子烧着了,大腿也烧伤了,哭叫声惊动了全家人,奶奶和母亲手足无措,还是父亲把一大盆洗锅水全倒在我身上,火扑灭了,母亲用剪刀剪开了裤腿……

等我长大了,母亲才用布满青筋的手告诉我这个伤疤的来历。至于当时的痛我全然不知,母亲说的细节,具体的像发生在昨天,妈妈记忆力很强,她能把每个孩子身上的印记都能熟记在心,每个孩子的生辰八字,生日准确无误的说出甚至邻居的孩子。我左臂的内侧有一个蚕豆大小的伤疤,在疤的一端,约一公分处有个X型的记号,很显然那是出自人为的结果,我问母亲是咋回事,没想到引起母亲的伤感,过了一会她才平静下来,说那是她划的。

旧中国的生产力非常落后,国产的东西先进的很少,而连年战火不断,水旱蝗汤,在河南大地上肆虐,而帝国主义列强的洋玩意占领了整个市场,市面上洋油、洋火、洋面、洋布、洋药等很多,而国产的则少之又少。比如青霉素针剂,消炎特效,现在到处都有,可在当时四十年代的中国农村根本就没有,到五十年也只有进口的,每支几万元(旧币),穷人哪能用的起,所以在孩子发现的了天花或麻疹、白喉之内的病症,大人都要吓酥了,只有靠单方或偏方实施救治。

那一年我们弟兄患了这可怕的天花,结果感染的不听大人的话,浑身上下都长泡泡,而我左臂的泡成了疮,全家人都很发愁,四弟后来落下来麻子,而我留下一个疤。当时全家不知如何是好,还是母亲有主意,就用瓷碗的碎片在疮的下部划了个X开了口,流出部分脓,也许是天不绝我,还是母亲的爱心召唤,从此消了肿,病也好了,母亲诉说着往事,诉说着她经历的酸甜苦辣,淡淡的就像是诉说别人,但我们都知道她拉扯我们兄弟是多么的不容易,她的母爱如同炙热的岩浆,在她的抚爱下,三冬三夏成娃娃的我,终于渡过了人生的两可之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