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尔曼-威廉-戈林 出生年份:1893年;军衔:帝国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5.4.23,最后职位:空军总司令;死亡时间:1945.10.15[自杀于纽伦堡]

瓦尔勒-冯-布伦堡 出生年份:1878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36.4.1;免职时间:1938.2.4,最后职位:战争部长及国防军最高统帅;

死亡时间:1946.3.13[病死于美军战俘营]

费多尔-冯-博克 出生年份:1880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2.7,最后职位: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东线];

死亡时间:1945.5.3[遇空袭身亡]

瓦尔特-冯-布劳希奇 出生年份:188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1.12,最后职位:陆军总司令;死亡时间:1948.10.18[病死于纽伦堡]

恩斯特-布施 出生年份:1885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3.2.1;最后职位:西北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45.7.17[病死于英国战俘营]

卡尔-邓尼茨 出生年份:1891年;军衔:海军元帅,授衔时间:1943.1.30;最后职位:德国总统,死亡时间:1980.10.24[病死于奥米莱自宅]

罗伯特-里特尔-冯-格莱姆 出生年份:1892年;军衔:空军元帅,授衔时间:1945.4.27;最后职位:空军总司令;死亡时间:1945.5.24[自杀于美国战俘营]

阿尔贝特-凯塞林 出生年份:1882年;军衔:空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最后职位:西线总司令;死亡时间:1960.7.16[病死于自宅]

埃瓦尔德-冯-克莱斯勒 出生年份:188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3.2.1;免职时间:1944.3最后职位:A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54.9[病死于苏联战俘营]

京特-冯-克卢格 出生年份:1882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4.8,最后职位:西线总司令;死亡时间:1944.8.19[自杀于专机中]

格奥尔格-冯-屈希勒尔 出生年份:188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2.6.30;最后职位: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东线]。

威廉-里特尔-冯-李布 出生年份:1876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2.1最后职位: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56.6.29[病死于自宅]




威廉-利斯特 出生年份:1880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2,最后职位:A集团军群总司令。

埃里希-冯-曼施坦因 出生年份:1887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2.6.30;免职时间:1944.3,最后职位: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73.6.11[病死于巴伐利亚]

埃哈德-米尔希 出生年份:1892年;军衔:空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最后职位:空军部副部长兼空军总监。

瓦尔特-莫德尔 出生年份:189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4.3.1;最后职位:B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45.4.21[自杀于杜伊斯堡]

弗里德里希-保卢斯 出生年份:1890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2.1.31;最后职位:

第6集团军司令;死亡时间:1957.2.1[病死于德累斯顿]

埃里希-雷德尔 出生年份:1876年;军衔:海军元帅,授衔时间:1939.4.1;免职时间:1943.1,最后职位:海军总司令;死亡时间:1960.11.5[病死于基尔自宅]

瓦尔特-冯-赖歇瑙 出生年份:1884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6.24;最后职位:南方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42.1.17[病死于柏林]

沃尔夫拉姆-冯-里希特霍芬 出生年份:1895年;军衔:空军元帅,授衔时间:1943.2.17;免职时间:1944.10.27;最后职位:第2航空队司令;死亡时间:1945.6.21[病死]

埃尔温-隆美尔 出生年份:189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2.6.22;免职时间:1944.7.13;最后职位:B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44.10.14[被迫自杀]

格尔德-冯-龙德施泰特 出生年份:1875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4.7.6;最后职位:西线总司令;死亡时间:1953.2.24[病死于尺力自宅]

费迪南德-舍内尔 出生年份:1892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5.4.5;最后职位:中央集团军群总司令。

胡戈-施佩勒 出生年份:1885年;军衔:空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4.9,最后职位:第3航空队司令;死亡时间:1953.4.2[病死于兰芝堡自宅]

马克西米利安-冯-魏克斯 出生年份:188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3.1.30;免职时间:1945.3.25;最后职位:F集团军群总司令;死亡时间:1945.9.27[病死于波昂]

埃尔温-冯-维茨勒本 出生年份:1881年;军衔:陆军元帅,授衔时间:1940.7.19;免职时间:1942.3;最后职位:西线总司令;死亡时间:1944.9.8[被绞死于普吕村湖]


附 录:

海因里希-希姆莱 出生年份:1900.10.7;军衔:党卫队全国领袖;授衔时间:1933;免职时间:1945.5.5;最后职位:党卫队全国总队长、内政部长兼警察总监;死亡时间:1945.5.23[自杀于布莱梅]。

恩斯特-罗姆 出生年份:1897年;军衔:冲锋队全国领袖;授衔时间:1920;最后职位:冲锋队参谋长;死亡时间:1934.7.1[被杀死于斯塔德尔海姆]


1939-1945年德国组建的武装党卫队师

1939年:“阿道夫-希特勒近卫师”第1装甲师,“帝国”第2装甲师,“骷髅”第3装甲师;第4警察装甲掷弹兵师。

1940/41年:“维金”第5装甲师;“北方”第6山地师。

1942年:“霍恩施陶芬”第9装甲师,“弗龙斯贝格”第10装甲师;“欧根亲王”第7山地师;“弗洛里安-盖尔”第8骑兵师。

1943年:“希特勒青年团”第12装甲师;“诺兰”第11装甲掷弹兵师,“党卫队领袖”第16装甲掷弹兵师,“格茨-冯-伯利欣根”第17装甲掷弹兵师;“月形刀”第13山地师;第14步兵师,第15步兵师。

1944年:“霍斯特-韦塞尔”第18装甲掷弹兵师;“斯坎德贝格”第21山地师,“卡玛”第23山地师,“喀斯特猎人”第24山地师;第19、20步兵师,“洪尧迪”第25步兵师;“马丽亚-特蕾西亚”第22骑兵师。

1945年:“尼德兰”第23装甲掷弹兵师,第31装甲掷弹兵师,“1月30日”第32装甲掷弹兵师,“尼伯龙根”第38装甲掷弹兵师;第26步兵师,“朗根马尔克”第27步兵师,“瓦龙尼亚”第28步兵师,第29步兵师,第30步兵师,“夏勒马涅”第33步兵师,第34步兵师第35警察步兵师,第36步兵师;第33骑兵师,“吕措”第37骑兵师。

1940—1944年德国生产坦克、飞机的数量

1940年生产坦克:3.7万吨;生产飞机:10,250架。1941年生产坦克:8.3万吨;生产飞机:11,030架。

1942年生产坦克: 14万吨;生产飞机:14,700架。1943年生产坦克:36.9万吨;生产飞机:25,200架。

1944年生产坦克:62.2万吨;生产飞机:37,950架。总计生产坦克:125.1万吨;生产飞机:99,130架。


1939.9.1—1944.12.31德空军损失的飞机数量

1939. 9. 1—1940. 5. 9:损失飞机 937架,1940. 5.10—1940. 7. 1:损失飞机 1,239架,

1940. 7. 1—1941. 4. 1:损失飞机 4,085架,1941. 4. 1—1941. 6.28:损失飞机 2,160架,

1941. 6.29—1942. 6.30:损失飞机 8,529架,1942. 7. 1—1942.12.31:损失飞机 5,240架,

1943. 1. 1—1943.12.31:损失飞机17,495架,1944. 1. 1—1944. 5.30:损失飞机11,658架,

1944. 6. 1—1944.12.31:损失飞机20,622架;总计:损失飞机71,965架。


东、西方战局前6周德军人员损失情况

西方战局(1940.5.10—6.20):

死亡人数占0.38%,军官占4.7%;受伤人数占3.72%,军官占3%;失踪人数占0.56%,军官占2%。

东方战局(1941.11.20—12.31):

死亡人数占0.88%,军官占4.2%;受伤人数占2.56%,军官占3.1%;失踪人数占0.17%,军官占1.8%。

波兰战局:

军官死亡人数占4.6%;军官受伤人数占 1.9%;军官失踪人数占13.5%。


1940—1945年德国向英国的投弹数量[1944年后包括V型武器]

1940年36,800吨,1941年21,860吨,1942年3,260吨,1943年2,298吨,1944年9,151吨,1945年761吨。


1940—1945年同盟国向德国及德国占领区的投弹量

1940年:14,600吨,1941年:35,500吨,1942年:53,755吨,1943年:226,500吨,

1944年:1,188,580吨,1945年:477,000吨。


德国二战军备生产费用

1939年34亿美元,1940年60亿美元,1941年60亿美元,1943年138亿美元[1943年费用按1944年美元比价]


德军东线各集团军群名称变更及历任总司令

北方集团军群:威廉-里特尔-冯-李布 陆军元帅,格奥尔格-冯-屈希勒尔 陆军元帅,瓦尔特-莫德尔 陆军元帅,格奥尔格-林德曼 陆军一级上将,约翰内斯-弗里斯纳 陆军一级上将。

库尔兰集团军群: 约翰内斯-弗里斯纳 陆军一级上将,费迪南德-舍内尔 陆军元帅,洛塔尔-伦杜利希 陆军一级上将。

中央集团军群:费多尔-冯-博克 陆军元帅,京特-冯-克卢格 陆军元帅,恩斯特-布施 陆军元帅,瓦尔特-莫德尔 陆军元帅,汉斯-莱茵哈特 陆军一级上将。

北方集团军群:汉斯-莱茵哈特 陆军一级上将,洛塔尔-伦杜利希 陆军一级上将,瓦尔特-魏斯 陆军一级上将。

南方集团军群:格尔德-冯-龙德施泰特 陆军元帅,瓦尔特-冯-赖歇瑙 陆军元帅,费多尔-冯-博克 陆军元帅。[1942年7月6日,南方集团军群分为A、B两个集团军群]

A集团军群:威廉-利斯特 陆军元帅,阿道夫-希特勒[兼职],埃瓦尔德-冯-克莱斯勒 陆军元帅

南乌克兰集团军群:费迪南德-舍内尔 陆军元帅,约翰内斯-弗里斯纳 陆军一级上将。

南方集团军群:约翰内斯-弗里斯纳 陆军一级上将。

B集团军群:费多尔-冯-博克 陆军元帅,马克西米利安-冯-魏克斯 陆军元帅。[43年西线重建]埃尔温-隆美尔 陆军元帅,京特-冯-克卢格 陆军元帅,瓦尔特-莫德尔 陆军元帅。

顿河集团军群:埃里希-冯-曼施坦因 陆军元帅。

南方集团军群:埃里希-冯-曼施坦因 陆军元帅。

北乌克兰集团军群:瓦尔特-莫德尔 陆军元帅,约瑟夫-哈尔佩 陆军一级上将。

A集团军群:约瑟夫-哈尔佩 陆军一级上将。

中央集团军群:约瑟夫-哈尔佩 陆军一级上将。


第三帝国陆军总参谋长名录

1933.10.1—1938.10.31路德维希-贝克炮兵上将;1938.10.31—1942.9.24弗朗茨-哈尔德一级上将;

1942.9.24—1944.7.20库特-蔡茨勒一级上将;1944.7.20—1945.3.28海因茨-古德里安一级上将(代理)

1945.3.28—1945.4.30汉斯-克雷布斯步兵上将(代理)。


附:普鲁士—德意志历届总参谋长[(官方正式启用总参谋部这一名称)含魏玛时代]

1821.1.11—1829.1.21卡尔-冯-米夫林男爵、中将;1829.11.29—1848.5.13威廉-约翰-冯-克劳泽内克步兵上将;1848.5.13—1857.10.7卡尔-弗里德里希-威廉-冯-赖赫尔骑兵上将;1857.10.29—1888.8.10赫尔穆特-冯-毛奇伯爵、元帅;1888.8.10—1891.2.7阿尔弗雷德-冯-瓦尔德泽伯爵、骑兵上将1891.2.7—1906.1.1阿尔弗雷德-冯-施利芬伯爵、骑兵上将;1906.1.1—1914.9.14赫尔穆特-冯-毛奇一级上将;1914.9.14—1916.8.29埃里希-冯-法尔肯海因步兵上将;1916.8.29—1919.7.3保罗-冯-兴登堡元帅,1916.8.29—1918.10.26埃里希-鲁登道夫步兵上将(第一军需总监),1918.10.30—1919.7.15威廉-格勒纳中将(第一军需总监);1919.10.1—1920.3.26汉斯-冯-泽克特少将(部队局局长)1920.3.28—1923.2威廉-海耶少将;1923.2—1925.10奥托-哈塞少将;1925.10—1926.12格奥尔格-韦策尔少将;1927.1—1929.9.30韦尔纳-冯-布洛姆贝格少将;1929.10.1—1930.10.31库特-冯-哈默施泰因-埃克沃德男爵、少将;1930.11.1—1933.9.30威廉-亚当少将

鲍卢斯

出生时间:1890 晋升元帅时间:1943.1.27 免职时间:1943.3 最后职位:第六集团军司令(东战场) 死亡时间:1957.2.1死于德累斯顿。


1890年出生于黑森的布赖泰瑙镇的鲍卢斯,19岁时在卡塞尔的高中毕业之后,就去投考皇家海军军官学校,由于他出身平民,因而未被录取。鲍卢斯决心攻读法律。但他在马尔堡大学学习一年之后,又进入了巴登的步兵第3团。入伍第二年即晋升少将。次年秋天,他娶罗马尼亚贵族之女索利斯库为妻。1914年秋,鲍卢斯以营副官之职开赴前线作战,因表现突出而于1917年调至参谋本部服务。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鲍卢斯已是获得过两枚铁十字勋章的上尉军官。他最初在边防部队任职,加入陆军后,曾被派往柏林工业大学测量班受训,然后调至卡塞尔的国防军第2兵团司令部。1923年到1927年在驻斯图加特的第5步兵指挥部任参谋官,后来担任步兵第13团的连长。此时隆美尔也在该团任机枪连连长。鲍卢斯和隆美尔不同,他更喜欢需要深思熟虑、从容冷静的参谋工作。尽管如此,他还是同自己的连队长关系融洽。


当希特勒就任德国总理时,鲍卢斯已晋升中校。他虽然一开始就对希特勒及其纳粹党表示反感,但仍受到信任和重用。他很快就晋升上校,并被派往新成立的驻柏林的装甲兵司令部任参谋长。由于希特勒对他的信任和对装甲兵的重视,他逐渐拥护希特勒。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鲍卢斯已升少将,在赖歇瑙上将指挥下的第10集团军(后来改称第6集团军)任参谋长。在波兰战役和西方战役中,争强好胜的赖歇瑙和他的冷静沉着的参谋长,这两个性格迥然不同的人物,能够互相取长补短地合作得很好,真是相得益彰。


在希特勒实施东方战役之前,他曾命令曾担任巴本和施莱歇政府新闻居长马克斯少将对东方战役进行一番研究。因为这一研究结果脱离实际,于是希特勒命鲍卢斯草拟了一个新的建议。鲍卢斯虽然对于攻击苏联一事不无疑窦,但他仍制订了一项暂以列宁格勒-斯摩棱斯克-第涅伯河一线为目标的攻击计划。


鲍卢斯认为,对苏军不仅应予击退,而且必须歼灭。他还强调说,一切都将有赖于后勤补给和预备队的支援。他还认为,不仅要从地图上也要在了解第一线部队实际情况中实施对作战的指挥。但希特勒不同意这一点,他经常干涉第一线的指挥,尤其是在对苏军进攻受挫时。鲍卢斯坚决抵制德国纳粹党派驻军中的“党政委员”的错误命令。他不因循守旧,当他接任了赖歇瑙的第6集团军司令之职后,立即取消了集团军中的“赖歇瑙命令”。


1942年夏季,希特勒实施大规模的攻势,命令南方集团军群担任从顿河的沃罗涅什一直到高加索的广大正面的攻击任务。苏军铁木辛哥元帅于5月9日以钳形攻势指向哈尔科夫来对抗南方集团军群的进攻。战斗中,已晋升装甲兵将军的鲍卢斯给苏军以毁灭性的打击,表现极为出色。5月29日,他因功而获骑士十字勋章,成了最高统帅部的宠儿。


希特勒鞭策着东战场的部队向前推进,而不给一刻喘息之机。不顾严重的补给困难,他命令迅速对伏尔加河和高加索发起攻势。他愈来愈依靠自己的主观顾望和臆断来指挥战争。南方集团军群被分为A、B两个集团军群,鲍克元帅被派指挥辖有第6集团军和第4装甲集团军的B集团军向伏尔加河突击。


B集团军群于6月28日打到顿河的沃罗涅什时,鲍克坚持固守这一线,以便警戒两翼。希特勒因此而免去鲍克之职,并派魏克斯元帅接替。


8月21日,向斯大林格勒的攻击开始了。第6集团军由于把装甲部队拨给了攻击高加索的军团,加之补给迟迟不到,因而兵力严重减弱。此时,发生了一个指挥上的严重危机:A集团军群总司令李斯特元帅由于力阻对高加索的作战而被免职,希特勒亲自兼任其职;陆军参谋长哈尔德也因对战局的危机提出警告而被免职。


悲剧从此开始,红军开始顽强抵抗,在斯大林格勒城内以房屋和楼房为依托的巷战。德军的俯冲轰炸机不断轰击苏军的抵抗中心,重炮兵把街道炸成一片瓦砾,战斗异常激烈。苏军投入了强大的兵力。罗科索夫斯基将军指挥的顿河方面军固守克列门斯卡雅桥头堡,斯大林格勒方面军则集中于城东和城东南。苏军不断获得加强兵力,一切都预示着要发生一场大规模的攻防战。


为了先发制人,鲍卢斯命令先行炸毁斯大林格勒的“加农炮工厂”和“网球拍”这两个桥头堡。攻击从11月9日开始,但由于步兵过度劳累,攻击多处受挫,双方伤亡都很大。13日,鲍卢斯再次命令攻击,但由于苏军的殊死抵抗,德军伤亡太大,攻击又被迫停止。


10月6日,斯大林格勒初雪,严冬降临,这就加重了德军的困难,须知部队尚无冬装。19日午夜,苏军炮兵猛烈攻击罗马尼亚第3和第4集团军,罗马尼亚军团因抵抗不住苏军绝对优势而仓皇溃逃。鲍卢斯把第6集团军一切可用兵力都投入了苏军的东侧。然而苏军的两个突击兵团于22日在卡拉奇会师并包围了第6集团军。


在第6集团军司令部举行紧急会议。会议决定,第6集团军坚持固守,但空中补给必须迅速加强。然而日益严重的局势迫使他们重新考虑突围。于是,鲍卢斯电呈希特勒,陈述突围理由。由于希特勒听信了空军司令戈林大元帅保证空中补给的许诺,因而仍旧命令第6集团军固守。此时,鲍卢斯再次举行作战会议,听取下属各指挥官意见。会上,第14装甲军军长胡贝将军主张不顾希特勒的命令而冒险突围。海茨和耶尼克两位将军也同意这一主张。尤其是第五一军长库尔茨巴赫更是强调突围势在必行。


鲍卢斯根据希特勒关于固守的命令表示,军人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服从。库尔茨巴赫仍不放弃自己的意见。他向集团军总司令递交了一份意见书说,纵使是违背了希特勒的严令,也必须突围。他坚持认为,从军事的立场看,固守是一种犯罪;而对德意志民族所负责任来说,固守也是一种犯罪。


从以后的情况表明,空军根本就无法对被围军团实施补给。几周之后,补给飞行几乎完全停止,饥饿和寒冷严重威胁着被围部队。


12月12日,霍特上将的第4装甲集团军的第57装甲军从科捷什尼科夫地区发起攻击,企图打开一条通道,经过激烈的战斗和重大的伤亡,该军勉强进到距被围的第6集团军的50公里处,终因兵力消耗太大而不能再前进了。尽管如此,被围部队仍充满突围希望。他们同霍特的部队保持不断的无线电联系。一俟霍特的部队接近到18公里之处,就向该部队所在方向迎头突围。但此时希特勒仍明令禁止任何突围行动,他特别指出斯大林格勒的德军装甲部队还有燃料可用,这些坦克绝不能丢弃在草原上。


鲍卢斯又失去了主张,霍特的各师又撤回去了。被围部队越来越困难。从12月26日起,每人每天只能配给50克面包。鲍卢斯一再迫切地要求补给和增援。他哪里知道,希特勒的心目中,早就没有这个斯大林格勒的被围部队了。鲍卢斯盼来的,只是希特勒授予他的上将军衔。


1943年元月8日,苏军顿河方面军司令罗科索夫斯基中将向第6集团军劝降。鲍卢斯请示希特勒,被希特勒严词拒绝。10日,苏军终于发起了最后的攻击。他们的炮兵掀翻了德军的阵地,德军防线立即土崩瓦解,被围德军被切割成两个包围圈。


元月26日,鲍卢斯急电陆军总部要求投降,希特勒再次拒绝,并命令该军团坚守阵地至最后一人一弹。


元月30日,第14装甲军投降,次日,第51军也随之投降。就在这一天,鲍卢斯接到希特勒晋升他为元帅的命令。但他已同俄国人取得联系,同意投降。当苏军指挥员出现在军团司令部时,鲍卢斯羞怯地退回自己的房间,他关上灯,弯着腰收听无线电广播。投降事宜则由他的参谋长施密特将军代办。鲍卢斯让施密特转告俄国人,他仅能代表他本人及其司令部投降,但不能代表他的集团军残部投降,因为同他们已经失去了联络。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流血最多的斯大林格勒会战就此结束,第6集团军22万官兵只剩下九万人活着走进俘虏的行列。他们行进在冰天雪地之中,衣不蔽体,食不果腹,估计这些人大半都死在草原上了。


鲍卢斯被关进战俘营。他供认,德国攻击苏联是完全违背国际公法的。他也承认,他曾盲从了一个不讲信义的人,所以自己才会失败。1944年,他加入了德国军官反法西斯联盟,后加入“自由德国”民族委员会的“德国军官同盟”,公开反对希特勒及其指挥下的战争。


1946年,鲍卢斯奉召前往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作证。从苏联的战俘营被释放后,鲍卢斯定居于东德的德雷斯顿。


1957年2月1日,鲍卢斯因长期患病而去世。